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刘海柱的修车铺 > 章节目录 第50章 岗岗营子
    刘海柱在一边笑着只管大口吃肉,胡八一和王凯旋两人是上下打量着二东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从相貌来说已经普通的不能再不普通,平平常常绝非奇人。

    个头在男人中算是偏矮一些。

    胡八一注意到,二东子的手不似男人的那种粗糙大手,修长白净,有点像放大了的女人手。

    用他的话来说还真是钱压奴婢手,艺压当行人啊,这回轮到胡八一啧啧称奇。

    王胖子倒是直接,“东子兄弟,你是不是耍把戏的啊?”

    “胖爷过誉了,那些演把戏魔术怎么也算是一种表演艺术,我可算不上。”

    “二东子,练成你这手艺可不简单吧?”

    二东子神秘一笑,“反正绝对不是在开水里用指头夹夹肥皂片就能练成的就是了。”

    刘海柱这时候举着酒杯,“我认识二东子有些年头了,到现在我也没见识过他的真本事,有点干货。”

    几人又干了一杯,胡八一看了看两人,神情逐渐认真起来。

    “咱们四人缘分匪浅,实不相瞒,我别的本事没有,天星风水寻龙秘术还是知道一些的。我想邀请你们两位加入这次伟大的征程,凭咱们四人的手段,没有攻不下的目标!”

    这句话让刘海柱和胡向东两人心头一震。

    二东子再次看向刘海柱,他这回没有说话没有催促,等的就是柱子一句回答。

    无论是什么,没有正确与错误,只有选择。

    刘海柱手里的酒杯都快捏爆了。

    这次回来,他只知道了一个事情:穷人病不起!

    平时无论怎么样都好,只要人有一口吃的,就可以高高兴兴的活着。

    得了病那就完全是另一个世界。

    眼下姐姐家需要钱,父亲虽然身体还很硬朗,不过到老了一样需要养,总不能让他一个老头自己天天坐在门槛上盼儿子。

    刘海柱直接一口啁了满杯酒,嘴里长长的呵了一声。

    “干他娘的,犹犹豫豫磨磨唧唧也不像个爷们,整!”

    另外三人全都笑了出来。

    既然已经达成一致,那就需要重新规划一下计划。

    首先,装备上就得再次扩充。

    胡八一看向刘海柱,“柱子,咱们这一次前行恐怕危险不少,得有个家伙防身,你最拿手的除了枪还有什么?”

    刘海柱挠了挠脑袋,“我抡铁锨挺顺手,铁锨行吗?”

    要说刘海柱的拿手武器,除了扳子就是铁锨,可以说两样工具在他手里是“战功赫赫”!

    “铁锨?”

    胡八一和王胖子两人互看了一眼,然后从提包里拿出了一把工具。

    德制的折叠工兵铲!

    那时候安检还没有实行,只会查一些过于危险的物品比如火药刀子什么的,像铁锹这种农具并不限制。

    “哎呀我艹,老胡,这玩意儿你都能整到?”

    刘海柱把工兵铲拿在手里,一脸的惊喜。

    “六百一把买的。”

    “牛逼,一会我也出去转转,看看能不能整一把。”

    “H市可是当年战略要地,先进工具应该会流入不少,一会咱们一起出门把装备再完善完善,有备无患。”

    这种德制工兵铲在刘海柱的手里可比金背大砍刀都好用,看到刘海柱有东西了,胡八一问向二东子。

    “胡向东,你用啥?”

    “你和柱子一样叫我二东子就行,我啥也不用,身上带着东西麻烦。”

    王胖子笑到:“像你这号人都是把别人东西往你身上带的,你自己当然不带了!”

    二东子和王胖子两人相视哈哈大笑,心照不宣。

    他们两人对于财物的执着还真有的一拼,一个喜欢拿,一个喜欢顺。

    因为还有事情要做四个人没敢喝太多,东西收拾了之后就找了一家旅店。

    有了住的地方他们重新回到大街上,开始收集装备。

    最主要的是给柱子也弄一把德制工兵铲,实在没有就把胖子的让给他,反正胖子也不怎么用。

    防毒面具、照明设备、紧急备用的药物纱布消毒水等等,好在四个大老爷们,东西再多一分吧就没多沉儿了。

    话说他们正在四处找卖这类东西的地方,结果碰到二东子的熟人。

    那人叫阿山,快饿死的时候被二东子救了一命,没想到后来还混的有模有样。之前二东子怕有人去柱子姐姐家闹,想找人帮忙隔三差五的看看刘海英家,就是找人拜托的阿山。

    “东哥?我听说那事儿了,你怎么在这?不是应该在屯子吗?”

    “事办完得走了,你知道附近哪有卖东西的吗?”

    二东子就把他们需要的玩意儿说了一遍,没想到阿山笑了。

    “几位大哥,这边请!”

    走了没多远就看到了一家门脸不小的五金杂货店。

    阿山把四人带到了里间,“要不是东哥,我早都被野狗给啃了,还因为东哥的资助我现在混的还行。这家店就是我的,你们要的那些东西我这里都有,几位大哥随便挑!”

    二东子他管叫哥,那二东子的哥们当然也是他大哥了。

    王胖子有点惊讶的说到:“果然是到了人家东北的地盘儿,不服不行,这人脉和路子,有点野啊!”

    二东子摆摆手,“我们哥俩到了四九城不也是蒙头转向么,以后还得烦请你们照顾一二,来吧,别废话了,挑东西。”

    阿山是实在人,他们之间的关系也用不着客气。

    刘海柱笑着说到:“幸好碰上你兄弟了,我才想起来咱俩兜里现在只有路费钱,买个茶叶蛋都买不起。”

    几人一听全在屋里笑了起来。

    东西挑完之后,阿山说什么还要给二东子一千块钱,二东子留了二百。

    钱这种东西,必须有点压兜的,兜里没钱什么都做不了。

    天黑了,他们准备返回旅店。

    这时候阿山冲着他们背影喊了一句,“放心吧东哥,英子姐家的事情我绝对整明白儿的!”

    结果刘海柱听到了,“咋回事啊?”

    二东子有点无奈,不过没办法怪阿山,他也不知道这个带斗笠的就是刘海英的亲弟弟。

    “我是怕孙溜子再去闹。”

    “他?给他俩胆儿,蛋都给他踢散黄喽!”

    “他应该是不敢,不过你没听说给他放贷的很可能会去家里要,我担心的是这个!”

    刘海柱隔胳膊一挥,“啊,没事,那些人没那么大本事!”

    他这时候的多不在乎,就是后面的多感激二东子,要不是二东子如此心细,恐怕都再也见不到刘海英和娟子了。

    那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眼下四人是雄心壮志,仿佛一起都不可阻挡。

    到了旅店就开始分发装备,防毒面具、手电、火机火柴蜡烛药物。

    四人晚上激动的都没怎么睡觉,早上坐上唯一一趟通往NM的班车。

    胡八一和王凯旋都是城里人,而刘海柱和二东子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虽然说去的地方也在东北地界,可是却相当远,就连走南闯北的二东子都没去过。

    这趟路程把二东子都给彻底震到了,他的师傅藏在深山老林里够远的,没想到岗岗营子藏的更深。

    坐车还不算,还要坐拖拉机走山路。

    胡八一和刘海柱都是当兵出身,身体素质还行,缺乏锻炼的胖子和二东子可是累的够呛。

    终于挪到了岗岗营子,乡亲很热情的招待了他们。

    当胡八一和王凯旋两人看到燕子和燕子爹的时候全都哭了,因为他们下乡那会就住在了燕子家,没想到这次回来燕子的孩子都已经挺大了。

    知青和乡亲们的感情很深,特别是王胖子,在这待了六七年。

    刘海柱和二东子两人倒不觉得陌生,就连说话口音都一样的,不过他们俩也是没想到山里的穷真是超乎想象,没有电灯没有路的。

    他姐刘海英家虽然也穷,不过现代化设备——电灯泡,还是有的。

    村里人善良,就当胡八一和王凯旋回来看他们来了,他们俩当着满村人的面也没好意思说。

    晚上吃饭,四个人都在燕子家里吃的。

    山鸡、鹿肉,还有酸菜粉条汆丸子,刘海柱和二东子对酸菜粉条来说再熟悉不过。

    胡八一一杯酒下肚,这才开口。

    “我们顺便想找些古物收收,我之前看不少乡亲们都拿墓里冲出来的瓷器当饭碗菜盘子了,这些东西拿到外面可以卖不少钱。”

    没想到燕子爹一拍大腿,“你们来晚了!七六年大地震么,牛心山都给震裂开了,里面有个古墓,那家伙金银财宝什么的老鼻子了,没看咱们村人这么少吗?都被考古队叫去帮忙干活了,管吃管住还给三块钱,这么些年了还挖呢!”

    淦!

    这点子也太寸了吧?!

    “那我们收点乡亲们手里的东西也行。”

    “那也没有了,那些考古的知道乡亲们手里有东西,全都给收走了,一件儿都没留下,连个碎碴子都没留下!”

    胡八一王凯旋两人差点气吐血,也没有办法,总不能和考古队抢东西吧?

    刘海柱没出声,因为他知道此行的目的是黑风口野人沟。

    至于二东子惊险刺激的他见过,多年下来已经习惯了。

    燕子爹看到几人有点垂头丧气的,挖了一烟袋锅的亚布力烟,用煤油灯点着吧嗒吧嗒的抽了几口。

    “你们要想找古墓,我知道有个地方。”

    说着还看了看四人。

    “不过那很危险,你们敢去吗?”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