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木锦花开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秘密
    “只是这一切从我妈妈出轨后就一切都变了,我12岁那年他们离婚了,我妈妈不要我,把我甩给了我爸爸,我爸爸因为我妈妈的关系也越发讨厌我,自从他再婚又生了个儿子后,对我就越来越看不顺眼,到最后压根就当我这个人不存在,也不拿钱给我交学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好在这几年我奶奶看我可怜常常会偷偷的给我些钱。不过去年她去世了,再过几天我爸爸和后妈也要搬家了,我马上就会连一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陈静看着南衿疑惑的目光,知道她想问什么,想了下又继续说道。

    “是有人今天找到我给了我1000块,说我过来以后,只要不出什么大纰漏,还会收到1万。我一时鬼迷了心窍就答应了。”

    陈静讲了这么久,南衿也听出了这段故事的重点,陈静需要钱。不是很多的钱,只要够她高中毕业,有赚钱的能力她也不会走到这一步。南衿甚至觉得就算刚刚陈静走了进去,可能也会马上想逃出来,只是逃不逃的出来就不一定了。

    南衿想了想从柜子里拿出了顾瑜留给她的银行卡,又将卡推到陈静面前。

    “这张卡里面有3万,密码是970802,算我借你的,要写借条。你以后有了工作要还我。”

    陈静看着那张银行卡,眼睛浮起了水雾,她实在没想到南衿竟然就这样无条件的帮她,还一下拿出这么多钱。她一下不知道该不该收。

    南衿见陈静没有收下的意思,又继续说道:“收下吧,又不是送给你,是借给你的。离开学没几天了,明天我陪你一起去找房子。”

    陈静还是没有收,眼中的泪却怎么也止不住。

    “南衿,你知道吗?高一宣传墙上的照片上的人其实是我和陆良,我一直想找机会告诉你,可是我不敢告诉你。”

    “所以这几年你才一直躲着我的呀,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别放在心上,我想你也一定是有苦衷的。”

    南衿觉得此时的气氛有些压抑,便看着陈静的流海打趣道:“陈静,这齐刘海这几年是你剪的吧,真的一次比一次丑,你还不如找我给你剪呢,我技术肯定比你好。”

    这次陈静的情绪终于缓和了很多。

    “本来初中的时候没刘海的,有次我后妈故意拿东西砸我,额头破了相,我本来就是想剪点刘海下来挡住额头的,没想到慢慢的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这天,陈静并没有回家,而是和南衿一起睡了一晚,两人一起说了很久的话才睡,两人深厚的友谊也在很多青春的秘密下悄悄建立。只是陈静还是没有告诉南衿来找她的人可能是唐宁,因为她脑海中始终想起唐宁说的那句张菲菲的下场便是你们的下场。

    第二天陈静一起和南衿出了门,走在路上,寒风依旧凛冽,只是陈静却觉得现在像春日般温暖。她想以后的生活肯定会是美好的。

    2017年春季开学

    慕梓从外面打球回来,看见陈静又坐在他的位置上,南衿在给陈静讲数学题。有些奇怪南衿什么时候和陈静的关系这么好了。

    陈静见慕梓回来了,急忙要起身离开,又见到慕梓去坐到了范一峰位置上。

    慕梓冲她摆摆手:“坐吧,我坐这儿就行。”

    “阿静,再坐会儿吧。”范一峰那小子不到上课不会回来。

    慕梓在心中无奈叹息。有一种被嫌弃的感觉。

    有了陈静的陪伴,南衿真的很高兴。去上厕所也有一起的人了。因为她帮了陈静,所以她能感觉到陈静的真心。

    进入高中以来,她认识的第一个朋友是唐宁,可是自从唐宁去了文科班后,就甚少再见面。

    虽然唐宁还是时常过来和她说话,可是她有个直觉,唐宁不是过来和她说话的,而是和慕梓,因为每次唐宁过来时都时不时的把话题往慕梓上引,有时她竟很久都插不上话,干脆闭嘴做作业。

    虽然她一直都习惯了孤单,可是她同样也希望有朋友,只是她完全不是一个主动的人,就这样一直一个人。

    陈静看着前面那个她和张菲菲一样从初中开始就喜欢着的少年,慕梓一直是她心里可望不可及的存在。可是这个少年会一遍遍的给南衿讲理科大题,会在南衿生病时背她去医院,会在南衿下课睡觉时小心翼翼给她遮挡阳光。

    在每天的日记中,陈静写过慕梓的名字千遍万遍,不过陈静现在再看慕梓,却发现她心里已经没什么感觉了。南衿值得被这样一个优秀的人喜欢着,即使那个人是如此优秀的慕梓,她也依然值得。

    南衿突然想起文科班的莫瑶瑶托她带给慕梓的信,一脸的幸灾乐祸。

    “慕梓,这儿又有你的信。看看吧,是莫瑶瑶哦,莫瑶瑶可是学校公认的校花。”

    慕梓又在心里叹了口气,自从南衿成为他的同桌后,就开始隔三差五的给他送信。

    “没兴趣,扔了吧。”

    “唉,阿静,你说我们慕大男神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呀,这都第几个校花了,他竟然一个都不喜欢。”

    陈静听了南衿的话有被无语到,她突然觉得慕梓有些可怜。全世界都知道慕梓喜欢南衿,可是南衿却不知,还在做红娘的道路上越做越来劲。

    连陈静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开口说道:“可能他喜欢你这样的呢。范一峰回来了,我先回去了。”

    慕梓坐回来后,南衿还在思考着陈静的话,终于幡然醒悟,拍了拍慕梓的肩膀:“放心吧,虽然像我一样肤白貌美又聪明伶俐的人不多见,但是我会帮你留意的。”

    “自恋。”

    上课铃响了,南衿趴在桌上睡午觉。至始至终都没发现慕梓变得通红的耳朵。因为陈静的一句喜欢你这样的,竟然让慕梓红了耳朵。

    十七岁的少年面对不一样的感情时懵懂又害怕。他害怕南衿知道他的喜欢后会变得不自在,会与他渐行渐远。南衿喜欢他吗?他不敢去问,也不敢去想。

    而他们之间那沉痛的过去谁也不会忘,慕梓在害怕,害怕南衿在面对他时会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而他慕梓终有一天会让南仲对当年做的事付出惨痛的代价,而南仲是南衿的父亲,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