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木锦花开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照片(二)
    张菲菲感觉一阵烦躁,要不是她身体上有太多伤口,她就自己上了,没办法,她这次只能下血本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张菲菲避开陆良,带陈静到卫生间抓住陈静的手说道:“静静,你就帮帮我吧,我这也算是为你报仇呀。”

    “你都不知道南衿是怎么说你的,她说你长的又老气又丑,穿得还土气,活脱脱的丑八怪。况且不拍正脸,别人不会知道是你的。你放心,我知道这可能有点为难你,等拍完我给你1000好不好。”

    张菲菲见陈静神色终于有些松动,又继续说道:“我就想用这些照片给南衿一个小小的教训,让她以后离慕梓远一点,你知道的,我有多喜欢慕梓。”

    最后陈静还是点了头。张菲菲说的那些话她是自然不会信的,她又不是陆良,张菲菲说什么她都信,她觉得南衿不是那种背后说人坏话的人。

    况且这么多年,张菲菲是什么样的人,她还不清楚吗。可是她拒绝不了金钱的诱惑。1000块对张菲菲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于她而言,却是救命稻草。

    2014年的最后一天,放学铃声一响,大家就一窝蜂的冲出了学校。奇怪的是在此刻本该人去楼空的校园,在宣传墙周围却围满了人。

    宣传墙上横七竖八的贴着很多照片,有几张是一男一女手拉着手进入宾馆的,有几张是两人在床上相拥的,有几张是两人穿着浴巾对镜的自拍,只不过这些照片正脸都被打了马赛克。

    还有一张是医院显示有孕的化验单,单子上的名字赫然写着南衿,上面还被人用红笔打了一个圈。

    人群里的陈静看着墙上的照片,惊出了一身冷汗。张菲菲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她终于明白了。张菲菲不是想给南衿一个小小的教训,而是想让南衿彻底离开这个学校。看着朝这边走过来的南衿,陈静眼中泪花闪烁,心里无比难受。

    她急忙转身快步离开,她不敢面对南衿,她现在非常后悔。可是她没有勇气说出真相。

    南衿看着拥挤的人群径直走过,她从不喜什么热闹。只是人们在看到她的那一刻都停止了各自的交谈,表情还都特别怪异,世界突然安静的可怕。

    她感觉不对劲,走向宣传墙,人们看到她走过来,都纷纷让开了位置。看到那一张张照片,南衿表情变了变,照片上的浅蓝色背包与她现在身上背的一模一样。

    虽然照片中的两人正脸都被打了马赛克,这样看也看不出是谁,但是那张化验单却已说明一切。南衿明白,这是一个圈套,而她早已入了局。

    她走上前将墙上的照片一张张扯下,当着众人的面丢进了垃圾桶。在人们异样的目光下,一句话也未没说径直离开了学校。

    南衿心里清楚,事情不会这样简单结束。而照片上的人,她一遍遍在脑海中回想,最后出现两个人的模样,陈静和陆良。

    南衿想陈静与她并没有什么交集,陆良又为什么这么做。他们和她哪里来的这么大仇恨。

    等她回到小区,却发现张菲菲早已等在那里,她走过去。问道:“有事?”

    “离开这个学校吧,你也看到了,我会做到什么地步,如果你离开,这件事会这样结束,如果你不走,我会将这件事闹得更大。”

    “我猜到是你,可是我不会离开的,我期待你的再出手。”

    “南衿,那天你真的什么也没听到吗?”

    “你觉得我听到了便听到了,你觉得没有就没有”

    张菲菲表情变得狰狞:“不管你知道了什么,你的名声也比我先毁一步,况且你没有证据,就算你把我的事说出去,也没有人信。”

    不等南衿再开口,张菲菲转身离开。

    南衿看着张菲菲离去的方向,她好像能明白张菲菲的心情,张菲菲只是在害怕吧,害怕自己将她的事说出去,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想做些什么来达到心安的目地。

    第二天上午,上课时间,但是教师办公室外却蹲了不少人,探头探脑的在偷听着什么。

    “开学后不久,虽然我就在追求南衿,但是孩子绝对不是我的,我承认从前我喜欢过南衿,但是原则我还是有的,不过我倒是看见过南衿和一个男的一起进过宾馆,从那以后我就没再找过南衿了,那天菲菲也在,她也可以作证。

    南衿看着对面站着的陆良讲着她的故事,说的很是精彩。故事的撰写者她想是张菲菲吧。

    张菲菲也到了办公室,做什么所谓的证人:“其实,每天下了晚自习后,我都看到南衿上了不同男人的车,刚开始我就觉得奇怪,现在我才明白,原来南衿她……”说着还意有所指的看了南衿一眼。

    张菲菲并未再继续开口,但是她想表达的意思,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

    办公室外的陈静听到张菲菲和陆良的话,顿时红了眼眶,她多想站出去告诉他们不是这样的,一切都是张菲菲的阴谋,可是她没有勇气。她已经收了张菲菲1000块,况且如果让人知道照片上的女孩是她,她还有什么脸待在学校。

    南衿看了看众人的神情,陆良一脸得意,张菲菲一脸幸灾乐祸,老师们一脸鄙夷。外面的人应该表情更加丰富。

    等陆良和张菲菲把想说完的话说完,南衿才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慢慢展开,看向众人说道:“这个是我昨天去医院开的诊断证明,上面写着未见破裂出血。市医院开的诊断证明,足够权威吧。”

    南衿话落,张菲菲和陆良脸色一变,周围异样的眼神也随之向两人投来。

    南衿观察着众人反应,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继续开口:“还有这张照片,这女孩的皮肤真的好光滑啊,真羡慕。”

    说着她脱下自己的外套,扯了扯卫衣的领口,理了理头发,肩膀上的伤口也呈现出来,是被烟头烫过的痕迹。在场众人面面相觑。

    南衿又看了眼众人反应,继续说道:“陆良,张菲菲,你们看到的人真的是我吗,还是说另有其人。”

    说完后还意味深长的看了张菲菲一眼。

    此时的张菲菲肠子都悔青了,明明一切都天衣无缝,可是终究是百密一疏,没想到竟留下了那么多破绽。

    就这样这件事无疾而终,班主任是个什么人她知道,一个唯利是图的小人罢了。

    前段时间,她看见学生家长与班主任王胜在楼道内秘密交谈着什么,班主任手上拿着厚厚的信封,一副小人模样。

    陆良的爸爸是桐城的市长,就算陆良和张菲菲故意诬陷她,王胜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帮着他们诬陷她就算不错了。

    讲台上,有人正在绘声绘色的讲着刚刚办公室发生的事,众人听了后都觉得是张菲菲和陆良说了谎,纷纷在心里替南衿报不平,但是他们都不敢当着陆良的面说什么。

    南衿回到教室,讲台上的人连忙回到座位,教室顿时安静下来。南衿觉得疲惫不堪,耳边又传来唐宁关切的声音。

    “南衿,你还好吧,他们真的太坏了。”

    “就是,没想到张菲菲和陆良竟然是这种人。”前桌的范一峰和杜燕燕也转过来关切的看着南衿。

    “干脆下午放了学去把陆良打一顿。”是林浩的声音。

    “没事吧。”是慕梓的声音。

    这个时候又围过来很多人,对她说着关心的话。

    南衿看向所有人,也不觉红了眼眶,她突然觉得这个世界还是温暖的。她努力露出一个微笑,说道:“我没事儿,小事而已,大家不用放在心上。”

    慕梓思考着发生在南衿身上的事,他承认南衿是聪明的坚强的,换做是一般女生平白碰到这样的事会哭的吧。他又看了眼张菲菲和陆良,他实在是不明白张菲菲他们这么做的理由,是他故意和南衿暧昧引得张菲菲嫉妒吗,还是因为南衿对陆良多次的拒绝,他觉得通通都不是,其中必定有内情。

    慕梓愣神之际手机传来短信,“慕梓,今天有时间吗?一起吃晚饭吧,我在家等你。”

    慕梓一看是小姨,回了短信,不再多想做起了数学题。只是心中总觉得有些对不起南衿。

    等慕梓放学回到家后,温婉已经做好了饭菜等他,自四年前慕梓父母死后,温婉会隔三差五的过来照顾他。

    温婉不时问些学校发生的事,慕梓如实回答。

    “慕梓,你还好吗?”温婉神情变得担忧起来。

    慕梓知道温婉为什么这么问,还是平静的回答道:“很好啊”

    “慕梓,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忘了吧,好吗?你知道吗?你现在眼里充满了仇恨,小姨只希望你以后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活着”

    慕梓的双手紧握成拳:“小姨,我忘不了,那个人必定要为他所做的事付出代价。”

    温婉无奈叹气,慕梓已经长大了,她再多说什么也没什么用。她只能尽她所能的保护慕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