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木锦花开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扫墓
    慕梓同样用铅笔在上面写道:晚上给我打电话,我的电话是14904425951。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全错了,再把书好好看一遍吧,最基本的都不会。”

    “哦。”

    南衿转过身来,看见慕梓写的电话号码,眼睛一亮。默默记下,然后用铅笔擦掉了所有痕迹。

    下了晚自习后,等范一峰送完杜燕燕后回到寝室,就发现慕梓已经洗完澡坐在了床上,衣服也已经洗好挂在了阳台上,心里无比惊讶。

    “行啊慕哥,您今天这速度可忒快了吧。一直拿着手机看什么呢,不会在等妹子给你打电话吧。”

    慕梓被说中心事,莫名有些紧张。

    “想什么呢,刚给我小姨打完电话,其他人呢,怎么还没回来。”

    “不知道,应该又四处寻宝呢吧,不和你说了,我也洗澡去了啊。”

    等南衿回到家,找到手机想了想还是给慕梓发短信比较稳妥,打电话被他们寝室的人听到会不会不太好。

    “慕梓睡了吗?“

    “没有”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南衿就收到了回复。紧接着收件箱又是一条短信。

    “周六早上9点,你小区门口见”

    “好”

    周六早上八点五十分,南衿还在衣柜外徘徊。衣服铺满了大半个床,可惜她觉得没有一件合她心意的。

    在小区外的公交站台处等了很久的慕梓终于等到了姗姗来迟的南衿。

    今天南衿扎着两条不长的辫子,垂挂在耳旁,上面还绑着根红丝带,额头上的空气刘海更显得脸庞精致小巧,俏皮可爱。

    南衿今天穿着一身中长款黑色大衣,内搭白色娃娃针织衫,下面穿的是黑色牛仔裤和黑色运动鞋。

    今天慕梓同样穿着一身中长款黑色大衣,内搭黑色针织衫,下面穿的则是蓝色牛仔裤和黑色运动鞋。

    南衿下来一见到慕梓就笑了。

    “慕梓,你看我俩今天的打扮像不像情侣装”

    “嗯,像”

    “4路车来啦。”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公交站的很多人都在往前移动。

    “南衿,我们也上车吧。”

    “好,我们去哪儿”

    到了地方就知道了。”

    “好吧。”

    上车后南衿才发现人不是一般的多。车上不仅没有空座,站着的人也非常的多。

    车辆时不时的急刹车,总让南衿重心不稳,好在旁边的慕梓总在关键时刻扶她一把,让她也没觉得太过不好受。

    “有位置了,去坐吧。”

    南衿一听有位置了,急忙去坐下,站了一路站的她头晕眼花的。

    过了很久,车上也没有空座。南衿想慕梓一定也想坐下吧。

    “慕梓你要不要来坐会儿”

    “不用”

    “哦”

    “慕梓,我们在哪下车。”

    “终点站。”

    南衿这个时候才知道慕梓要带她去哪里,4路的终点站是永安公墓。她妈妈的骨灰便葬在那里。她想莫非慕梓的爸妈也葬在那里吗?

    南衿抬头看了眼慕梓,慕梓神色淡淡的,可南衿却能感觉到此刻慕梓眼底那深不可见的悲伤。

    “永安公墓到了,请配合从后门下车,开门请当心。”

    车辆到站的声音响起,南衿忐忑的和慕梓下了车。她一路跟着慕梓往前走直到慕梓走到一处墓碑处停住,期间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慕梓蹲下身,看着墓碑上的照片很久很久,眼睛有些泛红。

    “爸妈,我来了,这段日子你们好吗?我很想你们,这次我也把顾瑜阿姨的女儿带来了,我想你们见到她一定会开心。”

    慕梓转头就看见在一旁不知所措拼命忍住眼泪的南衿,开口询问:“怎么了?”

    “没怎么。”南衿声音有些哽咽。

    “过来见见我爸妈吧,我四岁前都住在桐城,那时候我们两家应该经常见面,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南衿走近,看了看墓碑上的照片,照片上的两人笑的很灿烂,男子穿着警服,五官端正看起来正气凛然。女子清丽秀雅,特别是那一双眼睛生的极美。

    南衿觉得慕梓真的长得很像他爸爸,五官一样的完美。也有点像他妈妈,所以五官线条又比他爸爸更加柔和些。

    “叔叔好,阿姨好,我是南衿,我是顾瑜的女儿,我妈妈从前经常提起你们。叔叔阿姨,慕梓他成长的非常优秀,如果你们还在的话,他一定会是你们的骄傲。”

    南衿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从脸上一滴滴掉了下来,她用袖子擦了擦眼泪,站起身来看着慕梓,眼睛红红的。

    “你一定有很多话想和他们说,我到那边等你吧。”

    慕梓点了点头。

    南衿走到远处的一个大石头处,蹲下身,任由眼泪流下,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心里真的好难过。

    南衿走后,慕梓又独自待了一会儿,最后只说了一句话。

    “爸妈,我一定会替你们报仇的。”

    慕梓走了出来,便看见南衿坐在远处的石阶上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沿着那个方向走过去。轻声开口:“谢谢你陪我来见我爸妈,我们回去吧。”

    “慕梓,我妈妈也在这里,你能也去见见她吗?”

    慕梓有些意外,点了点头。

    “我妈妈的墓地在西区,可能要走一会儿。”

    “好”

    十五分钟后,慕梓和南衿来到了顾瑜墓碑前。南衿看着墓碑上的刻字“爱妻顾瑜之墓”,现在依然觉得讽刺,如果南仲有半分当她的妈妈是妻子,她的妈妈也不会死。

    “妈妈,你猜我带谁来了,是慕池叔叔的孩子慕梓哦,我想你见到他一定会高兴的。”

    南衿又转头看向慕梓,“慕梓,你能和我妈妈说两句吗?”

    慕梓点了点头,蹲下身。

    “阿姨,我是慕梓,请不要觉得对不起我,阿姨从来都没做错什么,我想如果再给我爸妈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们也一定会再次选择去救你们。”

    南衿听了慕梓的话,在心里无声的说了句“慕梓,谢谢”。

    慕梓说完后起身,转身看了眼又掉了眼泪的南衿,心里也不太好受。说道:“我去那边等你。”

    南衿点了点头。

    南衿又在顾瑜墓前待了很久很久,她把她这段时间遇到的每一件事都讲给了顾瑜听,包括慕梓,包括张菲菲等,而等在远处的慕梓没有丝毫不耐烦,也没有来催过南衿,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南衿终于沿着慕梓所在位置走去。

    “走吧,慕梓,不好意思啊,让你等这么久。”

    “没事儿,饿了吧,我们去吃饭。”

    “嗯”

    “想吃什么?”

    “火锅”

    “好,南湖路有一家不错,上次我和我小姨一起去吃过。就是有点远,坐公交车大概四十几分钟,要去吗?”

    “嗯,去呗,反正也没事儿。”

    公交车上,南衿问慕梓,“你小姨对你很好吧”

    “嗯,很好”

    “记得我第一次见你小姨的时候,都被她的美惊艳到了。”

    “嗯,我也觉得我小姨很美。下午我们去看电影吧。”

    “好啊”

    南衿觉得有些累,一直打着哈欠。慕梓见状开口:“睡会儿吧。”

    “好”

    南衿很快就睡着了,慕梓将南衿的头靠在他肩膀上,南衿的身上有着淡淡的清香,很好闻。

    火锅店内,南衿不顾形象的将食物一筷子一筷子的往嘴里送。

    “看你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没想到你这么能吃啊。”

    “看你长得这么高,没想到这么不能吃。”

    “慢点吃,没人和你抢。待会儿电影就选在你家附近的电影院看吧,我看有几部爱情片评分还可以。”

    “好”

    最后慕梓选了一部校园爱情片。讲的是男主与女主10年陪伴成长的故事。

    男主高中时期就暗恋着女主,因为喜欢女主,从学渣变成了学霸。陪伴在女主身边10年,期间不曾和其他女生谈过恋爱。

    而女主期间却交往过不下5个人,直到26岁那年,女主又被男朋友甩掉的那天,喝醉了酒,男主背着她一路回家,才没忍住告了白。

    而女主其实是早就知道男主喜欢她,可是男主一直没说,她便一直都装作不知道可是心里却一直等着男主说出口,就这样一直过去了10年。最后便是大结局处两人结婚的画面。

    两人出了电影院,慕梓问南衿:“刚刚的电影好看吗?”

    “嗯,还不错,不过我觉得那男的真是个大傻子,自己变得那么优秀,想找什么女生没有啊,偏偏要当个备胎。”

    “可能那就是一种喜欢吧,或者说是爱情的力量让他无怨无悔。”

    “好吧,可我觉得爱情什么的根本就不存在,男人和女人在一起都是有目的性的,只有电视剧里的人才会爱的死去活来。”

    红绿灯路口,人行道上过来很多车辆。

    “小心。”慕梓一把拉住了南衿的手,又放开,气氛有些尴尬。

    “今天谢谢你啊。”

    “谢我什么。”

    “很多很多,今天本来是我说请你吃饭的,结果到最后什么都是你给钱。”

    “到了,别想太多,进去吧,回去好好写作业,周一见。”

    “好,周一见。”

    高一上学期期末考试结束。

    南衿看着成绩单有些无奈,从前上初中的时候总是在前五名,现在比以前努力十倍,也才堪堪中下游。

    而慕梓不管是小考还是月考都是第一,她无奈的想着学习真的要看天分的吧。

    腊月二十五,南衿从书店回来一个人静静的走在路上,寒风吹过,冻红了她的鼻尖。

    树上的叶子纷纷从树上飘落,落在南衿身上,南衿用手一弹,落叶又落在了潮湿、寒冷的地面上。

    经过党明武校,南衿停住,她记得她第一次学习武术是在七岁那年,刚开始学的时候她还和顾瑜闹过几次,她只想学画画、钢琴什么的,不想学什么武术。

    是顾瑜坚持要她去学的,后来她才知道,这是妈妈保护她的方式,妈妈只是想让她以后不要受别人欺负吧。

    只是上了高中后,她就没再学了,对于武术,她还是不怎么喜欢,这些年学也没怎么学好。

    慕梓从武校走出,就看见一身白色羽绒服的南衿捧着书本仰头对着飘落的树叶发呆,这个画面在他看来很美很美。

    他慢慢向南衿走近,南衿也转头看见了慕梓,有些意外。

    “慕梓,你在学武术啊?”

    “嗯,学了很多年了。”

    “我也学了很多年。”

    “是嘛,那不应该啊,跑步成绩这么烂。”

    “学武术又和跑步没什么关系。”

    “买这么多参考书,看的过来吗?”

    “看不过来也得看,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逆天呀。我回家了,慕梓开学见。”

    “嗯,开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