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刘海柱的修车铺 > 章节目录 第29章 藏龙卧虎四合院【求收藏求追读】
    早晨天刚放亮,刘海柱就起来刷牙洗脸。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最近天气是越来越热了,不过就算再热也不能光膀子,今时不同往日。

    回屋照了照镜子,似乎更帅了一些了,也干净了很多。

    以前修自行车的时候他都是直接上手的,结果时间一长黑色的油污全都浸在了手里,像纹身一样怎么也洗不掉,这回他都是带着手套。

    实际上在和张浩然对拼之前,他一直都是很讲究自己的外貌形象,从头到脚都打理的利利索索,直到后来头被打伤带了斗笠就不怎么在意了。

    或许是也没人在意他了。

    阴差阳错还成就了他一番经典造型:大斗笠山羊胡,黄胶鞋七分裤,光着膀子刘海柱。

    他站在门口下意识的往傻柱家看了眼,那货正一脸满足的伸着懒腰。

    应该是第一次尝到女人的滋味了。

    那个玉镯应该已经交给了傻柱保管,不管怎么说娄晓娥还是挺信任傻柱的。只不过后来把镯子要回去多少没想到,还以为是送给傻柱留个念想的,或许也是因为她回来就要了回去,不回来就送给傻柱了。

    就算季红再喜欢这东西,总不能到四合院里明抢吧。

    然而刘海柱想错了,虽然不是来抢的,但人还是来了。

    早饭时间刚过,季红就带着人到了四合院,进来就打听有没有姓娄的。

    她带的人也不是很多,只有七八个,其中一个那模样看起来有点像谈生意的。

    然而四合院里面绝大多数都是规规矩矩的老百姓,哪里见过季红这号人物,都在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

    主要是娄晓娥在大院里有点敏感,而这些人完全还不知道是谁,特别是走在最前头那个叼着烟袋锅子的漂亮女人。

    三大爷本来还想问问他们是什么人,但是看到其中几个人凶神恶煞的眼神愣是吓的憋了回去。

    从前院来到了中院,季红一眼就看到了刘海柱。

    “刘海柱?”

    季红哪里会想到刘海柱竟然住在这个四合院里面。

    “红姐,你怎么来了?”

    “明知故问是么?刘海柱,你藏的他妈够深啊,老娘差点被你给耍了!”

    季红虽然很火大,但是她还真没问过刘海柱住在哪里。

    他们俩都是东北人,下意识的以为在犄角旮旯里找了一个房子就住下了,没想到他竟然住进了四合院!

    中院里的人听到了动静,都出门想看看怎么回事。

    最先开门的是一大爷,一看到季红就感觉事情有些不对。

    毕竟活了一把年纪了,还是能看出一些门道的。

    这时候程老兵和人瘸子也开门走了出来。

    程老兵是什么人,那眼睛比易中海锐利的多了,就是不明白刘海柱怎么会和这种女人打上交道,他不是一直在修自行车么?

    而人瘸子看到季红之后手猛然抖了一下,脸上的肌肉紧接着也抖了起来,甚至连光头那条延伸到眼眶上的疤瘌都跟着在动,像可怕的蜈蚣一样狰狞无比。

    季红似乎也感受到了身后不善的目光,将烟袋锅子从嘴里拿了出来。

    她没有理会程老兵和易中海这两个老头,而是径直来到人瘸子面前。

    “人瘸子,别来无恙啊?”

    “季红,我还以为你早他妈被崩了呢!”

    季红笑着说到:“你也四十来岁了别那么大火气,本来腿脚就不灵便就晒晒太阳下下棋,好好活着比啥都强。”

    说完她四外圈又扫了一眼。

    “不过我是真没想到,这四合院里真是卧虎藏龙啊,有刘海柱这样的人物,竟然还能看到猫了这么久的人瘸子,还能有幸见到上阵杀人的老兵,我季红真是没白来一趟!”

    傻柱笑嘻嘻的说到:“这位漂亮姐姐,刘海柱朋友啊?”

    “哎呦,这老弟说话好听啊。”

    “那是,我这人就喜欢说实话,来院里有何贵干啊?”

    “你们院是不是有一个姓娄的?”

    傻柱一听就懵了!

    原来眼前的这个女人是找娄晓娥的!

    再傻也看明白了,这些人不是什么善茬,跟刘光天刘光福还有阎解放阎解旷甚至保卫科的陈科长完全两码事儿!

    刘海柱怕傻柱把娄晓娥的事情说漏,上前说到:“我知道那个姓娄的,不过已经走了!”

    “走了?”

    傻柱和季红异口同声!

    “很奇怪吗?她家什么情况你们都知道,包括你季红!”

    傻柱一听不干了,他已经和娄晓娥确定了关系怎么就走了呢?

    “刘海柱,你听谁说的?!”

    “就昨晚我出来上厕所,看到她上了一辆轿子走了。”

    傻柱彻底傻了,似乎失去了全身力量一样缓缓的坐在门墩上,就差哭着喊着要媳妇了。

    季红皱着眉头来到刘海柱面前,“刘海柱,不会是你搞的鬼吧?”

    “就不爱管那些闲事儿!”

    刘海柱手一摆,似乎极其不耐烦。

    贾张氏看到这种情形,连忙把看热闹的三个孩子拽了回去,但是棒梗挣脱后还是和秦淮茹一起站在门口,双眼放光的看着站在场中的那个女人!

    那是什么气势啊?!

    再看看自己,到学校被同学们欺负,在院里被刘光福阎解旷他们欺负,是个人都特么敢欺负他棒梗!

    他要是也能这么威风该多好啊!

    欺负他的那些人嘴脸依然历历在目,特别是刘光福和阎解旷。

    把一双破鞋挂在自己脖子上让他在大街上像犯人一样被对待。

    有些仇不是不报,只是时机未到!

    棒梗今天终于知道,成为什么样的人,才可以让欺负自己的人闻风丧胆!

    季红虽然无可奈何,不过凭刘海柱的个性还真不可能提前对娄家通风报信的,再说自己也是带着诚意上门,买卖还不是看双方的意愿?

    她自己甚至都忘了,她这次上门“谈生意”,带的人已经是最少的了。

    既然已经人去楼空,那就算了。

    听说那玩家儿还是娄家的传家宝,应该是一起带走了。

    本来已经打算回去的季红,转身的时候却撞到了一队人。

    现在最潇洒的人应该就是许大茂了,他在厂里已经是副主任。

    他受窝囊气太久了,这次爆发的有点不可收拾,仿佛自己已经一手遮天。

    阎解成老婆于莉说的很形象,“好家伙,不是开玩笑呢,几千人上万人的大厂,一跺脚东直门城楼子都得颤!”

    要说这许大茂也是该着他倒霉,耀武扬威偏偏还遇到了一种根本就不惧他的人!

    他本是想回来看看娄晓娥还在不在聋老太太那屋,刚进来就看到很多人都在中院围观。

    再一瞅,一个叼着烟袋锅子的漂亮女人要往出走。

    这许大茂傻啦吧唧的直接来了一句:“站住!什么人哪啊?干什么来了?”

    季红抽了一口旱烟,一脸笑意。

    “我是来找人的。”

    “找谁?”

    季红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刘海柱真怕季红拿出那把镜面匣子炮,再说这许大茂完全不会看人啊,那季红能是他惹得起的?

    正在气氛空前紧张的时候,后院的聋老太太被一大爷搀扶着走了出来。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