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木锦花开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天幽谷
    墙上的挂钟滴滴答答的不停转动,上面的时针慢慢指向了五点,耳边又响起慕梓磁性温柔的声音。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安培力和洛仑兹力方向都是用左手定则判定的,不是右手。”

    “知道啦。”

    南衿无奈感叹道她这个脑袋瓜确实不够用,这几天的高强度学习真是快把她学傻了。

    半小时后,南衿看到写满答案的物理大题后,申了个懒腰。仰头看着天花板。

    “老天爷啊,终于快结束了。”

    “一道题写了半小时,你也是真牛。”

    南衿被慕梓这一句堵的说不出话来,只能闷闷的拿起笔继续写起来。

    慕梓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看见南衿扎起马尾的头绳有些松动,手不自觉的将头绳取下。顷刻间,一头柔顺的秀发从头顶倾泄而下,头发丝在从窗外透进来的阳光照耀下闪出七彩光芒。慕梓一时间看呆了眼。

    南衿写完后重新扎好头发,注意到了发呆的慕梓,用手在慕梓眼睛前晃了晃。慕梓这才回过神来。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明天出去玩一天。”

    “明天你要出去玩啊,那我不过来了,明天我自己在家学。”

    “一起,懂不懂什么叫劳逸结合,你想去哪玩儿?”

    “天幽谷吧。”

    “好,明天早上八点半,你小区门口见。”

    “那我走了,你今天不要在后面跟着我了,这样你多麻烦,我这么大人了,不会有事的。”

    “嫌我麻烦,那你别走了。”

    南衿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会慕梓,径直走了出去,也不再管慕梓是不是又跟着她。

    今天南衿决定重新给慕梓定义,慕梓是个好人。她真的感觉很神奇,她和慕梓在不知不觉间好像成为了好朋友。

    只是从前的事谁也没再提起,从前早就变成了南衿和慕梓心上的一道伤,每提起一次,伤口就裂开一次,继而是刺骨的疼痛袭来。

    第二天,天幽谷。

    南衿和慕梓进入天幽谷后,便沿着一条布满石子的小路一直往前走,四周的树上开满了一朵朵粉色的花,散发出一种沁人心脾的芬芳。

    “慕梓,你知道这是什么花吗?”

    “是木槿花,花语是温柔的坚持、美丽永恒。”

    两人继续往前走,南衿抬头看到上方的360度大摆锤,看向慕梓。

    “你要不要去尝试一下。”

    “不要。劝你也别去,吐了可没人理你。”

    南衿撇撇嘴,说道:“害怕就直说呗。”

    两人又走进了鬼屋,是南衿硬拉慕梓去的,从前她和妈妈来过,她可不会害怕,她就想见慕梓害怕的样子。

    但最后的结果却令南衿大失所望,慕梓不仅不怕,还时不时突然转过身来扮鬼吓她,弄得她害怕极了。

    逛完了鬼屋,两人又一起去玩了半小时的碰碰车。南衿看到上方的摩天轮,又拉着慕梓走了过去。

    摩天轮开始转动,南衿俯视下方,虽然大半景色尽收眼底。但是这样看下去,底下的人们是那样渺小,正如她自己渺小的可悲。她自以为是的以为可以帮助张菲菲,但是事实上她什么也做不了。

    慕梓见南衿神色恍惚,有些担心。

    “南衿,心情好些了吗?”

    南衿知道慕梓指的是什么,顿时悲伤的情绪涌现怎么也收不住,这段时间她一直处于崩溃的边缘,因为张菲菲的事她不能对任何一个人说,张菲菲已经死了,她不能让她死了还不安宁,而慕梓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人。

    “不好,慕梓你知道吗?张菲菲真的是个特别特别可怜的人,可是就算她经历了很多常人无法忍受的事,可是她还是想活下去,就只是活下去而已。你说那些人为什么这么坏,为什么不能把那些人抓起来接受审判,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为什么要经历那么多肮脏的事,最后他们竟然还不放过她,要以这么残忍的方式结束她的生命。慕梓你知道吗?张菲菲当时全身都在冒血,她一定很疼很疼。”

    慕梓抱住了南衿,任由南衿的眼泪鼻涕落在他的后背,他也红了眼眶,不是为张菲菲,只是因为他喜欢的女孩在哭。

    从什么时候喜欢南衿的,其实他并不知道,他只知道,从他确定喜欢南衿的那一刻起,目光所及,心之所向皆是南衿。

    两人下了摩天轮后,慕梓见南衿情绪好了些,松了口气。

    “这里还有个地方值得去一趟。”

    “什么地方。”

    “跟着我走,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以为这里就单纯是个游乐园呢,这里也太美了,我几年前来过这儿,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个地方。”

    “这是去年刚修的,为了招揽外地游客。”

    “要拍照吗?你们女生不都喜欢拍照。”

    “可是我没带自拍杆。”

    “没事,我给你拍。”

    “好啊,谢谢你啦。”说着南衿将手机递给慕梓。

    “你这手机看起来像数就不行,用我手机拍吧。”

    “好吧”

    “慕梓,你看,这儿竟然有许愿树。我们也来写个愿望吧,”

    “好。”

    从天幽谷出来后,两人又一起坐公交车回家。

    “慕梓,刚刚你写的什么愿望。”

    “秘密”

    “那我也不告诉你”

    慕梓写的是:不求未来一切尽如我意,唯愿南衿一生平安顺遂。

    南衿写的是:我希望妈妈下辈子能够过的幸福快乐。

    公交车到站,南衿正要离开时听到慕梓说了句“下周五继续学习”,忙点了点头说:“好,不见不散。”

    2016年寒假

    培训机构里,老师在讲台上讲着上次卷子的答案。

    林景晨不知怎的,今天格外没有心思去听。或许他是羡慕放假可以和自己的爸爸妈妈到处去玩的朋友吧。终于熬到了补课结束的时候,他将桌上刚发下来的卷子装进了书包里,准备回家。

    他刚走进电梯,温婉也走了进来。林景晨有些吃惊也有些欣喜。自从12岁那年他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身世时,便一直在寻找这个叫温婉的女人。这也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温婉。他的妈妈温婉真的很美。

    林景晨觉得他是幸运的。竟然在茫茫人海中也能和他妈妈相遇。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这其实是温婉刻意而为之,只是为了能够多见他两眼。知道他在这里补课,宁愿到这栋大楼里当一个小小的前台。

    2016年春季运动会

    “各就各位,预备。”

    “慕梓加油。”

    “林景阳加油。”

    南衿在座位上看着一操场慕梓和林景阳的迷妹们,摇了摇头。他们俩长得再帅,也不值得这样喊的震耳欲聋吧。

    “慕梓,比一局怎么样?”

    “比什么。”

    “待会儿你要是输了,换我做南衿同桌一个月。”

    “不比,况且你不可能赢。”

    林景阳见慕梓冲了出去,也急忙加快了速度。

    等慕梓和林景阳同时到达终点时,抬头看见南衿竟然坐在台上悠哉悠哉的吃瓜子,一点也没有下来给他们送水的意思。

    林景阳几步便跑到南衿面前。

    “南衿,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怎么不来给我们加油?”

    “你看,底下有我站的地儿吗?”

    “跟我走,我有话和你说。”

    慕梓在下方看着被林景阳拉走的南衿,也跟了上去。

    林景阳拉着南衿来到了操场边的一颗大树下停下。微风吹过,有几片绿色的叶子落了下来。

    林景阳两只手叉在裤袋里,就那样一脸坏笑的看着南衿。

    “说吧,林兄,什么事?”

    “南衿,我喜欢你。”

    “你这样子可不像。”

    林景阳又突然向南衿靠近,一把将人抱住。

    “别动,我就想看看某人会不会吃醋。”

    “没劲。他又不喜欢我,又怎么会吃醋。”

    “南衿,我可没说某人是谁?”

    南衿被问的哑口无言,一把将人推开。

    “无聊,先走了。”

    林景阳看了正站在操场上方的慕梓和唐宁一眼,一脸的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