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木锦花开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1902号房
    2016年的寒冬,陈静又被她后妈从家里拽了出来,起因只是因为她弟弟在家里跑的时候,摔了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陈静一个人走在寂寥的大街上,寒风阵阵向她袭来,冷的她直打哆嗦,这让陈静想起了安徒生童话里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她不禁想今天她会不会也被冻死在这大街上呢?转念又觉得不可能,桐城的冬天连雪都不会下,更何况是在街上冻死人。

    唐宁远远的看着陈静,笑了笑。这是她今天的猎物。唐宁缓缓向陈静走去,眼中充满了势在必得。

    “陈静,巧啊。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遇见你。”

    陈静看着穿的像公主一样,站在她面前的陈静,楞住了。

    “巧,唐宁。”

    “陈静,你是不是冷,穿的这样少。我怎么觉得你又瘦了。”

    “唐宁,不好意思我有事先走了,下次再聊。”

    陈静不想让唐宁看到她的窘迫,只想找借口离开,况且她与唐宁并不太熟。可是没想到唐宁却拉住了她的手腕。

    “陈静,这么久没见,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我请你。”

    “不好意思,唐宁。我是真有事,下次我请你吧。”

    陈静虽然很饿,但是还是本能的拒绝了唐宁。没想到唐宁却直接拉着陈静进入了前面不远处的面馆,陈静本就不舒服身体一点力气也没有,只能任由唐宁将她带了进去。

    陈静吃了一碗面后才觉得整个人是活着的。看着对面画着精致妆容的唐宁,她总是会有一种感觉,坐在她面前的不是一个高中生,而是一个三十左右的少妇。

    “陈静,你的事我都知道。这样下去,你可能活不过这个冬天。你要不要接受我的帮助。我可以让你有赚钱的机会。”

    听了唐宁的话,陈静眼睛里出现了这几年从未有过的光芒,离开学没几天,而她下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都还没有着落。只是心中有些忐忑,唐宁为什么会知道她的事,为什么会帮她,赚钱的机会又是指的什么。

    “是做什么事,只要可以挣钱,我什么都愿意做。”

    “好。”

    唐宁拿出一张纸条和1000元现金放在了桌上。看着陈静不明所以的表情,又继续说道。

    “这是地址,如果你想好了,今晚便过去。对方今年55岁,你要做好准备。可能他会对你用些特殊手段。你过去后,如果对方满意他会给你1万块钱。这是我所能为你争取到的最大价钱。”

    陈静听完唐宁所说的事后,大惊失色。脸色变得十分苍白。

    “陈静,不要觉得惊讶,这种事很平常没什么大不了的,在你周围不知道有多少人去做过,当然你可以选择去,也可以选择不去。这是1000块钱,如果你选择不去,这钱就算是我给你的封口费,不要对任何人说我来找过你。如果你将我说给了任何一个人听,张菲菲的下场便是你们的下场。”

    唐宁见陈静被吓的不轻,语气缓和了些又开口。

    “陈静就这一次,就能够改变你的一生,不然你就连高中都不能毕业,就算你活了下去,以后就只能进厂或者去当服务员,白费了这么多年努力考上最好的高中。你甘心如此吗?我走了,你好好想想。”

    唐宁走出面馆门口,面上露出得意的笑,是谁说只有一次呢,去了一次后便会有以后的无数次。正如她,一开始做这些事的时候不也非常害怕和不安,现在不是也变得得心应手。

    陈静在公园的长凳上又坐了很久,最后竟鬼使神差的朝着纸条上的地址走去。

    南衿晚上回家的路上在自家电梯门口遇见了陈静。

    陈静见到南衿后,吓了一跳,脸色一下变得苍白,神情也愈发紧张,两只手紧张的无处安放。

    南衿看出陈静的异样,还是和陈静打了招呼。陈静虽然回应了她,但自始自终都没有抬头看她的眼睛,反而将头埋的更低。南衿平时和陈静并没有什么交集,虽然对陈静的出现感到非常奇怪也不再多言。

    电梯门缓缓开启,他们一起走了进去,南衿发现陈静要去的楼层竟然是19楼,这一刻她不得不怀疑,陈静或许是不是和张菲菲走上了同一条路。

    电梯门开启,陈静和南衿打了招呼后,依旧低着头走了出去,只是南衿却注意到陈静的腿在发抖。

    在电梯门再次关闭的最后一刻,南衿按下按钮也跟着走了出来,不管陈静曾经做过什么,她实在做不到坐视不理。

    陈静慢慢走近1902的房门,却迟迟都没有敲门的勇气。迈出今天这一步就永远也回不了头了,她心里十分清楚。可是她必须这样做,开学她爸爸和后妈就要带着弟弟搬走了,而他们并没有打算带她一起走。

    只要这一次,她便能赚到一大笔钱,这些钱或许能够支撑她到大学毕业。陈静缓缓将手抬起,敲响了房门,陈静感觉她的心一直在嘭嘭嘭的跳,由于太过紧张,并未注意到身后有人。

    南衿紧盯着房门,来不及多想,拉着陈静就进入了电梯,好在这个时候已经很晚了,没什么人,电梯依旧停在了19楼。

    陈静的手真的非常冷,南衿这才注意到一个问题,陈静在这么冷的天气竟然都没穿羽绒服。

    虽然对南衿的行为感到诧异,但是陈静觉得南衿的手真的好温暖。南衿快速的按下了26楼的按钮,看着合上的电梯才松了口气,又看到惊慌失措的陈静说道:“先到我家,我家这个时候没人在。”

    陈静此时大脑一片空白,脑袋不受控制的点了点头。

    进屋后,南衿想了想还是将陈静带到了自己屋,万一林晓璇和南仲回来,这二人她谁也不想见。

    南衿又泡了两杯奶茶,递给了陈静一杯,陈静显的局促不安,还是接过奶茶喝了一口,奶茶很甜,其实刚刚南衿拉她走的时候,她是开心的。

    陈静端坐在床头,有些小心翼翼。南衿背靠在床尾,随意自然。南衿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这一切都只是她的猜测,而且她心里也并不清楚陈静会不会怪她多管闲事。

    陈静也一直没有开口的意思。两人就这样沉默着,气氛尴尬又压抑。

    “陈静,我不知道事情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样,如果不是,我向你道歉。”南衿想了想还是先开口。

    “是。南衿,你猜的没错。”陈静没有犹豫,直接承认。

    “我不知道明天的路在哪里,所以做了个愚蠢的决定。可能是向我吹来的寒风太过凛冽,以致于让我迷失了心智。当你把我拉走的那一刻,其实我就已经后悔了。”

    “陈静,你信我吗?”南衿看向陈静的目光是真挚的,温暖的。

    良久,陈静点了点头。开始讲起她的遭遇,陈静讲起她的小时候,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

    “上初中以前,我爸妈还没有离婚。那个时候我的生活和现在相比就是公主。我爸妈都很爱我,而且我从小就学习好,是他们的骄傲,他们会给与我所有我想要的。”

    陈静看向窗外,神情又突然变得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