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木锦花开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杀人光盘
    半年后

    天还没亮,门外重重的敲门声传来,又戛然而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南衿穿好衣服从猫眼看出去却空无一人。脚下只有一封塞进来的信封,信封里装着一个光盘。

    南衿拿着光盘,进了书房。

    林景晨和往常一样早早便来到了南衿家,输入密码后开门,又径直走入厨房,一切的动作都很轻,只是为了不打扰那在房中熟睡的人儿。

    只是等到他做好了早饭,也没见南衿出现。对于南衿睡懒觉这件事他也早已习惯,并没有前去敲门。

    一看手机好几个阿布的未接号码,林景晨回拨过去。

    书房内,南衿看着那电脑屏幕中瘦的不成人样,眼窝深陷,一脸颓废的人,哭到不能自已。

    “唐宁求求你给我,给我。”

    “南衿是贱人,南衿是贱人……”

    慕梓沙哑的声音伴随着唐宁接连不断的笑声,南衿只觉得无比绝望,慕梓曾经是那么优秀,为什么会走到如今的地步。

    她想去找林浩,却在走了几步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喷涌而出的鲜血染红了白裙,身下剧痛阵阵传来,强烈的恐惧感从心底蔓延。她忍着剧痛一步步走到门外,又正好听到林景晨在打电话。

    “阿布,什么事?”

    “那我去求林纪,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将慕梓救出来。”

    “晨哥,这可能吗?我听说你爸爸为了公平,答应了南衿的平安,也将慕梓交给了唐宁随意处置。”

    “可是我不能就这样看着唐宁这样折磨慕梓,而什么都不做。”

    南衿这时已经站不住,扶着墙坐在地上,等林景晨挂断电话,才虚弱喊道:“林景晨。”

    “南衿,怎么了?”

    林景晨没有见到南衿身影,觉得有些不对劲。几个箭步就来到南衿面前,在看到一地的血后,神色变得极度慌张。

    “还不到九个月,怎么会突然见了血。”

    “可能是孩子想早点出来见到爸爸吧!林景晨,你会帮我们的,对吗?”

    脸上的汗,顺着脸颊滑落,由于强烈的痛感让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林景晨一愣,难道南衿是因为他才会出事。此刻林景晨无比懊恼,他该小心些的,见南衿神色越发痛苦,他只能先抱起人出了门。

    “嗯,会。先去医院吧。”

    车里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南衿将车窗打开,空气中的味道才好些。

    路上不断遇到的红灯,让焦急不已的林景晨脸上多了些不奈。

    “南衿,还好吗?医院就快到了。”

    “林景晨,我没事。待会儿到了医院,你不用管我,先去救慕梓好吗?”

    林景晨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些颤抖。他并没有回答,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纵使心中有千言万语这一刻都化作了沉默。只是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在这个时候,南衿想的人只有慕梓。

    见林景晨没有说话,南衿也不着急,又自顾自开口。

    “林景晨,慕梓没有死,我好开心。”

    林景晨依旧沉默,他说不出口。慕梓是没有死,可也没比死好多少,

    “如果我有事,你帮我把这个孩子交给慕梓好吗?”

    “别说傻话,会没事的。”

    医院......

    护士见到长相帅气的林景晨,忍不住往他脸上多看了两眼,却在看到他抱着的孕妇身上满裙子的血时,也慌了。

    “护士帮帮忙。”

    “好,我马上去叫担架。”

    很快,南衿便被推进了手术室,麻醉过后,身体渐渐失去知觉,沉沉的睡了过去。

    手术台上,医生正在为她进行剖腹产手术,很快便取出了腹中胎儿。

    迷迷糊糊间,她听到护士的声音。

    “是个女儿,五斤二两,有手有脚。”

    “白医生,病人生命体征异常。”

    “血袋用完了,快去拿来。”

    等在外面的林景晨时不时不安的望向手术室门口,看着急救室内一直亮着的灯光,心中充满了焦虑。见有护士从急救室走出,他急忙站起身走过去询问情况。

    “护士,人怎么样了?”

    “孩子已经取出来了,大人情况很不好,医生正在里面急救。”

    林景晨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就那样木纳的站着,眼神里充满了害怕和无助。等他回过神来想问些什么的时候,护士已拿着血袋进了手术室。

    这时陈静和林浩也赶了过来。一见到林景晨的神情,他们便感到了不妙。林浩朝着林景晨焦急的问道:“林景晨,南衿怎么样了?”

    “孩子平安,只是南衿情况很不好,正在急救。”

    林浩握着陈静的手更紧了些。轻声安慰道:“放心吧,会没事的。”

    陈静点了点头,只是心里的不安全写在了脸上。

    在众人心急如焚的等待中,时间慢慢逝去。

    手术室内传来滴滴的声音,心电仪上面的一条直线牵动着手术室内所有人的心。

    “徐医生,病人没有心跳了。”

    接着便是一下又一下的电击声。

    没有任何知觉的南衿脑海中出现了很多逝去的人,顾瑜,南仲,孙泽,张菲菲,林晓旋,原来不过短短的几年,她就已经经历了那么多人的死亡。

    灵魂从身体里分离出来。她站在手术室中央,看到病床上毫无血色的自己。

    “姓名南衿,女,死于2023年7月5日11时23分。”

    医生正在对她的死亡进行宣告。

    她走到不停啼哭的孩子旁边,想伸手去抱,却落了空。

    病房外,见医生走了出来,众人上前,却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们已经尽力了。”

    陈静看着被推出来的南衿身上竟然盖着一块白布,崩溃的一直叫着南衿的名字。

    “家属呢,拿一个来照顾孩子吧。”

    林景晨上前从护士手中接过那小小的一团,眼泪一滴一滴滴落在包被上。

    南衿跟着走出了手术室,发现周围除了林景晨他们,长凳上还坐着个很奇怪的人。

    此人低着头一身黑衣黑帽,手里还拿着把黑伞。明明是盛夏,全身也裹的严严实实的。突然他抬起了头,露出了那双血红色的眼睛,一个瞬间,便来到了南衿面前。

    南衿就那样站着,接受着这个没有一丝血色,周围散发着死亡气息又有些恐怖的人的凝视。不是她不想逃,而是她此刻根本动不了。

    她看着林景晨小心翼翼的抱着她的孩子从她身前穿了过去,又看见林浩和陈静跟着她的尸体离开。

    她伸手去抓,一遍又一遍的叫着他们的名字,可是他们依旧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南衿,跟我走吧,今生的一切已成过去,到了忘川,就知你接下来是何命运。”

    禁锢终被解开,此刻这空空荡荡的手术室外,只剩下他们二人。

    “你是地狱使者吗?”

    “不是,你可以叫我引渡人。”

    “哦。”

    “我们接下来去哪?是不是去孟婆桥。”

    “不是。”

    引渡人拿出伞,在空中划出一个圈。

    “你先到幽灵谷,已有人等在那里,明日,我会送你们到忘川。”

    南衿走进了那个圈,瞬间便到了幽灵谷。入眼便是瀑布,飞鸟,花丛,草坪,蝴蝶。

    她往前走去,便看到一对母女正在草坪上荡秋千,小女孩看起来很是开心。

    “妈妈,那边有个漂亮姐姐。”

    许佳卉与走过来的南衿对视一眼,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

    南衿见小女孩玩儿的开心,自己也荡起了秋千,只是心里觉得有些惋惜,发生了什么,才会让她们没了命,只是她一贯不擅长交际,这时候也不知该怎么开口。

    “妈妈,怪叔叔什么时候来接我们呀,明明说好了三天,怎么都过了两个多月了还不来。”

    许佳卉不知该怎么回答,她倒是希望引渡人永远不要来找她们,在这个幻境里,生活一辈子也未尝不可。

    小女孩见妈妈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又将目光看向了南衿。

    “姐姐,你认不认识怪叔叔,他有些一双血红色的眼睛。”

    “算认识吧。”

    “那你知道怪叔叔什么时候才来吗?”

    “他说明日会来。”

    “真的吗?太好了。妈妈,我们明天就可以回去了。这里虽然好玩儿,可是没有我的小伙伴。”

    许佳卉将女儿揽入怀中,她不知道该如何向女儿解释她们已经死了的事。

    一天后,引渡人依旧没有来,她们三人倒是遇到了其他人,才得知,引渡人说的一日相当于这个幻境中的一月。

    疗养院内,唐宁走进电梯按下20的楼层,悠哉悠哉的哼起了小调。输入指纹进入关押慕梓的房间后,便看到缩在墙角一动不动的慕梓,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

    “慕梓,告诉你个好消息,南衿死了。”

    原本像个死人一样的慕梓在听到唐宁的声音后,猛然睁开了眼睛,情绪变得万分激动。

    “你说什么?你说谁死了?”

    “我说南衿死了,南衿。”

    慕梓猛然吐出一口鲜血,染红了身上的衣衫,虽站立不稳,却还是一步一步走到窗边,纵身一跃,结束了这长达八个月的地狱生活。

    唐宁眼睛未离开过慕梓,可也只是看着,她并未阻止慕梓的自杀,只是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

    从二十楼摔下,慕梓瞬间没了呼吸,血沿着衣襟慢慢流向地面,远远看去是那样的红。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