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木锦花开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偶遇
    “妹妹,醒醒,该拔针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南衿正睡的迷迷糊糊的突然听见有人在说话,慢慢睁开眼才发现是护士姐姐,又抬眼一看原来输液瓶已经空了,护士姐姐是来在给她撤针的。

    南衿配合的将手抬起来,拔针的时候有点疼。又转头看了眼睡着的慕梓,在这寂静的夜里,慕梓睡的很沉,她能清楚的听到慕梓一下一下均匀的呼吸声,南衿觉得此时的慕梓脸上倒是少了很多戾气,看起来五官柔和了很多。

    不管慕梓的目的是什么,这种被人照顾的感觉,自四年前顾瑜死后,她从未再感受到。她想今天的事她该找机会感谢慕梓的。

    护士走了有一会儿了,南衿翻来覆去的还是睡不着,索性想着出去走走。她将慕梓的被子拉上些,轻轻推开门走了出去。

    医院的走廊已经没有白天的人来人往,反而寂静的可怕,四周刺鼻的消毒水味道一阵阵传来,伴随而来的是一股股有些令人感到阴冷的寒风。

    从她身旁急匆匆的走过一人,南衿有些惊讶,竟然能在这里碰到张菲菲的妈妈。出于好奇便小心翼翼的跟在赵兰芬身后。

    赵兰芬走进了病房,看着床上熟睡的孩子,满脸的温柔。她的孩子从始至终都只有一恒一个。

    至于张菲菲不过是他丈夫和别的女人生下的孩子,若不是她以前想着等张菲菲长大了靠她赚钱,在张菲菲小时候她早找机会把她扔了。

    她知道,张菲菲长大后,一定会长得很漂亮。她和她妈妈足足像了九分。

    门外南衿看着赵兰芬的神情,不知道心中是何滋味,现在这个满脸充满爱意的母亲,她怎么也无法和那个为了自己的儿子,就把自己的女儿推向地狱的人想到一起。

    南衿又看到赵兰芬在笑,只是她觉得这笑太过诡异,看起来也有些恐怖。

    赵兰芬在笑什么呢,她在笑她成功将那个女人的孩子变的肮脏不堪,永无出头之日,她扮演了十五年的好妈妈,现在她男人也死了,她终于做了自己想做的事。

    张菲菲她不会知道,她用自己身体换的钱还尽数都到了她的口袋里。而这些钱并没有用来给一恒治病,而是被她存在了银行里,等过几年张菲菲没了利用价值,她就甩开她,和一恒两个人过逍遥日子去。

    其实她的儿子一恒并没有生什么白血病,都是她骗张菲菲的,一恒自小体弱,爱生病总往医院跑罢了。想到这里,她才控制不住的笑出声来。

    南衿正要准备回去,却发现慕梓正朝他走过来,看慕梓正要叫她,南衿急忙冲过去,踮起脚捂住了慕梓的嘴巴,一个不慎,却又扑倒在慕梓怀里。

    慕梓扶着她站稳后,南衿急忙拉着慕梓走出老远。以防万一,她不想张菲菲的妈妈注意到她。

    慕梓看着南衿一顿操作,有些莫名其妙,他又摸了摸南衿的额头,发现体温已经恢复正常,便问道:“大半夜,不睡觉跑出来干嘛。”

    “有点饿了,出来找点吃的。”南衿敷衍开口。

    “那走吧,去医院外面看看。”是他没想到,早该买些吃的回来的。

    南衿听了慕梓的话一愣,想了想也是,她生病了没胃口,慕梓可没生病,南衿又看了慕梓一眼,有些内疚,他今天一定饿坏了吧。

    南衿看着慕梓已经往电梯处走去,忙追出去拉住慕梓的手,“等等,你在这儿等我,我回病房换下衣服,我穿着这身衣服怎么出去呀”。

    慕梓看着已经走远的南衿,看了眼刚刚被南衿碰过的地方,神色有些不自然。

    慕梓穿上外套出来后,两人出了医院走在没几个人的大街上,夜色朦胧,天空中几颗时隐时现的星星孤零零的在浩瀚的夜空中悬浮,为这个不同寻常的冬夜增添了几许微不可见的星光。那星星似是有旋律的闪动着正如前方慕梓那无比规律的脚步声。

    他们在街上走了很久,才找到一家米线店走了进去。南衿这个时候也觉得自己饿的不行。老板端来两大碗三鲜米线,两人都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慕梓,当年的事你又知道多少?”回医院的路上,南衿突然开口问道。

    “那天,我爸妈说要去找你和你妈妈,然后就再也没回来。”

    慕梓的声音很平静,就像在说一件很平常的小事。

    “那你是如何得知凶手是我爸爸。”

    南衿紧接着问,想了想又说道:“或许是那封信,四年前,我送过一封信到你家,那天家里没有人,时间紧急,我便塞进了门缝里。”

    “对,你妈妈在信上告诉我的。”

    慕梓陷入了回忆中,想起了那封信的内容。

    慕梓,我是顾瑜阿姨,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这一切都是因为我。那场事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货车和肇事司机竟然都凭空消失。这些凭南仲一人绝对做不到,慕梓,阿姨对你说这些,不是想要求得你的原谅。只是想告诉你,你所面对的敌人非常强大,你只有保护好自己,让自己变得比他们更强,才能有找到真相的那一天。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再开口,慕梓刚刚说话时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悲伤。南衿看着路灯下慕梓修长的影子,却感到一股强烈的悲凉与无助。

    眼中不自觉闪着泪花,她拼命忍住,这个时候她不想在慕梓面前哭,她现在不是该哭的那个人。

    慕梓发现南衿的异样,他停住,走到南衿面前,南衿低头,眼泪却再也止不住的往下掉。

    慕梓的眼神有一瞬间的心疼和着迷,只是下一瞬又恢复如初。

    “快点走吧,外面有些冷。”慕梓转身走在前面,他竟觉得南衿眼泪掉下来那一瞬间好美。

    天空中下起了雨,雨水打在南衿脸上,冷的她浑身一颤,慕梓脱下身上的外套,顶在了两人头顶。两人就这样在雨中跑了起来。

    “走地下室回去。”

    “好”

    昏暗的地下室内,南衿先看见迎面走过来的赵兰芬,急忙对着慕梓做了个禁声动作快速拉着他到旁边躲着。

    赵兰芬要去见一个人,其实她也不知道对方的来历,也不知道对方是从什么地方打听到她想利用女儿赚钱的事。

    她是问过从前的姐妹有没有这方面的生意介绍,可她没说是对象是她女儿。

    现在她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对方出手相当大方,不管对方的目的是什么,能够拿更多的钱给她,这就够了。

    赵兰芬听到有车辆按喇叭的声音,走过去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车内传来了年轻男子的声音,男子戴着面罩,车内也未开灯,赵兰芬仔细去看却还是一点也看不清男子的面容。

    “有大人物看上了你女儿,以后每周六晚上会有人到她家门口去接她。”

    “这件事一定要保密,任何人都不能说,如果被人知道一点风声,你们一家三口的命还在不在就不一定了。”

    “以后不会给她找其他人了,她以后的目的地只有一个,那就是那个别墅,放心,这个大人物不会亏待她的。”

    男子的声音有些独特,声线带着浓重的沙哑,音调也有种冰冷的金属质感。

    男子说完后又递给赵兰芬一个厚厚的信封。赵兰芬看到信封本来都被吓的惨白的脸色顿时恢复,心里乐开了花,一句话也没说就开门下了车,她没有说话的份,这是一开始就说好的规矩。

    慕梓与南衿回到病房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地下停车场内男子与赵兰芬的对话被他们听的一清二楚。

    “你认识那个女人吧”慕梓先开口问道。

    “她是张菲菲的妈妈。”南衿如实回答,她觉得现在也没有瞒着慕梓的必要了。

    慕梓听了一愣,有些惊讶,还是什么也没说,把被子还给南衿,继续睡起了觉。

    南衿出院回到家后,开门看到南仲竟坐在沙发上。

    “阿衿,过来。”南仲率先开口

    南衿走过去坐下却并没有叫爸爸,自四年前顾瑜死后,她从未再叫过他一声。

    “阿衿,身体不舒服怎么不和爸爸说。”

    “还用我说吗?医院的人难道没有告诉你吗?况且,你不是可以时时刻刻知道我的位置。”南衿声音冷漠,不带一丝感情。

    南仲也并不在意南衿的态度,这么多年他早已习惯了。想了想还是说了自己想说的:“和你一起到医院的是谁?阿衿,你要知道,现在还是学习重要。以后你要谈恋爱的对象爸爸也替你选好了,你们以后是要撑起这家医院的”

    南衿听了南仲的话。心里一阵烦躁。还是平静的说道:“我和他没什么关系,他只是碰巧送我到医院而已,我进去写作业了。”说完便直接进了房间。

    周一上午

    “慕梓,给我讲讲这道题吧。”

    “早来问我,也不至于成绩这么差。”

    “以前我又不知道你这个人这么好说话。”

    慕梓一看,却是道特别简单的题。题目空白处用铅笔写的是“慕梓,为了感谢你上次送我到医院,你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饭吧”。才知南衿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你看,这是我写的解题步骤对不对。”南衿一脸期待的看着慕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