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木锦花开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离别
    孙泽害怕再生波折,于是选择先将南衿送到了距桐城最近的北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北城市第一人民医院二楼左拐第一间病房内,被窗外的微风吹的微微摆动的白色帘子将外面的阳光完全遮住。

    南衿正在病床上熟睡,而在房间的长凳上坐着一个面容有些憔悴的男人。

    病房外,凌乱的脚步声和刻意放低的谈话声传来。孙泽起身发现是刘医生走了进来。

    “刘医生,这孩子怎么样了。”

    “烧已经退了,幸好送来的及时,已经没有大碍,再过一两个小时人就会醒。人醒了先吃点儿东西,吃些清淡的。”

    “好,麻烦了,刘医生。”

    孙泽看着病床上的南衿,眼神里充满了愧疚。他到现在都有些后怕,所幸慕梓去的及时,要是再晚一步,南衿恐怕早没了命。

    “南衿,我不是故意的。如果我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我是死也不会去做那件事的。”

    孙泽坐了一会儿又拿出钱包里顾瑜的照片,眼神里有说不出的心痛。

    “顾瑜,你放心,我是不会让南衿被那些人找到的。我一定会用我的生命去保护南衿,只是南衿她现在只能彻底的与过去告别了。”

    当南衿睁开眼,一眼望过去全是白色,四周的墙壁是白的,身上的被单也是白的。她起身,被纱布包裹的右手,却传来阵阵疼痛。

    此时电视上正在播放新闻。

    “23日20时17分,桐城市盛世华庭2栋四单元26楼2号发生火灾,当地消防大队立即赶往现场进行施救,但是不幸有2人送医抢救无效,已经死亡。

    记者曾在现场看到,已被扑灭明火的居民楼外墙留下黑色斑驳的过火痕迹。”

    …………

    南衿顾不上疼痛,扯下手背的针头,跑出医院,却感觉那么的陌生。她抬头一看,却发现医院的名字是北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她竟在北城。南衿十分奇怪,她怎么会到了北城的呢。

    孙泽在买粥回来的路上碰到了跑出来的南衿。南衿转身看着正朝自己走过来的孙泽,有些吃惊。

    “老孙,你怎么在这里,是你救的我吗?”

    孙泽不想让南衿知道是慕梓救了她,便点了点头。

    “可惜,南哥和嫂子他们已经......”

    “怎么会,他们明明不在家的。”

    “阿衿,回医院吧,你的身体还很虚弱。”

    南衿点了点头。跟着南仲回了病房后什么话也没说,就那样呆呆的坐在床边。

    对于南仲和林晓璇的死南衿心里也说不清现在是什么心情。是南仲害死了她的妈妈,但是南仲是她爸爸,这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还有林晓旋,其实对林晓旋南衿是不讨厌的,她还总感觉林晓旋身上应该是有什么秘密,林晓旋今年还不到二十五岁,却就这样死了。她的爸爸妈妈该有多么绝望呢。

    南仲死后,南衿经常会想,这场大火真的是意外吗?许多事情都太过巧合,南仲明明告诉她要去雨城,为什么老孙都走了,他还不走,而且从她发现火灾开始,分明是没有听到过那两人的声音,为什么最后他们却死在了那场火灾中。还有老孙,怎么就那么巧,想起东西还没拿,又折返回来,又那么巧的只救出她一人呢。

    想到这种种,南衿不得不本能的去怀疑老孙,可是她只能去压制这种想法。老孙这十年来比南仲对她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如果没有老孙,这十年她根本不可能会过的这样好。

    圣安医院

    慕梓躺在病床上,输着液,头上和肩膀上则缠着厚厚的纱布。

    “肩膀上的伤很严重,恐怕会留疤。其他倒没什么大问题。”

    “好,麻烦吴医生了。”

    温婉看着昏迷不醒的慕梓,内心真的是百感交急。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件事竟然会连累到慕梓。慕梓对南衿的感情竟然这么深,是她没有想到的。

    护士来来去去好几趟,慕梓在昏迷了很久后终于有了醒过来的迹象。

    随着睫毛的轻轻颤动,慕梓睁开眼,认清面前那人是温婉。开口的第一句话却还是关于南衿。

    “小姨,南衿怎么样了。”

    “慕梓,小姨不知道南衿在哪里。”

    “不可能,我明明将南衿救了出来。”

    “那可能是她已经走了吧。”

    “会是这样吗?”

    “慕梓,你先别担心,你先好好休息,好吗?一切等你好了再说,你的伤很重。可不能再出什么意外。再说你现在着急也没有用,就你现在这个样子能做什么,你放心,等你好了,我陪你一起去找南衿好不好。”

    “好,只有这样了。”

    等温婉走后,慕梓第一时间联系上了卫隐。只是也一连几天没有结果,慕梓每天都在焦急的等待着,也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南衿的平安。他始终相信,南衿不会有事。

    好在终于在三天后,慕梓收到了卫隐发的短信。南衿在深川。

    林浩又不自觉走到了曹诗颖小区门口,他一连三天每到这个时候都会来到这里等她,没办法,他给曹诗颖打电话不接,发QQ也不回,他只能用这种办法了。

    这天他终于见到曹诗颖了,他不安的走到曹诗颖面前。曹诗颖见到是林浩,脸上却写满了不耐烦。

    “诗颖,我喜欢你。”

    “林浩,对不起,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我报考了深圳的大学,大家相隔十万八千里,以后别再纠缠我了,其实这两年,你时不时做的那些事,让我觉得真的很烦。”

    林浩听了曹诗颖的话,感觉很是受伤,他没想到他在曹诗颖心中,就是这么个印象。

    林浩感觉心里实在苦闷,便想打电话给慕梓出来聊聊,却没想到慕梓的电话依旧打不通。林浩又打电话给范一峰,还好,这次有人接。

    “范哥,今天出来喝酒啊。”

    “不好意思了,浩哥,今天燕燕生日,改天,挂了啊。”

    林浩一想到范一峰和杜燕燕考了同一所大学,心里就愈发苦闷。干脆一个人去超市买了酒在街上闲逛。路上看见陈静在南衿家小区外来回走着,便走了过去。

    “陈静,你怎么在这儿,真巧啊。”

    林浩一走近,陈静便闻到了浓烈的酒味。她与林浩这半年因为南衿的关系也见过几次,关系说不上好她也不好就这样坐视不理。

    “林浩,你喝酒了。”

    “嗯,心里有点闷。”

    “看你,都站不稳了,到那边凳子上坐会儿吧。”

    陈静扶林浩到一旁的长凳上坐下来后,看到林浩提着的酒。

    “啤酒能给我喝一瓶吗?”

    “当然可以。”

    陈静喝了一口,嘴中只觉满是苦味,原来酒并不好喝。

    “林浩,你发生什么事了吗?”

    林浩便将曹诗颖的事和一连几天联系不上慕梓的事都告诉了陈静。

    “南衿也不见了,他们都说南衿死在了那场大火里。”

    林浩见陈静哭,心里不知道怎么有些慌,他这人最见不得女孩子哭了。

    “陈静,南衿不会有事的,我爸是警察你知道的吧,那里并没有南衿的尸体。所以我从不认为南衿出事了。”

    “可是我为什么联系不上她。”

    “我想这个时候她应该想一个人待着吧。”

    “是这样吗?”

    就这样陈静和林浩在长凳上待到了天亮。陈静醒来看见自己竟躺在林浩的腿上,尴尬极了。急忙起身。这时候林浩也醒了过来。

    “我先走了,林浩。再见。”

    林浩看着几下就跑的没影的陈静,不禁笑了笑,从前他怎么不知道这小姑娘这么可爱呢。

    2017年9月

    慕梓和林浩去了北京上大学,南衿去了深川上大学,陈静去了商林上大学。

    陈静交完学费后,卡里剩下的钱怎么都觉得不对,钱明明多了一千多块,她一查才知道是5月到7月有人陆陆续续存进去的。那一刻,陈静知道除了南衿,不会有谁会这样做。

    军训正式开始一周后的训练间隙,大家同往常一样坐在草地上休息,只是今天南衿总觉得对面树下坐着的那堆男生总将目光往她这处投来。刚开始她没多想,后来她才听说班长郭嘉禾说要追她。

    军训的时候并没发生什么事,正式上课以后,南衿才知道郭嘉禾要追她的事是真的,不仅如此,她寝室的人也早就被收买了。

    “南安,你就答应郭嘉禾呗,他人长的也挺帅的,通过我们这几天的观察,这个学校的帅哥着实有点稀少。”

    “就是啊,南安,据小道消息,这个郭嘉禾不仅人长的帅,还是个富二代。”

    “而且,通过这段时间的发现,这个班长长的帅,性格也好,能力也强。”

    “可我觉得盛景源比他长的帅呀!”

    顾晓晓一听这话,顿时急了眼。

    “啊,南安,你喜欢盛景源啊?”

    “逗你的,我就说呢,怎么每次都那么巧,上课和他坐一起就算了,去食堂也能遇到,偶尔去图书馆还能碰到他,原来是你们全都被收买了啊。”

    顾晓晓几人被说中心事,忙转移话题。

    “我去洗澡了啊。”

    “我看的泰剧更新了,不和你们说了。”

    “这么晚了,我睡了。”

    “说吧,他给了你们什么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