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刘海柱的修车铺 > 章节目录 第48章 救星
    熟悉的大门,熟悉的园子,甚至连板帐子都是以前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农村每家都有用木板围成的长方形的菜园,里面种一些蔬菜,黄瓜豆角茄子什么的,有的家里还会种一些甜杆和菇娘。

    刘海柱看了一眼园子,还算规整。

    拉开大门进了院里,刘海柱忍不住喊了起来。

    “姐?刘海英?”

    没想到开门出来的既不是姐姐刘海英也不是娟子,而是被他打跑的那个姐夫孙溜子。

    孙溜子看到刘海柱哪敢多瞅一眼,门都没关转身就要跳墙。

    刘海柱愣了下随后反应过来,一个箭步上前大手一抓,将孙溜子狠狠的摔在地上。

    二东子也没闲着,扯了一把墙边一米多高的枯黄野草把孙溜子手脚捆个结实。

    这时候刘海英才从屋里面出来,嘴角还有点血迹,衣服和头发都乱糟糟的很明显是被打了。

    看到刘海柱之后再忍不住了,直接冲了过来抱住他,大声嚎哭起来。

    刘海柱等她哭了几声之后松开,“娟子呢?”

    “在屋里。”

    刘海柱刚要往里走,就看到屋里一瘸一拐的走出来一个女孩。

    “娟子?你都这么大了?”

    “老舅!”

    看到娟子的样子刘海柱内心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至少说明病情还没有严重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娟子的模样都变了,算起来已经是个十三四岁的姑娘了,像她妈妈一样大大的眼睛很漂亮,只不过面黄肌瘦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

    “姐,咋回事?”

    刘海柱扭头看了眼孙溜子。

    刘海英看到不少村民都在围着看。

    “进屋说吧。”

    “哎呀有啥啊,家丑才不好说,那玩意就一个外人了还有啥不能说的?”

    刘海英咬咬牙,反正村里人也都知道这事儿了。

    “孙溜子让我陪给他什么离婚费用,我哪有钱啊,他就天天来闹来打。”

    “咱爸不知道吗?”

    刘海柱眉头紧皱,如果他老子知道自己闺女被人这么欺负,早都提刀来砍了。

    “咱爸这几天去县里了,一个是借钱另一个是想打听哪的医院好。”

    刘海柱一听差点气炸,姐姐的生活本来已经够苦了,没想到这个狗东西竟然还敢来闹。

    看到刘海柱往自己这边走,孙溜子都快吓尿了。

    在地上像条虫一样咕俑着爬了起来,墙边的黄草叶子和土沾了他一身。

    “柱子,柱子,我真是没办法了,那些要债的说要把我的手剁了,我实在没着才找你姐要钱的,他们还说要不着钱就来家里要,你饶了我,我以后肯定不会再来了。”

    想到娟子的病,想到姐姐的日子,想到至今还在外面四处求人的父亲,刘海柱上去就是一脚。

    这一脚他是踹在孙溜子的脸上,瞬间满嘴鲜血。

    盛怒之下的力气是相当可怕的,孙溜子不知道掉了几颗牙,那脚刚才要是踹在心口窝就出事儿了。

    “柱子,柱子,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孙溜子已经爬不起来了,刘海柱照着身上又是一脚。

    这时候村人看到刘海柱打的太狠了,再打很容易出事,全过来抱住了他。

    “柱子行了,再打就出事了。”

    “行了行了,孙溜子肯定不敢来了。”

    “拉到吧赶紧进屋,打坏打死你姐家不都跟着连累么。”

    孙溜子像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进出气儿有一口没一口的,看来第二脚踢狠了。

    二东子笑嘻嘻的将其“松绑”,随后跟着刘海柱一起进了屋。

    屋内一片狼藉,本来就不多的家具物件摔的乱七八糟的,连窗户玻璃都碎了好几块,炕席上一堆碎玻璃渣子。

    “姐,娟子啥病啊?”

    刘海英看了一眼二东子,刘海柱连忙说到:“这是我兄弟,胡向东。”

    刘海英拽过了屋里仅有的一把椅子,“坐吧。”

    胡向东没坐,把包放在了椅子上。

    “娟子左边波棱盖疼的邪乎,刚开始我也唬吧的没当回事,以为是在学校跑步跑的,后来疼的不行才去的诊所。诊所也没看出个啥,到了县里医院拍了片子才知道,医生说是骨癌。”

    “骨癌?早期晚期?”

    “说初步断定好像是早期。”

    “艹他妈的!”

    刘海柱的内心真是如同过山车一般。

    那句咒骂可能是骂命运的不公吧,让如此苦难的家庭再次雪上加霜。

    “那五千块也不够啊?”

    刘海英嗫嚅到:“我知道你也没钱,有多少算多少吧。”

    “我去县里把爸找回来,然后咱们去市里大医院。”

    “不在县里治吗?”

    “不行,县里根本治不了。”

    “可咱们没钱啊……”

    二东子连忙插嘴说到:“姐钱的事情交给我和柱子,这兜儿里有两万五,初期手术怎么也够了。”

    刘海英惊异的说到:“你们哪弄的那么多钱?”

    她真怕这些钱是柱子抢来的。

    刘海柱也看着二东子,带来的钱不应该是两万吗?那五千哪来的?

    “我和柱子开的废品站赚的钱,放心吧。”

    “那五千咋回事啊?”

    刘海柱也忍不住问了。

    “我不是刚要回来一千吗,咱们店里还有四千的资金,我全拿来了。”

    关键时候兄弟还是绝对可以信任的。

    “那行,我去县城找爸去。”

    刘海柱转身就要走。

    “拉几巴倒吧,你刚回来赶紧给姐这儿的事拾掇完,我去县里找老爷子,上次来的时候我见过他,再说寻人找物我比明白多了。”

    二东子拍了拍刘海柱的肩膀,随后离开屋子。

    刘海英此刻还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亲弟弟竟然回来了,而且还带回了这么多钱。

    还知道他在四九城开了家废品站,还有个很可靠的兄弟。

    看到刘海柱消瘦的脸庞,刘海英眼泪又下来了。

    虽然她是个温柔善良的女人,可是骨子里却很倔强,从来不会轻易低头服输,哪怕是命运再不公平。

    女人一但有了依靠,内心的倔强就会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刘海柱没有理会他姐,连忙蹲下去挽起娟子的左裤腿,看到膝盖已经肿的很高了。

    “这事你没告诉孙溜子吗?”

    “告诉他干啥,我啥时候也没有把他当娟子的爸。”

    也是,怎么能指望那种人?!

    姐俩随后开始收拾屋子,而娟子好奇的打开那个黑色的皮包,里面的钱把她吓了一跳。

    绝绝对对的天文数字!

    “妈,干脆把我这条腿锯掉得了,别治了,这么多钱咱们自己留着多好啊!”

    还没等刘海英说话,刘海柱就回头瞪了她一眼,吓得娟子不敢说话。

    娟子知道舅舅最疼自己了,不过她也很怕舅舅。

    关键是那眼神太吓人了。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