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刘海柱的修车铺 > 章节目录 第22章 初一拜年【求票票】
    人瘸子没到散白劲儿这么大,龇牙咧嘴的放下缸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老兵儿,那天你怎么没说话?”

    程老兵面无表情,“说什么啊?易中海在那坐镇,聋老太太又罩着他们一家,说啥?那天要不是何雨水回来了,还指不定怎么收场呢!”

    刘海柱夹了一块熟食,嘴里吃着东西也没吱声。

    人瘸子尝了一口鱼,不住的点头。

    “嗯,这鱼做的,真有水平!刘海柱,东北混不下去了?咋跑四合院里来了?”

    “四九城的发展怎么也比东北那边快,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界。”

    “想发展去南方啊,那不比这松快多了?”

    “拉倒吧,南方连个冬天都没有,潮不拉几的不习惯!”

    说着三人又碰了一杯。

    人瘸子抿了一小口,“你在轧钢厂不是干的挺好么,听说还有个什么称号?不干了?”

    刘海柱皱眉说到:“别提了,揍了两回厂长儿子,被开除了!再说我也根本不适合在厂里上班,天天的听这个管那个管的,浑身都不得劲儿!”

    人瘸子脸上笑嘻嘻的表情不见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咱们都是同一类人,咱们这种人啊,就不能有家庭,也他妈不配有家!”

    听到这话刘海柱有些沉默,自己又来了一口散白。

    这时候如果老魏头在的话,肯定还能开导开导他,但是现在他只能自己寻找答案。

    人瘸子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有家就意味有了顾虑。

    从古至今,有多少英雄为红颜所累?

    虽然他们并不是英雄,但道理基本相同。

    程老兵是个例,人瘸子的家破人亡真真实实的摆在眼前,那就是一条不归路。

    所以刘海柱能够耐住性子踏踏实实的修自行车,不可能大富大贵,也能赚点酒钱,干净钱。

    等有兄弟找他喝酒的时候,也不至于连一桌酒钱都拿不出来。

    “人瘸子,你后悔吗?”

    人瘸子这次喝了一小口,看来已经逐渐适应了酒劲儿。

    “说那个还有意思吗?”

    “没意思!”

    自始至终,程老兵都没有插话,这老头似乎有个怪脾气。

    几乎不主动说话,只有别人问的时候才会开口,有的时候还会选择沈默!

    外面鞭炮声不绝于耳,过了许久,程老兵来了这么一句话。

    “你们觉得秦寡妇咋样?”

    刘海柱不明白为什么会谈起一个娘们,愣了几秒后说到:“她有啥咋样的,要是没有傻柱和易中海帮着,她家早过不下去了,就连那娄晓娥还隔三差五的给她家送粮食呢。”

    人瘸子摇摇头,“我看不咋样,斗米恩升米仇,她已经把别人的帮助当成理所当然了。”

    程老兵喝了一口酒。

    “她教育孩子出问题了,棒梗,以后怕是个祸害啊!”

    刘海柱放下酒杯,“我也注意到了,那小子眼神和普通人完全不一样!看吧,现在的社会很公平,只要做错了事,肯定会付出代价!”

    三人正喝着,忽然听到有人敲门。

    “进来!”

    开门的是傻柱,他猜到程老兵会在,只是没想到人瘸子也在。

    “哎呦,菜做的不错啊!”

    刘海柱笑了,“你咋来了,不陪秦淮茹吗?”

    傻柱一拍腿,“什么话啊,一大爷一家还有我和雨水再加上秦淮茹一家,我们是一起过的,我寻思你们在这喝酒也挺没意思的,就过来陪陪,怎么着?不欢迎啊?”

    “别特么扯淡,要喝就赶紧坐下!”

    刘海柱翻出一双筷子和杯子,“听说雨水不是要春节结婚么?怎么还在这过年?”

    傻柱坐了下来,“有事儿耽搁了,还得再拖几个月吧。”

    “对了,听说你和冉老师有点眉目了?”

    傻柱一听这话一脸的不爽,“程大爷,你说说,有三大爷那么办事的吗?还老师呢,收了我那么多的土特产让帮忙联系冉老师,这倒好,肉包子打狗!”

    刘海柱忍不住笑了出来,傻柱是真能贫,还很擅长引用歇后语和谚语。

    “那你可以和冉老师单独唠啊。”

    “拉倒吧,秦淮茹说把她表妹秦京茹介绍给我,明个初一就接过来,倒时候看看咋样吧!”

    “秦京茹好像来过吧?”

    “还不因为许大茂?在厂子里放电影时候给我这通埋汰,就像三大爷许大茂这种人饶不了他们我跟你说!”

    有傻柱在场,他们的聊天基本就是围绕着家庭工作和生活之间了。

    至于程老兵,全程听喝。

    初一。

    新的一年开始了。

    一大早棒梗带着俩妹妹就找到了傻柱,四人偷偷摸摸的来到许大茂家。

    只见傻柱从兜里弄出一长长的细铁片子,将门栓划开,三个小孩偷偷进了屋。

    来到卧室,扑通跪下,用筷子敲着碗唱起了数来宝。

    数来宝是乞丐要钱的常用手段,用竹板或系以铜铃的牛髀骨打拍,以带数字的说唱形式。

    当然了,这词儿肯定是傻柱教的,他编个这玩意还不信手拈来。

    本来睡的迷迷糊糊的娄晓娥,听到声音后忽的坐了起来。

    “谁啊?”

    床下三个孩子笑嘻嘻的接着唱,娄晓娥一听原来是要压岁钱来的,笑嘻嘻的看着他们三个表演,还把一边的许大茂也推了起来。

    “啥?三块钱,没有没有!”

    娄晓娥心情挺好的,再说大年初一也图个吉利。

    “你不给我给!”

    随后她一脸认真的看着棒梗,“棒梗,上次你做的事情,意识到自己错了吗?”

    棒梗听到这眼瞬间闪过一丝的狠戾,善良的娄晓娥和傻乎乎的大茂哪里能察觉的到?!

    “我知道错了!今儿个初一,去年的那些糟心事全都过去了,新的一年你们肯定能抱上孩子!”

    娄晓娥一听乐坏了,“你们先去外屋等着,一人一块!

    三个小孩得手之后立刻和傻柱转战到三大爷家,依然是数来宝,愣是从阎老西手中抠出一块钱来!

    不得不说,傻柱和这三个孩子有点手段!

    能从三大爷手里抠钱,也就数来宝能奏效了。

    他平时自诩文化人,十分忌讳这些门门道道的。

    大年初一就听叫花子要钱,那简直是倒霉到家了,那一块钱不拿也得拿。

    因为棒梗唱了:“今天如果不给钱,明年还要穷一年!”

    这还敢不给吗?!

    刘海柱也醒了,听到院子里声音有点嘈杂,这才想起来是要开大会了。

    这个四合院有个规矩,逢年过节都会在大院里开个会伍的。

    大年初一,那应该就是拜年了,早饭过后易中海就已经张罗起来。

    刘海柱听到之后懒洋洋的起床,简单的洗漱之后穿上那件长长的绿色军棉袄,带上斗笠来到院子里。

    毕竟是年初一,阳光也很好,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发自内心的快乐和笑容。

    当然了,有两人肯定是乐不出来的。

    那就是许大茂和三大爷,尤其是三大爷!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