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十世待君归 > 正文 第八章
    不复曾经舒展俊朗的秀眉,此时剑眉深锁。

    你为何消失了十年?

    我顿时被他的话吓得动弹不得。

    十年?我一觉醒来,难道已经十年过去了?

    我,我张嘴欲解释,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他只是静静的望着我,等着我解释。

    我有我的理由。我想解释,但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说出这句话。

    他听完我的回答,自嘲的笑了一声,十年的等待,换来就只有这么一句话?也对,你一向想来便来,想走便走。从不真正在乎我与我母亲。

    听他这样说,我也顿时感到委屈,我一酒醒,想到的就是他,可他竟说我不在乎!

    你说我不在乎?如果我真的不在乎,当初就不会救你与你的母亲,不会为你坐月子的母亲请下人照顾她,也不会月月来看望你,就不会沉睡了那么久睁开眼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

    我一委屈,说话也就没经过大脑,一股脑的将所有想说的都说了出来。

    他似乎沉浸在我说的话中,没有再说话,只是眼睛通红的看着我。

    过了许久,他突然起身一把将我拥住,长长的手臂将我圈在怀里,下颚轻轻摩挲着我的头顶,他身上的气味与被褥的气味一样,淡淡的薄荷香。

    此时,我终于真实的感受到,晏岑真的长大了。

    晏岑,你真的长大了,长的比我都高了。我将脸埋在他怀里闷闷的说到。

    母亲去世了,她临走的时候一直念叨着你,想再见你一面。

    晏岑低沉的声音从头顶穿来。

    我不敢相信的抬起头看着他,晏如去世了?

    十年前你走了之后,母亲的身体每况愈下,没过几年就病入膏肓了。我们都很想你。你这十年到底去了哪里?为何没有来?你可知我有多恨你?

    他用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摩挲着我的脸颊,又一次问道。

    我我又一次被问噎住了,真是越发无用,连话都不会说了。

    你究竟是什么人?母亲去世前与我说过,她生产后你曾对她说你是本地人,可我已经将本地所有户籍都查过,却查不到任何与你有关的情况,甚至没有一个人知道你的存在。就连张妈,这个你请的老妈子也只说与你见过一面,就再也没见过。

    他平静的问着我这些问题。

    我有些心虚,不敢再直视他的眼睛,想将头扭至一边不去看他。

    他却突然将轻抚我脸的手捏住我的下颚,强迫我与他对视。

    十年前母亲就怀疑过你的身份。十年,你的容貌没有一丝变化。可你一直对我们如亲人般,所有就故意不去提及这些问题,怕你为难,想着有一天你能自己坦白。我也曾开玩笑般的问过你,每次你都闪烁其辞。我不强求你回答,也是想等你自己主动告诉我。却没想到还没等到那天,你就消失了。

    他捏住我下颚手力度不断加大,如今再见你,你还是这副容颜。你说,是不是该向我解释这困惑了我二十年的问题了?

    果然,他们早已怀疑过。

    听到这些,我也就不再慌乱了,以前一直怕他们知晓我的身份,怀疑我的身份,所以总是觉得心虚,遮遮掩掩。

    现在才发现,他们一直都知道,只是没说。不禁有些气闷。

    我用手将晏岑捏住我下巴的手强行掰开,挣开他环着我的另一只手臂。

    救你们只是因为我的好奇心;来看你是因为我的生活太无聊了;至于十年没来看你是因为我一觉睡忘了,睡了十年。现在你知道了,我不是人。晏如已经不在了,你也已经长大,不再需要照顾,我也没有必要再来了。今日将你所有的疑惑解开了,我也可以离开了。说罢,便转身离开。

    晏岑在我要离开的时候一把抓住我的手。就像小时候一样,不过此时他已经可以很轻松的将我的手圈在他的大手之内。

    回头看他,这张脸与记忆中的那张脸渐渐重合

    自己也算看着他长大,怎么说他也是自己的干儿子,这一犹豫,也就狠不下心真将他的手掰开了。

    只好语重心长的对他说,晏岑,我知道你舍不得干娘,可是你现在已经张大成人,可以自己照料好自己了。干娘也有自己的事要忙。

    原来你根本就不懂!

    看他脸色发青,咬牙切齿,我不禁怀疑自己难道自己又说错什么了

    我怎么不懂,我懂儿子离开娘的感觉。这就好像月老头要我换新衣服,丢掉陪伴自己许久的旧衣服一样。那个可是我的本命衣,当然舍不得。当习惯了一个人或一件物的陪伴,分开总是有些不舍的。说完还用力的回握了下他的手。

    习惯就好。我装作老练的对他说。

    不行,你说好的没月都要来看我,可你却消失了十年,作为补偿,你每日都要来看我,不然我和我娘不会原谅你的。我娘经常托梦给我说,如果我不原谅你,她一定会找到你,让我原谅你,不然死也不瞑目。

    你娘果真如此说?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鬼魂虽然伤不了我,但一想到有鬼魂跟着自己,就觉得不太舒服,曾经月老头也说过,不要与鬼魂接触,哪怕生前相识也不可。

    恩,你若不信,可以现在就走。他古怪的笑了笑。

    好吧,我每日来看你一次。就当这十年缺席的弥补了。

    恩,一言为定。不要再消失了,不然我绝不原谅你。晏岑露出笑颜,但是不再像小时候一样可爱了。

    只是薄唇轻轻上扬,眼角微弯。

    今晚至少看到他笑了。

    我如释重负松了口气,总算完美解决了。

    干儿子还是我的干儿子,踮起脚尖轻轻拍了他的额头便捏个决原地消失了。

    留下晏岑一个人站在原地。

    此时,晏岑的笑容已经消失,一脸平静看着自己向前伸出的手,若有所思。

    这是绿掩第一次当着她的面使用法术。</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