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刘海柱的修车铺 > 章节目录 第11章 震撼全厂【求票求一切】
    中午吃完午饭,刘海柱和傻柱两人在食堂外面聊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没有必要急于戳穿秦淮茹,因为一但傻柱失去了经济来源,她们一家人绝对会露出真实嘴脸。

    别人先不说,秦淮茹肯定不会嫁给没有稳定收入来源的傻柱。

    这样说秦淮茹可能过于直白,但是她真的需要一个工具人,而且只需要工具人!

    她需要一个可以赚很多钱的男人,给她养三个孩子子还有一个恶婆婆,然后呢,还得给婆婆养老送终。

    这还不算完,儿子工作、结婚娶媳妇的新房、两个女儿的嫁妆,总之必须是全套服务一条龙。

    傻柱点了根烟,“抽么?”

    “不抽,没那习惯。”

    “一上午感觉咋样啊?”

    “还行吧,我在东北的时候也在厂子里上过班。”

    傻柱瞅了他一眼,“你能不能把大斗笠摘了啊,厂子里也不能刮风下雨的,这玩意能挡啥?”

    刘海柱笑着说到:“行,在车间里我就不带了。”

    “在外面你带个钢盔也没人管,你以前干过车间工人?”

    “嗯呢,因为我是汽车兵么,后来就给厂子开大解放。”

    傻柱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哎呦,这肥差啊,这年头能开上汽车的还真没几个,那后来呢?”

    “后来啊?后来被开除了。”

    “你可真行你可!”

    一根烟抽完,傻柱又笑了。

    “像咱俩这种有手艺在身的,不管什么时候都饿不着。”

    “那是!”

    刘海柱会甘心当一辈子的工人吗?

    答案是不可能的。

    因为他骨子里就不是那种听从命令服从管教的人,不然也不能被他爸拿着二杠子追着满大该的跑。

    他琢磨着现在赚两份钱来钱还挺快,等到积累一定的积蓄了,就往古董旧物方面发展。

    别人不知道,他刘海柱可是十分清楚。

    但还有一个人,远见绝对比他高出不只一个档次。

    谁啊?

    他的好兄弟,贼王二东子。

    二东子大名胡向东,开始的时候的确是迫于生计会顺点钱财,不过到后来他就瞄上了字画。

    他住在荒山野岭的那间古香古色的小木屋里,居然挂着张大千、徐悲鸿、祝枝山的字画,而且是真迹!

    那个时候这些艺术品的价格就已经是天文数字了,可二东子就把这些随便挂自己屋里,颇有一种隐居田野世外高人的感觉。

    刘海柱自然没有二东子那本事,培养培养棒梗或者能成。

    眼下就是要踏踏实实积攒第一笔启动资金,这点稳定性他还是有的。

    旧货市场潘家园是在八二年才开放,现在还没有多少人倒腾这些旧物老件儿,抢在前头肯定赚钱。

    下午刘海柱就换上蓝色新工装了,再戴着斗笠是有点不伦不类。

    简单收拾了一下,照镜子一看还挺帅!

    才一天的时间下来,他就已经把各型号的机床给弄的明明白白。

    这给易中海震惊的不行,“有点水平啊,你比当年的傻柱可厉害多了。”

    “还行吧,我在厂子干活那前儿玩意都差不多,老鼠大眼贼儿它都是耗子。”

    易中海点点头,估计是没太听懂大眼贼儿是啥意思。

    快到年底了,全厂子都进入紧张的战斗状态。

    生产任务可不是开玩笑,所有人全都得起早贪黑加班加点的干活。就连平时玩世不恭的傻柱,也会早点起来去食堂,可以在第一时间给工友们准备好可口的饭菜。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到底还是出了差子。

    可能是由于工人们长期赶工劳累,可能为了提高点效率,有些时候就忽略了一些细小而有关键的检查步骤,车床接二连三的出现问题。

    这可是忙坏了那些维修老师傅了。

    然而问题是有的车床就算可以运行了,车出来的东西却根本不合格!

    很明显,车床并没有真正的修好。

    厂长因此大发雷霆,这个生产任务可是大领导特意叮嘱的。

    “马师傅,你是咱们厂资格最老的老师傅了,还修不好吗?”

    马师傅用脖子上的毛巾胡乱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

    “厂长,机器这种东西就是这样,有的时候那几分几毫人工根本维修不了。”

    “就不能想想办法么,一台车床停工我们就会严重耽误生产进度,这么多台有问题,还怎么完成任务?”

    马师傅摇摇头,“恐怕得大换件才行啊,从送件儿到更换可能需要点时间。”

    听到这话,厂长也是无可奈何,围观的工人也是一脸焦急。

    正在这时候,刘海柱带着斗笠挤了进来。

    他刚刚在厂里修自行车了,修车的时候他习惯带着斗笠,再说他现在严格的来说还是学徒,并不是已经通过考核的专业维修工人,所以还比较自由。

    “咋的?又不好使啦?”

    那些维修工一看到刘海柱就来气,因为他平时太潇洒了。

    无奈这是大领导安排进来的人,他们也不能说的太过分,可这时候都在气头上,尤其是马师傅。

    “谁告诉你在车间还带个斗笠,看热闹就上一边呆着去!”

    秦淮茹双手一摊,“这下没辙了,还怎么干活呀?”

    易中海也无奈的将扳子放在车床上,发出了清脆的叮当声响。

    “柱子,你能不能修?”

    二大爷刘海中胖脸上的五官一挤,满脸鄙夷。

    “拉到吧,他一个小学徒怎么会修,估计连车床还不熟悉呢,见天在那摆弄自行车。”

    刘海柱将斗笠挂在背上,拿起扳子大手一划拉。

    “全都起开点儿,挡光儿了不知道?”

    马师傅一脸怪笑的看着厂长,“哎呦,这小子竟然还想照量照量?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是吧?”

    这也难怪。

    刘海柱一个刚进厂没多久的学徒,他们这些老师傅都修不好,刘海柱拿脑瓜子修?

    特别是马师傅,那是和易中海那一批进厂的老工人了。

    厂长和几位领导没有说什么,都在注意着刘海柱的一举一动。

    别人修理的时候基本是双手用一个工具,然而刘海柱却一手一个,速度那叫一个快。

    这场只有叮当作响的维修表演很快结束,刘海柱收拾起车床上的所有工具和换下来的零件。

    这……这就完事了?

    如果眼神能当弹幕,肯定全是问号!

    “一大爷,这里就你水平最高,整吧?”

    易中海是八级钳工,不管是职称还是工龄,业务能力没的说。

    如果他车来的东西还有毛病,那基本上可以宣告刘海柱的修理只是一场癫狂作秀。

    易中海没有说话,瞅了一眼刘海柱。

    检查通电开关,易中海按照最标准的步骤开始工作。

    待第一个零件完成之后,他先拿在手里看了看,然后一言不发的交给厂长。

    旁边的检测人员连忙拿出专业的测量工具,经过一番严格仔细的测量之后给出了两个字。

    “完美!”

    随后,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刘海柱身上。

    刘海柱看到车床已经修好,又重新把兜里带上,转身离开人群。

    “有不好使的还可以找我。”

    如果眼神还能当弹幕,估计只剩666了!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