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刘海柱的修车铺 > 章节目录 第44章 东四儿涮羊肉
    吃完午饭,刘海柱睡了个午觉之后起身去了潘家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二东子不是商人,所以他对于东西的价格拿捏的也不准确。

    喜欢的东西他就留在手里,不喜欢的就直接出手。

    他最喜欢的是那些字画和瓷器,因为相对来说字画比较难保存,瓷器易碎,好点的基本都是天价。

    倒不是说他在这些艺术方面有什么造诣和爱好,纯粹是价格的原因。

    这两样东西还都可以陈设在屋内,随时能够看得见。

    有些老件带身上不好看,有的甚至还挺麻烦。

    比如说那些用来镇妖驱邪的玉器或铜镜,经历了几千年本身就有了很重的邪气,带在身上很容易招来灾祸。

    尽管二东子很有钱,他身上却除了钞票以外什么值钱的都没有。

    连快手表都没有。

    再说带着手表玩活的时候很不方便。

    刘海柱三转两转的到了潘家园,可远比之前热闹多了。

    两边都摆满了摊位,珍珠玉翠瓷器古玩,可谓是琳琅满目。

    客人们也是络绎不绝,还有相当一部分的外国人。

    可能都听说潘家园有好东西,全都想过来淘点回去,他们可不知道这边的人可还记着仇呢,还想把好玩意儿往海外倒腾?

    门都没有!

    径直来到大金牙的摊位前,看到他呲着金牙正在给一对外国人介绍“古董”,不过那两个外国人听完了翻译的话之后就摇了摇头,转身走了。

    “金牙,生意没成?”

    “哎呦,刘爷,这边坐。”

    现在摊位前也没有人,大金牙就把刘海柱请到了里面的石桌前。

    “今儿个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刘海柱直开门见山,“我这有个东西,你看看值多少钱?”

    说着他就把那件玉器放在大金牙面前。

    大金牙也不忙看,抽出了一根烟递给刘海柱。

    把万宝路的烟盒放在了一边,然后小心翼翼的拿起那块玉器。

    “哎呦呦,刘爷,您还有这等宝贝呢?”

    刘海柱笑了。

    他笑的不是因为那件玉器,而是大金牙这人,那副嘴脸简直凭他自己就能演一部电影!

    “咋宝贝了,说说看?”

    “从纹饰上来看,这种云纹和螭虎纹相结合还是很少见的,从形状上来看,应该是楚国的武将所佩戴,雕工精美保存完好。”

    说着大金牙把玉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笑了。

    “呦,还是件儿明器。”

    大金牙所说的明器是指冥器,明通冥。

    还有一种含义,冥器是墓葬的陪葬品,一直藏于黑暗当中,而像这种见了光的,就叫明器。

    刘海柱自然很清楚大金牙的本事,都快成潘家园的总鉴定师了。

    “不瞒您说,我想出手,多少钱合适啊?”

    “我在潘家园倒腾一点老件旧物什么的,顶多是瓷器,不过我知道有人专门收玉器,我给你们牵线搭桥,你给我点提成就行。”

    “行!”

    正在这时候外面有两人风风火火的推着一平板进来了,上面放满了磁带。

    其中一人梳着平头,神色坚毅,穿着举止很浓郁的兵营作风。

    另一个白白胖胖的带着墨镜,嘴里骂不绝口。

    如果没猜错,他们两人肯定是胡八一和王凯旋。

    旧物市场和磁带,形成了鲜明对比,一老一新。

    感觉到似乎有人在看着他们,那两人相继扭过头来。

    一个带着大斗笠的怪人,另一个满脸市侩的模样。

    大金牙这人有个优点,他能够慧眼识英结识各路豪杰,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的生意一直不错。

    “二位爷,跑旧货市场里卖磁带,可着四九城你们也是独一份!”

    说完拿出万宝路就发了一圈,敢情万宝路是专门用来发的,他自己也不抽。

    想抽也不行,大金牙的哮喘病可不轻。

    “您别挤兑我,这是为了躲那些穿制服的,歇会就走!”说着王凯旋看了眼烟屁股,“哎呦,档次不低啊,万宝路。”

    胡八一没有说话,打量着刘海柱,王胖子看到后也过来瞅这个带斗笠的。

    “怎么个意思啊?”

    胡八一没理会胖子,笑着问到:“东北人吧?哪个部队的?”

    他们这些人之间真是一看一个准儿,刘海柱笑了,随后报出了之前所在的队伍。

    有了这层关系,忽然间就感觉近了一些。

    特别是胡八一,他还是个新兵蛋子的时候班里就有个东北人,都管那个人叫大个子。

    没想到那次的地质勘测,在经历了火瓢虫、雪崩和霸王蝾螈的一系不愿回想的灾难之后,只有他和大个子活了下来。

    “既然已经互相认识,咱们就别在这杵着了,进来说吧!”

    大金牙把三人请进院里围坐在石桌上,随后从屋里端出一壶茶。

    “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金,你们可以叫我老金或者大金牙都行。”

    “我叫王凯旋。”

    刘海柱和胡八一刚才在互相问队伍的时候已经报了名字了。

    坐下来唠就聊开了,胡八一显然对刘海柱很好奇。

    “东北人来四九城,做生意来了?”

    刘海柱把斗笠摘下来挂在后背上,“跟我哥们整个废品收购站,赚点吃喝。”

    大金牙和王胖子虽然没当过兵,不过两人的父辈都是,特别是大金牙,他爹当年还做过倒斗的手艺人。

    胡八一听的明白,怪不得他在潘家园里卖东西呢,见多识广啊。

    “您家老爷子做过摸金校尉,有没有摸到过大粽子?”

    大金牙一听脸笑嘻嘻的表情就不见了,“这可不是谈话的地儿,东四儿涮羊肉不错,咱们去那?”

    东四儿?

    不会是许大茂请秦京茹和玉海棠涮羊肉的地儿吧?

    应该不是,距离可有点远。

    刘海柱笑着起身,“我还有事,就不打搅各位了。”

    大金牙一听连忙挽留,“别介刘爷,关于那件儿明器我还有事儿想要问问你呢,那二位爷都是第一次见面,兹当交个朋友。”

    没有办法,硬走就有点不给面子了。

    别人好说,那王胖子肯定在背后骂自己。

    “那行。”

    刘海柱的三轮和那两人的平板全都锁在了院里,几人一起奔东四儿涮羊肉。

    这家店面不小,他们四个直接要了一个包间,谈话也方便。

    大金牙分别给三人倒酒,“刘爷,您手里的那玩意儿能不能讲讲来历?”

    很明显,大金牙把刘海柱当成了摸金校尉了,还以为那件儿玉器是他从墓里带出来的。

    听到这话,胡八一和王凯旋两人也放下了筷子。

    刘海柱只能拿出那块玉器给两人上眼,放在了桌子上。

    “这玩意儿是别人卖我哥们的,听说为了把这东西带出来,人都埋墓里边了。”

    “刘爷,能问一下您多少钱收的吗?”

    “八百。”

    王胖子一听眼睛就直了,“这么个玩意就值八百块钱?”

    大金牙重新把玉佩拿在手里,仔细的看了看。

    “胖爷,您这可说低了,这玩意出手要是有是有人喜欢,最少这个数!”

    三个人看到大金牙比了一个手指头。

    “一万?”

    “就这还是最保守的价格,因为这种东西市面上已经很少见了。”

    王胖子一听激动坏了,连忙从他胖脖子里拽出一根绳子。

    “老金,你看看我这块玉值多少钱?”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