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木锦花开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孙泽
    南衿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现在的他让她时刻都感觉危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南衿不愿多想,直接说了句:“你走吧。”就快步走进卧室,反手上了锁。

    南衿心里思绪万千,她不知道慕梓今天会不会走。她闭上眼睛,过去的记忆却慢慢变得清晰,让她怎么也无法入睡。

    不知道过了多久,倦意袭来,南衿伴随着眼角的泪沉沉睡去。睡梦中却恍惚听见浴室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夏天的清晨,天总是亮的很早,南衿拿起手机一看,才六点三十分。

    她轻轻推开门,四处找了找,并未看到慕梓的身影。松了口气,在心里无声的说道“慕梓,再见”。

    转身,却看见慕梓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过来,正看着她,一步一步向她靠近,南衿不自觉后退,直到退到墙边,南衿连忙往旁边躲去,可是却无处可躲。

    慕梓的手掌抵在墙上,让她毫无退路,南衿只觉得她的脸好烫,心也砰砰乱跳。

    正当她以为慕梓要对她做什么的时候,慕梓取下她绑在头发上的头绳,任由头发散落,说道:“还是这样好看些。”

    南衿记得,从前慕梓也总喜欢这样扯下她的头绳,说什么,扎起头发显的脸太大。

    南衿见慕梓退开,连忙往旁边一躲,松了口气。

    慕梓不知道什么时候买好了早餐,是一盘包子,一根油条,一碗稀饭,一碗豆浆,还是和从前一样。她吃包子和稀饭,慕梓吃油条和豆浆。

    南衿坐下开始吃,耳边又传来慕梓的声音:“待会儿一起去麦城。”

    南衿一愣,觉得无厘头,直接开口,“我拒绝”。

    慕梓看着南衿,眼底流露出说不出的情绪,那情绪,南衿觉得太复杂,她猜不出,也不想去猜。

    “难道你不想去找孙泽,他现在在医院里可是很想见你呢。”

    “你说什么,老孙怎么了。”南衿猛的站起来,看着慕梓激动的问。

    “没什么,就是身上中了三枪而已。”慕梓漫不轻心的回答道。

    南衿看着慕梓,再也不想多言,直接说了“走”,便飞快的走了出去。

    南衿坐在车里系好了安全带,看到这车,不禁微微吃惊。二十三岁的慕梓好像已经不是和她一个世界的人了。

    大学毕业后,她不再拿老孙的钱,这段时间一直靠画画养活自己。可是也只能算是勉勉强强度日。

    毕业后,她想着出去再找份工作来做,老孙却叫她暂时不要去找工作,她感觉奇怪,老孙却怎么也不愿多言。

    老孙一直看着她长大,她早已把他当成半个父亲,她想老孙不会害她。加上南衿自己这些年一直将自己封闭起来,朋友是一个也没有。天天待在家里当个宅女倒也是乐在其中。

    慕梓一路上车开的不算快,身旁的南衿表情一直很紧张,焦虑而又不安。

    外面烈日当空,阳光照进车窗内,车内的空调开的很低,就这样与车内的冷气交替着。

    昨天南衿并没有睡好,一直打着哈欠,慕梓冷冷的声音自耳边传来。“困了就睡觉,别影响我开车。”

    南衿听到慕梓这样说,只好闭上双眼,不一会儿就传来南衿的阵阵呼吸声。

    三小时后,慕梓看到了桐城的标识。南衿也早已醒了过来,一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点。

    “还有半小时就到了”,南衿听到慕梓的声音传来,她并不想与慕梓多言,只淡淡的回了个嗯。[

    当南衿看到重症监护室里的老孙时,眼泪啪塔啪塔的落下,此时的孙泽已经在麻药的作用下睡着了,并不知道她的到来。

    慕梓看着南衿,眼神中充满了心疼,只是南衿并未留意到。

    南衿问他,“老孙情况怎么样,是不是伤的很重,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等到南衿冷静下来,慕梓才回答到:“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受伤,我的人找到他时,他就已经这样了,目前已经脱离了危险。”

    南衿听到慕梓这样说,还是松了口气。只是慕梓接下来的话,让她的心又坠入了冰点。

    “虽然他现在没有危险,可是你看看这周围,都是我的人,只要我的人一撤,他有没有危险我可不能和你保证,况且我和他非亲非故,犯不着让我这帮兄弟为他涉险。”

    “我求你,求你保护他,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是吗?那就留在我身边,哪儿都不要去,南衿,你现在别无选择。”

    南衿的眼睛通红,就那样死死盯着慕梓,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这样优秀的人,想要什么女人没有,何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慕梓的表情看起来漫不经心:“别人哪有你南衿有意思呢。你放心,只要这段时间你听话,等我玩儿够了,我保证以后不再出现在你面前,三个月后,我派人把你和孙泽送到安全地带。”

    南衿看着这样的慕梓,才真正认清现实,站在她眼前的这个男人早已不是五年前的慕梓了。曾经慕梓眼中的温柔已经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只有现在的卑鄙与残忍。

    南衿用沉默代替了她的回答,她转身,走到一旁的长凳上坐下。她不知道她已经等了多久,可是老孙依旧没有醒过来。

    慕梓走出病房,低声和阿杰吩咐了几句,直接拉着南衿走进了电梯。南衿不肯走拼命挣扎,直到手腕出现阵阵红痕。

    到了停车场,慕梓将南衿一把推入后座:“回去等着,等孙泽好一一些,我会把他转进桐城的本胜医院,别忘了我说的话。”然后关上了车门。

    本胜医院南衿知道,就算在国内也算的上数一数二的。

    “孙小姐,您好,我是慕哥派来送您回家的,您可以叫我阿杰。南衿记得刚刚在病房门口见过他,是慕梓的手下。

    南衿不愿多想,现在的她已经没有选择,只能先等老孙好起来。说了句:“出发吧。”

    阿杰应了声,随后车辆缓缓启动。南衿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就睡熟了。这一来一回她真的身心俱疲。

    等到夜幕降临,孙泽才有了意识,缓缓睁开眼睛。一睁开眼他就看见一个年青人站在他面前,他仔细一看,却觉得越发熟悉。是慕梓。

    当年他带南衿离开后,再未听到南衿提过这个名字。他只当南衿失了父亲,无心恋爱,也没问过。

    慕梓的声音传来,不带一丝温度,“你醒了,能说活吗?”

    孙泽点点了头。

    “知道是谁开的枪吗。”慕梓继续问道。

    孙泽摇了摇头。

    “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慕梓说完这句后,转身离开了病房。

    孙泽却在慕梓走后,惊出了一身冷汗。慕梓分明是知道些什么。

    慕梓不想和孙泽过多言语,当年的事他早已查的一清二楚,那场火就是他孙泽放的。

    只是,他现在还不想拆穿这件事,他得用一个理由将南衿留在身边。

    南衿回到家里,已经晚上11点多了,洗漱后坐在沙发上,想向慕梓问问老孙的情况,才发现她并没有慕梓的电话。

    她就这样一直在沙发上坐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第二天晌午,南衿又做起了噩梦,梦中她身处一片火海,她拼命的跑拼命的跑,一直呼喊着,可是没有用,火依旧朝她的方向蔓延。

    不一会儿,她的脸上已经满是汗水。她听到有门铃声,外面的人在喊南衿,是有人来救她吗?

    记忆恍惚间,她记得当年她听到有人急切的叫着她的名字“南衿,南衿”。

    是谁呢,脑海中浮现慕梓的脸,南衿心中一惊,慢慢的从梦中醒来。

    想到可能是昨天见到慕梓,自己魔怔了。南衿拉开窗帘,外面的阳光直射进来。又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才发现已经晌午了。

    门外的门铃声还在响着,她起身往猫眼处看去,竟是慕梓。她却不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

    再见慕梓,她是害怕的,害怕自己会无限怀念那三年的时光。最后南衿还是开了门让慕梓进来。

    南衿开门后,慕梓直接走进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开口说道:“孙泽三天后转院,你不用担心,医生说他恢复的很好。”

    南衿听后,松了口气,却又收回思绪扬起头,眼神变得决绝:“好,谢谢你来告诉我,你走吧。”

    慕梓慢慢向南衿走近,表情变了变:“现在可由不得你了,收拾行李跟我走,否则他路上出什么事,谁也不能保证,我只等你二十分钟。”

    慕梓说罢,直接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这几天他很累,阿杰昨晚并没有离开,一直在车里看着房门外的监控,要是有情况好立即赶过来。

    可是即便如此他还是担心,天没亮便赶了过来,这里还是存在危险的可能性,他必须把南衿带到更安全的地方。

    南衿听到慕梓这样说,心一慌,进了屋收拾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