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木锦花开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慕梓不见了
    南衿点了点头,但心里却不这么想。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当她看到林浩躲闪的眼神时,她便知道慕梓永远也回不来了。

    林浩和陈静离开后,她去了以前和慕梓常去的海边。

    天空中黑沉沉一片,没有一片云,只有源源不断吹过来的冷风。

    她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就那样一直往前走,一直往前走,直到海水蔓延至腰身,仍未停止前行的脚步。

    深冬的海水很冷,冷的她不自觉打了个哆嗦。她慢慢闭上了眼睛,表情竟在笑。

    海水的腥味一阵阵传来,接下来则是接连不断的呕吐。

    她猛然惊觉,或许有个生命在告诉她,她想活着。

    一周后,南衿察觉有人跟踪,于是在下楼扔了垃圾后,并没有立刻回家,而是又折返到外面便发现了鬼鬼祟祟的林景晨。

    她就那样一直看着林景晨,直看得林景晨心里发毛。

    高中的时候她和林景晨算关系不错的,只是这个时候她的眼神没有一丝温度。有的只是毫不掩饰的怀疑和审视。

    林景晨不想再面多这样的目光,于是向前又走近了些。

    “南衿,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林景晨。”

    “你还好吗?脸色怎么这么苍白?”

    “我没事儿,挺好的。”

    “你怀孕了,对吗?”

    “嗯。”

    “唐宁已经疯了,如果让她知道你怀了慕梓的孩子,肯定会对你下手,让我来保护你好不好。”

    “林景晨,在整个事件中,你又扮演着什么角色呢。”

    “一直保护你的角色。”

    南衿笑了笑,那笑容不带一丝血色,甚至有些瘆人。

    “林景晨,如果你见到唐宁,便替我告诉她,她要做什么,我都接招。”

    林景晨突然向南衿靠近,南衿躲闪不及,并没有动。林景晨在她耳边轻声开口。

    “别动,有人跟踪。先进屋说吧。”

    “好。”

    南衿并没有挣扎,而是由着林景晨将她扶进了屋进屋后,南衿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半躺着,林景晨也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是谁在跟踪我?”

    “是我爸的人。”

    南衿无比惊讶,林景晨的爸爸跟踪她,这也太离谱了吧。

    “你爸?”

    “嗯,我爸以为你怀的是他的孙子,所以他派人密切注意你的动静,不然唐宁那边早就动手了。”

    南衿听了却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林景晨这是将她变成了水性杨花的女人吗?

    “所以,你弄了这么一出,我还要感谢你是不是?”

    林景晨见南衿如此反应,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我只是想要保护你,也保护慕梓的孩子。”

    “林景晨,你是温婉的儿子吧。”

    林景阳被南衿这突然的这一问,惊住了。这个秘密终究不再是秘密了吗?

    “是。”

    “林景晨,我一直都想知道你爸爸到底是何方神圣。”

    “林纪。”

    听到意料之中的回答,南衿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可以只手遮天,将所有人都玩弄于股掌之中。”

    林景晨对南衿的话不置可否,林纪一生不知做过多少丧尽天良的事,可事实上直到现在也没有人能抓住他的把柄。

    南衿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又转头看向林景晨问道:“喝水吗?”

    见林景晨摇了摇头,还是拿了一瓶饮料递给他。

    南衿坐回沙发坐下后,又想到了唐宁,他丈夫曾经的未婚妻,这个从高中时代起,就开始引诱未成年少女走向歧路的人。

    “林景晨,唐宁的事你又知道多少呢?”

    “唐宁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

    南衿看向林景晨的眼神突然变得万分诧异与不解,虽然这样的原因才能解释唐宁为何次次都能完美逃脱警察的调查。但是这件事太过不可思议。

    “怎么会?她不是唐杰的女儿吗?”

    “至于她为什么会在唐家生活,我也不是很清楚。”

    “那你呢,他们所做的那些事,你又参与了多少?”

    “我爸并没有给我多少权利,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的,我妈妈为他做事的条件就是他们所做的事都不能让我知道。”

    “小姨真是个好妈妈。我有点累了,你先走吧。”

    “好,我先回去,以后我会经常过来看你的。这是我的电话,有什么事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南衿接过林景晨递过来的名片,看了一眼,原来林景阳真的当了律师。

    “好。再见。”

    疗养院内,慕梓四肢被绑在床上,看起来十分痛苦。唐宁一个眼神,穿着白大褂的人便往他体内注射进不明液体。

    慕梓绝望的看着针头从体内拔出,虽不再感到痛苦,心底却生出无尽的悲凉感。

    “唐宁,你杀了我吧。”

    “慕梓,你确定要我杀了你吗?告诉你个好消息,南衿怀孕了。先别顾着高兴,我还没告诉你孩子是谁的呢?你消失后,南衿为了保住自己的命,就和我弟弟林景晨搞上了,现在还怀上了我弟的孩子。”

    说着唐宁还拿出照片,一张张的拿给慕梓看,两人进出妇产科的照片拍的清清楚楚。

    “这样也挺好的。”

    “慕梓啊慕梓,我真是佩服你,被人戴了绿帽子,还能如此淡定。这一点,我自愧不如。”

    “唐宁,你的阴狠毒辣我也自愧不如,这疗养院里住着的女孩儿,都是你逼疯的吧。”

    “什么叫我逼疯的,明明是她们自己太过脆弱,不过是遇到了几个变态的老男人,人竟然就疯了,我还不够好吗?将她们送到这里来,有吃有喝的。”

    “如果她们知道遇到你,将会一脚踏进地狱,我想她们一开始便会躲得你远远的。”

    “慕梓,那你呢,若你知道你会从天之骄子变成这个样子,五年前,还会选择利用我吗?”

    “不会,我会和南衿去上同一所大学,每时每刻陪在她身边。”

    “慕梓,下次的药我会在你向我下跪求饶时才会给你,期待吧。”

    慕梓听到门重重关上的声音,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妇产科诊室内,林景晨将刚刚的检查报告放在了刘医生面前。刘医生是个东北人,也是个很认真负责的医生,自从南衿知道自己怀孕后,便一直是刘医生负责的。

    刘医生操着一口东北话,用担忧的语气说道:胎儿还是偏小,这样可不行,我再开些营养素,一定要按时吃,下次检查如果还是偏小,就得考虑是不是住院了。除了营养素,还是要加强日常饭菜的营养。除了胎儿偏小,大人一直处于贫血状态,也是个大问题。这次也开个补铁的。”

    “好,谢谢刘医生,我会注意的。”

    等到林景晨送南衿回到家,坐在沙发上的两人,皆是面露愁色。

    “我给你请个保姆吧。”

    南衿却摇了摇头。

    “你能保证人完全值得信任吗?”

    林景晨有些无奈,他确实无法保证。

    “那我以后过来给你做一日三餐。”

    南衿看着林景晨,有些犹豫。

    “这样会不会很麻烦你,毕竟你也挺忙的。”

    “放心吧,不会,毕竟我是老板。”

    “林景晨,谢谢你。不管是五年前还是现在。”

    “南衿,如果五年前你先遇到的那个人是我,你会先喜欢上我吗?”

    “不会。”

    林景晨听到南衿毫不犹豫的回答,不禁自嘲的笑了笑,事到如今,他还奢望什么呢!

    半年后

    天还没亮,门外重重的敲门声传来,又戛然而止。南衿穿好衣服从猫眼看出去却空无一人。脚下只有一封塞进来的信封,信封里装着一个光盘。

    南衿拿着光盘,进了书房。

    林景晨和往常一样早早便来到了南衿家,输入密码后开门,又径直走入厨房,一切的动作都很轻,只是为了不打扰那在房中熟睡的人儿。

    只是等到他做好了早饭,也没见南衿出现。对于南衿睡懒觉这件事他也早已习惯,并没有前去敲门。

    一看手机好几个阿布的未接号码,林景晨回拨过去。

    “阿布,什么事?”

    “晨哥,我们在桐城的一处疗养院内发现了慕梓,不过他已经连续七个多月被人强行注射毒品。现在已经是一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先把人救出来再说。”

    “晨哥,这恐怕有点困难。医院里的人太多,而且人人手中都有枪,每进一道门都要进行面部识别,而且监控无死角,要想救出慕梓,难如登天。”

    “那我去求林纪,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将慕梓救出来。”

    “晨哥,这可能吗?我听说你爸爸为了公平,答应了南衿的平安,也将慕梓交给了唐宁随意处置。”

    “可是我不能就这样看着唐宁这样折磨慕梓,而什么都不做。”

    书房内,南衿看着那电脑屏幕中瘦的不成人样,眼窝深陷,一脸颓废的人,哭到不能自已。

    “唐宁求求你给我,给我。”

    “慕梓,只要你骂一句南衿是贱人,我就给你。你说一次,我便给你一次的量如何。”

    “南衿是贱人,南衿是贱人……”

    慕梓沙哑的声音伴随着唐宁接连不断的笑声,南衿只觉得无比绝望,他的慕梓曾经是那么优秀,为什么会走到如今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