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木锦花开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绝望的慕梓
    伴随着不断流出的鲜血,身下剧痛阵阵传来,强烈的恐惧感从心底蔓延。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忍着剧痛一步步走到门外,又正好听到林景晨说的话。

    她站不住,扶着墙坐在地上,等林景晨挂断电话,才虚弱喊道:“林景晨。”

    “南衿,怎么了?”

    林景晨没有见到南衿身影,觉得有些不对劲。几个箭步就来到南衿面前,在看到一地的血后,神色变得极度慌张。

    “还不到九个月,怎么会突然见了血。”

    “可能是孩子想早点出来见到爸爸吧!林景晨,你会帮我们的,对吗?”

    脸上的汗,顺着脸颊滑落,由于强烈的痛感让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林景晨一愣,难道南衿是因为他才会出事。此刻林景晨无比懊恼,他该小心些的,见南衿神色越发痛苦,他只能先抱起人出了门。

    “嗯,会。先去医院吧。”

    车里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南衿将车窗打开,空气中的味道才好些。

    路上不断遇到的红灯,让焦急不已的林景晨脸上多了些不奈。

    “南衿,还好吗?医院就快到了。”

    “林景晨,我没事。待会儿到了医院,你不用管我,先去救慕梓好吗?”

    林景晨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些颤抖。他并没有回答,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纵使心中有千言万语这一刻都化作了沉默。只是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在这个时候,南衿想的人只有慕梓。

    见林景晨没有说话,南衿也不着急,又自顾自开口。

    “林景晨,慕梓没有死,我好开心。”

    林景晨依旧沉默,他说不出口。慕梓是没有死,可也没比死好多少,

    医院......

    “护士帮帮忙,我妻子怀孕九个月了,流了好多血。”

    “好,我马上去叫担架。”

    很快,南衿便被推进了手术室,麻醉过后,身体渐渐失去知觉,沉沉的睡了过去。

    手术台上,医生正在为她进行剖腹产手术,很快便取出了腹中胎儿。

    迷迷糊糊间,她听到护士的声音。

    “是个女儿,五斤二两,有手有脚。”

    “白医生,病人生命体征异常。”

    “血袋用完了,快去拿来。”

    等在外面的林景晨时不时不安的望向手术室门口,看着急救室内一直亮着的灯光,心中充满了焦虑。见有护士从急救室走出,他急忙站起身走过去询问情况。

    “护士,人怎么样了?”

    “孩子已经取出来了,大人情况很不好,医生正在里面急救。”

    林景晨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就那样木纳的站着,眼神里充满了害怕和无助。等他回过神来想问些什么的时候,护士已拿着血袋进了手术室。

    这时陈静和林浩也赶了过来。一见到林景晨的神情,他们便感到了不妙。林浩朝着林景晨焦急的问道:“林景晨,南衿怎么样了?”

    “孩子平安,只是南衿情况很不好,正在急救。”

    林浩握着陈静的手更紧了些。轻声安慰道:“放心吧,会没事的。”

    陈静点了点头,只是心里的不安全写在了脸上。

    在众人心急如焚的等待中,时间慢慢逝去。

    手术室内传来滴滴的声音。

    “病人没有心跳了。”

    接着便是一下又一下的电击声。

    没有任何知觉的南衿脑海中出现了很多逝去的人,顾瑜,南仲,孙泽,张菲菲,林晓旋,原来不过短短的几年,她就已经经历了那么多人的死亡。

    灵魂从身体里分离出来。她站在手术室中央,看到病床上毫无血色的自己。

    “姓名南衿,女,死于2023年7月5日11时23分。”

    医生正在对她的死亡进行宣告。

    她走到不停啼哭的孩子旁边,想伸手去抱,却落了空。

    病房外,见医生走了出来,众人上前,却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们已经尽力了。”

    陈静看着被推出来的南衿身上竟然盖着一块白布,崩溃的一直叫着南衿的名字。

    “家属呢,拿一个来照顾孩子吧。”

    林景晨上前从护士手中接过那小小的一团,眼泪一滴一滴滴落在包被上。

    南衿跟着走出了手术室,发现周围除了林景晨他们,长凳上还坐着个很奇怪的人。

    此人低着头一身黑衣黑帽,手里还拿着把黑伞。明明是盛夏,全身也裹的严严实实的。突然他抬起了头,露出了那双血红色的眼睛,一个瞬间,便来到了南衿面前。

    南衿就那样站着,接受着这个没有一丝血色,周围散发着死亡气息又有些恐怖的人的凝视。不是她不想逃,而是她此刻根本动不了。

    她看着林景晨小心翼翼的抱着她的孩子从她身前穿了过去,又看见林浩和陈静跟着她的尸体离开。

    她伸手去抓,一遍又一遍的叫着他们的名字,可是他们依旧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南衿,跟我走吧,今生的一切已成过去,到了忘川,就知你接下来是何命运。”

    禁锢终被解开,此刻这空空荡荡的手术室外,只剩下他们二人。

    “你是地狱使者吗?”

    “不是,你可以叫我引渡人。”

    “哦。”

    “我们接下来去哪?是不是去孟婆桥。”

    “不是。”

    引渡人拿出伞,在空中划出一个圈。

    “你先到幽灵谷,已有人等在那里,明日,我会送你们到忘川。”

    南衿走进了那个圈,瞬间便到了幽灵谷。入眼便是瀑布,飞鸟,花丛,草坪,蝴蝶。

    她往前走去,便看到一对母女正在草坪上荡秋千,小女孩看起来很是开心。

    “妈妈,那边有个漂亮姐姐。”

    许佳卉与走过来的南衿对视一眼,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

    南衿见小女孩玩儿的开心,自己也荡起了秋千,只是心里觉得有些惋惜,发生了什么,才会让她们没了命,只是她一贯不擅长交际,这时候也不知该怎么开口。

    “妈妈,怪叔叔什么时候来接我们呀,明明说好了三天,怎么都过了两个多月了还不来。”

    许佳卉不知该怎么回答,她倒是希望引渡人永远不要来找她们,在这个幻境里,生活一辈子也未尝不可。

    小女孩见妈妈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又将目光看向了南衿。

    “姐姐,你认不认识怪叔叔,他有些一双血红色的眼睛。”

    “算认识吧。”

    “那你知道怪叔叔什么时候才来吗?”

    “他说明日会来。”

    “真的吗?太好了。妈妈,我们明天就可以回去了。这里虽然好玩儿,可是没有我的小伙伴。”

    许佳卉将女儿揽入怀中,她不知道该如何向女儿解释她们已经死了的事。

    一天后,引渡人依旧没有来,她们三人倒是遇到了其他人,才得知,引渡人说的一日相当于这个幻境中的一月。

    疗养院内,唐宁走进电梯按下20的楼层,悠哉悠哉的哼起了小调。

    输入指纹进入关押慕梓的房间后,便看到缩在墙角一动不动的慕梓,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

    “慕梓,告诉你个好消息,南衿死了。”

    原本像个死人一样的慕梓在听到唐宁的声音后,猛然睁开了眼睛,情绪变得万分激动。

    “你说什么?你说谁死了?”

    “我说南衿死了,南衿。”

    慕梓猛然吐出一口鲜血,染红了身上的衣衫,虽站立不稳,却还是一步一步走到窗边,纵身一跃,结束了这长达八个月的地狱生活。

    唐宁眼睛未离开过慕梓,可也只是看着,她并未阻止慕梓的自杀,只是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

    从二十楼摔下,慕梓瞬间没了呼吸,血沿着衣襟慢慢流向地面,远远看去是那样的红。

    有人没了命,这里的人却当什么也没发生,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

    “保安室,B区有人跳楼了,快点来清理现场。”

    “知道了,一会儿就来,大小姐都走了,催什么催,哥几个不吃饭哪。”

    慕梓看着这一幕幕,只觉遍体生寒,这里到底曾经死过多少人,他们追查了这么多年,竟从来没有怀疑过这里。

    这时,引渡人也来到了这里。

    “慕梓,跟我走吧。”

    慕梓看了引渡人好一会儿,什么话也没说,就走进了那个圈。他没想到,世间竟真的存在灵魂和阴间使者之类的。

    地下室内,林景晨掐着唐宁的脖子,不似平时的温文尔雅,眼神狠戾。

    “唐宁,你不该把视频寄给南衿。”

    “温尧墨,是你吗?”

    “看来你知道我。”

    “没想到,就连温尧墨也爱着南衿,为什么所有人都爱她。”

    “很简单,因为你不配有人喜欢。”

    唐宁脸色随着温尧墨的用力变得更加惨白。

    “温尧墨,你是想像杀掉林芷瑶一样杀掉我吗?”

    温尧墨手一松,唐宁重重跌坐在地上。

    “你想多了,我怎么可能让你死的那么轻松。慕梓和南衿的仇我得想想该怎么报。”

    温尧墨就这样走了,唐宁此刻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林纪身上。她在赌她这个女儿在林纪心中的地位,赌他是不是会选择救自己。

    一天时间过去,唐宁滴水未尽。

    门咯吱一声被人推开,唐宁抬眼望去,发现这次温尧墨不是一个人来,身后还站着申鲲、周川、崔虎、李俊和张则。

    温尧墨蹲下身,捏住唐宁的下巴,将一粒药丸放了进去。唐宁不肯吃,他便慢慢用力,直到看到唐宁流着泪将药丸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