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刘海柱的修车铺 > 章节目录 第3章 修车铺的保护费【已来站短】
    食堂内,何雨柱斜着眼睛看着刘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个女人颇有几分姿色,老公却不务正业扔下她和孩子跑了。

    在食堂上班被副厂长看上,不管是迫于生计还是孤单寂寞,总之和副厂长不清不楚的。

    最难堪的有一次两人在食堂做那事竟然被他亲眼撞见,那叫一个劲爆。

    何雨柱看不惯副厂长,刘岚自然和他对着干。

    他和刘岚两人都是直性子,也用不着拐弯抹角。

    “刘岚,兹我的事儿你是不是都想搅合黄是怎么着啊?”

    刘岚剜了他一眼,“傻柱,别没事找事,你说啥我听不懂。”

    “行行行,你听不懂,以后有你哭的时候!”

    “哼,就你?!我呸!”

    ……

    刘海柱的流动车铺也没有太固定的地方,感觉哪好就停哪。

    因为有的时候他的地方会别人先占了,他也不争不抢,骑着三轮就找别的地方。

    手艺在那里,他不愁没有顾客。

    人们也都知道,那个带着斗笠的东北小伙,换来换去就三个地儿。

    最长待的是学校门口的拐角,还有个地方就是大片住宅四合院的街道边,那来来回回的人不少,最后一个地儿就是红星轧钢厂大门不远的空地上,靠着一颗老柳树。

    刘海柱的修车摊刚刚摆好,一年轻漂亮女老师俏生生的站在他面前,温婉可人。

    是冉秋叶。

    “冉老师?修车?”

    “刘海柱,我自行车也不知道什么毛病,链条总掉,你帮我看看,我中午放学过来取。”

    “不用,我整完你骑走。”

    刘海柱扫了一眼就知道了,可能是自行车倒地的时候把大拐上的大飞轮压偏了,正当过来就行。

    那起铁锤子咣咣几下就修好,摇了几圈脚蹬子,这回不掉链子了。

    “好了!”

    冉老师笑着说到:“真谢谢您,多少钱?”

    “免费的,走吧!”

    “那怎么合适呢……学校里放电影的时候我会帮你找个座位的。”

    冉老师也没有什么办法,刘海柱修车小来小去的都不收钱。

    她也总在这修车,实在过意不去,只好想了这个办法。

    刘海柱也没客气,笑着说到:“那敢情好啊。”

    他知道冉老师是个很有涵养的知识分子,还曾经被介绍给傻柱,结果硬被秦淮茹给搅合了!

    不否认秦淮茹是喜欢傻柱的,别说她一个三十如狼的寂寞寡妇,就连她表妹秦京茹(表妹是按照电视里的称呼)、轧钢厂播音员于海棠、小学老师冉秋叶都对傻柱有意思,还有被许大茂抛弃的娄晓娥。

    喜欢就应该正面竞争,背地里使坏就和许大茂一个德性了。

    看到冉秋叶离开,刘海柱起身清点了一下修车铺的东西。

    内胎、脚蹬子、刹车闸还有车坐垫车把手都是常换的零部件。

    晚上从商店里买点货才行。

    钱是够的。

    随手一掏兜,厚厚的一沓钞票,管大团结就得有五张!

    刘海柱把十块的最大票先放回兜里,然后准备点点一块两块还有五块的大票。

    由于经济和物价的关系,第三套里没有五十和一百的,最大票就是十元的大团结。

    那时候能亮出一张大团结可了不得,也就是在四九城,人们的生活还算比较富裕的。

    如果是这时候的东北,那穷的别说柴米油盐了,做菜连油花子都没有,吃棒子面黑豆面。

    至于白面馒头和油饼?

    想都别想!

    要不那个时候人们全都盼着过年呢,因为只有过年才能吃上好的。

    再穷的人家也会把珍藏了一年的细粮拿出来,包一顿饺子。

    提起饺子,刘海柱总能想起和他单挑的赵山河。

    赵山河的表哥陈卫东,在当时算是一号人物,可以与李老棍子、刘海柱、张浩然等人齐名,而赵山河就是陈卫东手下的头号打手。

    但是此人有勇无谋,不去琢磨生意赚钱,竟然向学生收取高额保护费,逼得人家走投无路。

    结果在黄老邪的洗浴中心喝的大醉之后被那三个学生偷袭,打成了高位截瘫。

    那时候赵山河妻子阿娇临产,同年生了个儿子,数年后他们家里的经济已经到了揭不开锅的地步。

    曾经无数人心中的女神阿娇只能出去蹬三轮,然而几百个三轮车夫当中,女人连十个都不到,好在儿子那双充满期盼的眼神给了她无限力量,风雨无阻。

    压死他们家最后一根稻草的,就是饺子。

    那天阿娇因为违章,三轮车被没收,还要被罚款500。

    当时她兜里只有四十多块钱。

    失魂落魄的回家之后发现儿子被人打了,细问之后才知道,是因为儿子偷吃隔壁饺子馆客人的饺子。

    “你怎么能偷拿别的人东西?”

    “妈,我饿……”

    “饿也不能拿别人的东西!”

    “……妈,我想吃饺子,我没吃过饺子……”

    赵山河的儿子哭了。

    阿娇哭了。

    她这时候才想起,儿子记事之后还没吃过饺子呢。

    她没有时间和精力,因为就算春节那天她依然要去街上蹬三轮,回到家后还得照顾瘫痪的赵山河,而平时他们家里的经济条件也不允许。

    “儿子,妈出去买东西,咱们今晚吃饺子!”

    阿娇去了农贸市场,花光了口袋里的四十多块钱。

    买了白面、猪肉、芹菜,还有一包耗子药。

    他们家生存的本钱三轮车被没收,这个女人已经到了极限,她没勇气再面对儿子期待的双眼。

    当晚,赵山河一家三口暴毙,七窍流血而亡。

    刘海柱得知详情之后内心也是有些感慨。

    曾经不可一世的赵山河,没被自己打死,没被赵红兵打死,竟然死在了最爱他的人手上。

    当年娉娉婷婷笑颜如花的阿娇,肯定到死也没后悔自己不顾所有人劝阻,嫁给了赵山河。

    至于刚刚吃上人生第一顿也是唯一一顿饺子的小男孩,或许,他根本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

    刘海柱回想起当年的那些事儿,神情有些恍然。

    爱情是什么?

    就应该像阿娇对赵山河,像东霸天对陈白鸽,敢爱敢恨至死不渝!

    再看秦淮茹和傻柱,两字,无语!

    回过神来,刘海柱准备继续清点手里的钱。

    因为修车的关系,小零票特多,想想还是先点点这些。

    有一毛两毛的,还有一分两分的,硬币也不少。

    可由于他捏着钱想事想的太久,很多人都注意到了,那时候谁兜里揣那么多钱上街?!

    正在点钱,三个不怀好意的小青年靠了过来。

    为首的叼着烟卷,“看着面生啊,你不是这的吧?”

    刘海柱是什么人,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过他根本就没在意,连头都没抬。

    就这几个小兔崽子,不够他一个手打的。

    “找你刘哥啥事儿?”

    那三个小青年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个带着斗笠的怪人还挺横。

    “你姓刘?你根谁那装丫挺的?”

    “我问你们啥事!”

    斗笠的帽檐有点低了,他们看不到刘海柱的神色,但从语气上就已经明白。

    “我们……想找你借点钱花花。”

    其实,他们这句话出口气势上就已经完败了,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竟然被吓的乖乖回答了刘海柱的问题。

    “滚犊子,别找不自在!”

    要不是这里离学校太近,刘海柱早动手了。

    那三个小青年仗着自己人多,有恃无恐。

    “哪来的土老帽,连保护费都不懂,乖乖把钱掏出来,信不信我抽你丫的?”

    保护费?

    竟然有人敢收他刘海柱的保护费?

    刘海柱本来想动手,听到这三个熟到不能再熟的字眼,竟然有一种想要重出江湖的感觉。

    三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收保护费竟然收到祖宗头上来了。

    虽然他自己从来就没收过什么保护费。

    看到刘海柱没说话也没动,还以为他怕了,神态逐渐嚣张起来。

    其中一个看起来像是领头的,竟然去抓刘海柱的衣领子,结果手刚伸过去就被一脚踹倒在地。

    刘海柱打架是什么手段,那是绝对的身经百战,街战不管是单挑还是群架,他很清楚该怎么出手才最有效。

    旁边两人看到同伙被踹倒,立刻冲了上来,结果各吃了一耳光。

    那嘴巴打的是天旋地转,脑瓜子嗡嗡的。

    结果这一幕刚好被出来找刘海柱的冉秋叶看到。

    “刘海柱,怎么还打起来了?”

    “三个小屁孩,竟然跑老子这要保护费。”

    那个被踹倒的才勉强爬起来,被另外两个人扶着,临走了还不忘记留一句狠话。

    “姓刘的你等着!”

    “看来是揍的轻了啊?”

    刘海柱转身就抄起五花扳子,这是他最顺手的家伙。

    “别打架了刘海柱!”

    听到冉秋叶的叫声,刘海柱皱着眉头放下了扳子。

    看到成群结队的学生们,他也知道需要收敛一些。

    刚才那一幕要是放到现在,不知道为引起多少小姐姐的尖叫。

    但是在那个时代,尤其是在知识分子冉秋叶的面前,那就是不务正业的象征。

    冉秋叶大概猜到这场架肯定不是刘海柱引起的,她有些尴尬的理了一下头发。

    “那个,没什么事我先走了,记得以后不要在学校附近打架,影响很不好。”

    刘海柱只是点点头,随后收拾东西回家了。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