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木锦花开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跳楼事件
    拍婚纱照当天,坐在沙发上的慕梓远远看着穿着一身洁白婚纱从换衣间走出的南衿,灯光下,婚纱将南衿完美的身材包裹,让人移不开眼目。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南衿看着镜中的自己,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上,衬托出娇媚的脸庞。长长的脖颈上戴着的项链也在灯光照耀下闪闪发光。

    慕梓走到南衿身边,南衿感受到手上传来的温暖,脸上洋溢出幸福而又满足的笑。虽店员羡慕的目光频频向她投来,可她现在已经毫不在意了。这一刻,周围的一切好像变得静止,她只是望着镜中一身西装,笔直而立,眼中满是深情的人,一刻也舍不得移开眼。

    “南衿,你今天真美。”

    正当南衿也想夸夸慕梓时,这时店员走了过来。

    “帅哥,可以把新娘子带到摄影棚了。”

    “好。”

    摄影棚内,南衿和慕梓按着摄影说的做着各种机械表情,摆着各种机械动作,两人都觉得十分不自在。

    离开婚纱店后,南衿直到坐上车,才觉整个人解放了。想到今天的疲惫,吐槽道:“没想到拍婚纱照是一件这么费神的事,太累了。”

    “是有点儿累,不过看拍出来的照片还不错,也不算辛苦这一下午。”

    “也是。”

    南衿躺在座椅上,见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想起他们还没吃晚饭。

    “今天晚上点外卖吧,不想做饭。”

    慕梓宠溺一笑,趁红绿灯间隙,摸了摸南衿的头。

    “好,你说了算。”

    在南衿和慕梓拿到婚纱照的第二天,慕梓收到了唐宁的短信。

    “慕梓,我绑架了你小姨的儿子,若想救他,就马上到金山大厦五楼来见我。”

    随后唐宁又发来一张人被绑在水边石柱上的照片,水正一点点向上蔓延,看起来情况十分危急。

    虽然那人看不清正脸,慕梓还是变了脸色,马上拨通了唐宁的电话。

    唐宁看到手机来电,似乎对这个结果很满意,等了好一会儿才接听。而对面的慕梓此时早已心急如焚。

    “唐宁,你什么意思?”

    “就字面上的意思。如果想救你小姨的儿子,便到短信上所说的地址来见我。”

    “你觉得我会信你吗?那个人的孩子,你有胆子做什么?”

    “是啊,我不能做什么,你倒是提醒了我,那我把报复的对象换成南衿如何?”

    “不如何。”

    慕梓不想再和唐宁多说,直接挂断了电话,却一直心绪不宁。他在思考唐宁话中的真假。

    慕梓将照片发给了林浩,他觉得那人不可能是他小姨的儿子,一切就交给警察吧。虽他心中还是十分担心,但他现在不能出事,他的南衿还时时刻刻处于危险当中。

    慕梓愣神之际,南衿开门回来。

    “回来了,舒服点没?”

    南衿上前躺在了慕梓怀里,慕梓身上淡淡的香味传来,很好闻。

    “没多大感觉,你要不要去按按。”

    “不用,我肩膀又不痛。谁叫你画起漫画来,一画就是大半天,这下整成劳损了吧,做事要劳逸结合懂不懂。”

    “你还说我呢,不知道是谁在书房一待就是一晚上的。”

    “南衿,你说我出去找个工作好不好。”

    “怎么了,你不是说国家会每个月按时给你发工资吗?”

    “自从卫叔死后,工资就断了,我的身份对于上面的人来说只是一个代号,而上面的人只和卫叔联系,现在卫叔死了,没有人会知道我的身份,也没有人会知道我从前所做的那些事。”

    南衿双手抱住了慕梓。

    “我知道,我也相信上面的人会找到你的。至于工作,你想去就去吧。不过不要为钱担心,我可以养家的。”

    慕梓捏了捏南衿的鼻子,满眼都是宠溺。

    “知道啦,我的南衿是最厉害的。”

    “刚刚是有什么事吗?看你脸色不好。”

    “没有,我就是想出门去给你买蛋糕。”

    南衿一听慕梓要去买蛋糕,急忙起身,将人拉了起来。

    “那快去吧,我在家做好饭等你。”

    慕梓无奈的笑笑,南衿最近都快变成小吃货了,一会儿想吃蛋糕,一会儿想吃冰激凌的。

    “好。”

    慕梓亲吻了南衿额头后,出了门,然后又一路开车到了蛋糕店,买好了蛋糕。

    回家途中,三仙路口是必经之路,不过两分钟的路程,却是唯一一段没有摄像头的路。两辆路虎前后直接向他撞了过来。慕梓心中有事,反应不及。没有来得及躲开。嘭的一声,安全气囊弹出,慕梓晕了过去。

    等他睁开眼,便看见唐宁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看着唐宁的眼神,慕梓知道他恐怕是凶多吉少。

    唐宁蹲下身,突然脸上呈现出急切的关切模样,看在慕梓眼里,唐宁这样子竟让他觉得有点恶心。

    “慕梓,你终于醒了。看你,脑袋都流血了,疼不疼?”

    唐宁手抚上了慕梓的脸颊,慕梓脸一撇,躲了过去。唐宁的手悬在空中,不过她也不恼,很自然的将手收了回去。

    慕梓不想与唐宁兜圈子,直接了当的开口。

    “你是想杀了我吗?”

    “你怎么会那样想,你明明知道,我是那么的爱你。”

    唐宁眼中带泪,一副楚楚可怜模样。唐宁本就生的美,她这副模样竟让旁边的吴军也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不过也很快撇过脸去。唐宁是美,却不及温婉十分之一。

    吴军一直都是林纪的人,温婉被抓后,林纪又将他派给了唐宁。

    可是此时的慕梓却依旧面无表情。

    “那你抓我来干什么?”

    “我们的婚礼是明天,慕梓你忘了吗?结婚没有新郎怎么行?”

    “就算举行了婚礼,又怎么样呢?唐宁,我承认是我对不起你。我不喜欢你,放下吧。”

    “这五年我全心全意的对你,可你是怎么对我的,叫我放下,做梦。”

    “我不会和你举行婚礼的,要怎么做,悉听尊便。看你这气急败坏的样子,是在为不能拿我小姨的儿子和南衿怎么样而愤恨吗?”

    唐宁一听这话,刚刚还一脸深情的面容此刻变得阴寒至极。

    “我是不能拿林景晨怎么样?说到底他还是老头子唯一的儿子,表面上不在乎,暗地里可宝贝的很。你知道我最气的是什么吗?我不仅不能对林景晨怎么样,还不能对南衿如何,就只是因为林景晨对老头子说他喜欢南衿。那死老头竟然就就对手下人的人下了死令,不能做伤害南衿的事。”

    “原来景晨是小姨的儿子。”

    “对啊,慕梓,有没有感谢我呢,我告诉了你一直想知道的事。南衿这个贱人,五年前就吊着你们俩不放,五年后还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总有一天,我要抓住机会将她抓来承受她上次没有承受的事。”

    “唐宁,你要怎样才肯消气。”

    “不是说了吗?我要你和我举行婚礼。”

    “不可能。”

    唐宁掏出了包中的银色短枪,缓缓举起将枪口对准了面前这个她又爱又恨的男人。在这极其压迫的气氛下,两人四目相对,面对此时唐宁无比阴冷的眼神,慕梓眼中却全然没有丝毫的害怕。

    “慕梓,我再问你一次,愿不愿意和我举行婚礼?”

    “不愿意。”

    只听嘭的一声,慕梓的左腿中了枪。

    “愿不愿意?”

    “不愿意。”

    嘭,这下是右腿。

    “愿不愿意?”

    这次是左臂中了枪。

    “愿不愿意?”

    唐宁的眼睛通红,眼中饱含泪水。

    “唐宁,别伤害南衿。”

    唐宁又是一枪打中慕梓右臂。

    这时慕梓已经没有睁开眼睛的力气。只有长长的睫毛还在微微颤动着。身体各处的鲜血都在往外冒,像一朵朵盛开的红花。慕梓脑中浮现出南衿清瘦的脸,没有他的日子,他的南衿可要好好活着。

    “吴军,将他给我扔到江里喂鱼。”

    “好。”

    吴军拖着慕梓出了船仓,正准备将人扔到江里,这时唐宁却又跑出来,大声朝他说道:“吴军,不要,将慕梓送到医院去。”

    疾速行驶的车内,唐宁看着血流不止的慕梓,像个无助的孩子,一声声说着对不起,哭的声嘶力竭。

    南衿做好了午饭,却迟迟没有等到慕梓回来。一连三天,没有任何消息。

    一周后,警局接到报案,有人在江边发现一具尸体。当林浩赶到看到尸体上戴的手表时,脸色变得煞白,还是鼓起勇气,掀开了白布。又猛的放下。

    左宏见林浩不对劲,也掀开了白布查看,这一看连他都觉得不可置信。

    “左队,这不是慕梓对不对,慕梓今年不过才二十三岁,北京大学的高材生,前途无量。这怎么会是他?”

    林浩的声音有些颤抖,左宏拍了拍林浩的肩膀,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走到了别处。

    三个月后,南衿还是没有等到慕梓,林浩也没有告诉南衿发现慕梓尸体的事。这件事陈静也不知。

    这天,林浩陪着陈静一起来了南衿家。

    “南衿,别担心,我相信慕梓一定会有消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