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木锦花开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慕锦
    病房无人后,奉命守在医院的陶铮走了进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大小姐。”

    唐宁转头看了陶铮一眼,又继续看窗外被狂凤吹的摇摇欲坠的大树。

    “大小姐,您父亲叫我给您带话,他要您什么也不要说,他会救您出去的。还有如果您说了什么,您母亲的下场会比你的更惨。”

    唐宁转过头来,红着眼看着陶铮一字一句的道:“你告诉林纪,如果他敢对我妈妈做什么,他和林景晨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陶铮没说话,推开门走了出去。唐宁红着眼,眼中尽是苦涩。她从没想过要说出林景晨的名字,若她说了,她也知道林纪会怎么对付她们母女俩。她于他林纪而言,只是一个为他做事的工具,只是可惜她现在才知道这个事实。

    深夜,唐宁躺在病床上睁着眼静静的看着天花板,泪水慢慢从眼角流出。她并不恐惧死亡,只是害怕着妈妈没了她该如何活下去。

    柜子上的水果刀上面残留着血迹。手腕上的伤口好像割的不够深,血凝固了,然后又是一刀,鲜血便又继续往下流。

    滴答滴答的声音清晰的传入她耳中。可她却感受不到任何的疼痛,她想或许她就要死了吧!

    她好想回到八年前,那时候她是唐杰的小公主,也不认识什么林纪。这些年她间接害死的人太多太多,就连晚上睡觉她也不敢关灯,她怕她们会来质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眼皮越来越沉重,她感觉她的灵魂已脱离了身体,整个人轻飘飘的。她闭上了眼睛,慢慢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她想她死后应该会下地狱吧。

    林浩天没亮就冒着大雨赶到了医院,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他拍了拍守在唐宁病房外的陶铮的肩膀。

    “兄弟,辛苦了。唐宁一切都正常吧。”

    陶铮远远就看见了林浩,表情有些不自然。他从凳子上站起来,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回答道:“应该的,没发生什么事。”

    “那我进去看看。”

    “好。”

    门推开的瞬间,林浩也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地上全是血。唐宁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庞现在犹如白纸一般,白的瘆人。

    “陶铮,快去叫医生过来,唐宁自杀了。”

    “我马上去。”

    医生进入病房,看到一地的血后,也惊住了,马上将人送进了急救室。

    急救室外,陶铮无比愧疚的在门外来回踱步。林浩坐在长凳上,看着陶铮的眼神有些不一样。

    夏知安到了医院,听说唐宁自杀的消息后,火急火燎的跑到了手术室门口。

    “林哥,我来了。”

    “嗯,陶铮,你回去休息后,这里有我和知安。”

    “好吧,林哥,那我先回去了,知安,唐宁有什么情况,和我说声。”

    “好,陶铮,守了一夜,你快回去吧。”

    “嗯。”

    陶铮走后,林浩若有所思。

    “知安,你和陶铮是一起进警局的,你了解他吗?”

    “林哥,干嘛这么问。”

    “就是随便问问。”

    “其实我也不是很了解,陶铮其实挺看不上我的,我只知道他有个妹妹,得了心脏病。”

    “是陶铮告诉你的吗?这小子也没和我说过。”

    “不是,是我在医院偶然碰到他发现的。”

    “知道了。知安,谢谢你。”

    “没事儿,林哥。你平时也没少照顾我。”

    一小时后,急救室的灯终于暗了。

    “好在发现的及时,人救回来了。”

    “麻烦了,医生。”

    唐宁被堆出手术室后,流下了绝望的眼泪。她想当时慕梓的心情也和她一样吧,明明慕梓是那样求她让他死,可她却无动于衷,现在终于轮到自己了。

    “知安,从现在开始你寸步不离的跟着唐宁,一刻也不要离开。”

    “知道了林哥。”

    “知安,警局里我只信你一个,所以这段时间我不会派其他人来和你换班,一定不能让唐宁再出事,能做到吗?”

    “保证完成任务。”

    林浩回到警局后,终于在档案室内找到了左宏。

    “师傅,吃早饭没,我请你。”

    “你小子,不做铁公鸡了。”

    “师傅,瞧你说的。我再抠,也不能对师傅抠啊。”

    “走吧。就你小子贫。”

    早点铺

    “老板,来两碗二两炸酱面。”

    “先里面坐,马上来。”

    “说吧,有什么事要和我说。”

    “今天唐宁自杀了。”

    “人救回来了没。”

    “嗯。”

    “遭遇了那样的事,确实有可能想不开。只是她一直不开口,我们也查不到任何线索。伤害她的人,依然逍遥法外。”

    “师傅,我是想说我怀疑陶铮是警局的内鬼。”

    “陶铮?有确切的证据吗。”

    林浩知道左宏一直很看好陶铮,他也觉得陶铮各方面都不错,是个培养的苗子。可是今天发生的事让他不得不去怀疑他。

    “今天我去看唐宁的时候,地上的血大都已经干透了,这说明她在几个小时前就已经开始割腕了。而直到我去医院前,陶铮竟都没发觉,这太奇怪了。”

    “凭这个就断定陶铮有问题,会不会太武断了,关着灯,没有发现情况也有可能。”

    “如果是其他人,或许有可能,可是是如此优秀的陶铮,还有唐宁割腕的刀哪里来的,还有为什么知安和我在医院的时候唐宁不自杀,昨天换陶铮守,唐宁就自杀,这一切都太奇怪了。”

    左宏陷入了沉思,虽他内心不愿相信,也在脑海中不断想着这种种情况是巧合的可能性。

    林浩看出了左宏的想法,又无奈的说道:“师傅,我也希望这一切都是巧合,可是很有可能不是,陶铮还有个得了心脏病的妹妹,我去医院确认过了,陶铮的父母是普通的工厂工人,陶铮也才工作不久而已,是如何支付这笔巨大的医疗费用的。”

    “也许,是有人早就收买了陶铮,把他安排进了公安局。”

    “嗯,这是最好的解释。”

    “林浩,先不要打草惊蛇,我想通过陶铮这次一定可以引出真正的幕后之人。”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

    审讯室内,唐宁用手挡着脸,静静的等待着。从她被送进医院以后,她就格外的害怕光亮。

    林浩在外面看到唐宁的反应,进屋后就将灯关了,又把百叶窗关上。屋内的光线暗了下来,唐宁这才拿开了挡在脸上的手。

    半小时后,林浩面对一直沉默的唐宁,渐渐失去了耐心。

    “唐宁,我再问你一次,绑架你的人到底是谁?”

    唐宁依旧沉默。

    林浩没办法,只好又说道:“唐宁,绑架的事先放放,先说说暗夜这个组织,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加入暗夜的?”

    这次唐宁倒没再沉默,她想认罪,她想死。

    “2014年。”

    林浩一愣,2014年,那时候唐宁可才只有十六岁。

    “你在暗夜具体负责什么?”

    “寻找猎物,引猎物上钩。”

    “从2014年到现在,是谁在协助你。”

    唐宁依旧沉默,林浩见唐宁不说话,又继续问出下一个问题。

    “一年前,慕梓失踪那天,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听到慕梓的名字,唐宁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

    “那天我问他愿不愿意和我举行婚礼,他每说一句不愿意,我便在他身上开一枪。可是直到我枪里的子弹用尽,他依然没有松口。我气急了,就把他送进疗养院,慢慢折磨他。”

    林浩努力的想保持镇静,不想被唐宁看出他此刻内心的愤怒,只是不断颤抖的双手,却出卖了他。

    这时,唐宁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林浩,你说他们俩怎么都死了啊,他们都死了,我还和谁玩儿下去。”

    林浩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猛拍了下桌子,走出了审讯室。林浩走后,唐宁的笑容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隐忍的抽泣声。

    三个月后一份录音出现在网络上,引起了不小的波动。随后林纪在机场被抓获。林纪被抓后,承认了一切罪行,包括找人绑架唐宁。

    三年后林浩满脸温柔的看着婴儿床上熟睡的儿子。窗外的木锦花开的正好,只是南衿和慕梓看不到了。

    “林浩,林景晨发了慕锦的视频过来,你要不要看看。”

    林浩拿过手机一看,慕锦正背着书包开心的向前奔跑着。看样子,林景晨将她照顾的很好。

    “林浩,时间过的好快,慕锦都上幼儿园了。”

    “是啊。过得好快。慕锦她长得真像慕梓。”

    “也像南衿。

    “嗯,也像南衿。”

    林景晨立于墓碑前。一双柔和的眸子还是如当初一样写满了深情。而他的右手处还牵着个3岁的小娃娃。

    小娃娃长着一张鹅蛋脸,小小年纪眉毛却又细又长,一双水灵灵的眼睛迷茫的看着周围

    林景晨蹲下身红着眼睛擦了擦墓碑上两人照片上的灰尘。

    “爸爸,他们是谁?”

    “慕锦,他们是带你来到这个世界的人。”

    小娃娃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只是眼睛里仍是迷茫。

    “爸爸,我饿了,要吃饭。”

    林景晨将小娃娃抱起来,朝着前方一直走。阳光照在两人身上,很美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