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木锦花开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结束
    慕梓看了引渡人好一会儿,什么话也没说,就走进了那个圈。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他没想到,世间竟真的存在灵魂和阴间使者之类的。

    幽灵谷中,南衿远远的看见慕梓迎着晨光走过来,笑了。不求同生,但求同死。

    南衿和慕梓一起在幽灵谷中待了些日子后,引渡人出现了。南衿一行人便在引渡人的带领下走过独木桥到了望川。

    “慕梓,这里的花真美。”

    “是彼岸花。”

    唐宁离开医院后,径直到了酒吧。杯中的酒喝了一杯又一杯。她摇晃着身体上了代驾的车,只是车前行的方向却并不是唐家。

    灰蒙蒙的海边停着一辆蓝色的奔驰,沙滩上一个男人拖拽着一个女人进入了木屋,女人在不断的喊叫和挣扎,男人的脚步却一步也没停。随着“砰”的一声,木门被狠狠的关上。沙滩上又恢复了本来的平静。

    地下室内,唐宁双手被反绑在柱子上。

    林景晨掐着唐宁的脖子,不似平时的温文尔雅,眼神狠戾。

    “唐宁,你不该把视频寄给南衿。”

    唐宁被掐的喘不上气,脸憋的通红,难受的眼角不断流出泪水。她努力的开口,用沙哑的声音问道:“温尧墨,是你吗?”

    温尧墨松开手,唐宁咳嗽了几声才觉得好受些。

    “你知道我?看来林纪是真的疼你这个女儿,连这都告诉你了。”

    “不是他告诉我的,当年你突然回国,我就请人调查过你。只是我没想到,就连温尧墨也爱着南衿,为什么所有人都爱她。”

    脖颈突然又被人用力掐住,强烈的窒息感让唐宁大脑一片空白,耳边又传来温尧墨狠厉的声音。

    “很简单,因为你不配有人喜欢。”

    唐宁脸色随着温尧墨的用力变得更加惨白。

    “温尧墨,你是想像杀掉林芷瑶一样杀掉我吗?”

    温尧墨手一松,唐宁重重跌坐在地上。

    “你想多了,我怎么可能让你死的那么轻松。慕梓和南衿的仇我得想想该怎么报。”

    温尧墨将唐宁粗鲁的绑在柱子上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他不怕唐宁大喊大叫,因为外面根本听不见。

    一天时间过去,唐宁滴水未尽。她倚靠在柱子上,目光呆滞的看向四周。从破烂的窗户外透过来的风,直对着她吹,她打了个寒颤。

    “这么多年,报应终于来了吗?”嘶哑的声音回荡在木屋内,唐宁嘴角扯出一抹苦笑。

    门咯吱一声被人推开,唐宁警惕的撇过头朝门外看去,发现这次温尧墨不是一个人来,身后还站着申鲲、周川、崔虎、李俊和张则。

    温尧墨蹲下身,捏住唐宁的下巴,将一粒药丸放了进去。唐宁不肯吃,他便慢慢用力,直到唐宁流着泪将药丸吞下。

    温尧墨一脸嫌弃的松开了手,唐宁脸上剧痛渐消,怒瞪着他红着眼吼道:“你给我吃了什么?”

    温尧墨仍是一脸的平静,但是眼睛里却迸发出危险的光。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手机在不停震动,是林纪的一条条留言,威胁的,煽情的,恳求的,一句句全是让温尧墨放了唐宁。

    温尧墨冷哼一声,“林纪啊林纪,当初我求你救我妈妈的时候,你可是硬气的很。”

    温尧墨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唐宁又说道:“唐宁,没想到林纪还挺把你当回事的。”

    唐宁挣扎着,手上却传来剧烈的疼痛,她仰起头,看起来眼神里并没有多少害怕,依旧很平静,只是说出口的话明显的底气不足。

    “温尧墨,你到底想做什么?”

    温尧墨用手指了指申鲲正在安放的手机支架。

    “看到我带过来的支架了吗?待会儿我决定做个直播。让林纪看看她引以为傲的女儿是如何的下贱,也让被你带进暗夜的那些女孩儿看看,毁掉她们一生的人的下场。”

    唐宁顺着温尧墨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面露惊惧之色,到了这个时候若她还不知道温尧墨想做什么,就真的太白痴了。

    “申鲲,从你开始吧。”

    “温尧墨,不管怎么样,我是你姐姐,你不能这么对我,爸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唐宁此刻的样子有些狼狈,头发乱糟糟的,妆也花了,双眼含泪,看着倒有些可怜。只是落在温尧墨眼中,是那么的可笑。

    “唐宁,别忘了林芷瑶是谁杀的,林纪那个老东西不是也没把我怎么样,你又以为你和林芷瑶相比又有什么不同。”

    唐宁心里泛着一丝苦涩,只是眼睛时不时观察着那块离她不远的瓦片。

    “申鲲,还站着做什么,还要我教你怎么做吗?”

    申鲲戴上了头套,腿却在发抖,迟迟不敢上前,这两人一个是暗夜的小公主,一个是太子爷,他真是两边都不敢得罪。

    温尧墨见申鲲这怂样,掏出了一把黑色手枪,对着地上就开了一枪。

    嘭的一声,枪声在瓦房内回荡着,申鲲和其余几人都被吓得脸色惨白,周川将申鲲推了出去,生怕温尧墨真的朝他们开枪。

    “快去啊,鲲哥,你不去,我们几个现在就得死。”

    “鲲哥,你别忘了,我们家人的命可还在少爷手里呢。”

    申鲲慢慢走上前,颤抖着双手解开了唐宁身上的绳索,不料却被她用尽全身力气的一脚踹翻在地。不过30秒,唐宁便捡起瓦片对准正要站起来的申鲲右眼,狠狠一刺,只听啊一声惨叫,顿时溅出一片血红。不敢有一丝停顿,唐宁又脱下脚上的高跟鞋,一下一下往申鲲头上打,直到申鲲一动一动的躺在地上。

    李俊和周川等人见到这一幕,都被吓得愣在当场,这大小姐当真是个狠人。

    “废物。”

    随着温尧墨冷峻的声音传来,李俊等人才回过神来,只是他们此时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唐宁。

    虽解决了申鲲,唐宁却觉得越来越不对劲,她好热,竟站也站不住,整个人向下倒去。现在她才知道温尧墨到底给她吃了什么,一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她不由得身体一颤。

    “温尧墨,求求你,不要这样。”

    此刻唐宁的脸异常的红,出口的声音也透着魅惑。

    看着唐宁如此狼狈的模样,温尧墨的嘴脸勾了勾,好像很满意现在的情况。

    “周川,该你了,先把她衣服脱了,这脏兮兮的样子看着真倒胃口。”

    唐宁身体僵住,竟不自觉打了个寒颤,是啊,她凭什么以为温尧墨会放过她。

    虽周川也猜到温尧墨给唐宁吃的什么,但他也不敢掉以轻心。走到唐宁面前便是两个巴掌。见唐宁没反抗,才放下心来。

    脸上火辣辣的疼,由于药力发作的缘故,此时唐宁已经使不出一丝力气,只能绝望的看着周川脱掉她的衣服,然后又是李俊,崔虎,张则,在足足两个小时的折磨后,她昏了过去。

    温尧墨坐在台阶上,手中的烟一根接着一根。他走上前将手机放在了唐宁耳边。

    “放心吧,你暂时不会死。警察马上就会来救你。”

    只是唐宁迷迷糊糊间并没有听清温尧墨说的什么,如果她知道,一定会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结束自己的生命。

    温尧墨走出门口后,看申鲲几人竟还愣在那里,不耐烦的道:“还不走,等着警察来抓人吗?”

    “是,墨哥。”

    申鲲几人连忙跟了上去,只是回过头看了看唐宁的样子,仍是心有余悸。这样对自己的亲姐姐,死后也会下地狱吧。

    过了很久,唐宁终于清醒过来。耳旁的手机里还回放着刚刚录的视频。她想站起身,却发现手和脚都用绳子绑着。她绝望的闭上眼睛,一遍遍听着手机里传来的撕心累肺的声音,直到手机耗尽最后一丝电量,周围才安静下来。

    终于,她大声哭了出来。声音在空荡的瓦房内回荡了许久。她的泪水似乎已经流干,只是闭上眼睛一动不动的躺在冰冷的地面上,与这黑色的夜融为了一体。

    天还没亮,林浩带人出现在了奄奄一息的唐宁面前,唐宁身上随意搭着那件脏兮兮的连衣裙,林浩一看便知唐宁身下未着寸缕。

    唐宁一直睁着眼睛,脸上没有一丝生机。

    “知安,你在这里,其他人先出去吧。”

    林浩指了指唐宁的手。夏知安会意,上前帮唐宁解开了绳索。

    “知安,你帮她先把衣服穿上,我在门口等你们。”

    “好的,林哥。”

    夏知安也是第一次见这种场面,不用问,她也知道唐宁发生了什么,看着唐宁身上大片大片的青紫和一地的血污,她忍不住红了眼眶。

    见唐宁许久没动,夏知安小心翼翼的去拿那件连衣裙,身前的遮挡物移了位置,唐宁终于有了反应。看着夏知安厉声道:“别动,我自己来。”

    夏知安吓了一跳,连忙缩回了手。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一向胆大的她在唐宁面前,竟像个怂货。

    病房无人后,奉命守在医院的陶铮走了进去。

    “大小姐。”

    唐宁转头看了陶铮一眼,又继续看窗外被狂凤吹的摇摇欲坠的大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