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刘海柱的修车铺 > 章节目录 第19章 过年【求收求票求追读】
    刘海柱是个什么人?

    最广为人知的应该是他单挑之王的称号,无论在面对什么人什么事,仿佛没有畏惧心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是位身经百战的人物,但凡这种人成名的第一战绝对是很有影响力的,而且刘海柱那场战斗拿去武器竟然是把雨伞!

    那时候还没有黄飞鸿的电影,有这么个武学宗师同样用一把雨伞横扫整个广東。

    后来人们才知道,刘海柱这个人,无论是穿着、打扮、坐骑乃至性生活都极具创造力。

    前三项还比较好理解,后一项着实有点跟不上原作二狗的想象力,是那方面过于强大?!

    刘海柱就是拿着这把雨伞,横扫了段家屯的一众老爷们,骑回朋友被抢走的自行车。

    临走的时候,一条被拴着的黄狗冲着他狂叫。

    刘海柱直接解开了链子拴到车把上,那狗瞬间不叫了。

    出了院门,一只大白鹅伸着脖子张着膀子就来钳他,结果被拎着脖子一提溜,抓着鹅头就拧了好几圈,随后扔带后座上带走。

    这种杀鹅方式和这场硬仗,彻底让段家屯的人记住了他的名字:刘海柱。

    再说段家屯是什么地方,据说解放前就算是土匪也没能从这屯子里抢走一只鸡,而刘海柱孤身一人,不但拿回了朋友的自行车,还牵了一条狗,拧了一只鹅。

    八零后儿时的记忆里还是很盼着过年的,那时候过年标准老三样:鞭炮、饺子、西游记。

    家里亲戚富裕的,会给孩子点压岁钱,不过最终都是一个结局。

    妈替你保管!

    到自己手里的零花钱基本也就五块十块的。

    去镇里买点双响子(二踢脚),在买一百响的大地红拆开一个个的放,炸雪堆炸铁桶是经常干的。

    有比较坏的小子还会把一挂鞭栓在狗尾巴上,一帮人哈哈笑着看着可怜的狗子从村西头狂奔到村东头。

    回到家里把化了霜的帽子手套放在炉子边一烤,很快就冒着热气。

    桌子上已经摆好了热气腾腾的饭菜,还有灯泡下亮晶晶的二两半白酒。

    电视里的西游记每次都能正好赶上斗法三清观那集,还有赵丽蓉老师扮演的皇后,看的那叫一个欢快。

    此刻,刘海柱的心情也很好。

    为什么?

    因为很轻松,他又成了自由人士,还可以继续出他的自行车摊儿。

    工厂外的一架打的很彻底。

    那天的刘海柱本来因为棒梗的事情窝了一肚子火,那倒霉的王刚还正好撞上来了。

    如果他知道刘海柱过往的战绩,给他十个胆子也不会再去招惹这位单挑之王,可惜的是他不知道。

    十多个人被刘海柱如同碾压一般的打到在地,王刚当时就看傻眼了。

    等他反应过来应该逃跑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被刘海柱一把拽住衣领子,就像拎着那只大白鹅一样被提溜起来。

    来回扇了七八个大嘴巴子,牙都打掉了两颗。

    话说王厂长看到儿子被打的这么严重,详细寻问竟然还是那个刘海柱。

    “你说你能不能争点气?能不能给我少惹点麻烦?给你托人找关系安排那么好的工作不干,天天跟一帮混子在一起,你是要气死我?”

    “爸,那刘海柱就仗着自己厉害,见我就打,我有什么办法?”

    “放屁!你不去找茬他闲的打你?就你这样,活该!”

    骂归骂,王刚毕竟是自己亲儿子,再说这刘海柱也是真不把他这个厂长放在眼里。

    召集了副厂长和书记,再加上厂子的骨干,最终把刘海柱给开除出厂。

    因为刘海柱一直没转为正式工人,所以弄走他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刘海柱也没有在意,毕竟打人是事实,那种人不长点教训根本都不知道几斤几两。

    回想一下,他又一次因为打架被厂子开除了,他根本就不适合在厂子里上班。

    来近年跟前儿了,刘海柱自己一个人在家呆着也无聊,在街道上继续出摊修自行车。

    他也不用提前置办什么年货,需要什么东西直接去系统商店购买就可以,还不用票。

    晚上回四合院的时候,碰到一熟人。

    冉秋叶冉老师。

    “刘海柱?你怎么还骑着三轮修自行车呢,你不是在厂子上班么?”

    “别提了,被开除了。”

    “哦,那有点太可惜了,我找秦淮茹有事情,你先忙着。”

    冉秋叶很清楚,刘海柱这种人被开除出厂,肯定还是因为打架。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她很不喜欢经常打架的男人,浑身充满着暴戾气息,和她这种出自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格格不入。

    到了秦淮茹家,冉秋叶讲明了缘由。

    “贾梗妈,学校已经下了通知了,贾梗的学费还没有交呢。”

    秦淮茹有点无奈说到:“我家条件实在是拿不出钱来了,你看,能不能开春儿一起交啊?”

    正在这时候棒梗走了出来,“冉老师,学费是两块五是么?给你。”

    冉秋叶很是诧异,因为秦淮茹刚刚说完家里拿不出钱来,不太可能事先给贾梗学费的,那这孩子手里的钱哪来的?

    看到冉秋叶疑惑的目光,秦淮茹连忙说到:“棒梗,这钱是不是你傻叔给你的?”

    “傻叔?”

    “就我们工厂食堂的厨师何雨柱,也住这个院儿里,他还打算认识认识你来着。”

    棒梗也在一边点头,当着老师的面总不能说他是偷刘海柱的钱吧。

    两块五可不是小钱,冉秋叶有点惊讶。

    “真是远亲不如近邻啊,想不到他还挺有善心的。”

    “是啊。”

    “这是学杂费收据,我还得去别的学生家呢,您先忙着。”

    看到冉秋叶离开,秦淮茹内心很不是滋味。

    冉秋叶年轻漂亮还是出自书香门第,怎么看也比自己优秀很多。

    傻柱要是和冉老师在一起了,那自己的家恐怕再也没有人帮衬了,别说棒梗学费,恐怕连吃喝都成问题。

    腊月二十八这天,秦淮茹一家人还在为过年的事情上火。

    工厂食堂这两天饭菜一直不错,秦淮茹来到食堂后傻柱趁机给了她两个饭盒,正巧刘副厂长进来找他相好的刘岚,看到秦淮茹眼神躲躲闪闪就明白了。

    “秦淮茹,我有点事情和你说。”

    秦淮茹暗道不好,但是也没有办法。

    结果到了仓库,两句话不到副厂长就想对秦淮茹下手。

    秦淮茹情急之下连忙呼救,傻柱听到之后立刻冲了进来,将两人拉开。

    “傻柱,我可是副厂长,你敢动手?”

    “我太不敢了我!”

    话音未落一拳就把副厂长打倒在地,随后骑在身上就是叮咣四五一顿充满父爱的老拳。

    徒弟马华听到事情不对也冲了进来,一把搂住师傅。

    “师傅别打了,他可是专管咱们的副厂长!”

    “你松开!”

    “别打了师傅!”

    傻柱挣了两下,副厂长趁这空挡赶紧跑了。

    “师傅,他可是专管咱们的副厂长!”

    看到人跑了,傻柱也清醒过来。

    “好家伙,脑袋一热竟然他给揍了。”

    看到事情没法收场,干脆一句不做二不休。

    “马华,把别人给他的二十斤猪肉和十斤白面拿来!”

    “得嘞,师傅!”

    转头再看秦淮茹,“您就别哭了姑奶奶,还不是因为你?捅了这么大篓子,三十斤东西能拿动不?”

    傻柱太小看秦淮茹了,如果是吃的东西别说三十斤,四十斤扛起来就跑!

    这有了白面和猪肉,过年总算是有着落了。

    傻柱还以为自己会被开除或者穿小鞋,没想到过了年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实际也是不敢,副厂长调戏寡妇女工的事情要是传出去,那他这副厂长也别想干了。

    这边易中海找到了聋老太太,想要和傻柱家还有寡妇家一起过个年,毕竟过年人多热闹。

    聋老太太点头,“那就在秦淮茹家吃!”

    易中海本来还想叫上刘海柱,可之前发生棒梗那档子事也就作罢了。

    刘海柱并不是头一次自己过年,他也不太在乎这种事情。

    过年这天他还上街摆摊呢,街上人也不少,不过基本上都是买东西的。

    没想到就在大年三十儿这天,柱子哥竟然又打架了。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