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刘海柱的修车铺 > 章节目录 第13章 给白傻子买瓜子去【求票和追读】
    刘海柱他会后悔么?

    当然不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种事他见到一次打一次,见到十次打十次!

    不然就不是他刘海柱!

    不管是什么人,哪怕是他兄弟,做错事了照样修理不含糊!

    这可能就是大侠刘海柱骨子里的那种属于他的侠义之感。

    他可能不会去主动帮谁,但是遇到有人做坏事,他绝对会管。

    说起侠义,有个事很值得一提。

    在那个当地城市,有四个疯子和两个傻子比较出名,特别是其中一个傻子,姓白,大家都叫白傻子。

    为什么出名?

    别看他傻了吧唧的但是歌唱的特别好。

    好到什么程度,他唱歌时的台风像杨坤,表情像孙楠,穿着像庞龙,嗓音像刀郎。

    傻子都喜欢往人多的地方凑,白傻子也不例外,而且还很喜欢表演。

    这天就遇到了一群小混混。

    “白兄弟,唱一个!”

    “唱个啥?”

    白傻子乐了。

    “霍元甲!”

    那个年代电影不多,每出一个都是精品,连插曲主题曲都能风靡一时。

    白傻子开始陶醉的唱了:“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

    “好!”

    小混混们纷纷鼓掌。

    一个东北人能把粤语歌唱歌如此标准——可能也正是因为白傻子看不懂字幕,只听着歌词和旋律。

    “这样吧,你爬旗杆上去唱,下来我给你买三毛钱的瓜子。”

    几个小混混存心耍白傻子。

    白傻子一脸天真,“大哥,真地啊?”

    “真的!”

    只见白傻子刷刷几下就爬到了旗杆的顶上,开始唱。

    一曲唱罢,下面又是掌声一片。

    “大哥,瓜子。”

    白傻子下来以后,傻了吧唧地跟人家要瓜子。

    “谁说给你买瓜子了?”

    那几个小混混开始耍赖了。

    “你说的呀。”

    “谁听见了?”

    啪!

    一记大耳光扇在他脸上,随后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剧痛。

    打他的人正是刘海柱,光着膀子,带着斗笠。

    “给白傻子买瓜子去!”

    刘海柱这一耳光把小混混扇得眼冒金星,勉强站稳。

    “逗傻子玩呢!”

    “人家本来就傻,你他妈还逗人家?”

    刘海柱打人力气不小,嗓门也挺大。

    那个小混混觉得很冤枉,“傻子不就是被人逗着玩的吗?”

    “我艹你妈!傻子不是人啊?傻子不是爹妈养的啊?傻子就他妈就活该让你逗啊?”

    “柱子哥,我们错了!”

    “沙楞的,赶紧给白傻子买瓜子,给他买六毛钱的!”

    刘海柱教训完那个小混混之后,回头凌厉的眼神扫向另外几人。

    “都他吗什么玩意儿,啊?抠皮子,挂马子,追疯子,艹傻子,还他妈有你们干不出来的吗?你们要是再欺负白傻子,我把你们全给剁喽!滚犊子!”

    这里解释一下:抠皮子意思是偷钱包,挂马子是当街欺负小姑娘,后面两个就是字面意思了。

    刘海柱打架,十次有八次是因为打抱不平。

    正是因为如此的人格魅力,在加上之前的战绩,大侠刘海柱很快为人熟知。

    那时候他的工作就是修自行车,加上他在当地的名头,打了谁也没有人敢起刺儿。

    结果在轧钢厂上班,刚打了一个就差点把工作给丢了。

    话说回来,他之前给厂子开大解放的时候,也是因为打架被开除的。

    没办法,他根本就管不住自己。

    坏事儿的传播速度远比好事快的多了,不但整个厂子都知道刘海柱打了王刚,就连四合院甚至棒梗的老师冉秋叶都知道了。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

    有的人觉得他做的很对,有的人为刘海柱可惜,还有的人幸灾乐祸!

    机床坏了实在修不好的依然会找他去维修,不过却没有以前的赞扬了,甚至让他修自行车的人都少了很多。

    因为和刘海柱走的近,就意味着和王刚过不去,和王刚过不去,那就是和厂长过不去!

    快下班了,在厂子里闲来无事,刘海柱就转到一食堂的后厨。

    傻柱正在准备第二天的伙食。

    “现在你可够清闲的了。”

    “拿我打镲是吧?”

    傻柱一听乐了,“行啊,呆了几个月还整出京片子了。”

    刘海柱四处瞅了一眼调料,还挺全。

    “入乡随俗么,你要去我们呆上一个月,估计满嘴东北话。”

    “听说你把厂长那儿子给抽了?”

    “嗯呐,咋地?”

    “抽的妙啊,他那种人,就是欠抽!”

    傻柱把白菜扔到一边,然后继续说到:“不过你得讲究一点方法,至少你得把赵婷婷那边弄明白了,她能给你作证什么都好说,不然你有理说不清你!”

    “没事儿!你说有些人就是这样,你冒着风险帮她吧,她就瞪眼珠子坑你,还真有这样的人!”

    傻柱也有点无奈的说到:“赵婷婷吧,她妈死的早她爸还有重病,她一个独生女,为了保工作么。”

    “他妈的,还真是我弱我有理了!”

    傻柱呵呵笑了两声,“你要这么说吧也没毛病,咱们都是工人阶级,就应该友爱互助么,本着一颗红心向上,一家有难大家帮么!”

    耍嘴皮子刘海柱根本不是傻柱的对手,整个大院都贫不过傻柱。

    刘海柱也没还嘴。

    他被赵婷婷坑了,接下来坑你傻柱的就是秦淮茹!

    下班了,刘海柱和傻柱两人一路溜达的回四合院,结果在半路上就闻了到一股子肉味儿。

    顺着味儿一找,竟然看到棒梗带着俩妹妹在吃叫花鸡。

    特别是小当和槐花,那小嘴油渍麻花的,吃的贼香。

    用波棱盖想那只鸡也是棒梗偷的。

    刘海柱不太喜欢管小孩子的事情,不过也很不喜欢傻柱对待这件事情的态度。

    只见傻柱竟然笑嘻嘻的问鸡是哪偷的,不知道咋回事的还以为再夸奖他们呢。

    棒梗和小当嘴也严实,愣是没说。

    刘海柱看到傻柱回来,一脸鄙视。

    “你就这么教育孩子的?”

    傻柱一脸心疼的说到:“那仨孩子生活太苦了,平时什么也吃不到,整个叫花鸡改善伙食了。”

    刘海柱瞅了瞅前边儿,“行,那我给你讲个事儿,我小时候家前院的哥俩,比棒梗还大两岁吧,也是偷人家鸡烤着吃了。”

    村儿里有人发现就告诉俩孩子他爸了。

    村人都管他叫GD子,虽然叫这名人家可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

    GD子长了一副好架子,膀大腰圆,打架老手。

    他一听说这事也没有急着动手,晚上吃饭的时候就和俩儿子说了:你们晚上全都多吃点!

    俩半大小子也不知道咋回事,还真吃了不少。

    等到GD子半斤白酒喝完,就让俩儿子跪地上了。

    抡圆了膀子拿着皮带挨个抽,给那俩小子连吓带疼都打出尿儿了,饭也吐出来了,连吃下去的鸡都给吐出来了。

    刘海柱笑着看着傻柱,“怎么样,够狠吧?最后带着俩儿子给人赔钱道歉去了,GD子也不是什么善人,不过在有些事情上他还分得清对错。”

    傻柱听完连忙摆手,“你也让我打棒梗?那小子忒记仇,打了他能记我一辈子!再说了,秦淮茹还不得找我拼命?好家伙,我可不想让大院里的人骂我!”

    刘海柱笑着摇摇头。

    有些事情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好戏还在后面呢。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