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木锦花开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过去的秘密
    2015年2月19号

    南衿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春节联欢晚会,此时正演着小品《小棉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手机传来声声震动,是唐宁的新年祝福,还有老孙给她发的过年红包。南衿看着窗外一朵朵烟花“吱吱”地飞上天,美丽却只在一瞬间,砰的一声一切又烟消云散。

    南仲总不在家,即便今天是春节,依然未归。每次偶尔回来也总能闻到他身上浓烈的香水味。要不就是满身酒味。在很多时候南衿会觉得她和孤儿也差不多,尤其在每年春节的时候这种感觉尤为强烈。

    南衿关掉电视回了自己屋,坐到床边又拿起床头柜子上的那只熊猫娃娃看了起来,这是顾瑜从前买给她的,每当南衿看到这个娃娃时心里的孤独感便会淡去很多。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由于常年未洗娃娃白色的部分有些泛黄。

    南衿现在再看这只娃娃却陷入了沉思,这个娃娃不是她想要的,当时她已经12岁,早就对娃娃这一类的没多大兴趣,是顾瑜坚持买给她的,南衿现在想来当时妈妈明明心事重重的样子。

    而且当时妈妈还告诉她这个娃娃不要洗,为什么呢?南衿陷入了沉思,突然她想到了一个关键点,会不会是妈妈在暗示她棉花里面藏有东西。

    想到这里,南衿急忙跑出房间找来剪刀剪开了娃娃的后背,将棉花全部拿出来,当看到两张方巾和一张银行卡时,内心激动不已,银行卡的背面还贴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给南衿,密码是南衿生日”。

    顾瑜死后,南仲找遍了家里的每个角落,包括南衿的房间,南仲也仔仔细细的翻了好几遍,南衿没有想到原来妈妈竟把东西藏在这里。南衿忐忑的摊开方巾,上面是用油漆笔写在上面的一排排字,字迹娟秀工整,又透着一丝决绝。

    慕池,如果你找到这封信,我想我可能已经出了事。那些证据就不要流露出去了,我不想阿衿被别人知道她有这样一个爸爸。这八年,我的身体和精神都遭受着非人折磨。我总感觉我的生机在一点点流失,直到耗尽的那一天。

    我的QQ邮箱账号是28262121密码是当初我和温暖知道了南衿和慕梓存在的那天,温暖给你打过电话,那天好像也是你升职的日子,你一定记得吧。

    邮箱里不只有那些证据,还有我和南衿从前的美好回忆。我希望等南衿长大了,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时,你能将这份回忆交给她,并告诉她,妈妈永远爱她。

    还有请告诉温暖,不要自责了。我知道她对当初抢走你这件事一直心怀愧疚,特别是看到我被南仲折磨一直认为是她的错,其实不是的,我觉得万般皆是命,我只希望你们以后能够幸福,还有我的阿衿,求你们一定要保护她。

    南衿流着眼泪将方巾上的内容看完,心像刀绞一样疼的她不能呼吸。晶莹的泪珠,像断了线的珍珠,从脸颊滚落在地上的棉花上,湿了一大片。过了好久好久,南衿才缓过来。用吹风机将棉花吹干,又缝好了熊猫娃娃。

    南衿将第一张方巾揣进兜里,她要去找一个人,现在或许只有那个人才有可能尽快带她找到答案。南衿拨通了慕梓的电话,接连打了几次对面一直都是无人接听,心里有些焦虑,不知道该怎么办。

    篮球场内,过来喝水的方睿听到慕梓的电话响,朝慕梓那边喊道。“慕梓,电话。”

    “来了。”

    慕梓跑过来一看未接来电上显示的名字,有些惊讶,急忙回拨过去。

    南衿还在研究方巾上所说的密码,铃声在房间内响起。南衿一看是慕梓连忙接起,电话那边传来慕梓熟悉的声音。

    “南衿,有什么事吗?”

    “慕梓,你在家吗?我有事想过来找你帮忙。”

    “我在小区操场上打球。”

    “好,我马上过来找你。”

    南衿拿了钥匙,又拿了点现金。将手机放在家里后出了门。手机里有定位,她不想让南仲知道她去了哪里。

    慕梓想起还没告诉南衿他家在哪儿,再打过去却一直没人接,心里有些担心。

    等出了门走到公交站时南衿才想起还没问慕梓他家在哪,有些懊恼。努力回想慕梓家的所在,她记得她四年去的时候是坐的12路,然后在第七个站下车,到站时会经过一个很高的钟楼。

    南衿下车后一路往前走,抬头看到名门居三个字时,南衿在心里确定就是这里了。四年了,她竟又来到了这里。

    南衿跟在其他回小区的人后面一起进入小区后,沿小区绕了一个圈终于找到操场的位置。当看到慕梓打篮球的身影时心里一下放松下来,终于找到了。慕梓也看到了走过来的南衿,松了口气。

    南衿知道慕梓看到了她,也不急,慢慢走到角落处坐下,没有手机,觉得有些无聊,便索性看慕梓他们打起了球,看一群帅哥打球总是觉得养眼的。

    夜晚的寒风一阵阵吹过,南衿有些懊恼出门的时候怎么不多穿些再出来。搓了搓手,还是觉得冷,一连打了几个喷嚏。

    直到半小时后,天空落下雨滴,南衿才看到慕梓走了过来,方睿看着慕梓打趣着问:“慕梓,女朋友啊。”

    慕梓看到南衿被冻的通红的脸,有些心疼。回到“是。”

    南衿听到慕梓的回答,站起身,脸有些红。

    “走吧,回家谈,”慕梓说完,便自顾自的走在了前面。

    南衿正犹豫着要不要跟上去,直到雨水打在身上,那汹涌而来的冷意使她不得不快步跟了上去。

    进了屋,慕梓先递了张毛巾给她,又给她倒了杯热水。“先坐一会儿吧,我去洗个澡。”说完便直接进了屋。

    南衿点了点头,又喝了一口热水,顿时觉得全身都暖和了。她走到窗边,在小桌边的垫子上坐下,静静看着窗外。

    远处灯火通明,路灯在朦胧的夜色中闪烁着点点星光。来来往往的车辆在被路灯照的清晰而明亮的马路上有序行驶着。

    这一刻南衿在想慕梓会不会感到孤独呢,可下一秒就又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慕梓和她不同,慕梓有小姨,她有什么呢。

    况且慕梓不缺朋友,如果不是因为她知道慕梓的事,她也一定会认为慕梓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而她从顾瑜死后,整个人都有些自闭,别说朋友了,在学校感觉能说的上话的人也屈指可数。

    慕梓洗了澡走出来后坐在了南衿对面,碎碎的刘海盖下来有些遮住了眉眼,南衿发现这样看上去慕梓竟比她还要白皙。

    想起过来的目的,南衿收回心神,开口:“慕梓,你会不会破解QQ密码?”

    慕梓没想到南衿大过年的跑到他这里就是为了问这个问题,摇了摇头。南衿神情有些失望。

    南衿想了想还是拿出包里的方巾,放在了桌上。

    “这个是提示,帮帮我吧。”

    慕梓拿起桌上的方巾看,先是震惊,越看下去心里就越难受,他抬头看了眼南衿,南衿依旧看向窗外,虽然看起来很平静,只是却无法掩饰住那眼底无限的悲伤。

    “提示这么明显,你应该可以猜到的,不过是多费些时间罢了。”

    “我心里很乱,无法按着逻辑推算下去,我也想快点知道里面有什么,不愿意吗?不愿意就算了,我先走了。”

    南衿说着就要站起身准备回去,却听到慕梓说道:“坐下吧,我帮你。你生日是什么时候?”

    “8月2号。”

    慕梓在脑海中想着,他的生日是7月23号,如果他们都没有早产的话,那么怀孕的时候应该是97年的9月,到发现怀孕至少应该是10月到11月。

    慕梓有些无奈,这样算下来,工程量有些大,他也想不到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最后只能开口,“一个一个试试吧,我在手机上从19971101开始试,你在电脑上从19971001开始试,如果都不是,只有试其他月份了。”

    南衿听后,扶额,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她干嘛大老远跑过来,耽误这么长时间。不过现在也没办法了,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吧。

    时间一点点过去,两个人却都没有谁说找到答案。10月南衿也试到了25号,这个时候两人都有些颓败,有时候明明希望就在眼前,却怎么也抓不住。

    19971030,当南衿输入这串数字,窗口弹出了登录成功时,南衿竟高兴的流出了眼泪。

    慕梓看到终于登进去时,也松了口气,真的不太容易呢。

    只是紧接着他们看到的画面,竟让慕梓也留下了眼泪。南衿打开空间相册,点开了名为ZJ的相册,里面是一张张诊断报告。

    2002年2月18日,左手第一掌骨基底段骨折,左足底第五跖骨骨折,多处软组织损伤。

    2004年7月5日,背部软组织损伤,右膝胫骨平台骨折,鼻出血。

    2006年9月26日,脑震荡,头部软组织损伤,伴随头晕、耳鸣。

    2008年11月3日,颜面部软组织挫伤,外伤性牙齿脱落,左髋部软组织损伤。

    ………

    这样的诊断报告足足有25张。

    南衿一直在哭,从开始的默默流泪,到哭出声来,到后来越来越强烈的悲伤袭来,变成撕心累肺的哭。

    南衿像刺猬般蜷缩着身体,身体在不断的颤抖。慕梓将人揽入怀中,竟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当慕梓左手用鼠标点击另一个文件夹时,刚刚拼命忍住的眼泪也流了下来,他不想告诉南衿的是,诊断报告只是一部分,还有视频。

    不知道过了多久,南衿才停止哭泣,起身坐在了一边。

    “慕梓,你说这些东西可以让南仲去坐牢吗?他是杀人凶手,是他一步步害的我妈妈自杀。”

    “南衿,并不能。”慕梓有些无奈,却还是告诉南衿这个残忍的事实。

    “那这些东西可以让他身败名裂吗?可是我不想我妈妈死了还要被别人议论。”

    “南衿,等等吧,有些事我还不能和你说,你相信,总有一天,我会用我的方法让他进监狱,而且你妈妈并不希望这样。”

    南衿听到慕梓的话,看了慕梓一眼,此时慕梓的眼神很坚定。可南衿并不是很相信。慕梓能做什么呢,

    南衿看了慕梓良久还是冲他点点头,起身准备离开。

    “好,那我先走了。”

    “吃点东西,睡一觉,明天再回去吧,现在已经半夜一点了。”

    听慕梓这样说,南衿才发觉今天连晚饭也没吃就到这里来了,即使心里难受得不行,也感到了强烈的饥饿感。

    南衿点了点头。

    “有什么吃的吗。”

    “你等我下,我去煮两碗面。”

    慕梓进厨房,有些失神,水烧开了他也并未察觉。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了他爸爸藏在柜子的暗格内的手记。

    这些女孩会被蒙着眼睛,送到一个地方,送她们的人也都会戴着面罩,车牌号也会先伪造好,完事后,再被人送回去。她们不会知道,她们被送去了哪里,对方长什么样子,多大年纪。

    只是每次回去后,手上多了一个信封,是一叠厚厚的现金。

    在手记的最后一页,慕梓还看到一个人的名字,南仲。南仲-暗夜。看到这里慕梓坚信,南仲和暗夜脱不了干系。

    想到这里,慕梓又不禁想起了张菲菲,她是成为了暗夜选择的人吗?

    两人吃过面后,南衿睡在了次卧。

    贰日清晨,慕梓去敲南衿的门,被子已经叠好和原来一模一样,只是房内空无一人,南衿已经走了。慕梓心里有些失落,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在心里默默说道:“南衿,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