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刘海柱的修车铺 > 章节目录 第43章 战国玉器
    见到秦淮茹如此模样和神态,棒梗也有些于心不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眼前的女人毕竟是自己的亲妈,除了过年那天的饺子,到现在也没看到过她吃细粮。

    “既然没事了,那就回去吧。”

    听到棒梗这句话,秦淮茹如获大赦,连忙拉着棒梗往家走。

    炕上,棒梗有点难以入睡。

    人一但穷怕了,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也正常。

    根据自己的判断,妈和许大茂勾搭到一起也不太可能,很明显就是为了那点东西。

    看来那个事情得加快一些进度了,至于许大茂,很需要连本带利的给他点深刻教训才行!

    白天时候,许大茂趁着院里没人又找到了秦淮茹。

    “你怎么能让棒梗给我捎话啊?再说我们不都说好的吗?”

    “别提了,棒梗知道这事了!”

    “啥?”许大茂有点不敢相信,“他怎么会知道?”

    秦淮茹也是气了一跺脚,“我怎么知道啊?!以后千万离我远一点,现在的棒梗我看着都害怕,保不齐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不是,这……”

    许大茂看到秦淮茹的背景,眼神阴狠。

    还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都他妈跟傻柱一个揍性!

    既然这样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

    做贼心虚,这话还真不假。

    秦淮茹和许大茂的事情,目前除了棒梗以外还没有人知道,可是秦淮茹怕刘海柱昨晚听到她和棒梗在雨水屋里的对话。

    看到刘海柱带着斗笠推着三轮车往外走,秦淮茹鬼使神差的叫住了他。

    “柱子?”

    “嗯?啥事啊?”

    刘海柱没想到秦淮茹会叫自己。

    因为上次季红的事情还有棒梗总来找自己,现在四合院人都对他敬而远之,特别是秦淮茹应该很怨恨他才对。

    秦淮茹想了想竟然坐在了三轮车上,“咱们边走边说吧,正好我也要去东直门。”

    总不能把她给推下去,刘海柱只能无奈的骑上了三轮车。

    “你找我啥事啊?”

    秦淮茹有点犹犹豫豫,还是开口了。

    “昨晚你有没有听到雨水屋里有啥动静啊?”

    “听到了,你在等男人,咋了?”

    单层墙的隔音效果并不好,再说刘海柱现在五感都很敏锐,身体状态一直都处于姐姐,即便是处于醉酒状态依然听到了。

    这也是他昨天为什么可以瞬间反应过来自己差点进错屋,不然昨晚很可能他开门就进去了。

    如果再脱光了衣服拉开被子上了床,那可是真闹大了。

    “你……能不能别往外说这个事情?”

    “就为这事啊?那你别惦记了,我是个爷们,不会到处扯老婆舌。”

    听到这话,秦淮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那个,柱子……最近我的态度不好,你别介意。”

    “嗯。”

    “棒梗最近找你……啥事啊?”

    秦淮茹终于鼓足勇气问起这个事情,她对于棒梗的变化一直耿耿于怀,今天就趁着机会把事情说开了。

    “没啥事,就是想让我教教他怎么打仗,不过上次给了他一点教训之后估计他也能明白了。”

    秦淮茹有点懵,那三个孩子可是她的心头肉,这刘海柱怎么棒梗了?!

    “什么教训啊?”

    “让他吃了点辣椒,紧接着喝了一缸子白酒!”

    “啥?!”

    秦淮茹立刻尖叫了一声,她这才知道棒梗满嘴的泡是怎么回事。

    那天看到棒梗回来不吃晚饭,怎么问都不开口。

    后来在她和他奶奶的追问之下,棒梗在才在纸上写了几个字:喝开水把嘴烫坏了。

    那些天棒梗就一直在喝流食,喝凉米汤,就是这样每次都疼的他不住的打摆子,给她那个心疼的。

    原来都是混蛋刘海柱弄的!

    秦淮茹带着哭腔喊到:“为啥让孩子喝你那种烈酒啊?他是孩子你不知道吗?嘴里全都烧坏了……”

    “想打仗就得狠,首先就要对自己更狠,他自己选的我可没强迫他。”

    秦淮茹不再说话了,用手背轻轻的擦着眼泪,她知道刘海柱不可能说谎。

    好在棒梗嘴里的伤口已经愈合,也没有出现别的事情。

    棒梗……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刘海柱忽然笑了,“那小子啊,挺牛逼,至少某方面比一般人狠多了。”

    秦淮茹瞪了他了一眼,“我到地方了!”

    “回去告诉你家棒梗,他要是还憋气我打的嘴巴子,不管是单挑还是群壳,我都等着呢。”

    秦淮茹一听到这话就气的不行,这完全是让棒梗不学好么!

    “你……混蛋!”

    说完就下车扭着肥臀走了。

    刘海柱有点无语,这娘们也太他妈自以为是了。

    这要是在东北非得让她男人按炕上一顿收拾不可,走道都得拉拉胯,看她还怎么嘚瑟?!

    到了收购站,看到二东子正在桌子上摆弄一件玉器。

    “刚收的?”

    “嗯。”

    “多少钱啊?”

    “八百块!”

    刘海柱咧嘴一笑,“行,你砍价是真牛逼。”

    二东子把这件玉器轻轻放到他面前,“来吧,上眼。”

    刘海柱拿起这块玉器看了看,入手温凉,和万紫千红润肤脂的盒子差不多大小。

    拿在鼻子下一闻,带着微微的土腥,看样子是见天儿没多久。

    再看上面的图案,应该是战国时期铠甲上的装饰玉佩。

    “这玩意儿不错啊,自己留着都行。”

    二东子笑着说到:“我对玉器没什么太大兴趣,最喜欢的还是字画。”

    “屁点墨水没有还他妈愣装文人,你喜欢画你倒是画一个啊?”

    “我只会画果体女人,哈哈!”

    两人闹了几句,目光又落在了玉器上。

    刘海柱想到了一个事情,“来卖的是啥人啊?”

    “摸金的手艺人,不过看样子是刚入行的,第一次出手同伙就折里了。”

    刘海柱也叹到,“没那金刚钻儿就少瓷器活,古墓可不是轻易能下的,我去潘家园把这玩意处理了。对了,多少钱合适啊?”

    二东子并不在意,他玩够了也看够了。

    “只要你卖超过一千,就算没吧折腾一趟!”

    “那中,我下午去,中午咱们整点?”

    “拉到吧,喝那么多你咋谈生意?”

    “那也行,晚上回来再喝,这回咱们整点硬菜。”

    两人中午去了那家常去的小饭店,要的打卤面。

    芥菜肉卤子做的是真香,两人都提了秃噜的吃了好几碗。

    这家店的老板兼厨子,刘海柱总觉得他是个东北人。

    但是口音什么还都不是,一问他东北菜为什么做的这么好,人家说自学的!

    自学的能把外地菜做的这么地道,还真他妈有两下子,他们哥俩可算是有口服了。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