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木锦花开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边城的背叛
    2021年夏

    林浩和陈静回到了桐城,南衿也瞒着孙泽偷偷回了桐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2021年秋

    米七朵餐厅内传来悠扬的琴音,弹琴的人正是陈静。陈静在一家小公司做会计,晚上便会到这里。

    餐厅的老板叫白齐,是个三十出头长相帅气的男人,白齐几乎不怎么来店里,直到某一天,餐厅来了个弹琴的小姑娘,很意外的是,后来只要她在,白齐也会出现。

    林浩有空便会来这里等陈静,等她下班,等她一起吃饭,再送她回家。

    餐厅内唯美的琴声被打断,手腕被人大力握住,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面而来。陈静皱了皱眉,抬眼一看原来是个满脸横肉的中年男人。

    “美女,你长得真漂亮。”

    陈静想用力将手腕抽出,却怎么也抽不出,心里有些着急。

    “不好意思,先生,能先把手松开吗?”

    见手腕上有所松动,陈静快速将手抽出,又赶紧朝着餐厅外走去。却不想中年男人就没想过放过她,身体被人一拉,陈静险些站立不稳。中年男人走到她面前,完全挡住了她的去路。

    “美女,跟我走吧,一晚2000怎么样?”

    中年男子说完后,陈静的脸已涨的通红,她不知道对方怎么会把自己想成那种人,她很想一巴掌扇在对方脸上,却又想到自己以后还要在这里上班,深吸了口气,没好气的说道:“不怎么样。”

    中年男子不依不饶,又向陈静走近了些,靠近陈静耳边用只陈静一人能听到的声音说:“美女,别装呀,你到这儿来弹琴不就是为这个吗?”

    陈静听了这话,心里气急了,抬起手就甩了出去。啪一声中年男子被打的眼冒金星,不可置信的看着陈静。

    看到男子的样子,陈静怕极了,想逃,却被中年男子一下推倒在地。这时餐厅的客人和员工听到这边的动静纷纷围了过来。却没一人肯站出来替陈静解围。

    林浩刚从警局下班,就直接到了陈静这里,一进餐厅,就看到很多人围在那里,他走近一看,便看到推倒在地的陈静正一脸害怕的看着朝她一步步走去的男子。

    林浩顿时心中怒火中烧,冲上前对那中年男子就是一顿乱揍,直打的对方跪地求饶。最后若不是陈静一直劝着,他还要将人带去警察局。

    公交车上,陈静见林浩一直脸色不好,也不太敢开口。

    “陈静,你能不能不去弹琴了。”

    “对不起,林浩,暂时还不能。”

    林浩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他也算是对陈静有所了解,她所决定的事不是那么轻易能改变的,比如一直不接受他林浩。

    “那你以后再遇到什么事,一定记得给我打电话。”

    “嗯,我会的。”

    “陈静,我要买车了,以后我开车送你回家。”

    “真的?没想到你这么厉害。”

    “那是。”

    林浩有些不好意思,他那点工资哪够买车的,还不是他妈给的。

    第二天晚上,陈静还是来到了店里。一首曲落后,陈静见赵姐朝她走来,并没有继续弹下一首。

    “陈静,老板叫你弹完后过去一趟。”

    “好。”

    陈静怀着忐忑的心情到了前台,她想老板是要开除她吧。想想也是,昨天的事闹得这么大,叫她走也无可厚非。

    “陈静,昨天的事我听说了,我没想到店里的人都没去帮你,我替他们给你道歉。”

    陈静一听老板竟然为昨天的事和她道歉,连忙摆了摆手,不好意思的说道:“老板,别这样说,其实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陈静,你很漂亮,遇到那样的人不可避免,但是你放心,我绝不会让昨天的事再发生。”

    看着老板无比真挚的眼神,陈静不知道说什么好,忙点了点头。

    “今天你男朋友没来,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老板,我坐公交就是了,老板,再见。”

    “再见。”

    陈静此刻有些感动,她突然觉得上天其实待她也不薄,让她遇到了像白齐这样好的老板。

    2022年夏。

    自从南仲死后,孙泽就一直照顾南衿到今天。她的身份也从南衿变成了孙泽之女孙南安。

    慕梓拿起车上的一瓶红牛一饮而尽,他已经连续开车三个多小时,在这漫漫黑夜,连续三十几个小时未睡的他也觉得疲惫。

    三天前他从卫隐那里得知暗夜的人找到了孙泽,正在一路追杀。他急忙出发去麦城寻找,孙泽绝不能就这样死掉。

    万幸,人找到了。可是当他找到人时,孙泽却只剩下半条命。人安全送到医院后,他又开车前往桐城,他必须带南衿去见孙泽一面,孙泽对南衿来说意味着什么,他知道。

    南衿盘腿坐在窗边,看着桌上泡面冒出的腾腾热气,眼角的泪却不自觉流出,渐渐模糊了视线。

    在这寂静的夜里,唯有窗外透过的光,才让她感觉到自己是真实存在的。

    此时的她感到无比的恐惧,因为孙泽已经三天都联系不上了,这种情况从未出现过。

    “砰砰砰,砰砰砰”,门外传来重重的敲门声。

    南衿心中一喜,想着这么晚了会不会是老孙,起身连忙去开门,然而令她失望了,印入她眼帘的人不是老孙,流露在眼中的欣喜慢慢消失。

    对方五官精致,皮肤白皙,身材高挑,穿着一身蓝色的西装,胸前衬衣的纽扣并未扣好,显得随意,一双眼睛明亮而深邃,只是难掩眼中的疲惫。

    南衿抬头与之对视,脱口而出他的名字,“慕梓”。急忙去关门,却已经来不及。只见那人一个闪身,不觉间已经进了屋子。

    南衿看着眼前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本就不安的心此刻越发忐忑。

    南衿看着慕梓一时失了心神。慕梓看着发愣的南衿,漫不经心的说道:“不请我进去坐坐。”

    南衿不情愿的往后退去,自顾自的走回刚刚的位置坐下,慕梓进屋看了看四周,也走过去坐在南衿对面,看见桌上放着的泡面。直接拿起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南衿看着慕梓压抑着心中不快,尽量平静的说道:“这么多年,你是只长了脸皮吗。”说完径直走向了厨房。

    南衿看着锅中沸水冒出的腾腾热气,看的出神,没注意到慕梓什么时候已经在她身后。

    直到她看到一只修长的手正在打开她头顶的柜子时,急忙一个闪身退到门口警惕的看向慕梓。

    慕梓并未看她,继续从上方柜子里拿出来两袋泡面,开口道:“出去等着吧。”

    南衿并未回答,径直走了出去,她坐在窗边,不觉间,慕梓已经把面端了过来,还煎了鸡蛋,两个全在她碗里,南衿低着头吃面,不想慕梓看见她脸上别样的情绪。

    南衿抬头却看见慕梓正大口大口的吃面,就直接把心里的话问了出来“你是几年没吃饭了吗?”

    慕梓抬头看向南衿,一本正经的说道:“大概0.006年吧。”

    “说吧,你今天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南衿话锋急转突然问道。慕梓愣了一下,看着一脸冷漠的南衿,却迟迟都没有开口。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打破了这个压抑的气氛。南衿不管慕梓有没有吃完,直接收拾起了碗筷,径直走向厨房。

    慕梓拿起电话,只听电话那头说道:“慕哥,孙泽脱离危险了”。

    慕梓看着起身离开的南衿,神色复杂,对着电话那头说道:“好,你多派几个人在医院暗中守着,有什么消息随时通知我。”便挂断了电话。

    南衿并没有听到慕梓说了什么,也并未看到慕梓眼中复杂的神色,厨房传出哗哗流水声,南衿看向窗外,外面一片灯火通明,星星点点,照亮了这个城市的繁华,却从未照亮她的心。

    南衿走出厨房坐在了沙发上。慕梓走过来站在了她面前,手抬起南衿的脸。

    “南衿,五年未见,你对我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南衿挣脱开慕梓的手,起身望着慕梓:“没什么可说的,也没必要再见面。”

    只是看似平静的脸上也差点掩不住慌乱的心情。老孙还是渺无音讯,慕梓是怎么找到她的,为何突然到访,这些都让她心烦意乱,南衿此时只觉得连窗外吹过来的微风都伴随着丝丝凉意。

    慕梓看出南衿的心绪不宁,他慢慢靠近,手拂过南衿的脸颊,深情凝望着南衿:“阿衿,可是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南衿脸往一侧偏去,并未有丝毫动容,神情依旧冷漠。慕梓将南衿拥入怀中,南衿用尽全身力气想把他推开,却并未撼动分毫这个男人的禁锢。

    南衿看着茶几上的水果刀,将刀拿起,可慕梓比她动作更快,飞快的夺过她手中的刀扔到了地上,环在南衿腰上的手猛的收紧,一个吻落在南衿嘴角处,很轻。

    南衿毫不迟疑的甩出去一个巴掌。清脆的巴掌声在静谧的夜里久久不散。

    慕梓只好放开南衿,退到沙发另一边坐下,神情却显得颓败又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