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刘海柱的修车铺 > 章节目录 第17章 落寞的小年儿【求追读求票】
    棒梗现在真的是胆子越来越大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偷了刘海柱的烧鸡之后竟然没跑,而是叫了小当和槐花来到了院里的防空洞仓库。

    仓库里面可比外面暖多了,上次在外面吃叫花鸡,三个都冻够呛。

    棒梗扯下了两个鸡腿分给了两个妹妹。

    “吃吧,店里做的东西就是比咱们自己弄的香啊!”

    烤鸡喷香扑鼻外酥里嫩,三个孩子还是第一次吃到这种人间美味。

    特别是棒梗,一只大烧鸡除了两个鸡大腿,其余的让他给吃个溜干净。

    随后棒梗把鸡骨头重新放回油纸里,找个角落就埋了。

    三个人抹了抹油嘴,刚出来就被刘海柱堵个正着,旁边还站着一大爷易中海。

    “棒梗,吃的挺香啊。”

    棒梗开始装傻,“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易中海转头看向槐花,“槐花你说,你们刚才吃什么了?”

    “不知道!”

    易中海愣住了,他完全没想到这么小的槐花竟然也会撒谎。

    有了上次叫花鸡的事情,棒梗也学聪明了,再有人问起就让两个妹妹说不知道。

    不管问什么就三个字:不知道!

    易中海皱着眉头,第一次意识到教育孩子的事情已经刻不容缓。

    许大茂那只鸡丢的时候,如果没有刘海柱插嘴,那他还真以为是傻柱偷的。因为傻柱和许大茂两人死磕,别说偷只鸡,更厉害的事情都干的出来。

    那次的事情就闹的很严重了,还是傻柱抗下来的。

    没想到棒梗不知悔改,竟然变本加厉。

    “棒梗?”

    棒梗三人听到熟悉的声音,抬头一看,秦淮茹还有傻柱走了过来。

    小当早就吓的不知所措,连忙拉着槐花扑到秦淮茹怀里。

    棒梗一看傻柱来了,立刻得意的抖了起来。

    因为傻柱就是他的背锅工具+靠山!

    秦淮茹连忙问到:“槐花,你兜里的鞭炮谁买的?”

    “我哥啊!”

    “棒梗,你哪来的钱?”

    面对易中海的询问,棒梗根本就不在乎。

    “你管得着么你?傻柱,我买鞭炮的钱和刚才吃的烧鸡都是你给我的,对么?”

    刘海柱本来还想看看棒梗会耍什么聪明,到这儿就完全忍不住了,上前就是一个大嘴巴子。

    棒梗立刻被打的跪倒在地上。

    秦淮茹惊叫一声,“刘海柱,事情没问明白你怎么能打孩子呢?”

    易中海也不满的看了一眼刘海柱。

    刘海柱这一巴掌可是不轻,棒梗再抬头的时候嘴角已经流出鲜血。

    看到孩子被打伤秦淮茹立刻哭了起来,小当和槐花哪里见过这场面,也跟着哇哇大哭。

    傻柱听的心烦,“行啦,现在是心疼孩子的时候吗?”

    最可怕的是棒梗,起身之后把嘴里的血一口都吐在旁边的雪堆里,血红一片。

    仇恨恶毒的眼光盯着刘海柱。

    刘海柱冷声问到:“再问你一遍,钱和鸡是哪来的?”

    “你个东北人跑这来逞什么威风啊?听说你打架很厉害是么?来,照这打,有能耐打死我,来!”

    刘海柱又是一巴掌,秦淮茹连忙扑过去抱住棒梗,哭喊道:“你干嘛打孩子?你丢多少钱我全都还给你不行吗?”

    本来听到孩子的哭喊声赶来的贾张氏,正好看到刘海柱打棒梗,立刻哭天抢地的冲了过来。

    “你竟然敢打我孙子,我跟你拼命!”

    说着就对刘海柱连抓带挠的。

    “他老嫂子,你冷静点,是棒梗偷了人家钱!”

    易中海也看不惯贾张氏,拦住就推了一把。

    贾张氏一个趔趄差点坐雪堆里。

    “好你个易中海,竟然帮着外人你啊?”

    “行了!”

    傻柱怒吼了一声。

    “棒梗我问你,钱是哪来的?鸡是哪来的?”

    看到傻柱这个态度,棒梗就知道傻柱不会再给自己背锅了。

    “我捡的,关你啥事儿?”

    傻柱一听上去就踹了棒梗一脚。

    秦淮茹惊慌的喊道:“傻柱,你干嘛啊?”

    哭喊和争吵的声音引来的不少人的围观,眼见着事情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再隐瞒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易中海胳膊一挥,“开全院大会!”

    这次全院大会的人空前的全,因为今天是小年。

    易中海神色不善,盯着被秦淮茹紧紧搂着的棒梗。

    “今天是小年儿,本来应该是和和睦睦高高兴兴过节的日子,结果出了这档子事情!起因是刘海柱家的钱被偷了,能有五块钱左右,还有他今天刚买的一只烧鸡,初步怀疑的人是棒梗!”

    “秦淮茹,我先问你,你给没给你家孩子买鞭炮的钱?”

    “给了,我给了好几块钱呢!”

    二大爷有点不解,“不对吧,咱们厂子今天关响,你只拿了二十七块五的工资,你给孩子好几块钱买鞭炮?这……可能么这?”

    三大爷也发表自己的高论,“不可能吧秦淮茹,你家情况咱们院里谁不知道啊,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根本就不可能给孩子买鞭炮,棒梗的钱啊肯定来路不正。”

    还没等一大爷开口说话,贾张氏立刻尖叫起来。

    “那也不能打孩子,看看给我家棒梗打的,要不是淮茹拦着,棒梗都得被刘海柱打死!”

    许大茂一看也有点迷糊了,忽然想到了自己的那只鸡,总感觉是进棒梗的肚子里了。

    “这事得好好查了,咱们院里竟然接二连三的丢东西,这可不是什么好苗头。”

    娄晓娥连忙拉了拉许大茂,“你还嫌事不够大?”

    阎家的几个人也在窃窃私语,于莉推了推阎解成。

    “我今天还真看到刘海柱往回拎熟食一样的东西,八成真是棒梗偷的。”

    “别管了,咱们看傻柱今天怎么收场。”

    半天没有做声的傻柱,来到小当和槐花面前。

    这两个小女孩是吓坏了。

    傻柱伸出双手有点心疼了摸了摸两人的小脑瓜,“跟傻叔说,你哥的钱还有烧鸡,从哪来的?”

    小当转头看了棒梗一眼,棒梗还在给她使眼色。

    但是看到周围这么多人,小当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钱和烧鸡都是我哥从刘叔那拿的。”

    听到这所有人都就明白了。

    易中海语重心长的说到:“棒梗啊,你明年夏天就上中学了,过了年你可就是十三岁的大孩子,难道你不知道偷盗行为是犯法的吗?”

    这场大会聋老太太也在,她很是痛心疾首。

    “棒梗啊,好好承认错误,你还是个好孩子,以后千万不要做偷鸡摸狗的事情了。”

    没想到棒梗脖子一梗,“你们说我偷钱我就偷钱了?我说我的钱和烧鸡都是捡的,怎么着吧!”

    正在这时候,何雨水从外面回来,看到全院这架势有点懵了。

    “哥,秦姐,怎么回事啊?”

    傻柱一脸无奈,“棒梗偷了人家刘海柱的钱和东西,死不承认,主要是没有人看见。”

    何雨水一听立刻脸色就冷了下来。

    上次棒梗偷的那只鸡害的他哥没了五块钱,当时她已经很不满意了,没想到棒梗竟然更加肆意妄为,这也太嚣张了。

    “哥,大家伙,我见到了!刚才那时候我要出门,正好看到棒梗书包里鼓鼓囊囊的从刘海柱家里出来。”

    说着她转头看向棒梗继续说到:“棒梗,不用再让我重复当时的情况了吧,还是说,我把我那对象片警叫来咱们好好说道说道?”

    傻柱连忙拉了拉何雨水,“你把片警叫来就没法收场了,棒梗,不用你不承认,现在你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一大爷,发话吧!”

    易中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秦淮茹,这就是你教育出来的棒梗,这次的事情你一定要吸取教训,鉴于你家的困难情况,你拿出十块钱赔给刘海柱。刘海柱,你觉得怎么样?”

    刘海柱微微抬头,众人这才看到斗笠下的表情神色。

    “这四九城还真和我们东北那不太一样,就这种玩意在我们那已经不知道挨揍多少回了,我今天动手前叫了一大爷在场,再看看现在的棒梗,还是死不承认。妥了,有一个算一个,记着点,都别犯到我手里。”

    每当逢年过节,大家都会高高兴兴的,因为只有这样明年才会更好。

    而这个小年似乎隐约预示着下一年将会有大事发生。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