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木锦花开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张菲菲的死(一)
    2015年9月开学后的第二个星期一

    孙菲菲站在学校天台看向南衿的眼神里写满了愤恨与绝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周六她和往常一样,被送到那栋别墅去,只是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在那里碰到陆良。

    陆妈妈怀疑陆谦外面有人了,将这件事告诉了陆良。陆良一路跟踪陆谦到了这栋别墅,陆良在外面待了很久,他不敢进去,他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等陆谦走后,陆良才鼓起勇气走了进去,他要去看看这个小三长什么样子。当陆良看到张菲菲时满脸的不可置信,陆良没有想到,他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女人,竟会是他爸爸的情妇。

    也是在那天张菲菲知道了这两年来一直折磨她的人竟有陆良的父亲。

    面对陆良的一声声的质问,她竟一个字也说不出口,情妇吗?她只是那些男人发泄的工具罢了。

    虽然她被蒙着眼睛,可是她知道这两年出入这个别墅的人不只有一个,可能有三个,或者更多。

    陆谦知道别墅发生的事后,心中后怕,这次幸好是他儿子发现了,万一是别人后果不堪设想。只是张菲菲绝不能再留。想到这里,他给老鹰打去了电话。

    张菲菲失魂落魄的离开了别墅,这次并没有人再来接她。她打车到医院,赵兰芬不在,弟弟还在睡觉,看着弟弟的睡颜,张菲菲小声说道:“一恒,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啊,姐姐真的快坚持不住了。”

    张菲菲看见旁边有空床,便拉上帘子,在上面睡起了觉。在睡梦中,张菲菲听见一个声音,猛然惊醒。

    “院长,就是这个女士,小朋友体温也降了,也不咳嗽了,都在这里观察好几天了,保证什么问题都没有了,但是她就是赖着不走。”

    “女士,你好,我是这家医院的院长南仲,只要你同意离开,我们医院会减免张一恒小朋友这一周的住院费用,如果你不同意走的话,那我只能报警处理了。”

    赵兰芬一听,心里乐开了花,这一周的住院费用可不是小数目,连忙点头,开始收拾起了东西。

    张菲菲听到南仲的声音后拉开帘子一角,这个男人的声音她一辈子也忘不掉,当她被接去那个别墅,最怕的就是遇见她,当她看清南仲的脸时,脸色变得惨白,他竟是南衿的爸爸。

    只是当张菲菲听完南仲的话,眼泪再也抑制不住的流了出来,原来一切都是谎言,什么为了弟弟的情绪,医生都骗弟弟说是普通的感冒发烧,什么骗,这根本就是事实。

    见所有人都离开,张菲菲也走出病房,刚好张一恒的主治医生陈伟迎面走过来。张菲菲走到陈伟面前开口:“陈医生,有空吗,我想问问我弟弟的情况。”

    “你弟弟叫什么名字”陈伟记得见过这个女孩,就是一时没想起来。

    “张一恒,”

    对于张一恒,陈伟觉得她妈妈每次都是没事找事,不是什么大毛病,每次都非要要求住院,检查这检查那儿的。幸亏这儿是私立医院,要是是私立医院早把她们赶出去了。

    这些陈伟可不好当着张菲菲面说,病人就是他的财神爷。只好敷衍开口:“没什么大毛病,就是养的太精细了,小伙子还是要粗养。”

    “好,谢谢陈医生。”

    赵兰芬和张一恒回到家后,张菲菲也跟着回到了家里。看见一恒正在看电视,张菲菲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开口问道:“妈,弟弟的病怎么样了。”

    “好些了,这不,医生又叫回来休养一段时间,过段日子再去医院治疗。”

    “妈,你给我仔细讲讲一恒的病吧。”张菲菲又开口问道。

    “医生就说是白血病,需要一直治疗,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就是一个乡下人,医生说什么,我也听不明白。”只是赵兰芬的神情明显有些慌张

    张菲菲看着赵兰芬扯谎,只是笑自己怎么那么傻,这么拙劣的演技,她竟然都相信了这么久。

    “妈,我是你的女儿吗?现在想想,我和你没有哪点长得像的,我也长得不像爸爸,还有爸爸死的时候当真一分钱也没赔吗?反正我是不信的。”

    “我记得从前你总在我面前骂一个人,那个勾引我爸的狐狸精才是我妈吧,刚刚回来的时候,我一直在想究竟有什么天大的仇恨,让你这么对我呢,最后我只想到这种可能,你不必再说什么,从今天开始,我和你们再无瓜葛。“

    张菲菲说话的语速很快,赵兰芬几次想要开口说点什么,都没成功。

    张菲菲说完后,不等赵兰芬开口,直接走进房间,收拾起了行李,张菲菲推着行李箱出来,一恒走过来问她:“姐姐,你要去哪。”

    张菲菲蹲下身,摸了摸张一恒的头,回答道:“姐姐要出趟远门,过几天就回来。”

    张一恒听话的点了点头,没多想,就又去看起了电视。

    赵兰芬看着张菲菲离去的背影,张了张口,想说点什么,却还是什么也没说。

    这么多年了,她对张菲菲还是有些感情的,只是想到她这一生,想到张菲菲的妈妈,对张菲菲的恨意就一发不可收拾。

    张菲菲关上门的一刻,心里却如释重负,从今以后,她要为自己而活。幸好,这几年赚的钱没有全部给赵兰芬,剩下的钱足够用到大学毕业了。

    想到这里,她竟然笑了笑。感叹道“以后再怎么样又怎会比从前更糟呢”。

    张菲菲在学校附近租了个房子,只是第二天早上张菲菲做梦也不会想到,她的那些钱会无声无息的消失。她没有银行卡,所以只能将钱装在行李箱里。

    张菲菲此时的情绪有些崩溃,她想了无数遍,都想不出钱是如何被人偷走的,白天的这一路上,她一直拿着行李箱的。到了出粗屋,也是把房门锁好的。

    报警吗?谁会相信她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会有这么多钱呢,况且她做的那些事是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

    张菲菲站在学校大门前,缓缓抬起头看着文城中学那四个大字,有些恍惚。这是她在一个个漫长深夜里拼命学习才考上的高中。可是这一切现在就像镜中花水中月。想到这里,张菲菲不禁湿了眼眶,原来她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坚强。

    张菲菲走进校园漫无目的的走在两边都是梧桐树的小道上。一阵风吹过,叶子纷纷往下掉。路上的学生形色匆匆,偶尔三五群从她身旁经过。

    张菲菲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实际此刻心里却早已经翻江倒海。她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没有钱她一个人如何在这个世界活着。

    即便面临如此困境,张菲菲依然没有对这个世界绝望。可是这时手机上传来的短信却成为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张菲菲,做好准备,你的一切将会被全校人知晓,期待吧。”

    然后手机里又陆续收到很多照片。看着那一张张不堪入目的照片,张菲菲才知那些人的变态与可怕。她就像是这个世界的一粒尘埃,渺小而不自知。一失神,手机掉落在地上。张菲菲捡起手机愣愣的站在原地,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双手也在不停颤抖。她此刻心里无比的恐惧,呼吸也慢慢变得急促,仿佛下一秒就会喘不上气来。

    张菲菲看了看四周,她觉得所有人都在对她指指点点,所有人都在嘲笑她是交际花。张菲菲蹲在地上用手捂住耳朵,那些声音却更加清晰的在耳边盘旋。[space]

    路过的人们看见张菲菲的异样,却没有一个人走上前询问。

    当张菲菲走进教室坐下,旁边的座位却已经空了。她往四周看了看,才发现陆良搬去和沈奕霄一起坐了。陆良与她的目光对视,张菲菲感觉到了陆良目光中的鄙视和不懈,移开了眼睛。

    张菲菲又朝陈静看过去,陈静正在和周玲说话,撇了她一眼后再没看她。自从那次陷害南衿后,直到现在陈静也没有和她说过话。

    张菲菲又看了眼慕梓,他又在给南衿讲题,这一年,南衿的进步真的很大,已经考进了班级前十。清晨的微光从窗户处透进来照在两人身上,这一刻张菲菲竟觉得那两人代表着与她截然不同的美好。

    想到南衿的父亲,张菲菲对南衿的恨意又加重了几分。她拿出手机,给南衿发短信。

    “南衿,关于你父亲,我有事和你说,上午下了课后音乐教室等你。不要和任何人说,你一个人来,否则我就公开你父亲的秘密”

    南衿看到短信,心里一万个问号,张菲菲能知道南仲什么事,但是她心里还是有点好奇,便给张菲菲回了个“嗯”。

    南衿来到教室,看到眼前的一幕心里有些慌,张菲菲站在了课桌上并且打开了窗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而看向她的眼神则充满了愤恨和绝望。

    南衿率先开口:“你想告诉我爸爸什么事?”

    不过张菲菲却没打算回答南衿这个问题,只是冷冷看向南衿开口:“南衿,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肮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