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刘海柱的修车铺 > 章节目录 第21章 老中青三代,三人一桌酒【求追读求票】
    那位片警上下打量了一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你就是刘海柱?”

    “嗯呢,咋的?”

    那位片警没有理会刘海柱的反问,而是来到了那个三角眼的身边。

    “李老三,竟然还敢动刀子,长能耐了是吗?”

    李老三也没搭理这片警,而是看向刘海柱。

    “真没想到东北的狠人竟然来到了四九城,小子,以后小心着点吧!”

    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李老三现在已经很清楚,这个带着斗笠的怪人肯定是道上的人物,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来四九城了。

    在他们的印象里只有犯儿大事儿,出了人命案或者重伤案才会窜逃别的地方,等过了风头在回去。

    因为已经在一片地界打下名头和地位了,不可能轻易放弃的。

    然而不同寻常的是,那些犯了事儿的一般都会往香江地带跑,来四九城的,他是第一个!

    那位片警眼神凌厉,“李老三,你还敢威胁别人呢?这回你在里面呆的时间可要长点了,带走!”

    手臂一挥,一起出警的同事将扒手全部押走。

    “行了,散了吧,该买年货的买年货,以后都小心一些,啊!”

    看到人群散开,那位片警才来到刘海柱的身边,咧嘴一笑。

    “刘海柱,我听说过你,你和何雨水住邻居?”

    听到他这么一说,刘海柱也明白了。

    原来眼前这位干练的汉子竟然是何雨水那片警对象!

    看来是何雨水把自己的事情和他对象没少说,不过像他这种形象的,不说也很容易让人记住。

    “我叫杨帆。”

    杨帆主动伸手,两双大手随后握在了一起。

    “何雨水老和你说四合院的事?”

    “她惦记她哥,说的我耳朵都快起茧子了,还说了一些你的事情,很有意思!对了,钱给你。”

    刘海柱拿回了钱之后也没点,直接踹在兜里。

    “走了,我去买点东西。”

    两人点头示意后,刘海柱准备去副食品那看看。

    “刘海柱?”

    一个清脆好听的声音叫住了他,回头一看,竟然还是刚才那个丢钱包的漂亮姑娘。

    “你有事?”

    “再次谢谢你,我钱包里可是有很重要的东西,而且你还制服了那几个坏人。”

    “没什么。”

    那个姑娘好奇的问到:“你是东北人?”

    “嗯呢。”

    “我叫苏萌。”

    “嗯!”

    刘海柱说完压了一下斗笠,转身往柜台那边走去。

    现在的人出门能用钱包的都是比较有钱的人家,特别是刚才那个姑娘的钱包,上面竟然还有刺绣。

    很明显是大户人家的姑娘。

    不知道这小姑娘为什么会对自己感兴趣,难道是因为自己这造型?!

    还是因为自己是东北人?!

    算了,想那么多没用!

    念头一转,刘海柱忽然想起刚才在大街上看到的女人总感觉哪里有些熟悉,就是他们这种身上共有的那种气势,还有那个女人的样子。

    那个女人很像毛琴!

    说起毛琴这个人,还有一段精彩的故事。

    她是陈卫东的女人,妖媚动人,气质颇佳,比起让傻柱神魂颠倒的秦淮茹来说不知道强出多少。

    只不过她的私生活极其混乱,不单和陈卫东手下的小弟们个个有染,还和陈卫东的表弟赵山河搞在了一起。

    最后呢,她这种女人竟然还有了属于自己爱情,和李老棍子的手下黄老邪结婚了!

    用傻柱的话来说,就是瘸驴配破磨,但是那俩人还真是因为爱情才走到了一起。

    至于那黄老邪,是个被自己提刀追砍了十条街的装逼犯。

    “同志,你买东西吗?”

    刘海柱这才想起自己是来买东西的。

    “我买五毛钱瓜子。”

    买了瓜子之后,刘海柱来到外面用手套在车座子上捂了一会,随后骑上三轮车回家了。

    到四合院门口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程老兵。

    那老头好像也是独身一人,不如找他喝点酒!

    想到这刘海柱来到程老兵门前,然后敲了敲门。

    这时候旁边的邻居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

    “你找程老兵啊?不在家,应该是出门遛弯去了。”

    他姓任,四十多岁,年轻的时候因为打仗瘸了一条腿。

    后来时间长了,大家就都管他叫人瘸子。

    人瘸子很有特点,大冬天留着光头,在太阳底下直反光,脑袋上的疤瘌十分明显。

    “等老兵儿回来我告诉他。”

    “那行,我先回家了。”

    人瘸子也不是土生土长的四九城人,祖籍山東。

    当年家里闯关东后就留在四九城,所以人瘸子说话做事有些东北风格。

    还有一点,人瘸子儿子被仇人杀了,媳妇受不了这种日子跑了。

    现在他是老光棍一个。

    刘海柱回到家里,用系统商店买了些粉条,买了三斤猪五花,买了点豆腐,又买了条鱼。

    现在几个菜了?

    猪肉粉条子、豆腐炖鱼,两个。

    再整两个,凑四个菜……一盘花生,再来个猪头肉拍黄瓜,齐活!

    食材和材料都已经备齐,就等着人到了之后做菜了。

    咔嘣咔嘣的嗑着瓜子,结果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想起了白天那姑娘。

    叫啥……苏萌?和周萌差差不多啊?

    柱子哥对于周萌的感情,真是如同水晶一般。

    然而两人的结局却如同戏剧一般充满了悲情色彩,他们没能走到一起。

    周萌最后嫁给了一个姓冯的诗人,都是知识分子,也挺好。

    当时这姓冯的专门写朦胧诗,因此有个外号叫冯朦胧,而他的亲兄弟大哥,就是当年叱咤风云的东霸天。

    刘海柱想起东霸天就觉得很可惜,这种强悍又有才华的男人最后竟然因为手下胡司令的背叛,死在名不经传的小人手里。

    亲兄弟东霸天的含恨而死,让诗人冯朦胧彻底蜕变,变成了心狠手辣的冯二子,而也正是这个原因,牵连到他身边的周萌惨遭野兽王罗锅的迫害……

    咚咚咚!

    敲门声打断了刘海柱的回忆。

    “进来!”

    门打开,是程老兵。

    身后还站着人瘸子。

    “刘老弟,我家过年也没人,一起喝杯酒咋样?”

    说着,人瘸子就把一袋熟食扔在了桌子上。

    “啥说没有,今儿个咱们老中青三代就一起喝点,你俩唠着,我做菜!”

    一个四合院住着,对于上门讨酒喝的人刘海柱也不好张口往回撵,更何况人家是带着吃的来的。

    家里都没人,一起喝酒解解闷。

    凭借刘海柱的厨艺,几道菜很快做得。

    三双筷子,三个缸子,刘海柱先给两位满上散白。

    “咋整?要开场白么?”

    程老兵斜了他一眼,直接先来了一大口散白。

    烈酒下肚,反膛的酒劲儿让程老兵不自觉的呵了一声。

    旁边的人瘸子笑嘻嘻说到:“老兵儿有点酒量啊,海柱,听说你前两天把秦寡妇的孩子给打了?”

    “那小子,长不出什么好来!”

    刘海柱夹了一筷子粉条,嘶嘶溜溜的秃噜进嘴。

    “来,干!”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