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往常的闹钟响起之时,何青却已经坐了起来,背倚着床头,显得有些迷茫的发着呆,不知在想些什么。

    闹钟的吵闹声重复了好几遍后,才勉强将何青从失神的状态中拉了回来,只见他先是伸手摁灭了依旧响个不停的闹钟,随即想要收回的手掌停顿在了大床的左侧,那里是李念喜欢睡的位置。

    干净的床单上仿佛依稀残留着一丝体温,感受着那样体温的何青,原本平静的脸上没来由的扯起了一抹凄冷之色。察觉到自己内心变化的何青,觉得莫名其妙的同时,更是心生一种惶恐之意。

    事实上,这并不是李念第一次因为有事需要离开,有时候,她要出差,便也会离开好几天。但是那时候何青并没有像这次这样,感觉好似要永远失去她一眼,惴惴不安。

    过了好一会儿,那股惶恐才稍稍减弱了去。何青去到客厅,如预料之中般看见了桌上保温盒里李念临走前为他准备的早饭。

    直到这时,笑容才渐渐浮现了他的脸颊。独自一人坐在餐桌旁吃饭的他,本想打开电视看看新闻,却又觉得少了李念的家,唯有这种寂静才是最为正常的存在,因此不应该被电视机吵闹的声音打搅。

    收拾好公文包,取了钥匙,套上大衣。何青走到门后,手搭上门把,缓缓将房门拉开一条缝后,忽又像是念念不舍似的回头看了一眼已然显得空空荡荡的屋子。

    片刻后,何青苦笑无奈的摇了摇头,抬脚朝外跨去,然后就在视线收回之际,他忽然瞧见了茶几下方挡板之上的那份包裹。

    “咦,她怎么会忘了把它带走?”熟知李念那种一丝不苟,从不丢三落四,做任何事情都井井有条个性的何青,登时疑惑起来,不过转瞬,他还是走了出去,锁上了房门“等她回来,总算有事情可以糗她了。”

    紧赶慢赶,满头大汗跑到警局的何青,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后,立时长吁一口气“还好没迟到。”

    何青没有注意到,他这副窘迫的模样,碰巧被经过的几名年轻女警员瞧见,只见她们纷纷掩嘴偷笑了起来。听见了女性特有的那阵细微的小声,何青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于是他立即逃也似的跑向办公室,同时只求那几名女警员并不知道他是谁。

    双脚刚刚踏入办公室,何青的身子立即怔住。

    对面本应该来到的石中,此时根本不见人影。而且从他桌面的情况来看,石中并不是早上来了又被叫去开会,他是压根就还没有来。

    “这是怎么回事,石探长可是从不会迟到的。”何青一边想着,一边放下公事包,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怎奈何青的屁股还未能坐热,就有一道不算多么熟悉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何青,又迟到了啊。”

    闻声,何青赶忙转回头去看向来人,眨眼的功夫,何青便想起了他是谁。“苏东,你又来找我麻烦了。”

    苏东听言,得意的笑了起来“没有办法,谁叫我是负责考勤的呢。”

    “得了吧你,我可没有迟到,我刚刚特地看了时间,绝对赶上了。”考勤是跟工资挂钩的,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何青自然也是一样。

    “是吗?”一直将双手背在身后的苏东忽的将手抬了回来,一手签字笔,一手考勤本,并且那支笔正有往上记录的趋势。

    何青见状,赶忙出言阻止“我说苏东,你可别真记我迟到啊,这玩笑可开不得,要是让石探长知道我竟然敢迟到,他非得拔了我一层皮不可。”

    苏东见到何青满脸的焦急之意后,登时愈发起来,只见他故作严肃的说道“我只是公事公办,谁让你住的也不远,还敢迟到呢。”

    听到这里,何青总算明白苏东是故意在拿他当猴耍,“别闹了,对了,你一般上班比较早,今天有看见石探长吗?他可不像是会迟到的人。”

    苏东闻言,放下了笔惊讶的看向何青“你不会不知道吧,昨晚石中探长与张局长在八一酒吧喝多了,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张局长竟然给一个毛头小子打破了头,现在他们两人还都在医院呢。”

    “什么?”何青大惊道“哪家医院?”

    “还能是哪家,当然是市立医院了!”说完这句话的苏东,像是还要再说些什么,只不过他已经瞧见何青拿着衣帽架上的大衣已经着急的跑了出去。

    注视着何青奔跑着的身影,苏东笑着摇了摇头“这小子,跟之前在警校一样,一点都没有变化。”

    狂奔了二十来分钟后,到达了医院,询问前台得知石中二人所在病房之后,喘着粗气的何青再度奔跑起来,只留下身后护士斥责的叫声“医院里禁止奔跑。”

    很快来到了病房的何青,第一眼便瞧见正坐在靠墙椅子上的石中,于是他尽量小声的问道“石探长。”

    “嗯?”还有些酒醉状态的石中,虽然经过了一夜的折腾,但脑袋仍还有些头疼,只见他听到声音扭头看了过去“小何,你怎么来了?”

    何青窘迫的挠了挠脑袋“我去上班听到苏东说您和张局长在医院,也没想太多,就直接过来了。”说着,何青悄悄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脑袋被缠着纱布,好似木乃伊一般的张克,小声道“张局长没事吧?”

    石中点了点,伸手示意何青坐下,这才开口道“没什么大问题,休息几天就好了。”

    坐到石中旁边的何青,犹豫了一会儿后,试探性的问道“张局长怎么会出了这样的事情?”

    “小青年喝醉酒闹事,正赶上张克不走运。”石中简短的回答着,显然他不愿意继续在这个问题上多作言语“这里没什么问题了,一会儿局长家人会过来照顾,你还是先回局里吧,还有案子要调查。”

    说到案子,石中忽又补充道“昨晚我跟张局长达成了共识,决定先彻查王伟遇害的案子,一会儿你回到警局,传局长的命令,组成一个调查小组,今天我们要去圣城工地,询问一切与王伟有联系之人,即使只有一点联系,都不能放过。”

    石中说得斩钉截铁,何青听着,虽然一时间无法明白为什么会突然改变调查方向,但他还是点了点头,道“好的,我马上回去。”

    何青说完站起了身,可就在准备离开之际,他想起了昨晚李念提出来的那个可能,因因为毕竟是与案子有关,所以他稍一思考,还是选择说了出来“石探长,我昨晚想出来一个问题,您看您现在有时间听吗?是关于第一名受害人的。”

    自然,何青也看出来了石中此时的状态并不太好,因此他说话的语气是请求。

    像是不愿意多开口一样的石中,点了点头,示意何青开口直说。

    “关于那对妻女与受害人之间的联系,我想到了一个极大的可能。”虽然那个想法实际上是李念想出来的,但与李念讨论案件已经有违规章,何青再傻也不会将这个事照实说出来。“如果说,不管那名受害人是因为什么事情而使自己遭到那样的结局,显然那名妻子肯定知道,负责她也不会连夜搬走。”

    石中点头,这一点说法是正确的,没什么问题。

    “那么,联系当夜是工人周武将她们母女接走的事实可以推测,受害人,那名妻子,工人周武,三个人是认识的,甚至还很熟悉。”

    何青说完,见到石中并没有开口后,他接着道“我们之所以能够确定那名受害人的容貌,纯粹是因为那名妻子提供了照片,然后经过比对,才得以成立。那么,会不会有种可能,那名受害人并不是那名妻子的丈夫,她之所以提供出来的是那张照片,而不是周武的照片,纯粹是因为她的本意是想做好最坏的打算。”

    原本因为头痛而眼睑略微合上的石中,在听到这里时,双眼猛地睁开,变得有力起来。“你是说,那名妻子也有份?”

    “如果我的猜测正确,恐怕到目前为止,也就只有她才知道那名受害人遇害的真相!很可能,她都知道凶手是谁。”何青说着补充道“必须尽快找到她!”

    听言,石中没来由的不再出声,分辨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的何青,只得呆在一旁等待着回应。许久,只见石中伸手揉了揉脑袋,方才开口道“那对妻女以及周武都已经消失,你想怎么找到他们?”

    感觉石中这句话像是一个测试的何青,略一思忖后,笃定的回答着“任何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都不可能做到完全独立的生存,不管他们三人搬到什么地方去了,都必然需要和外界有所联系,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既然那名受害人所搅合进去的事情,绝对不会简单,那么自然而然,事情也就不会因为周武他们搬走就结束。”

    “方法!”因着宿醉的关系,脑袋很是疼痛的石中,显然失去了平常的冷静,明显有些烦躁的意味。

    感受着不耐烦语气的何青,惊愕了片刻后,赶忙答道“之前发布的通缉令可以将那对妻女的资料也加上去,同时,几个客运站也派人前去调查,这样的话,他们是否离开了这座城市,也就会有了答案。”

    石中摇了摇头“通缉令不是随便发布的,如果她们不如你预料的那样,后果会很严重,你在警局的职业生涯会受到很大的影响。”石中说了停顿了一下“你确定要这样做?”

    听见这番话,何青的脸上明显露出了犹豫的神色,他知道这会是石中的最后一起案子,所以即使有什么后果,也不会由石中去承担,那么理所当然的,几乎所有的后果都会落在他身上。

    于是何青不禁想象起来:如果一切出了问题,自己被从警局开除,从小的梦想被迫停止,此前为之付出的努力全部付诸东流。

    是的,何青沉默了起来,因为他感到了害怕。

    直直的盯着何青,好似瞬间根本不受宿醉影响的石中,瞪大着眼睛,也不着急,只是注视着他,等待着。

    思考了许久,何青忽然想到了以前的自己,那时候,为了坚持想法所做的那些事情。顿时,他想开了:如果因为会犯错,就不去拼搏,那么自己成为警探,又是为了什么?

    “我确定。”何青干脆利落的回答着。

    听到这个答案,石中露出了像是早已预料到的笑容,他点了点头,语气欣慰道“好,那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不过记得一点,在做这些之前,先针对那对妻女之前住的那间屋子旁边的那我女邻居进行调查询问。因为如果你的猜测正确,那么她的说法就有问题。”

    “好!”得到了支持的何青欣喜道“那我现在就着手去办。”

    “嗯,我一会儿就会回警局。”

    待得何青离开后,石中扭头看向躺在了床上,早已睁开眼睛的张克,淡笑着说道“怎么样?”

    “他很有你当年的风范。”张克如是回答着。

    然后石中却笑着摇了摇头“他可比当年的我勇敢多了。毕竟那时候我的行为叫做有勇无谋,做事完全不考虑后果。而他却是在思考了可能产生的后果后,毅然决然的做出了冒险的决定,这两者之间有很大区别。”

    张克咧嘴笑笑“不管怎么样,事情终于有了转机,你该感到高兴。”

    石中淡笑起来,只不过那样的笑容里面却多了一丝忧虑。“对于何青,我还算有些了解。刚才他提出来的关于受害人与那对妻女之间的联系的猜测,不可能是他自己想出来的,恐怕李念也有份参与。”

    “李念?是他那个在市立大学教书的女朋友?”

    “是的,专业是古典。”

    “那你为什么会这么说,不相信何青吗?”

    石中微微摇头“不是不相信,而是因为他说的那些猜测,我还没有想到。”

    “哈哈!”听言,张克忽的大笑起来“我说石探长你啊,就不能允许年轻人超越你嘛,要知道,你想不到的事情,别人不一定就想不到的。更何况现如今的年轻人,接触的新生事物太多,本身思维就要快一些,你也就别钻牛角尖了。”

    听出了话外音的石中,无奈的再次摇头道“这与思维的快慢并没有多大关系,而是经验。何青是个好小伙,但是明显,李念的智力要比他高的太多,如果他没办法意识到这一点的话,我总感觉以后他要吃大亏。”

    “吃大亏?谁吃大亏?”一道突兀的声音猛地响起,接着,一名虽然已不再年轻,但是打扮仍旧颇为时尚的妇人走进了病房。

    看向了来人的石中,笑着回答道“嫂子,当然是张局长吃了大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