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刘海柱的修车铺 > 章节目录 第59章 收购站的客人
    那只银色狼王的体型比獒犬都大,最大的獒犬虎子似乎也知道自己真正敌人,它带领着另外两只獒追着狼王猛咬。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狼王很聪明,它知道獒犬不惧疼痛也不畏生死,没必要与之硬拼。

    相比之下獒犬的灵敏程度比猎犬差上不少,空有一身武力却无法施展,急的乱叫。

    另外五人分别对上了一只巨狼,还有一只巨狼在伺机寻找机会。

    后来用刘海柱的话来说,这六只狼应该是狼群当中的“护法”和“红棍”,相当能打,与之前的狼完全就不是一个级别。

    五人个背靠背围在一起,英子的腿上有伤,刘海柱和王胖子离她近一些,也方便解围。

    他们上前进攻,那些狼转身就躲,等回去之后它们就找机会撕咬小腿和脚踝。

    “艹它娘的,这些畜生怎么像狗皮膏一样,这要是有枪早都解决了。”

    “冷静点,畜生就是畜生,肯定有弱点!”

    听到胡八一和王胖子两人的争吵,刘海柱知道这样下去肯定不行。

    “我去做诱饵,你们趁机上,能砍死一只是一只!”

    说完他立刻冲出阵型,那些狼一看有人孤立无援,全都冲过凶狠的撕咬着。

    不管是狼还是人,一有机会都想至对方于死地,另外四人一看柱子身上扑满了巨狼连忙冲了过去。

    狼也是真的红眼了,有咬到人的机会就跟本不松口,任由他们砍剁。

    二东子急了,他根本就没想到柱子竟然会做出这么冒险的举动,对着一只狼的肚子猛戳猛砍。

    “啊!东子哥小心!”

    英子惊恐的尖叫让二东子猛然想起,自己才是狼王的真正目标。

    此刻只觉身后劲风扑来,他已经来不及动作。

    就在这危机时刻,他猛然想起英子曾经和他们说过,狼和其他食肉动物都是一样的,如果有机会第一个咬的地方肯定是脖子。

    一但脖子被咬,小命休矣!

    二东子没时间躲避也没时间回头,只将手里的工兵铲护在了脖子上。

    果然,狼王的血盆大口一口咬住了他的脖子,但是由于工兵铲的阻挡只能咬的并不是很深。

    狼的牙齿再硬也硬不过金属,狼王只能先把嘴里的工兵铲甩在一边。

    二东子得此机会捂着脖子逃开,那三只獒犬也终于抓到机会将狼王死死咬住压制在身下。

    獒犬在死斗的时候有个很明显的特点,咬住就不会轻易松口,直到其中一方死亡!

    另外六只巨狼终于全部被砍倒在了地上,而地上的刘海柱更是吓人,全身上下血流不止,到处都是伤口。

    然而让他们惊奇的是那些伤口都不怎么严重,没有一处是致命伤!

    至此,这支庞大的西伯利亚狼群,只剩下一位孤傲的君王在与三只獒犬死斗。

    狼王虽然很厉害,无奈那三只獒犬也是天生嗜血的凶犬,没过多久肠子就被最大的獒犬给扯了出来。

    战斗结束了。

    五人和三只獒犬,全部负伤,特别是刘海柱和虎子,他们就这样看着那只还在喘气儿的狼王。

    接下来的一幕让五人都有点始料未及。

    本来是已经没有再战之力的狼王竟然从地上一跃而起,冲向二东子张开大嘴。

    长长的狼牙近在咫尺,二东子此刻却面无表情,一把猎刀已经刺进了狼王的嘴里!

    天亮之后,所有人都在检查着伤势,结果发现伤的最重的竟然是二东子。

    他脖子上被狼王咬了一口,要不是他用工兵铲挡住,早都已经魂归西天了。

    柱子身上的伤口虽然多,经过一晚上的时间也都止住血了,胖子和胡八一身上也是一样,只有英子大腿上长长的伤口,让人看了触目惊心。

    女人的皮肤不像男人那样皮糙肉厚,好在英子也是够坚强,从清理伤口到包扎愣是没喊疼。

    二东子的脖子上缠着一圈纱布,看着十分有趣。

    他走到刘海柱面前,扔给了他一样东西。

    刘海柱拿起来一看,是一根十多公分长的雪白狼牙。

    “我看胡哥和胖子都带着一个,他们带黑的,咱们就带白的。”

    这时候胡八一笑着从脖子上取下那东西。

    “这是穿山甲的爪子做成的摸金符,是大金牙给的。咱们不是当了摸金校尉么,听说带这东西祖师爷保佑,他娘的,我看还是咱们自己保佑自己才是真理。”

    刘海柱拿起那根长长的狼牙,发现竟然是从牙骨卸下来的,怪不得这么长。

    接下来他们开始收拾狼尸,剥狼皮,皮子可是村人常用的好货。

    吃的东西也不用愁,反正狼肉也是现成的。

    等了将近一周的时间,岗岗营子的人可算是来了。

    因为男人大多都去牛心山帮忙,来的基本都是姑娘媳妇,还有一些半大小子。

    胡八一找到带队的村支书。

    “从哪块下去我们这些天都挖好了,里面的军大衣、绳子、防雨布、鞋子电池饭盒什么的,有多少咱们就搬多少。比较重的比如发电机,只能拆了再拿不然骡马扛不动,我要特别叮嘱一点,里面的枪支弹药什么的千万不能碰,那不是咱们老百姓可以动的。”

    “行,全都听你的,你说咋整就咋整!”

    “咱们可以多进几趟山,把干活的男人叫回来,马上就要入冬了,趁大雪封山前多运回来点,明年雪化了再来,多带猎犬和猎枪。”

    这时候胡八一又想要了一个十分要紧的事情。

    “开春以后就千万别来黑风口了,这附近全都是大瞎虻子。”

    “咋回事啊?”

    “我也不清楚,总之有虫子的时候千万别进黑风口。”

    一周之后,他们已经回到了四九城的潘家园,刚要往出拿东西就被大金牙拦住。

    “诸位爷,我看咱们还是奔东四儿吧,这里可不是说话的地方。”

    现在不是饭点,火锅店也没有多少人。

    包间内五人先来一口烈酒去去风尘,尤其是刘海柱,才找回一点熟悉的感觉。

    王胖子迫不及待的先拿出那对儿玉器。

    大金牙先是摸了摸,然后又仔细看了看纹路,最后还闻了闻。

    “古玩玉器这行有个规矩,没名字的明器就可以按照东西的形状色彩特点为其命名,我们暂且叫它蛾身螭纹双劙璧。”

    胖子连忙打断,“什么什么玩意?鹅身吃问……?”

    “你他娘的就是不学无术,那叫蛾身螭纹双……双啥来着?”

    胡八一说到后面也给整忘了。

    “双劙璧。”

    “啊对,双梨碧!我知道小家碧玉,怪不得这玉有时候能变成绿的。”

    那么能说的大金牙都快让胖子给整无语了,“胖爷,这个璧是和氏璧的璧,是玉的意思。”

    胡八一摆摆手,“金爷,还是挑简单的说吧,我们哪有您那个学问。”

    “我也是想让你们多知道一些,以后再下墓也能做到贼不走空啊,人我都给你们联系好了,明天咱们就见一面,还有什么宝贝,全都拿出来吧?”

    刘海柱看了看二东子,两人分别拿出了一个瓷瓶和一只酒杯。

    “哎呦呦,刘爷,您这件东西可不得了啊!”

    大金牙看到之后瞬间站了起来,猫着腰缩着手来到瓷器面前,小心翼翼的带上手套,想摸又不敢摸。

    刘海柱可不想听那些方面的知识,“直接说,大概多少钱吧!”

    “这件东西,少说也能卖个五十万啊!”

    胡八一也听傻了,还真值那么多钱啊?

    大金牙看到胡八一的神情笑了。

    “胡爷您这就不懂了吧,现在瓷器的行情是最火爆的,因为它代表一个朝代的巅峰艺术,这应该是北宋年间的,价格绝对只低不高。”

    二东子带回来的那件酒杯这时候看着就没什么惊奇的了,他还真只是为了“贼不走空”而已。

    第二天他们五人见到了大金牙联络的那个女人,大家都叫她叫韩姐。

    这女人三十多岁白白净净的,听说是香江一位大老板保养的情妇。

    别看她年龄不大,却有着极高的鉴定水平。

    看完那三件而东西之后,一口价,给了六十万!

    几人一听是激动坏了。

    韩姐笑着说到:“给你们这么高的价格是看在你们五个人的面子上,咱们就算交个朋友了,以后再有什么好东西希望可以直接来找我,价格好商量。”

    六十万,真正的一笔巨款!

    回来之后他们把钱分成了两份,一份五十万,一份十万。

    其中一份是要给岗岗营子修路的,另一份十万他们分成了五份,一人两万。

    出生入死一次赚了两万块钱,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二东子的钱也没留,算上刘海柱那两万都留给他姐了,四万盖个新房子肯定是足够了。

    至于那老头,暂时还住老房子。

    再说了,让他把老房子扒了盖新房?

    那不是扯呢么,老房子就是老头的命根子,谁敢动!

    东直门的废品收购站,这天来了两个新客人,胡八一和王凯旋。

    “哎呦,两个有钱人,这么闲着?”

    胡八一笑着说到:“我们当然闲了,还不像你俩有个营生,对了,过些天咱们去见几人怎么样?”

    刘海柱一时之间脑子还没转过弯来。

    “什么人啊?”

    “听说是一个美国人,出钱想在民间寻找一些能人组织成一个西疆考古队,那钱给的老高了!”

    刘海柱一听就明白了,这趟活可是比黑风口的野人沟凶险万分。

    更何况一但出现在鬼洞附近还会感染上神秘病毒,他才不去呢!

    给多少钱都不去!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