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刘海柱的修车铺 > 章节目录 第5章 刘海柱的过往【求追读】
    屋内,许大茂和娄晓娥两人正在桌上吃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不得不说,整个大院里顶数他们家里条件最好。

    许大茂是轧钢厂的电影放映员,有工资,每次去哪个村屯公社厂子放电影都有点外快,不是土特产就是酒菜什么的。

    至于娄晓娥那就了不得了,她是独生女,父亲是红星轧钢厂的最大股东。

    家里珠宝首饰不说,黄鱼就有好几条。

    娄晓娥夹了一块煎鸡蛋,“哎,大茂,那个刘海柱好像还挺会做菜的,每次闻着味都可香了。”

    许大茂听到之后瞬间气不打一处来。

    “就那个东北人?脾气特么比傻柱还臭,以后再去厂子门口摆摊,兹我见一次让保卫科的撵他一次!”

    娄晓娥有些疑惑,“为什么啊?他得罪你了?”

    许大茂放下筷子。

    “前些日子副厂长的自行车不是坏了么,我听说那小子修自行车又快又好,就想让他去给副厂长修修。我和他也不怎么熟,我寻思傻柱不是和他走的挺近么,就让傻柱去说了,我还在副厂长面前打包票了,好家伙,直接扫我面子!”

    “不去就不去吧,你别找他麻烦,他自己一个东北人也挺不容易的。”

    许大茂瞅着娄晓娥,“你看出来没,傻柱想把刘海柱介绍进厂修个自行车伍的!放心,只要有我在,他就别想进去!”

    “行了,赶快吃饭吧!”

    ……

    傻柱回到家里,从窗户往外看了看。

    发现棒梗和秦淮茹没有过来,就从一处小暗格里拿出一包东西,然后关门去了刘海柱那。

    进屋之后看到刘海柱正把做好的鱼端上来。

    刘海柱一看到是傻柱,立刻就猜到他的来意,应该是为了进厂修自行车那个事。

    “今天你来的准儿啊,嘎牙子刚出锅!”

    “是啊,我闻着味儿来的。”

    傻柱也不没客气,拽个凳子就坐了下来,然后将牛皮纸包的东西放桌上。

    “早就想找你聊聊了,事先都已经准备好了熟食,尝尝吧!”

    散白一人一杯倒满,两人先来了一口。

    傻柱龇牙咧嘴的放下酒杯。

    他还是有点整不惯散白,太有劲了。

    “你不给副厂长修自行车那事也不知道谁打小报告了,我估摸着不是刘岚就是许大茂,他俩一个和老刘走的近一个想溜须拍马,那副厂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没事就欺负长的漂亮的女工。”

    “无所谓,能干就干,不能干就拉到!我一老爷们有手有脚的干啥不是赚钱!”

    “那是,你不管是修车还是做菜,手艺都挺好的,听说你还是个退伍兵?”

    刘海柱夹了一块猪头肉,随后点点头。

    “味儿不错啊,这东西没让棒梗顺走?”

    “哪能啊,藏的好着呢!”

    “你看上棒梗他们班主任了?”

    傻柱也笑了,“都老大不小了,咋也得琢磨琢磨正事儿了,我打算让三大爷帮们联系,找机会见见。”

    “挺好,我在学校附近修车,也总能碰到冉老师,长的好看没的说。”

    “看样子你打算在四九城定居了吧,你收入不错还有房,不找个姑娘?”

    刘海柱喝了一口,“暂时还没想,等到手里有点积蓄再说,别干聊天了,尝尝我做的嘎牙子!”

    傻柱认真的尝了一口,然后盯着他。

    “川菜你会么?”

    刘海柱笑了,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

    “不管是川菜,什么菜系我都会,不过都是一瓶不满半瓶咣当。”

    “吓死我你,你川菜也这水平话,好家伙看来我就得下岗!”

    “你也别太谦虚了,厨师做菜还不是一个人一个风格,一人一味道,有人得意那口,有人未必喜欢!”

    “说的有道理啊,来!”

    傻柱举起酒杯,碰了一个。

    几巡下来两人都进入状态了,彻底打开了话匣子。

    “哎,你是什么兵种啊?”

    “汽车兵。”

    “厉害啊,对了,咱们大院里也有个当兵的,你应该听说过吧?”

    刘海柱放下酒杯,“你说的程老兵吧?”

    “嗯,别看那老头八十多了,身体硬着呢,只不过脾气有点怪,平时也不言语。”

    “我听说他一家人都不在了,只有他自己?”

    “程老兵小的时候一家人都被害死了,他就上阵杀敌,真正扛过枪杀过人的人,虽然他岁数不小了可是从来不然别人管他叫大爷,就叫程老兵,可能是喜欢这外号。”

    刘海柱咧嘴一笑。

    “这你就不懂了吧,有的时候外号比大名可响亮多了。我原来有个小兄弟叫张岳,在我们那混的是风生水起,他的爷爷叫名字没几人知道,不过一提起镇东洋的名号,就没几个人不知道了。”

    傻柱一听就明白了,敢情眼前的这个东北人并不简单啊。

    这种人物能安安心心的修自行车,总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怪不得你没事儿总带着大斗笠,装大侠啊?”

    “可不咋的,我贼喜欢早先时候的大侠,斗笠披风,大刀酒葫芦,看着就牛逼!不过最开始原因是脑瓜子差点被人开瓢,后来就习惯了,遮风挡雨还挡阳光。”

    “谁敢动你啊?得是很有名头的人吧?”

    提起这事刘海柱就有点窝火,要不是张浩然捣乱,他和周萌很可能是另一种结果。

    “张浩然有个屁名,那天我没防备还得护着一个女人,对面二十来人手里都有家伙,这才让他削我一钢管。”

    刘海柱这番话一点没掺水,唯一不太准确的是张浩然,人家怎么说也是当地知名人物。

    那天他赤手空拳面对全副武装的二十多人,饶他是钢筋铁骨也不行。

    傻柱有点被震撼到了,没想到刘海柱的战斗经历竟然是这等场面。

    “是啊,就算你浑身是铁,能碾几根钉儿?那后来呢?”

    刘海柱一口气干了半缸散白。

    “后来啊,还是他们一帮二十来人,只不过我在厕所门口拎了一把铁尖锹,和我一哥们郝土匪追了他们几条大街。张浩然他们跑的太快了,愣是没追上。”

    刘海柱还没有说,当时郝土匪身上是有伤的。

    自这一战起,两人在当地彻底打出了名号。

    曾有人做了一句简短凝练的评价:刘海柱一杆铁锨平XX(那个城市的名字)

    这一顿下来,两人都喝了一斤多。

    傻柱回屋之后正好看到秦淮茹送饭盒,也没言语,直接躺在床上了。

    “哎呦,在海柱那喝的啊,看样子喝了不少,啥好菜喝成这样?”

    “酱卤猪头肉,红烧嘎牙鱼,就没素的!”

    秦淮茹一听就有点不舒服,她知道傻柱肯定不会空手去刘海柱家的。

    “傻柱,明天就十一国庆了,我想和你商量个事,你能不能在食堂带回点肉菜回来,我想给孩子们改善一下伙食……”

    “再说吧,食堂开不开伙还不知道呢。”

    秦淮茹看到这态度似乎很不满意,咣当摔下饭盒就走了。

    内心想着,又不是我吃!

    你见天儿的吃肉,孩子们过节吃顿肉怎么了?!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