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木锦花开 >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引渡人
    温尧墨蹲下身,捏住唐宁的下巴,将一粒药丸放了进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唐宁不肯吃,他便慢慢用力,直到唐宁流着泪将药丸吞下。

    温尧墨一脸嫌弃的松开了手,唐宁脸上剧痛渐消,怒瞪着温尧墨红着眼吼道:“你给我吃了什么?”

    温尧墨仍是一脸的平静,但是眼睛里却迸发出危险的光。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手机在不停震动,温尧墨一看,发现是林纪的一条条留言,威胁的,煽情的,恳求的,一句句全是让他放了唐宁。

    温尧墨冷哼一声,“林纪啊林纪,当初我求你救我妈妈的时候,你可是硬气的很。”

    “唐宁,没想到林纪还挺把你当回事的。”

    “温尧墨,你到底想做什么?”

    温尧墨站起身用手指了指申鲲正在安放的手机支架。

    “看到我带过来的支架了吗?待会儿我决定做个直播。让林纪看看她引以为傲的女儿是如何的下贱,也让被你带进暗夜的那些女孩儿看看,毁掉她们一生的人的下场。”

    唐宁顺着温尧墨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面露惊惧之色,到了这个时候若她还不知道温尧墨想做什么,就真的太白痴了。

    “申鲲,从你开始吧。”

    “温尧墨,不管怎么样,我是你姐姐,你不能这么对我,爸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唐宁此刻的样子有些狼狈,头发乱糟糟的,妆也花了,双眼含泪,看着倒有些可怜。只是落在温尧墨眼中,是那么的可笑。

    “唐宁,别忘了林芷瑶是谁杀的,林纪那个老东西不是也没把我怎么样,你又以为你和林芷瑶相比又有什么不同。”

    唐宁心里泛着一丝苦涩,只是眼睛时不时观察着那块离她不远的瓦片。

    “申鲲,还站着做什么,还要我教你怎么做吗?”

    申鲲戴上了头套,腿却在发抖,迟迟不敢上前,这两人一个是暗夜的小公主,一个是太子爷,他真是两边都不敢得罪。

    温尧墨见申鲲这怂样,掏出了一把黑色手枪,对着地上就开了一枪。

    嘭的一声,枪声在瓦房内回荡着,申鲲和其余几人都被吓得脸色惨白,周川将申鲲推了出去,生怕温尧墨真的朝他们开枪。

    “快去啊,鲲哥,你不去,我们几个现在就得死。”

    “鲲哥,你别忘了,我们家人的命可还在少爷手里呢。”

    申鲲慢慢走上前,颤抖着双手解开了唐宁身上的绳索,不料却被她用尽全身力气的一脚踹翻在地。不过30秒,唐宁便捡起瓦片对准正要站起来的申鲲右眼,狠狠一刺,只听啊一声惨叫,顿时溅出一片血红。不敢有一丝停顿,唐宁又脱下脚上的高跟鞋,一下一下往申鲲头上打,直到申鲲一动一动的躺在地上。

    李俊和周川等人见到这一幕,都被吓得愣在当场,这大小姐当真是个狠人。

    “废物。”

    随着温尧墨冷峻的声音传来,李俊等人才回过神来,只是他们此时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唐宁。

    虽解决了申鲲,唐宁却觉得越来越不对劲,她好热,竟站也站不住,整个人向下倒去。现在她才知道温尧墨到底给她吃了什么,一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她不由得身体一颤。

    “温尧墨,求求你,不要这样。”

    此刻唐宁的脸异常的红,出口的声音也透着魅惑。

    看着唐宁如此狼狈的模样,温尧墨的嘴脸勾了勾,好像很满意现在的情况。

    “周川,该你了,先把她衣服脱了,这脏兮兮的样子看着真倒胃口。”

    唐宁身体僵住,竟不自觉打了个寒颤,是啊,她凭什么以为温尧墨会放过她。

    虽周川也猜到温尧墨给唐宁吃的什么,但他也不敢掉以轻心。走到唐宁面前便是两个巴掌。见唐宁没反抗,才放下心来。

    脸上火辣辣的疼,由于药力发作的缘故,此时唐宁已经使不出一丝力气,只能绝望的看着周川脱掉她的衣服,然后又是李俊,崔虎,张则,在足足两个小时的折磨后,她昏了过去。

    温尧墨坐在台阶上,手中的烟一根接着一根。他走上前将手机放在了唐宁耳边。

    “放心吧,你暂时不会死。警察马上就会来救你。”

    只是唐宁迷迷糊糊间并没有听清温尧墨说的什么,如果她知道,一定会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结束自己的生命。

    温尧墨走出门口后,看申鲲几人竟还愣在那里,不耐烦的道:“还不走,等着警察来抓人吗?”

    “是,墨哥。”

    申鲲几人连忙跟了上去,只是回过头看了看唐宁的样子,仍是心有余悸。这样对自己的亲姐姐,死后也会下地狱吧。

    过了很久,唐宁终于清醒过来。耳旁的手机里还回放着刚刚录的视频。她想站起身,却发现手和脚都用绳子绑着。她绝望的闭上眼睛,一遍遍听着手机里传来的撕心累肺的声音,直到手机耗尽最后一丝电量,周围才安静下来。

    终于,她大声哭了出来。声音在空荡的瓦房内回荡了许久。她的泪水似乎已经流干,只是闭上眼睛一动不动的躺在冰冷的地面上,与这黑色的夜融为了一体。

    天还没亮,林浩带人出现在了奄奄一息的唐宁面前,将人送到了医院。

    病房无人后,奉命守在医院的陶铮走了进去。

    “大小姐。”

    唐宁转头看了陶铮一眼,又继续看窗外被狂凤吹的摇摇欲坠的大树。

    “市长叫我给您带话,他要您什么也不要说,他会救您出去的。还有如果您说了什么,您母亲的下场会更惨。”

    唐宁转过头来,红着眼看着陶铮一字一句的道:“你告诉林纪,如果他敢对我妈妈做什么,他和林景晨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陶铮没说话,推开门走了出去。

    深夜,唐宁睁着眼静静的躺在病床上。柜子上的水果刀上面还残留着血迹。

    手腕上的伤口好像割的不够深,血竟凝固了。又是一刀,鲜血又继续往下流。

    唐宁好想八年前,她是唐杰的小公主,也不认识什么林纪。这些年她间接害死的人太多太多,就连晚上睡觉她也不敢关灯,她怕她们会来质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护士进入病房,看到一地的血后,急忙叫了医生过来。然后又再次将人送进了急救室。

    这是唐宁第三次自杀被救,她看护士又给她注射了镇定剂,流下了绝望的眼泪。

    她想当时慕梓的心情也和她一样吧,明明慕梓是那样求她让他死,可她却无动于衷,现在终于轮到自己了。

    审讯室内,林浩面对一直沉默的唐宁,渐渐失去了耐心。

    “唐宁,我再问你一次,绑架你的人到底是谁?”

    唐宁依旧沉默,只是眼睛不经意间看向立于林浩身后的陶铮。

    “唐宁,绑架的事先放放,先说说暗夜这个组织,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加入暗夜的?”

    这次唐宁倒没再沉默,她想认罪,她想死。

    “2014年。”

    林浩一愣,2014年,那时候唐宁可才只有十六岁。

    “你在暗夜具体负责什么?”

    “寻找猎物,引猎物上钩。”

    “从2014年到现在,是谁在协助你。”

    唐宁依旧沉默,林浩见唐宁不说话,又继续问出下一个问题。

    “一年前,慕梓失踪那天,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听到慕梓的名字,唐宁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

    “那天我问他愿不愿意和我举行婚礼,他每说一句不愿意,我便在他身上开一枪。可是直到我枪里的子弹用尽,他依然没有松口。我气急了,就把他送进疗养院,慢慢折磨他。”

    说到最后,唐宁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林浩,你说他们俩怎么都死了啊,他们都死了,我还和谁玩儿下去。”

    林浩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猛拍了下桌子,走出了审讯室。

    三个月后一份录音出现在网络上,引起了不小的波动。随后林纪在机场被抓获。一切终于真正的结束了。

    三年后林浩满脸温柔的看着婴儿床上熟睡的儿子。窗外的木锦花开的正好,只是南衿和慕梓看不到了。

    “林浩,林景晨发了慕锦的视频过来,你要不要看看。”

    林浩拿过手机一看,慕锦正背着书包开心的向前奔跑着。看样子,林景晨将她照顾的很好。

    “林浩,时间过的好快,慕锦都上幼儿园了。”

    “是啊。过得好快。慕锦她长得真像慕梓。”

    “也像南衿。

    “嗯,也像南衿。”

    林景晨立于墓碑前。一双柔和的眸子还是如当初一样写满了深情。而他的右手处还牵着个3岁的小娃娃。

    小娃娃长着一张鹅蛋脸,小小年纪眉毛却又细又长,一双水灵灵的眼睛迷茫的看着周围。尖尖的下巴两旁是两根小辫儿。

    林景晨蹲下身红着眼睛擦了擦两人照片上的灰尘。

    “爸爸,他们是谁?”

    “慕锦,他们是带你来到这个世界的人。”

    小娃娃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只是眼睛里仍是迷茫。

    “爸爸,我饿了,要吃饭。”

    林景晨将小娃娃抱起来,朝着前方一直走。阳光照在两人身上,很美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