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刘海柱的修车铺 > 章节目录 第39章 棒梗暴打阎解旷
    阎解旷是彻底开眼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爹阎老西当了一辈子的老师,平时对他们四个说教无数,也没有二东子这一课上的这么刻骨铭心。

    当时他都快吓尿裤子了,平时耀武扬威的王亮在那个男人面前像小孩子一样毫无还手之力。

    要不是那个男人还算客气,还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就算是这,也依然留下了一根手指。

    这件事情对他们几人内心影响非常大,特别是王亮。

    回去之后几个人就散了,阎解旷无处可去。

    再留在外面就得当街要饭,没办法,只能先回四合院。

    反正他也没结婚,阎老西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这天晚上,阎解旷在四合院外来回走了两圈,终于决定回去。

    白天他没好意思,这么大小伙子还回来啃老,多少有点没面子。

    刚要进到院里,就看到暗处走出来一个人,比他矮半个头。

    “谁?”

    “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

    阎解旷伸着脖子借着月光才看清,“棒梗?”

    棒梗脸上还带着微微的笑意,看起来很核善。

    “有事儿?”

    阎解旷知道他们之间有着很深的仇怨,没想到才大半年的时间,棒梗变的都快认不出来了。

    最乍眼的就是个头,竟然窜起那么高。

    脸上的婴儿肥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偏瘦的白净脸庞,曾经的西瓜头也变成了利索的短发。

    棒梗笑嘻嘻的说到:“当然有事了,找你不是一天两天了,走吧。”

    阎解旷并不怕这个半大小子,再加上他也是“混”过的,吊儿郎当劲又上来了,双手插兜摇头倚巴晃就跟了上去。

    他感觉自己经历了风雨见过世面的人了,怎么说也比四合院这些坐井观天的老帮菜要强。

    这时候他忽然想起一个问题:自己为什么要依附别人,自己为什么不能开启精彩人生呢?

    重新树立威信就从四合院开始!

    阎解旷瞬间竟然给自己规划了小说一般的人生。

    有的时候,人往往会有一种很致命的错觉。

    在屡屡受挫和碰壁的时候,他就会把目光转向比他还要可怜弱小的人,用以来寻找心里平衡。

    殊不知,他根本什么都不是,因为拿来比较的那个人远远比他要强很多。

    眼下,他依然以为棒梗是之前那个很好欺负的小男孩,这就是他自信重新找回的根本原因。

    到了一处僻静之地,阎解旷脑袋一歪。

    “啥意思啊,想杀人埋尸啊?”

    阎解旷本来是想故意吓唬棒梗,一个淘气小男孩能有什么心理承受能力?!

    但是他不知道,棒梗经历过的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本来一脸笑意的棒梗,脸上的笑容陡然消失,一个箭步冲上前,挥拳就打。

    阎解旷的下巴瞬间被重重一击,牙齿都感觉快要撞碎了。

    情急之下他抬脚想踹,没想到棒梗的身手似乎是练过,竟然避开了他这一脚,回手一记摆拳击在他的后脑。

    这一拳就让阎解旷有些失去还手能力了,他感觉已经有点迷迷糊糊。

    随后的拳脚他已经没什么太大感觉,昏迷之前他依稀听到了棒梗的话。

    “阎解旷你记住了,你和刘光福还有许大茂,你们的好日子已经来了。”

    好日子?

    什么是好日子?

    天天吃红烧肉吗……?

    再次醒来的时候,阎解旷感觉全身如同散架了一般,头晕的不行,刚一起身就天旋地转的干呕了起来。

    肚子里没什么东西,也没吐出来。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后脑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棒梗揍了。

    慢慢的挪回了四合院,直接推门进屋。

    “解旷,你这是咋啦?”

    “妈,给我整点吃的和水,我快饿死了。”

    阎解旷后来才知道,他竟然昏迷了一天两夜!

    教训完阎解旷,棒梗下一个目标就是刘光福。

    刘光福和阎解旷不一样,阎解旷虽然大了一些不过勉强还算同龄人。

    刘光福就完全不同了,他论起来必须要叫一声刘叔才行。

    棒梗并不在意,不管刘叔刘爷爷,该揍就得揍。

    蒙在鼓里的秦淮茹不知道棒梗已经变了个人,不管怎么说有一点还挺好的,棒梗不会看着婆婆打自己。

    眼下傻柱正在琢磨怎么收服婆婆,让她同意自己改嫁。

    要是能和傻柱结婚也挺好的,何雨水马上要结婚了,她这一结婚就空出一间房子来,正好让棒梗住过去。

    现在棒梗太大了,睡一起也不是那么回事。

    聋老太太的房子和易中海的房子最后也得是傻柱的,正好可以留给小当和槐花一人一间,三个孩子就都有房子了,不管是嫁出去还是找个倒插门,都有准备。

    秦淮茹的计划很美妙,不过第一个前提是何雨柱不能有孩子,否则这些东西她的三个孩子一样也沾不上。

    不因为别的,就因为那三个孩子姓贾,不姓何!

    反正自己现在带着环呢,傻柱也不知道。

    再说自己常去的第六医院大夫和自己的关系非常好,连秦京茹假怀孕的证明都是她给开的,就算后来傻柱有怀疑去问,也不怕问出什么。

    所以说,只要结婚的事情越往后拖,对自己就越有利!

    傻柱今天回来的早,从食堂里带回了一盒子的红烧肉。

    这红烧肉是给那三个孩子和胖老太太的,想要和秦淮茹结婚,必须得先喂熟了他们四个才行。

    刚进院门,就看到三大妈坐在凳子上唉声叹气的抹眼泪。

    “呦,三大妈,怎么了这是?”

    “唉,我们家老三也不知道怎么了,回来之后就躺下了,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问什么也不说。你三大爷本来已经恢复一些,看到解旷那样子又倒下了,老大老二也不管我们,这日子可怎么过呦!”

    傻柱笑着说到:“三大妈,说了您别不愿意听,就你们家这状况,自作自受!三大爷躺医院的时候,除了我和秦淮茹还有两个大爷,谁来看他了?看看你们四个孩子,有一个算一个,白养了吧?”

    说着还到门口往里瞅了一眼,阎解旷真躺着呢,仿佛死了一般。

    三大妈也没什么心情和傻柱斗嘴,再说傻柱说的也是事实。

    傻柱也不在言语,拎着饭盒往屋里走,看到正在写作业的棒梗,忽然想到了什么。

    把饭盒放到了桌子上,贾张氏听到声音后立马从炕上出溜下来。

    打开一看,满满一盒子的红烧肉!

    色泽红亮,汤汁浓厚,香气扑鼻。

    “哎呀傻柱,你这是特意做的一盒吧?”

    “嗯,给您老和孩子们打打牙祭。”

    “哎呦呵,真好,嘿嘿!”

    没想到棒梗似乎对红烧肉并不太感冒,只不过是看了一眼。

    这要是换做之前,早都扑上来了,甚至还会在院门口打劫他的饭盒。

    傻柱看到贾张氏拿着饭盒回到了里屋,站到棒梗身边。

    “棒梗,阎解旷是你打的吧?”

    “是我打的,有什么问题吗?”

    傻柱眉头一皱,“他是欠收拾,可你打的也太狠了点吧?”

    他就是在打许大茂的时候从来也没有下过死手,阎解旷那德行,再狠一点就回不来了。

    棒梗风轻云淡的合上作业本,瞥了一眼傻柱。

    “这就受不了了?以后可没这么轻松了!”

    傻柱背着手看着棒梗,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棒梗可是始终没有忘记刘海柱盘子里辣椒的味道,还那一杯如开水般的烈酒。

    相比之下,他们感受到的痛苦太小儿科了。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