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木锦花开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张菲菲的死(二)
    南衿没想到张菲菲会这样问她,想着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仰着头看着张菲菲真心的说道:“没有,我觉得你很伟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张菲菲看到南衿看向她的眼神写满了真诚,却又自嘲的笑了笑。

    “伟大吗?现在我才发现我就是一个大傻子。南衿,上次我那样害你,你为什么不把我的事说出去。”

    南衿看到张菲菲眼底有泪花闪过,她仿佛能感觉到张菲菲的痛苦和绝望,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安慰。

    “南衿,你了解你父亲吗?”

    “张菲菲,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

    张菲菲还是没开口。

    “张菲菲,我不知道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我爸爸到底对你做了什么,才让你看起来那么的绝望。从前有人对我说,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一定要活着,只有活着才会有希望。现在我把这句话送给你。”

    张菲菲终于忍不住蹲下身,双手抱头哭的泣不成声。南衿看着张菲菲哭的那么伤心,不自觉也湿了眼眶。

    过了很久,张菲菲情绪好些,从课桌上跳了下来。走到教室里的钢琴处坐了下来,琴声缓缓在空荡的教室中响起。

    南衿听出来这首曲子是石进夜的钢琴曲合集中的《幸福时光》,本是一首唯美好听的曲子,却被张菲菲弹的那么伤感。

    张菲菲向南衿招了招手,示意南衿和她一起弹,南衿走过去和张菲菲一起弹完了整首曲子。

    曲落,张菲菲开口:“南衿,你知道吗?其实我刚刚想从这里跳下去,然后如果有幸没死,我便说是你推我下去的,我很卑鄙吧,我没有勇气一个人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竟想把你拉来垫背。”

    南衿一愣,她没想到张菲菲竟然真的有轻生的想法。

    “张菲菲,从前我也想过用死亡来解决我所遭遇的一切,觉得死了就什么都不用管了,死亡是一件多么简单的事,我们现在从这里跳一下,只需要几秒钟就可以结束生命,可是我不能死,因为我的命是我妈妈用她8年生不如死的生活换来的。我相信你也一样,总会有一个活着的理由。”

    张菲菲突然想到了他去世的父亲,那是一个全世界对她最好的人,她之所以一次又一次的答应赵兰芬,不是想到张一恒是她亲弟弟,只是因为张一恒是她父亲的孩子,她必须救他,即便是出卖她的灵魂。

    张菲菲心里苦笑了下,虽然赵兰芬骗了她,至少她的弟弟是健康的不是吗?南衿看着张菲菲的眼睛里慢慢的出现光亮,心里松了口气。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勇气承受接下来要面对的那些事,但是我还是想试试。”

    “张菲菲,为了你刚刚放过我一马,接受我的帮助吧。虽然我并不能帮你什么,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

    张菲菲听了南衿的话,心里竟有些感动,最后在南衿期待的目光下点了点头。到最后,她还是没将南仲的事告诉南衿,那些肮脏的事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

    只是南衿怎么也不会想到,再过5个小时,她将亲眼见到张菲菲遇害的全过程。

    晚自习结束后张菲菲走在回家的路上,南衿走在后面跟着,她还是不放心张菲菲,张菲菲知道南衿跟在她后面,也没在意。

    虽然张菲菲感到奇怪今天为什么什么事也没发生,但是她还是挺高兴的,她想通了,不管发生了什么,大不了她退学,然后到其他城市去生活,反正再过几个月她就成年了,总不至于把自己饿死。

    走着走着,南衿路过一家小吃店,便停住向马路对面的张菲菲招了招手,又用手指了指店的方向。张菲菲会意,点了点头。

    其实她很饿,为了节约饭卡里的钱,她晚上没吃饭的。

    当红绿灯由红色变成绿色,张菲菲缓缓从路口向南衿走去。只是这时拐角处却突然冲出来一辆轿车,猛的冲向张菲菲后扬长而去,张菲菲躲闪不及,竟被撞飞到红绿灯柱子上又重重摔在地上。

    南衿看到这一幕,脑袋一片空白,她飞奔过去,蹲在张菲菲旁边,看到张菲菲满身都是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那一刻世界仿佛停滞了。南衿缓过神来连忙拿出手机叫了救护车。

    南衿哭着一直叫着张菲菲:“菲菲,你看着我,不能睡,不能睡,你长的这么漂亮,只要活下去,以后一切都会变好的。”

    南衿又看到张菲菲的身上到处都在冒血,救护车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她看向围观的人拼命大喊:“有没有医生,救救她,救救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可是却没有人回应。

    南衿的眼泪一滴滴落在了张菲菲伤痕累累的手腕上。张菲菲努力睁开眼看了看南衿。

    她想开口对南衿说什么,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南衿看见张菲菲缓缓抬起了手,还没来得及去抓住,张菲菲的手却猛然落下,张菲菲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医院里,张菲菲的妈妈也来了,见到张菲菲的尸体后哭的伤心欲绝。她的女儿怎么就死了呢。她的摇钱树死了。她本想等过阵张菲菲气消了就接她回去的。

    南衿冷冷看着赵兰芬,如果不是她这样对自己的女儿,张菲菲又怎么走到如此境地。张菲菲分明是被人谋杀的。

    直到第二天早上,南衿才回到家里。没想到的是南仲和林晓旋竟然在吃早餐。林晓旋是从不吃早餐的,她一般睡到大中午起来直接吃午饭,有时候甚至直接睡到下午。

    南衿见到南仲,突然觉得无比恶心,虽然张菲菲到最后并没有开口说什么,但是她也猜到七八分。

    张菲菲唯一会和南仲有交集的地方很有可能是南仲成为了张菲菲的买主,而这个买主张菲菲是有着强大的恨意的,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南衿却无法想象。

    今天南仲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林晓旋一幅小心翼翼的模样。

    “阿衿,过来吃早饭。”南仲的语气不容拒绝。

    南衿听得出南仲在隐忍怒意。只能过去坐下开始吃,早餐应该是林晓旋出去买的,买的有点多了。

    林晓旋见南衿坐下,笑着开口:“南衿,我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就都买了些。”

    “嗯,谢谢。”南衿的声音依旧冷淡,她实在不想去故意讨好谁。

    这顿早饭吃的很压抑。正当南衿想回房时,南仲又开口:“阿衿,高三了,要把所有心思都放在学习上,考上最好的医学院,以后帮爸爸把医院发扬光大,一些其他的小事就不要去管了,不要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

    南衿听到南仲的话,才知他的冷血,南仲不问她去了哪里,肯定是已经知道张菲菲的死。一个人死了他竟然表现的这样冷静。她实在不明白像南仲这样的人为什么要选择去当医生。

    南衿去过警局很多次,一遍遍讲述那天发生的事,希望尽快找到凶手,只是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杀死张菲菲的凶手依旧没有找到。

    车主戴着面罩,看不清面容。甚至连肇事车辆都没有找到,听说监控拍到的车牌号是假的,甚至很多路上的监控在那天的某个时段都凭空的消失了。后来这桩案子便不了了之。

    南衿因为亲眼目睹了张菲菲的死,很长一段时间都心神恍惚无心学习,最终在月考中考试发挥失常,竟然比陆良考的还差直接排名倒数第一。

    南衿才注意到陆良又搬回了原来的位置。只是他旁边张菲菲的位置依旧是空的。

    陆良喜欢张菲菲,她是看出来了的。她想如果张菲菲知道世界上还有一个陆良还想着她,会不会有一丝安慰。

    令南衿意外的是,陆良像变了一个人,不像以往那般天天上蹿下跳,整个人变得有些阴郁。天天就坐在座位上学习,短短半个多月的时间就从倒数第一变成了倒数第五。

    因为南衿这考试成绩太过离谱,导致这次月考结束后直接被请了家长。

    南仲接到王胜电话时,顿时觉得脸都被南衿丢光了,不就班上死了个人吗,南衿要一蹶不振到什么时候。可他又不得不去。

    “王老师,这次请我来是南衿出了什么事吗?”

    南仲一幅慈父模样,脸上充满了对女儿的关心,任谁看了都会觉得南仲是个好父亲。

    “南衿爸爸,这次请你来呢,主要是想和你谈谈南衿这次月考成绩的问题,我们班上的一个女生去世的消息想必你也听说了,我了解到当时南衿就在现场。我知道这可能对南衿的心理影响很大,所以呢我希望能够在我们学校老师,同学和家长共同的努力下,帮助南衿走出阴影。”

    “好的,王老师,你放心,我回去一定好好开导她。”

    “南衿爸爸,还有一件事我说了你别着急,就是呢,你呀知道我们学校一直都是进行的淘汰制,如果南衿还是长时间的这样上课不听课,次次考试不及格的状态,那我们是会把她调到普通班的,希望你也做好这个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