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刘海柱的修车铺 > 章节目录 第20章 我叫刘海柱【求票求追读】
    春节是一年当中最重要的节日,是团员喜庆的日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今天谁能修自行车?!

    哪怕就是腿儿着来买东西,也没有人在年三十儿修的。

    修理意味着东西坏了,别说修东西,就连说话上都挺忌讳。

    人们都会避着点什么破、穷、病、坏、死之类的字眼,不管出于什么心理,都已经约定成俗了。

    刘海柱还以为四九城没人在乎这个,摆了一个多小时根本就没有顾客,只好把车摊收拾好,准备周围逛几圈。

    回四合院也没什么意思,屋里待着连个说话的都没有。

    刚骑上一会,迎面竟然看到了一个抽旱烟的。

    这个年代抽旱烟没有什么稀奇,稀奇的是那个抽旱烟的竟然是个女人。

    要说在东北,那家家都种旱烟抽旱烟,漂亮的大姑娘也拿个长长的大烟袋锅子,不过在四九城可就很罕见了。

    那个女人能有四十左右,头上围个绿头巾,身上穿着红花棉袄,长的白白净净还挺有姿色。

    刘海柱就不由得多看了两眼,总感觉这个女人哪里有点熟悉。

    是烟袋锅子?

    刘海柱想不太清楚,索性也不想了。

    再往前骑了一会,就看到了热闹的地方,是一家不小的商场。

    那个时候的商场和现在可完全不同,一楼是烟酒糖茶副食,二楼是布料衣服鞋子之类的,基本上涵盖了人们平时生活所需的东西,算是上一级的供销社。

    刘海柱也打算进去凑凑热闹,过年了,在这里买点东西也挺好的。

    将车子靠边停下锁好,车上的两个大箱子也用链子锁着呢,不怕偷,而且那铁箱子和木箱子加一起能有一百多斤。

    商场里面人不少,刚一进门就感觉被人挤了一下,刘海柱下意识的就把那人给拽了回来。

    倒不是因为他霸道碰一下都不行,而是太熟悉,这明摆着碰上扒手了。

    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就听到里面一声姑娘的叫喊。

    “哎呀,我钱包丢了!”

    那时候扒手很多,听到这话众人纷纷查看自己的钱包,又有几个人发现自己的钱包被掏了,商场里面瞬间乱成一团。

    过年了,这些可恨的扒手专挑这时候下手。

    一是过节手里有有钱;

    二是心情喜悦也不会像平时防范的那么紧。

    那个时候财不露白,不像现在,各种凡尔赛式的花式炫富。

    被拽的人似乎不明白这个带着斗笠的怪人为什么拽自己,用力挣脱都挣不开。

    “你拽我干嘛,松手!”

    刘海柱拽着他回身堵在门口。

    为了确保自己没有冤枉人,他还真伸手摸了一下军棉袄的兜里,成卷的大票全没了。

    “把钱拿出来。”

    他的大嗓门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听到这话众人纷纷看了过来。

    那人长着一双三角眼,个头不高,能有三十多岁,笑嘻嘻的看着一副老好人模样。

    “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懂,你能松开我不?”

    刘海柱知道,他这是遇上真正的惯偷了,而且手段高超。

    要不是他有个兄弟贼王二东子,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估计只有掏钱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钱不见了。

    他平时把钱都放身上,一是没有人能从他手里抢钱,二是用起来也方便,要是放在家里,没准儿又得被棒梗给偷走。

    有句话说的好,不怕贼偷就贼惦记。

    所以棒梗不得不防,只是没想到在外面的商场竟然还真遇到了这样的大贼。

    刘海柱虽然带着斗笠,可是依然看到了人群中有几道目光,瞬间确定这是团伙作案!

    团伙作案会在得手之后瞬间转移钱财,就算是炸了,也搜不到证据,而刘海柱知道自己被偷的瞬间就拽住了这个三角眼,他根本没来得及转移钱财。

    “艹,我说最后一遍,把钱拿出来了。”

    三角眼本来还想抵赖周旋一会,可从眼前这带着斗笠的高个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就能看出来,他并不是寻常人。

    寻常人也不可能立刻反应过来抓住自己,他已经好几年都没有失手了。

    “艹,是不是给你点脸了?”

    这句话明显是个信号,随后有三人从人群中冲了过来。

    刘海柱没想到这几个人竟然敢在商场动手,其中一人还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刀子。

    周围的人一看打起来了,呼啦一下散的远远的继续看热闹。

    不是他们不想跑,那个带着斗笠的堵在门口,谁出的去?

    最最主要的是钱包还没找回来了呢!

    刘海柱知道,他遇上真正的混子了。

    那几个人出手瞄准的都是要害部位,肚子、腿弯、踝骨,攻击这些地方可以很轻松将对手撂倒。

    只要人倒在地上,基本上没有什么还手之力了。

    然而对方却并不知道,自己遇到的,是王者级别的人物。

    刘海柱没有武打片中那些花里胡哨的招式,他第一目标就是拿刀子的。

    近身之后闪身躲开刀子,同时出手精准的抓住拿刀的手腕。

    关节是很脆弱的地方,也是最容易受伤的地方。

    凭刘海柱手上的力道可以很轻松的将其扭断,一拉一扭一转身,对准侧腰重重的一脚将那人踹倒在地。

    招不在新,管用就行。

    特别是对付手拿武器的人。

    那名男人惨叫抱着胳膊趴在地上,围观的人看到连忙上前几个,将其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另外三人想来帮忙,却被刘海柱三拳两脚打回。

    三角眼看到自己同伴瞬间折了一个,立刻就使了一个眼色。

    另外两人领命后分别两个方向夺路而逃,他们似乎很熟悉这家商场,有前后两个门。

    刘海柱没动,只盯着三角眼。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钱在三角眼的身上,至于别人的,他没有义务去管。

    人就是很奇怪的生物,如果这伙人占了上风,估计没有一个人会来帮刘海柱;可情况是刘海柱占了上风,不少人胆子也大了起来,那两个夺路而逃的还没等冲出人群就被按倒在地。

    三角眼一看大势已去,恶狠狠的盯着刘海柱。

    “艹,还他妈瞅啥,沙楞把我钱拿出来。”

    “东北人?”

    “咋的?”

    “行,是个人物,我李老三竟然栽倒你手里。”

    随后,这个叫李老三的把兜里的钱包全都掏了出来,能有四五个钱包,还有一卷十元大票。

    原来他才是转移钱财的那个人,可能是想在出门离开的时候干上最后一票,而往往这最后一票都会出事儿。

    他竟然摸到一个煞星的身上。

    很快,数名片警赶来将场面控制住。

    扒手当场抓到,钱包可以一个个交还给失主了。

    钱包比较好认领,说清数目或者里面有什么东西,登记签字之后就可以领走了,也没有人胆子大到敢在片警面前冒领。

    除非是想去局子吃窝头了。

    这些人领完钱包之后,只有一个人向刘海柱说了声谢谢。

    这个正是第一个发现钱包丢了的姑娘。

    她长的相当漂亮,个子很高,最起码也得有一米七了。

    “谢谢你,你真厉害!”

    “我的钱包也丢了。”刘海柱面无表情,转身对片警说到,“那一卷的十块的是我的。”

    “凭什么说是你的?”

    “我是修自行车的,那钱挺埋汰的。”

    领头的一位片警将钱打开之后,发现还真是,上面不少黑色的油污。

    “是你把这几个扒手的抓到的?”

    “没有,我只抓到了一个。”

    “那也很厉害了,值得表扬,什么名字?”

    “我叫刘海柱。”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