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美食之神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五眼遇险
    熊熊的火堆烧了起来,刘芒用两根树枝夹着包裹着野鸡的泥球,放入火烧烤起来。ΩΩ ┡1z

    而装着大米的竹筒,则用从火堆扒出的些火炭慢慢烘烤。

    过了会,清翠的竹筒就被烤的枯黄,竹筒的表皮冒出出大量的细碎的水泡,出“吱吱”的响声。

    “老大,可以吃了么?”五眼咽了口口水,问道。

    “还要等会,这里面的米饭要焖下才好吃。”刘芒用树枝挑着竹筒翻了个面,索性给他们讲起了不语给他吹牛逼时,提到过的叫花鸡来历。

    历史传说叫花鸡原出于zj又叫富贵鸡。

    相传朱元璋带兵打江山时,有次他打了败仗跑了三天三夜,敌人在后面穷追不舍。

    朱元璋筋疲力尽,饥饿难忍。就在这时,他看到前方地上有堆火,火间还有堆泥巴,旁边蹲着位老叫花。

    于是,朱元璋就好奇地问到“你在这里干什么?”

    老叫花看是朱元璋,就忙说“我在烤鸡献给大王。”

    朱元璋听非常惊奇,老叫化便把鸡从火取出,打开泥巴,香味扑鼻。朱元璋边吃边赞不绝口。

    从此以后,朱元璋打仗帆风顺,当了皇帝。后来他就封此鸡为富贵鸡。

    故事说完,竹筒饭也差不多了,刘芒将竹筒从木炭拨拉出来,又扯了把干草擦净上面烤出来的黑烟和水汽。

    “吃吧,小心烫。”

    五眼用柴刀小心的将竹筒从央剖成两半,股米饭混合的特殊香味便飘入众人的鼻端。

    本来应该是白色的米饭,现在已经变成黄澄澄的。这是腊肉粒里面的油被热气逼出来,渗透进米饭呈现的效果。

    五眼和悟静折了两根树枝当筷子,埋下头,小口小口的吃将起来。

    米饭很烫,烫得他们直哈气,但他俩人却不舍得浪费丝时间等稍凉下,因为喉咙里仿佛有只手在抓住嘴里的食物往下拉。

    蘑菇粒、野鸡内脏粒被封闭在竹筒里,炭火的温度又让米饭和两种佐料里的鲜味完全的混合在起。配合不断涌入鼻端的竹子清香,让俩人完全停不下来。

    “小心烫着,慢点吃,这还有只鸡呢。”刘芒忍不住提醒道。

    “是哦,还有鸡。”俩人眼睛亮,同时抬起头来。

    “看好了,这才是重头戏!”刘芒用根木柴将火堆里已经烧得坚硬的泥球拨了出来。

    待到稍微凉会,刘芒找了块鹅卵石,下下的慢慢磕开糊在野鸡身上的那层泥壳。

    泥巴将鸡毛粘在块,经过火烤,彻底的凝结在起。

    轻轻拨,野鸡身上的毛就连带着泥壳起脱落。像是剥开枚煮熟的鸡蛋,泥球内心里冒着热气的野鸡就暴露在众人眼前。

    “妙啊!这方法不错,比特意去拔毛的还干净!”悟静忍不住惊呼起来。

    “来!尝尝!”刘芒掰下两根鸡腿,分别递给五眼和悟静。

    悟静看着手里的鸡腿。鸡腿雪白如玉,微微冒着热气,上面布满层晶莹的油花,不像是用火烤出来的,反而像是蒸出来的。

    凑近闻,除了野鸡肉质本身所带的清香外,好像也没什么特别。

    悟静放到口里咬,轻轻咀嚼两下,眼睛立马就瞪了起来。

    这个鸡腿的滑嫩简直出了他的想象。大约是泥壳完全将鸡包裹住的缘故,野鸡本身所含的水分没有丝流失,而是全部锁在鸡肉里。

    更特别的是,鸡肉并不是他想象的寡然无味,调料的味道全部渗透进肉里,只不过被牢牢的锁在鸡皮下。

    随着牙齿的咬动,这些味道全部爆出来,阵阵在口腔翻滚、涌动,让人欲罢不能。

    “巴适!硬是巴适!芒哥儿!果然是朱老头都吃了赞不绝口的鸡!能每天吃只,给我当皇帝都不干!”

    悟静几口就将鸡腿啃得只剩根骨头,可他连骨头也舍不得丢掉,而是吸了又吸。

    “连骨头都有味勒!太巴适了!”

    五眼也吃的津津有味,可他不像悟静样狼吞虎咽,而是口鸡肉口竹筒饭,美得两只眼睛都眯成条缝。

    等到三人将这顿丰盛的午餐享用完,五眼和悟静两人不约而同的站立起来。

    “胖子!下午加把油!你在草从里赶,我来放狗咬!要多搞几只野鸡晚上吃勒!”

    “明白!”五眼挽起袖子,紧紧握住手里捡来的木棍。表情凝重,好像是即将要上战场的士兵般。

    “呃,我说你们适可而止哈,注意安全!”刘芒很是无奈,这两宝货,到哪都不安生。

    下午……

    五眼拿着棍子,嘴里出“欧克…欧克…”的喊声,像只癫狂的狗熊般,疯了似的敲击树林里的树木,驱赶着里面的藏着的野兔和野鸡。

    而悟静则吹着哨子,驱动着几只獒犬来回在林子狂奔,但有风吹草动,几只獒犬就同时扑了上去。

    刘芒叹了口气,悠哉悠哉的跟在他们后面。

    他肩上扛着锄头,要是看到有什么做菜用的着的食材。比如说野菜、山珍什么的,他就挖取下来。趁着两人没有注意到他的时候,然后偷偷放进空间里。

    路走来,刘芒不但寻到了几味罕见的蘑菇、林芝、葛根之类的,还挖了不少果树的幼苗。

    这些都是准备种植在空间,给已经在那里安家的猴子们酿酒用的。

    五眼和悟静的收获也不错,虽然没有猎到野猪、獐子等大点的动物。但野鸡却又捉到了两只,还捉到只肥嘟嘟至少有**斤的野兔。

    “啊!救命啊!”就在刘芒招呼着两个活宝准备往寺庙走的时候,五眼突然出声惨叫。

    “出事了!?”刘芒心里惊,抓起锄头就冲了上去。

    扒开眼前的低矮的灌木看,五眼正靠在颗大树上。脸色铁青,眼镜也掉在边,两只眼睛都要鼓出来。

    “和尚!快来帮忙!是蛇!”

    在五眼的脖子上缠着条手臂粗的大蛇,黄白相间,宛若围了条色彩斑斓的围巾。

    “怎么了?!怎么了?!”悟静也急忙跑了过来,吓了跳。

    刘芒冲上前去,抓住蛇的尾巴就想帮忙扯下来,悟静连忙出声制止。

    “芒哥儿,这是菜花蛇,没有毒的,你这样硬扯,它只会越缠越紧。”

    “啊!那怎么办?!”刘芒都要急死了,五眼的两眼翻白,要不了多久肯定会被憋死。

    “看我的!”悟静折了根草茎“等会蛇松,你就提溜着它的尾巴甩起来。小心点!不要被它咬到了,虽然没毒,但这蛇这么大,肯定要撕下块肉来。”

    刘芒点点头,悟静拨开大蛇腹部的块鳞片,然后用草茎轻轻的插了进去。

    大蛇让这捅,全身松,刘芒连忙将它从五眼的脖子上解下来,手提溜着它的尾巴,手掐住它的七寸。

    “憋死老子了!”五眼从地上捡起眼睛带上,气得冲那蛇就是两巴掌。

    “你走运了!死胖子!这是条菜花蛇,没毒的,你要是遇上条竹叶青,今天就交代在这了。”

    悟静取出个蛇皮袋,张开口子,要刘芒将大蛇放了进去,捆扎好。

    “刚才你捅的哪里?”刘芒奇怪的问道。

    “哈哈!蛇的沟子(菊花)勒!”悟静嘿嘿笑了起来。

    让这闹,众人也没心情再赶野鸡兔子了,而是急急忙忙的往朝寺庙的方向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