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木锦花开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第二人格
    2011年夏

    林晓旋毕业后来到了边城所在的城市工作。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她满怀希望的想象着两人的未来,只是她不知这座城市是她和边城厄运的开始。

    2013年冬

    临近过年,边城却派到了外地出差。

    公司团年宴上,不胜酒力的林晓旋很快便喝醉了。

    “晓璇,你喝多了,我送你回酒店吧。”

    虽平时薛莹就没少欺负她,但身体实在不舒服,林晓旋没多想,点了点头,跟着薛莹进了电梯。

    “晓璇,喝点水吧。”

    “谢谢。”

    林晓旋接过薛莹递过来的矿泉水,喝了一口人便倒了下去。

    第二天早上,林晓旋在酒店的房间内醒来,可是身体的疼痛告诉她她被人侵犯了。

    林晓旋越想越不对劲,薛莹给她的水绝对有问题,她到公司想找薛莹问清楚,却被告知薛莹休年假回老家了,薛莹的手机也关机了,林晓璇没办法只能等到初七薛莹回来上班。

    可是等到初七薛莹依旧没有上班。林晓旋又等到了初十,她终于见到了薛莹。可薛莹接下来的话彻底让林晓旋绝望了。

    薛莹一见到林晓旋仿佛知道她要说什么似的,抢先开口:“晓璇,上次团年宴,你喝醉了,我把你送回房间后就走了,后来你没事儿吧,有没有身体不舒服。”

    林晓旋听了薛莹的话,心沉入了谷底,她绝不相信事情如薛莹说的那么简单。可她竟说不出有什么不对。迎上薛莹的目光,林晓旋道了声谢便转身离开。

    可是令林晓旋没有想到的是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今晚九点,蓝山酒店1314号房。若不来,我便把那天的裸照散步出去。”

    看着手机上发来的裸照和短信,眼泪顺着眼角流下,她无比的不安,蹲在地上崩溃大哭。

    林晓旋最后没去,因为今天是边城生日,她也不想因为几张裸照就被人牵着鼻子走。

    深夜,林景晨蜷缩在阳台的一角,冻的瑟瑟发抖。耳边传来吱哽一声,睁开眼便看到林芷瑶一脸不懈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起身往屋外走,却被林芷瑶挡在门口,一下一下用力推嚷着,直到被逼到角落。

    “林景晨,今天你不是挺硬气吗?趁爸妈不在,竟然想打我。”

    见林景晨一直低着头未说话,林芷瑶翻了个白眼。

    “真没意思,你就在这儿待着吧。”

    林景晨抬头瞳孔缩了缩,眼神变得凌厉,想起今晚家里只有他和林芷瑶,嘴角微微上扬。夜色中竟显得有些恐怖。

    林芷瑶转身往屋内走,却被林景晨猛的拉过,重重摔在地上。她气急,大喊道:“林景晨,你疯了是不是?”

    林景晨站在那里,和往常的他并没什么不同,林芷瑶却觉得是另一个人站在她面前,林景晨此刻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再细看,她竟没发觉林景晨已经长这么高了。

    “林芷瑶,想往哪走?”

    看着林景晨一步步向自己走进,林芷瑶害怕极了,一步步往后退。

    “林景晨,你想做什么,你别忘了,我是你姐姐,我妈回来不会放过你的。”

    林景晨俯身,把人提了起来,又掐住了林芷瑶的脖颈,将人推到墙角。

    “林芷瑶,记住我的名字,温尧墨,今晚你没跟着他们去兰州,是你这一生做的最错误的一个决定。”

    林芷瑶脸涨的通红,双手不断的撕扯拍打却都无济于事。她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只是仍想不明白为何一向懦弱的林景晨会胆子大到杀人。

    杨莫如在一连几天都联系不上女儿后报了警。市长的女儿不见了,可是大事,一时间几乎全市的警察都在找林芷瑶,几天后,警察在郊外的一处悬崖下发现了尸体开始腐烂的林芷瑶。

    李洧川按局里的指示,和徒弟左宏等人一起来到了林芷瑶家里,杨莫如一见到警察来了,情绪变得异常激动。

    “快,把他抓起来,他就是杀害我女儿的凶手。”

    李洧川沿着杨莫如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便看到一个约莫十四五岁,五官清秀的少年,他猜这就是林芷瑶的弟弟。他只是很奇怪,为何杨莫如会以这样恶毒的眼神看自己的儿子。

    书房内,只有李洧川,左宏和林景晨三人。

    “林芷瑶离开家以前,听说你们发生过争吵?”

    “是的。”

    “是因为什么?”

    “我喝了冰箱里的咖啡。”

    对于林景晨的回答,李洧川没太在意,毕竟两姐弟为一罐咖啡吵架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对面这个男孩的冷静,却让他不得不怀疑,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和他有关系。

    “林芷瑶失踪那天你在做什么?”

    林景晨努力回想那天他被关在阳台后发生的事情,却发现自己什么也想不起来。他并不知道林芷瑶什么时候出的门,甚至不知道林芷瑶失踪那天他在做什么。

    “那天我一直在房间里玩游戏。”

    李洧川见左宏点了点头,看也问不出什么,起身准备离去。

    “今天我们就先走了,如果你想起什么,一定要联系我。”

    林景晨接过名片,点了点头。

    怎么也联系不上边城的林晓旋来到了边城所在的公司,却被告知边城已经三天没去上班的消息。她无奈只能又去边城租的房子外等,等了几个小时,却只等到边城的室友。

    “徐秉凡,边城去了哪里你知道吗?”

    见徐秉凡迟迟不开口,林晓璇变得更加焦急。

    “晓璇,边城被警察抓走了,你知道最近轰动一时的林芷瑶案吧,查出来人是边城杀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肯定是警察弄错了。”

    “我也不相信,我叔叔在警察局工作,他说边城的案子,证据确凿,判刑是一定的。”

    警察局内,李洧川一遍遍的看着偷偷拷贝的监控,他怎么看都觉得奇怪。大冬天的时候林芷瑶戴个墨镜做什么,而且人才回来没几天,拉着个行李箱是要去哪?

    “左宏,你去要一份林芷瑶最近三个月的通话记录给我。”

    左宏有些吃惊,小声的问道:“师傅,林芷瑶的案子不是已经抓到凶手了吗?”

    “别多问,照我说的做。”

    “好吧。”

    李洧川照着通讯录的电话一个个打过去,发现林芷瑶并没有和任何人约好去哪里,他觉得十分奇怪,林芷瑶一个人拖着这么大的行李箱是要去哪呢?

    还有林景晨,这个不同寻常的少年,他妈妈为何会一再指认他是凶手。

    看着监控,李洧川忽然想到了前段时间发生的齐鸣案,正是因为那份剪切的监控,案件才迟迟没有进展。他不再多想,将U盘装在口袋里出了门。

    “师傅,去哪?说好的中午请我吃饭啊。”

    “有事,下次。”

    左宏在心里默默叹气,铁公鸡就是铁公鸡。

    杂乱无章的小小地下室内,卫隐正在大口大口的吃着泡面,一见到来人是李洧川,只淡淡撇了一眼,又继续吃面。

    李洧川进屋后,见屋内乱的连坐的地儿都没有,嫌弃的看了眼卫隐后,将U盘放在了桌上。

    “帮我看下这份监控有没有被人做过手脚。”

    “好处。”

    “帮你带一个星期晚饭。”

    “成交。”

    五分钟后,地下室的灯突然之间全部熄灭,李洧川心中警铃大作,竟掏出了枪。

    “别紧张,就是停电了。”

    李洧川收回了枪,脸上失望之色尽显。

    “那什么时候会来电?”

    “这就不知道了。”

    卫隐将U盘放到了李洧川面前。

    “放心,在断电之前,我就弄好了。”

    李洧川听后一喜,也顾不得卫隐耍他的事,激动的问道:“怎么样?”

    “的确被人动过手脚,被删除的部分,我已经恢复了。”

    “兄弟,谢了。”

    李洧川回到警局后,见大家都去吃午饭了,便看起了恢复的监控。

    23号下午三点林芷瑶回家。下午五点林景晨回家,晚上八点,林纪和杨莫如出门,24号早上七点,林芷瑶出门,下午五点,林景晨回家。

    看到这里,李洧川不禁心里诸多疑问,对监控做手脚的人为何要剪切林景晨回家的片段,还有林景晨为何要说谎,说他从来没有出去过。

    想到出去,李洧川大惊,监控中并没有拍到林景晨出去,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出去的林芷瑶并不是林芷瑶而是扮成女装的林景晨,所以才会大冬天戴墨镜,而行李箱中装着的很有可能是林芷瑶的尸体。杨莫如说的没错,林景晨杀了他的亲姐姐。

    李洧川关掉电脑,向后躺去,这么拙劣的杀人手法,只要稍微一调查,真相就会大白,而偏偏这种情况下,警察还抓到了凶手。他不敢再想下去,如果说这件事没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他是不信的。

    而他知道了真相又如何,若他将监控交出去,他怕是不能活着走出这警察局。李洧川内心十分煎熬,在浑浑噩噩的过了三个月后,递交了离职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