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刘海柱的修车铺 > 章节目录 第54章 牛虻
    显摆完学问之后接下来就得干正事了,那夯土层是经过特殊配料混合在一起的,比水泥都结实。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胡八一早有准备,他从矮马身上搬下来一个大桶,打开以后众人就闻到了一股醋酸味。

    英子有点疑惑,“胡哥,这玩意而能好使吗?”

    “你拿硫酸来就未必能动得了夯土层,小小的食醋就可以,这叫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活还是让胖子来干,让他一勺一勺的把醋淋上去。

    下墓还需要用鸟之类的小动物来试探空气质量,因为墓葬都已经封闭千年之久,里面空气不流通,人直接下去是肯定不行的。

    可是这大半夜的上哪抓鸟?

    白天忙忙活活的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幸好还有后手准备。

    一桶醋淋完满山遍野都一股子醋味。

    没办法,酸味在自然界当中实在太特殊了。

    王胖子再用工兵铲一试,夯土层竟然如同烂泥一般,很快就挖出了一个两尺方圆的洞口!

    用手电一照,里面果然是墓室,能有一米多的高度。

    胖子喜出望外,正要撸胳膊挽袖子的时候忽然听到矮马叫了起来,吓他们一跳。

    毕竟现在墓强都挖开了,任何奇奇怪怪的声音都会引起大家的警觉。

    刘海柱第一个反应就是草原大地獭,他连忙拎着工兵铲跑了过去,却看到让他头皮发麻的一幕!

    只见那匹矮马不停的痛苦嘶鸣着,在手电筒光线照射下,矮马身上趴满了大瞎虻,尤其是比较柔软的腹部更是密密麻麻!

    (大瞎虻:牛虻的东北叫法,一种吸血的蝇子,特别喜欢吸食牲畜的血液,叮咬过程中奇痛无比,对畜牧业危害极大。)

    刘海柱见过瞎虻也被瞎虻钉过,但这么大这么多的大瞎虻还是头一次见!

    另外几人也连忙跑了过来,都愣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们可以和西伯利亚凶猛的狼群战斗,也可以抵抗大自然的狂风暴雨,但是面对这种小型的飞虫他们真的没有任何办法!

    矮马十分痛苦的挣扎着,啪的一声,终于挣断了绳子跑向茫茫密林深处。

    见过大瞎虻的人都知道,那玩意在吸血的时候赶都赶不走,如同会飞的蚂蟥一样,除非把它拍死。

    等待矮马的只有痛苦的死亡,好在他们看不到那悲惨的一幕,心里多少还能好受一些。

    众人互看了一眼,眼中皆是错愕之色。

    英子也慢慢放下猎枪,本来她想提前结束矮马的痛苦,看来是用不着了。

    王胖子尬笑着说到:“是不是咱们跑进虻子窝了?”

    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看到没人接茬,他也不再说话。

    胡八一沉声说到,“咱们还是赶快下墓吧,外面太危险了。”

    幸好防毒面具多备了两件,胡八一递给了英子一个。

    墓室内的空气多少也散出去不少,带上防毒面具又多了一层保障,只不过视线会有些影响。

    但是眼下顾不了那么多了,万一那些大瞎虻飞回来,他们真是吃不了兜着走!

    英子带面具之前打了口哨,獒和猎犬们得令之后立刻散开,它们在森林当中没有什么敌人,只要能远离那些可怕的吸血鬼就可以了。

    五人全部轻装上阵,刘海柱将斗笠背在身上第一个跳了下去。

    墓室的面积不大能有三十平米,规格倒有点像四合院,有主室、后室、两间耳室。

    众人下墓的位置刚好是个耳室,墓主的棺椁就在主室正中央。

    胡八一点了一根蜡烛,找准东南角放好。

    那蜡烛的火苗摇摇曳曳的,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五人分成两组行动,刘海柱和二东子两人转到了另一个耳室的时候,手电筒的亮光看到地上摆放的一些瓶瓶罐罐。

    大大小小能有十多个,有些已经出现了裂痕和缺口。

    二东子见多识广,“柱子,这些瓶子有点历史啊!”

    “嗯,把他们叫过来吧。”

    “好!”

    他们身处墓地当中,是不可能大声喊话的。

    先不说规矩里面忌讳的那些,要知道他们现在的头顶可全都是西域火龙油,没人嫌命长。

    另外三个人此刻正在欣赏壁画,上面介绍的都是墓主人的生平事迹,胡八一还在进行讲解。

    他不讲也不行,王胖子甚至还把墓主人当成了画家,这不学无术的样子成何体统!

    “三位,另一边的耳室发现了一点瓶瓶罐罐的东西,应该是值点钱的。”

    “真的吗?”

    众人一行经历生死风雨就是为了这些,都知道二东子是个手艺人,他说值钱的东西肯定假不了!

    五人齐聚在耳室内,王胖子一手拿着手电,猫腰就要拎起一个最大瓷器瓶子。

    没想到那件瓷器瓶子放地面的时间太久了,底座牢牢的粘在了地上。

    结果啪嚓一声,王胖子就拿起了一大片碎瓷片儿!

    紧接众人就看到那个瓶子从缺口开裂,哗啦变成了一堆碎瓷!

    “我说胖子,咱们下次再动什么东西的时候小心点。”

    听到胡八一教训自己,胖子不服的辩解到:“什么破玩意儿,真他娘的不结实!”

    碎裂的瓶子是最大的瓷器,能有小腿高,不过现在已经变成碎片了。

    就算再值钱也没有身意义了,二东子从里面拿了五件完整无损的,五人分别将瓷器装在自己的背包里。

    接下来就应该开棺了,因为最值钱的东西往往都在墓主人的身上。

    胡八一用带着手套的手敲了敲棺材,“看到没有,单说这口棺材也不是一般人能用的起的,阴沉木的树芯,不生虫蚁还有一定的防腐效果。”

    刘海柱怕迟则生变,“说那么多干什么,开整吧!”

    “我给你们照亮。”

    二东子是从来都不带手套的,胡八一曾说过没带手套绝不允许碰棺木,更不能触碰尸体。

    他不打算上手,看看就行。

    “瞧好吧东子兄弟,胖爷我今天也得露一些手段!”

    另外四人用工兵铲插进棺盖的缝隙,用力一撬,棺材盖应声而开。

    随后几人相视点头,合力把棺盖推开。

    动作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仿佛是一群经验老到的摸金校尉。

    正当众人想要一睹棺中的风景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一阵令人头皮发麻嗡嗡声!

    “不好,大瞎虻飞回来了!”

    英子第一个反应过来,没想到那匹马竟然这么快就被吸干了血,这得多少瞎虻啊?

    “艹!”

    竟然在这种节骨眼上出麻烦!

    刘海柱低声喝到:“用棺材板儿!”

    既然棺材板已经被掀开,那就无所谓了。

    二东子也上手帮忙,五人一齐把棺材板立在墓墙洞口处。

    棺材板也是阴沉木的树芯做的,自重极沉,就算大瞎虻再多也冲不进来。

    幸好猎犬们已经被英子放走,它们就算再凶不惧生死,面对这些小虫子也没有任何办法。

    刘海柱也挺郁闷,“我只听说过有蝗灾鼠灾,没想到还有大瞎虻成灾的,真他妈吓人。”

    “这里人迹罕至,出现什么情况都不意外。”

    英子有点担心的说到:“可咱怎么出去啊?”

    胡八一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实在不行就只能一直等了,那些大瞎虻不可能一直在附近转悠。”

    二东子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那些大瞎虻不会是被醋味吸引来的吧?”

    胖子着急棺木里的宝贝,“去它娘的,咱们还是赶紧干正事吧,别东西没带出去,人还被吸干了。”

    五人一听也对,全都举起手电筒将围在棺材四周。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