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木锦花开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陆良
    当年男主角的养母确实生下了女主角同父异母的哥哥,但是那个哥哥却不是男主角,而是女主角现在家里那位同父异母的哥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要说这女主角的爸爸还真不是什么好人。当年女主角的爸爸是从农村来的,家里是真穷。

    男主角的养母家里虽然也不是很富裕,但好歹有本地户口人长的也漂亮。

    就这样女主角的爸爸就对男主角的养母展开了猛烈追求。但是他和男主角的养母在一起后,又认识了公司领导的女儿。

    最后竟然在明知道男主角的养母怀孕的情况下还抛妻弃子,和领导的女儿结了婚,不过这个领导的女儿还不是女主角的妈妈。

    要说这个领导的女儿也不是什么好人,少不更事就被人搞大了肚子,关键是那男人还跑了。

    本来想去医院做流产却被告知这辈子可能只能怀这一次孕了。最后只能作罢,然后领导的女儿又盘算着一定要为她肚子里的孩子找一个爸爸。

    这下女主角的爸爸便成了接盘侠,不过后来的事就更有意思了。女主角的养母为了能让自己的儿子过上好日子也为了复仇,将两个孩子调换了。

    不过令男主角的养母没想到的是她之所以那么轻易的就把孩子换了,是因为孩子的妈妈难产死了。

    等到她后悔想把孩子换回来时为时已晚。一切已成定局。

    后来她才知道医生问孩子的爸爸保大保小时,那个臭男人竟然毫不犹豫的说保小。

    后来女主角的爸爸又认识了女主角的妈妈,董事长的独生女。女主角的妈妈天性善良,也把那个继子当成自己的孩子疼。

    一幕幕被男主角的养母看见后放下心来,也开始疼爱那个一出生就死了妈妈的孩子,也就是现在的男主角,不过,她还是要这个孩子去替她报仇。

    突然南衿的心突然激动起来,因为男主角转身跑向了女主角,把外套脱下披在了女主角身上,最后两人一个深深的吻。

    南衿想起慕梓还在她旁边,又看着电视中的场景,条件反射的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电视。

    慕梓其实并没注意电视里面在放什么,从进屋开始,他的注意力全在南衿身上。

    这几年他只能偷偷的在很远的地方看她,天知道他有多想她。

    慕梓慢慢靠近南衿,南衿一脸的警惕,慕梓看见了,在心里无奈的苦笑。

    南衿突然站起身,对着慕梓说道:“你还不走?已经很晚了,你应该不住这儿吧!”

    “今晚不走了”

    南衿听到这话,猛的抬头看向慕梓,那表情是害怕是紧张,又像是刺猬时刻准备攻击向她走来的敌人。

    慕梓见南衿这个样子,连忙补充说道:“我睡沙发。”

    南衿听了心情有所缓和,可还是不敢大意,说了句:“那我进去睡了,你随意。”

    说完后南衿快步走回卧室,再次反锁上了门。好在这卧室带有独立的卫生间和洗澡间。

    慕梓看着南衿慢慢消失在他的视线中,有些失落,南衿把他当做敌人,可他却无从解释。

    清晨,南衿醒来下楼,只看到桌上放着的早餐,却并未看到慕梓的身影。

    整整三日,南衿都没有再见到慕梓。不过这三天她也过的逍遥自在,晚上画完她的漫画,就吃着零食在沙发上追剧,早上醒来就在跑步机上跑会儿锻炼身体,时不时研究下做饭,偶尔出去逛逛超市,打扫打扫卫生,睡睡觉。这日子简直不要太好。

    如果不是因为心里记挂着老孙,南衿竟然觉得这样的日子也不错。

    吃过早饭后,南衿坐公交车到了本胜医院。她必须见到老孙,她心里有好多话想问他。

    护士告诉了南衿老孙病房的位置,但是却在她正刚要走进老孙所在病房时,突然有个穿着病号服的年轻男子挡在她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南衿抬眼一看果然又是阿杰。

    阿杰对南衿说道:“不好意思,孙小姐,慕哥他交待过,在您爸爸住院期间,您不可以和他见面,他现在恢复的很好,您放心,我们这么多兄弟在这儿,一定替您照顾好他。”

    南衿强压心中的震惊,尽量平静的说道:“好,那麻烦你们了。”便转身离开。

    南衿穿梭在人潮汹涌的大街,想着阿杰一直以来对她的称呼孙小姐。

    可是她从未告诉过慕梓,她现在的名字是孙南安,也从未告诉过他,她和老孙名义上是父女的关系。这说明慕梓早就调查过她,所以才会知道这些,慕梓救下老孙,找到她住的地方,用意是什么?

    那现在呢,慕梓会不会派人跟踪她,或者给她手机定了位,又或者两者都是。

    南衿慢慢走到一处公园的长凳上坐下,这个时候公园的人不是很多,偶尔三两个从她前面走过。突然有个男人在她身旁坐下。

    南衿转头看去,心中十分惊讶,表情也变得些许不自然,竟是陆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南衿满腹疑问。

    陆良先开口:“南衿,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认错人呢。”

    南衿在心中暗自腹诽,戴着口罩你也能认出。还是起身回答道:“你好,陆良,我还有事先走了。”

    南衿想要离开,对于陆良她是极度厌烦的。

    陆良的眼睛很狭长,陆良其实也长的挺帅的,特别是他的鼻子,又高又挺又不至于太过突兀,为整体的五官也加了分。但是南衿总觉得陆良得眼睛里装满了坏心思。

    南衿刚站起身却被陆良抓住了手腕,陆良看似一脸真诚的看着南衿说道:“别呀,南衿,这么多年没见,找个地方坐坐吧,前面有家咖啡厅。”

    南衿本能的想抽出手,却怎么也抽不出,只能说道:“不好意思,陆良,真的有急事,下次吧。”

    陆良看似一脸失望,抓住南衿的手却未有半分松动,又开口道:“好吧,那留个电话号码总行吧。”

    南衿无奈,只能把手机给了陆良。陆良把手机还给南衿后,目地达成,终于松开了南衿的手。

    南衿敷衍的说声再见后,逃也似的疾步走出公园。

    陆良看着南衿离开的背影,眼神却变得阴狠毒辣。

    南衿走出公园后,拦了辆出租车,满脸疲惫的回到了慕梓的住所,回到房间后,又走进洗漱间用香皂洗了好几遍手。

    被陆良碰过的地方让她觉得无比恶心。看着镜中的自己,有些得狼狈和憔悴。她想陆良和慕梓的同时出现她绝对不是巧合。

    南衿又走到桌边坐下,思绪万千,从老孙联系不上,到慕梓的出现,再到慕梓带她到医院见到老孙,却不让她再见老孙,又到今天见到陆良。

    这一切的一切好像一个圈,将她套在里面。如果慕梓派人跟着她,那么应该已经知道陆良的出现。那么慕梓又会做何反应。

    慕梓今天去见了卫隐。

    公园长凳上,看上去坐着的两个人没什么关系,慕梓在发微信语音,卫隐在打电话,实际两人在交谈。

    “卫叔,孙泽你打算怎么办。”慕梓先开口问。

    “只有继续在医院安排人守着了,你知道的现在监狱也不安全。”卫隐有些无奈。

    “我怕暗夜的人知道孙泽没死,会暗中在医院下手。”慕梓的神情透露着隐隐担忧。

    “那只有加快我们的动作了。慕梓,就快收网了,这盘棋我们已经下了太久太久,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不知道为什么,慕梓却没卫隐想的乐观。又听卫隐继续说道。

    “所有和暗夜有关系的人我们都大致掌握了,现在就等着你拿到唐杰手中的光盘,等一拿到光盘,掌握了所有人犯罪的证据,抓捕行动立即开始。”

    卫隐说这些话时眼睛里闪着光亮。从成立特殊专案组开始,11年了,这期间,因为暗夜死的人不计其数。

    他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的绝望。不知道谁可信,谁又不可信。调查途中都要小心又小心,否则极有可能被暗夜的人察觉。

    可是这样又使他们的调查变得十分困难。每次追查到了什么却永远也查不到幕后真正的人,那种煎熬以后他终于不用再体会了。

    “卫叔,我有个直觉,光盘已经在唐宁手里了。”

    “怎么会。”卫隐听到慕梓这样说有些吃惊。

    “我发现唐宁房间里有个保险箱,”

    “这又能说明什么呢?”卫隐有些疑惑。

    “趁他们一家人都不在的时候,我曾潜入唐家三次,前两次都一无所获。

    “直到最后一次,我才发现了唐宁房间暗格里的这个保险箱。而且这一年多我发现唐宁绝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我有个感觉,唐宁在暗夜这个组织里,是个不容小觑的存在。所以唐杰才会将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她。”

    “如果是这样,如果唐宁知道了南衿还活着,会不会对她下手。”卫隐突然想到了南衿,那个慕梓想了这么多年的女孩。

    “或许他们现在已经知道了,今天南衿碰到陆良了。”

    “那以后你打算怎么办?”

    “走一步,看一步吧!他们总不至于当着我的面伤害南衿。”

    “你和唐宁下个月订婚吧。南衿知道吗?”

    “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