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刘海柱的修车铺 > 章节目录 第4章 嚣张的棒梗【求追读求票】
    回到四合院,刘海柱把三轮车停到门前,进屋仔细清点了一下零钱。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分分毛毛的加一块就有将近十块了。

    打开系统商店,买了点修车的零件。

    买完之后刘海柱多少有点肉疼,也没有办法,自行车的零部件太贵了。

    随后他又买了一个气管子。

    自行车用久了有个毛病,就是慢撒气儿,出门骑车之前都得打满。

    都知道他的修车铺打气不用花钱,好么,上下班高峰的时候扎堆打气儿,气管子就是用的很费了。

    不过这与他积累下来的信誉和口碑相比,眼前的蝇头小利不用计较的太清楚。

    在后来的东北,他是市里第一个开上奔驰的人。

    有的时候,踏踏实实的赚钱比那些总想着捷径钻空子的要稳,也快上很多。

    接连几天都吃的白菜土豆,趁着今天收摊早,就想整点硬菜打打牙祭。

    他现在烹饪的手艺是有了,不管是什么菜系都不在话下,可最喜欢的还是东北菜。

    上次吃的是鲤鱼,这回整点嘎牙子吧(学名黄桑鱼,东北叫嘎牙子)。

    嘎牙子下酒可是个硬菜,做法就是最普通的红烧!

    还得买点调料。

    寻常人家基本上只有油和盐两种,有条件的人家在下点大酱,不过四九城的四合院里还真没人下大酱,之前炖的那条鱼用的大酱还是从商店买的呢。

    生抽、老抽、海鲜酱油、黑胡椒、白胡椒、花椒、八角、桂皮、香叶、花生油、橄榄油……

    拉倒吧!

    还是买点刚需的,油盐糖醋什么的。

    买瓶海鲜酱油,可以蘸饺子吃。

    再买点八角和桂皮香叶,炖肉用,最后来一瓶生抽吧,做菜用!

    买完东西之后,将瓶瓶罐罐就摆在灶台旁边的碗架子上。

    剩下的调料怕潮,就放柜子里。

    接了一大盆水,然后将嘎牙子先泡上一会,晚上收拾了下酒。

    晚饭有了着落之后他来到院里,将车零件仔细的摆在三轮车的木箱里面。

    院里闲来无事的聋老太太拄着拐杖慢悠悠的挪了过来。

    “柱咂,这不像你老家村屯儿几趟该儿的,四合院住的习惯吗?”

    刘海柱笑了。

    “不习惯,院里不少人都挤兑我,因为我是个东北农村人。”

    他本来嗓门很大,不怕聋老太太听不着,也不怕被院里其他人听到。

    聋老太太笑眯眯的说到:“没事儿,过几天啊我会说的,院里的人不坏,除了许大茂!”

    “行,那我先谢谢您了老太太!”

    聋老太太听到之后笑着点点头挪回去了。

    刘海柱多少能猜到一点,东北在那个年代之前是个很敏感的地方,条件极其艰苦。

    老太太是那个年代的过来人,更是深有体会。

    应该是出于同情,人家是好心,自己也没有必要拒绝。

    晚上,刘海柱开火做饭。

    随着各种调料的下锅,炝锅而起的香气在整个四合院里散溢开来。

    四合院里的人哪闻过这么香味道,特别的是那些还没做饭的饿着肚子的人,顺着味儿一闻,才知道是刘海柱屋子传出来的。

    他做菜没关门,那时候也没个抽油烟机,油烟蒸汽什么的只能靠开门开窗户往外放。

    要说四合院里谁家做什么好吃的,全都逃不过棒梗的鼻子。

    棒梗大名贾梗,寡妇秦淮茹的儿子。

    他还有一外号,四合院盗圣!

    目前来说战绩一般,只敢盯着傻柱偷,不过在腊月的时候他将会盯上一只老母鸡!

    如果刘海柱的兄弟贼王二东子也穿越过来,他非得让“贼王”和“盗圣”较量一番不可,看看到底谁的手艺更厉害!

    此刻这小子带着两个妹妹小当和槐花就站在何雨水的门口。

    小槐花早都馋的不行,“哥,什么味啊这么香?”

    “嘘!小声点!听说这人是东北来的,脾气不太好,咱们先别惹他。晚上也饿不着,一会我把傻柱的饭盒抢过来!”

    棒梗也聪明,知道有些事情不能急,先拉着小当和槐花回家了。

    屋里,秦淮茹的婆婆贾张氏正在热棒子面窝窝头,闻到味早都坐不住了。

    看到三个孩子回来,连忙询问。

    “棒梗啊,是谁家做的菜这么香啊?”

    “那个东北人,叫……好像也叫什么柱子!”

    “刘海柱!”

    “对,就他家!”

    贾张氏早就听说刘海柱,二十大几了也是单身一人,虽然说没有正式工作可凭修自行车赚的钱不比正式工人少。

    胖老太太立刻开始算计起来,这要是给他介绍个自己亲戚家的姑娘,那赚到的钱还不如数上缴……看到秦淮茹空着手进屋,老脸上的肥肉立刻耷拉下来。

    “傻柱的饭盒呢?”

    “人家还没回来呢,可能是今晚忙吧!”

    秦淮茹听到婆婆这种语气也很不爽,好想她要饭就应该一样。

    她倒不是馋,那三个孩子特别是棒梗现在饭量太大了。

    半大小子,吃穷老子。

    关键是他爹还没了,自己顶岗只开一半的工资,一家五口人怎么生活?

    家里十天半个月见不到一点荤腥,也就多亏傻柱能从食堂带回剩菜剩饭什么的,不然都得见天的喝西北风!

    四合院里单身的男人不少,可是单身又有钱而且还热心的,只有傻柱和刘海柱俩柱子。

    开口借钱?

    可问题是自己根本就没有钱还,借钱不还,那成什么了?

    再说现在谁家的日子过的都挺紧巴,她家可能在大院里是最穷的,但要是放在棒梗的班级上,连免学费的困难户都算不上!

    这点秦淮茹比谁都清楚!

    看到妈妈愁眉不展,棒梗拿起个窝头就跑出去了。

    秦淮茹也没管,都知道是去院门口“打劫”傻柱的饭盒了。

    刚开始拿傻柱的东西还挺不好意思的,结果时间一长,反倒有点心安理得。

    她曾经也很认真的审视自己,结果得出的结论是:自己很喜欢他,以后没准可以在一起,既然是一家人,那还分什么你我啊,拿就得了!

    至于傻柱,彻底被秦淮茹拿捏的死死的。

    傻柱刚走到院外面,先闻到了做菜的香味。

    厨子对味道十分敏感,绝对是多种调料炒制的味道,而且水平相当了得。

    在他印象里这大院就没有这种厨艺水平的人,难道是刘海柱?

    好家伙,这小子还真不吹的,竟然有这等手艺?!

    正背手挪着四方步,就看见一身影嗖的出现,紧接着抓住了他的网兜。

    “棒梗?今天可没你的,你傻叔我今天连中午都没吃上!”

    棒梗似乎心有成竹,“傻柱,你都这么大人也不需要长身体,就当尊老爱幼了。”

    “嘿,傻柱也是你叫的?再说你个小屁孩什么时候还学会道德绑架了你?”

    “傻叔,行了吧?听说你和那个东北柱子关系不错啊,他家见天的做肉吃,你可以去那蹭饭啊?”

    傻柱冷个老脸,“好个屁,给人家办事都没办成,这会儿我是真颜面扫地了我,还有脸去人家蹭饭?”

    棒梗眼珠一转,又心生一计。

    “唉,小当和槐花最近营养不良,特别是槐花,饿的连说话力气都没有了,家里还在为我的学费发愁,我妈正琢磨让我下来帮家干点啥呢!”

    “真的假的?你妈不能让你辍学吧?”

    傻柱虽然知道棒梗的话没几句真的,冷不丁一听也挺迷糊。

    就趁着空挡,棒梗已经抢了他的网兜跑了。

    “晚上我妈会把饭盒刷干净再送回去!”

    傻柱两手空空的闻着香味,肚子里越发饿的难受。

    最近棒梗有点太贪得无厌了,这可不是什么好苗头啊。

    虽然说那小子很聪明,可聪明不用在正当地方那还了得?

    以后的找机会教训教训他,做人不能太自私!

    傻柱没想到的是,棒梗第一次的深刻教育并不是来自于他,也不是秦淮茹,而是那个东北人刘海柱!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