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刘海柱的修车铺 > 章节目录 第30章 许大茂风光不再【求收藏求票求追读】
    刘海柱看到后心里暗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一大爷易中海就是个老阴逼,只要他搞不定的,立马就把聋老太太给搬出来。

    招不在新,管用就行。

    聋老太现在最恨的就是许大茂,看到他抡起拐杖就要打。

    许大茂一看这聋老太又来了,既生气又无可奈何。

    “老太太,我今天要办正事,你别太放肆你!”

    “孙子,跟谁说话呢?我抽你!”

    许大茂连忙躲开,他带来的人也根本不敢动聋老太太,最后只能骂骂滋滋的走了。

    看到许大茂跑了,季红也准备带着人离开。

    “那位闺女!”

    季红也只好转身,“老太太,您叫我?”

    聋老太太笑着点点头,“我们这院啊已经很久没过来客人了,你不进来坐坐?”

    “不了,我还有事儿呢,再说这院里的人也不太欢迎我。”

    “那行,我就不留你了,不过下次啊,别带那么多人,气势汹汹的会吓到孩子!”

    那个吓字咬的特别重,是个人都听明白了。

    聋老太太这是在警告季红呢:你只能吓唬孩子,吓不到别人。

    没想到季红的脾气也上来了,看着远处的程老兵。

    “老太太,您应该多学学那个老头,什么事儿都别管,那才能长寿!”

    聋老太太笑咪咪的点着头,“说的对!不过啊,我老太太活这么大岁数了,够本儿了!”

    “那我下次再到这个院里的时候希望您还活着!”

    说完季红带着人走了。

    聋老太太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一句话不说转身就要回家。

    一大爷连忙摆摆手,“都进屋吧进屋吧,没事儿!”

    三大爷看到季红离开,才招呼着三大妈。

    “瞧见没有,那都是些什么人啊?咱们院里怎么进这种人了?”

    三大妈也有点后怕,“谁说不是啊,咱们要不要告诉雨水那对象?”

    “告诉他有什么用啊?人家也没动手,甚至还挺讲礼貌的,你让人家来说啥?总不能连找人都不让吧?”

    “说的也是!幸好易中海把聋老太太叫出来了,要不然今天那许大茂非得捅出篓子不可!”

    傻柱还坐在门墩上双手托着下巴呢,看样子是在想事情。

    全程看了一场好戏的秦淮茹忽然想起自己还有事情要和傻柱说,就笑眯眯的走了过去。

    “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哎呦,你还理我呢?真新鲜啊,你婆婆不是见天的损我么,你和我说话不怕她骂你啊?”

    “我这不是有事告诉你么,食堂的刘岚不打算和你再死磕了,想找你和好,主任也想让你回食堂上班!”

    “不去!”

    秦淮茹一听脸子立刻就撂下来了。

    “傻柱,咱给脸得要,刘岚和李主任什么关系你不是不知道,请不动你了是吗?”

    傻柱心里明镜着呢,秦淮茹这么着急让他回食堂,就是在等他的饭盒!

    他现在心情低落,跟本没心思和秦淮茹吵架斗嘴,门一摔回屋了。

    在床上躺了一会之后,他从床底下的箱子里拿出了一个古香古色的紫檀盒子。

    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是一只晶莹温润的玉镯。

    他依稀还记得娄晓娥呢喃的话语:这个东西是我们家的传家宝,价值连城,我就交给你替我保管了。

    想着想着,傻柱觉得季红那些人怎么好像是奔着这个来的?!

    他连忙把镯子放回了紫檀盒子,然后又放在了箱子里。

    来到刘海柱门口,看到他还没走。

    “柱子,你出来我有话要问你。”

    “收拾东西呢,说吧!”

    “那个女的怎么回事啊?我怎么看着不像好人呢?为什么会来找娄晓娥?”

    刘海柱也不好解释他怎么知道娄晓娥的传家宝,只好打马虎眼。

    “那个女的叫季红,就是一东北娘们,我修自行车时候认识的,怎么了?”

    “该不会是你把娄晓娥的地址告诉她的吧?”

    正在箱子里摆弄工具的刘海柱起身了,回头看着傻柱。

    而傻柱也一脸不爽的看着他,仿佛再说下去就要挥拳头的架势!

    刘海柱现在是明白了,陷入爱情的男女全都他妈都是白痴,然而更多的是心寒。

    他以为能交下这个哥们,结果他发现自己就是个外人!

    看到刘海柱没说话,傻柱也知道他有点不满意了。

    但是他此刻满脑子都是娄晓娥,哪管别的。

    晚上,傻柱忽然想起镯子放在箱子里并不安全。

    棒梗可是连他屋里有几个耗子洞都清清楚楚,可是放哪好呢?

    地窖!

    地窖的墙上有一道暗格,傻柱就把紫檀盒子包好,小心的放在暗格里面。

    然而被贼惦记上的东西,你无论放在哪里都不安全。

    这个贼并不是二东子,而是棒梗!

    傻柱也是真成了白痴了,他忘了棒梗偷了刘海柱的烧鸡后就是在这防空洞地窖里面吃的,里面什么门道棒梗熟悉着呢!

    从这天开始,四合院里的人基本上没有和刘海柱再说话的了,除了棒梗!

    那些人应该是看到季红到了院子里以后第一个和刘海柱说话,甚至不难从季红和人瘸子的对话里面听出来,他们之间好像旧怨恨深!

    他们都是安心过日子的小老百姓,完全不想和这些人扯上任何关系!

    棒梗的态度倒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天天刘叔刘叔的叫着。

    “刘叔,暑假后我就上初中了,初中可不比小学,里面高年级学生多的是,我怕挨欺负你能不能教我两招?”

    “挨揍多了就能打了,我小时候就是这么过来的。”

    “啊?这什么方法啊!?”

    “你妈肯定没打过你吧?”

    “没有,第一次挨打就是你打的,第二次就是傻柱!”

    刘海柱听到这里竟然笑了出来,“你妈你奶奶没告诉你以后千万不要和我说话吗?”

    棒梗笑嘻嘻的说到:“说了,不过我不想听,因为我知道这大院里就你好人!走了刘叔,下次我想听听那个叫季红那女人的故事!”

    看到棒梗离开,刘海柱嗤笑了一声。

    这小子主动跑来和他拉拢关系,无非是两个可能。

    他看到季红和自己说话了,想利用季红和自己震慑那些欺负他的人;

    还有一种可能,他没准想要投靠季红!

    这小屁孩人不大,脑子还挺花的,竟然琢磨着把他和季红当抢使。

    这点倒也还没什么,上升不到什么层面,但是如果要是后一种,那可就有点可怕了。

    但是现在整个大院里的人对他都避之不及,没人愿意搭理他,刘海柱也就渐渐把这事给忘了,直到后来有次他和季红碰面,才知道棒梗已经成为了什么样的人。

    话说傻柱这天在工厂碰到了刘岚,刘岚好说歹说让傻柱回食堂上班,可傻柱就是不同意!

    无奈之下,刘岚就告诉了傻柱娄晓娥全家离开的原因,全是许大茂在背后搞的鬼!

    傻柱听完当时就气爆了,抓住许大茂好一顿壳,幸亏秦淮茹赶倒之后拉开。

    打了一顿许大茂也算是出了气了,结果他也被关了禁闭。

    秦淮茹知道这是她最好的机会,赶紧去食堂打了两个白面馒头,还有一封外地来的信件放在饭盒地下一起交给了傻柱。

    看门的那小子来了一句助攻,“我就没见过秦师傅吃过细粮,你小子挺有福气啊!”

    傻柱笑着点点头,接过饭盒。

    原来那封信是娄晓娥的。

    秦淮茹已经能猜到里面的大致内容,但是傻柱看了之后内心沉重不已。

    思前想后,他终于决定回到食堂。

    回到食堂之后他才有机会扳倒许大茂!

    至于傻了吧唧的许大茂,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却还依然不知,每天都在作死的边缘游荡。

    在厂子不是搞这个就是怼那个,在办公室还把聂副主任一顿骂;在大院里见谁不爽就呲儿上几句,有狗冲他汪汪,他都得回踹一脚!

    到现在还在想方设法的巴结上面的领导想要当厂里的主任,在领导面前把李主任说的一无是处,各种严重错误和毛病!

    但是他没想到,这个领导竟然是聂副主任的亲戚!

    而这些,傻柱在给李主任和刘岚单独的一次聚会上全都假意“透露”了出去。

    李主任一听当时就明白了。

    这许大茂是狼子野心,耗子要吃猫啊!

    第二天就开了一次紧急会议,商谈罢免许大茂!

    想要对付许大茂可不仅仅这些人,还有一个人,她才是最危险的。

    那就季红!

    她一直想给许大茂一点“深刻教训”,不过有事缠身就耽搁了。

    后来想起来的时候,许大茂已经成了电影院的放映员了。

    对付这种人季红甚至懒得去想法子,直接让几个人晚上拦住一顿好打,半个月都没下来床。

    再见到二东子的时候,刘海柱已经准备开始收点古董玩物。

    不管怎么样,来钱应该会比修自行车快一些。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