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最强事务所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 道歉?做梦
    次日。

    山城。

    一大早,王刚就一个人起床了,谁都没打扰,他悄悄的出了门。

    今天有工作,而且还是闲篇子的工作。

    今天工商局跟法院有一个会,原本跟王刚是没关系的,可偏偏这会议的内容是商讨国内受害企业跟辉煌集团的纠纷问题,虽然王刚现在谁也不代表,可韩董还是推荐了王刚,让他去参加一下,毕竟知己知彼才能双赢。

    对这个王刚倒是没有推脱,不管有钱没钱的,这情况里面有他的一份责任,毕竟要是不处理干净,算是把人家雷光武给摆了一道,虽然雷光武已经捡了大便宜,可对于王刚来说,事情没办完美,那就过不了他心中的坎。

    刚刚下楼,没等他上车呢,电话就响了,是一号打过来的。

    接起电话,王刚客气道:“一号,昨天谢谢你了,耽误了你回京城,这样,中午要是没什么事情,叫上你的队员,咱们去酒店搓一顿,全算我的。”

    “王刚,跟我还用客气么,我已经在回京城的路上了,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你,事情摆平了。”

    “嗯?”

    “摆平了,怎么处理的,没有偏激吧?”

    王刚很是感兴趣的问了一嗓子。

    昨天他不是不想跟着去,可碍于身份问题,最然嘴上一号叫他特派员什么的,可王刚到底什么身份他自己清楚,耀武扬威的时候叫几声也就算了,真要是跟央视对上,他的身份容易被人针对,不跟着去还好说,黑脸没准能含糊过去,要真是跟着去了,遇见较真的人,央视翻脸的时候,抓住这点不放,那就不美丽了,闹不好就会生出多余的事端。

    所以王刚去了一趟四所,直接被贾市长给支开了。

    这里头的利害关系也是人家贾市长提醒的。

    黑脸在电话那头拍着胸脯道:“王刚,处理的很干净,董杨被我给检举了,央视刚才来人顶了他的职务,现在正在处理后续的离职手续,估摸着他回到京城就不是记者了。”

    “检举?”王刚一愣神,“他犯的什么事?难道真是泄露国家安全罪?”

    “嘿嘿。”黑脸阴深深的笑道:“那倒不至于,就是我调查了一下他的个人资产,在京城三环那边,这货有两套房子,钱来路很不干净啊,这小子私下里的罪过不少企业,就是昨天那招,仗着记者的身份,抓住人家的把柄就咬住不放,威逼利诱的讹了不少钱,根本不难查,几个电话就交底了,而且他弟弟也不是什么好人,在科大做席律师期间,挪用公款进行炒股,这不也被我找出来了,估计科大重工现在已经派了律师对他进行了起诉,这哥俩完了。”

    “我去,你小子够狠的啊,我也就是打两下,你这是连人家的窝都端了!”王刚一点脾气没有,幸灾乐祸的逗了个乐子。

    “好了,特派员,昨天时间紧张,没能跟你好好说话,现在跟你说点正事。”

    王刚点头道:“你说。”

    “上次韩国的事情,内部的光荣旗下来了,特级一等功,王刚,按照你的身手,呆在民间开事务所太浪费了,趁着这个时间,你要是有兴趣,我可以给你一个推荐,政审方面你放心,有我的推荐,肯定会一路绿灯,就像昨天生的事情一样,我保证,只要你进了特勤组,昨天那样的事情就是笑话,以后只要你不得罪有数的几个人,国内你就能横着走。”

    听到这,王刚能不明白黑脸的意思么,明摆着这货是在招安自己。

    “打住。”王刚捂着脑门子道:“我什么脾气我知道,鲍庆国大领导不是没给我提过,脾气太臭了,走哪哪不安定,算了吧,我没吃着碗饭的命。”

    “得,我给你说不明白,哪天你要是改主意了,直接给我电话,只要我还在特勤组,你就能一路绿灯入职。”

    寒暄了两句,俩人电话就挂断了。

    王刚无语的笑了笑,黑脸还真是个直脾气啊,昨天刚刚帮了自己一把,今天就想提条件呢,还真是及时雨。

    不过这也就是个小插曲,反正王刚这辈子也不会真的去做公务员的,更别提还是做特勤组的公务员,太容易暴漏身上的秘密。真要是暴漏了,分分钟王刚就得亡命天涯不行。

    上车,开车。

    没多久的功夫,王刚就来到了工商局大院,今天的座谈会是定在工商局的。

    没遇上堵车,距离开会的时间还有不少时间,停车场里也都是山城车牌的车,应该是工商局的员工车辆,外来的那些受害企业代表还没来。

    左右无事,王刚就把车停好,直接出门去路边卖早点吃去了。

    工商局跟政府大院不在一起,属于市中心往西一点的位置,附近有一个小学和一个初中,所以路边上倒是有几家早点摊子,人来人往的,有送孩子的家长,也有附近工作的白领。

    随便叫了一碗豆浆两根油条,王刚就吃上了,还别说,偶尔出来吃一顿,味道还真不错。

    兴许是上学的点到了,旁边小学的几个老师在路口这边领着学生们在排队,看架势是要过马路。

    王刚小时候可没见过这种情况,倒是很稀罕,这不他也不着急走了,押着豆浆,在早点摊子上瞧着小学生过马路。

    一队。

    两队。

    大约五六分钟的时间,几队小学生就在老师的带领下,排成了两列大纵队,趁着绿灯的功夫开始了过马路的活动。

    上百个学生,过马路肯定不能马上过去不是,怎么也得三五个红绿灯才行,两边的交警也自的过来维护秩序,这是山城的一道特殊风景,也是人建设的一道标杆。

    原本很普通的过马路,可就在这个时候。

    原本停车等待的头车,一辆黑色奥迪,挂的是外省的牌照。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车忽然动了起来,隔着老远,王刚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这辆车,车一打火,立刻轰起了油门,而且喇叭也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嘀嘀嘀。”

    “嘀嘀嘀。”

    原本很安静的小学生,全都被这喇叭声吓了一跳,甚至有几个年龄比较小的学生,直接就被吓哭了,小朋友么,一旦哭起来就开始了混乱,原本很整齐的队伍也生了骚乱,坐在地上哭着找妈妈的,吓得慌忙往前跑的,甚至还有拽住老师的裤腰带不撒手的。

    瞧见这一幕,王刚的脑门子皱了起来,这谁呀,怎么这么没素质,你跟一群小学生按什么喇叭呢!

    更别说,前面就是小学生的队伍,你油门轰的震天响,万一脚底下没留神,车稍微往前窜一蹿,那后果可不堪设想。

    一点没耽误时间,王刚起身就要上前制止这货,王刚盘算的很简单,这货要是故意的,少不得王刚得教育教育他怎么尊老爱幼。

    不止王刚动了,现场的两个交警第一时间就挡在了车前头,虎着脸就喊上了,这位同志,请停车,出示你的驾照行驶证,我们要检查。

    虽然这辆车没有违反交通规则,可这里是小学门口,偌大一个禁止鸣笛的牌子在那摆着呢,人家交警虽然不能罚款扣分,可说你两句还真没脾气。

    看到这里,王刚一屁股就坐下了,警察叔叔都出面了,自己这个小老百姓上去干嘛去,明不正言不顺的不是。

    可王刚屁股还没坐热乎呢,他就一个起身又站起来了,而且脸上充满了愤怒。

    只见那辆黑色奥迪,不但没有下车接受检查,反而变本加厉的按起了喇叭,甚至夸张的用喇叭打起了拍子。

    “嘀嘀嘀,嘀嘀嘀,滴滴滴滴滴。”

    火大了,现场可是又不少送孩子的家长呢,连王刚这个没孩子的主都火了,他们哪里还能憋的住,自家孩子就在队伍里面呢,万一被吓到了伤到了怎么办。

    “孙子,有车牛逼啊!”

    “给我下车,滚下来。”

    “曹,小朋友过马路你按什么喇叭,你爸妈没教育过你尊老爱幼么。”

    “哎呦我这个暴脾气,有能耐你下车,我不揍死你跟你姓。”

    人群瞬间炸了,在车前方的两个交警更是火大,一个年轻一点的交警,直接走到了驾驶员的窗户边上,手一抬,直接对着车窗户“砰砰砰”的砸了几下,“下车,我命令你马上停车熄火。”

    谁没点脾气啊,大早晨的,在这膈应人,谁遇上不急眼。

    年长的交警看了一眼,也没言声,估摸着他也一肚子火气。

    还别说,砸两下真管事,车立马就熄火了,喇叭声也消失了。

    不过司机并没有下车,反而是后排的车门被打开了。

    下来了两个人,一个是黑黑眼的国人,另一个就比较邪门了,竟然是个金碧眼的老外,人高马大的外国佬,满脸的褶子胡茬子,猛然一看,王刚也没能看出这货的年龄,不过估计挺老的一个老帮菜了。

    只见这老外用外国话,趾高气昂的对着交警喊了两句,喊什么王刚没能听懂,可瞧着老外的表情,王刚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话,这老帮菜就差没把高人一等写在脸上了。

    噶给一下子,现场的吃瓜群众就熄火了大半。

    倒不是惧怕外国人什么的,只是大家知道,凡是牵扯到外国人,还是黄头外国人的时候,冲动就有点得不偿失了,更别说,国人好面子,对内的时候还不太显眼,可对外的时候,只要不是对方实在是逼急眼了,一般情况下都会把最好的一面拿出来,摆出一副知书达理的面貌,凡是都先讲道理,主要是怕给国家丢人。

    两个交警也愣了一下,可紧接着就带了一个立正,用普通话道:“这位先生,你们违反了我国地方通法规,请让司机下车,出示行驶证驾驶证,并跟我们回交警队伍处理问题。”

    看起来,外国人的出现,对俩交警没产生多大的影响,反而激化了矛盾,很明显,按喇叭绝对不会严重到交警队处理的程度,顶天了就是批评两句。

    交警这么说,明摆着是要折腾对方呢!

    外国人身边的人,应该是翻译人员,这人小声的把交警的话转述了一下,可这个外国人听到这话,立刻炸了。

    冲着两个交警用普通话大喊道:“跟你们回交警队,你哪里来的权利,告诉你,今天由于前面的学生队伍,耽误了我的时间,作为一名国际律师,我要起诉你们,你你,还有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等他咆哮完,现场就愣了一下,所有人都没想到这老外普通话说的这么溜,更没想到这人是个什么国际律师,可一听见律师,大家全都往后缩了一下,不得不说,律师这个行业,前面还加个国际的前缀,对老百姓的震慑力还是挺大的。

    就在交警要上前交涉的时候,驾驶座的门终于打开开了,下来一个人,头梳理的油光锃亮,就是脸上有点浮肿,很明显是被人抽了巴掌。

    王刚眼神一缩,这人他认识啊,就在昨天早晨,在泰和的大厅里,可不就是被王刚打了一巴掌的律师么,而且一号早晨可是在电话里说了,这货涉嫌挪用公款,被科大重工起诉了,怎么从这里冒出来了?

    董律师下车以后,指着交警的鼻子就喊道:“跟你们回警队,你们哪来的权利,啊,还砸我的车窗户,告诉你,今天你摊上事了,现在,出示你们的证件,我怀疑你们是冒充公职人员,恶意为难外国友人。”

    俩交警直接被气炸了,特别是年轻一点的交警,袖子一撸就要动手,一看就不是一个好脾气的。

    “哟,怎么着,还想打人?”董律师皮笑肉不笑的从怀里摸出一张律师证,在俩人眼前晃了一下,“我也是律师,你今天动一下试试。”

    年长的交警立刻拽住了年轻交警,隐晦的摇了摇头,然后和气的道:“这位同志,既然你是律师,那你应该知道,在学校范围内,禁止鸣笛,现在你违反了地方性法规,还是不要太过为好。”

    “呵呵”董律师冷笑一声:“我按喇叭怎么了,我走的是车行道,前方也是绿灯,学生怎么了,学生闯红灯了你们没看见么,我按的就是他们,还地方通法规,我国的交规那一条规定,学生可以闯红灯了,难道你还要求全世界都按照你们山城的交规走么,怎么其他城市就没有你们这样的规定,这种交规,法律认可么?”

    事实证明,跟一个律师讲道理,交警绝对不是对手,这不人家两句话,直接把交警给噎住了,根本无法反驳。

    所有群众都很生气,法律,你谈什么法律呢,换成你自己家的孩子过马路,有人疯狂的按喇叭,你倒是讲一律试试。

    可谁也没上前,讲道理明显说不过人家,而动手,跟一个国际律师动手,老百姓可不愿意惹这种麻烦。

    憋着一肚子火气,俩交警也被弄的没脾气了,年长交警对着对讲机小声的说了几句,然后一脸愤怒的挂断了对讲机,上前道:“好了,都是一场误会,下次开车注意。”

    这是服软了,应该是上级领导的意思。

    可听见这话,刚才那位‘国际律师‘却冷笑了起来,“我们需要道歉,对你们刚才的无礼行为,对我方人员进行公开道歉!”

    “什么,你个傻波,做什么梦呢!”

    “交警同志,别搭理他们,什么玩意啊!”

    “滚蛋吧你,外国鬼子,想什么呢?”

    “揍他,气死我了。”

    一瞬间群众就炸了,这特么太气人了,在华国的土地上,一个洋鬼子,你哪来的这么大底气。

    人一多就会乱,这不就有人憋不住了,人群也往前靠了靠,情况非常紧张,估计但凡有人带头,肯定会有不少人动手。

    就在这时候,人群的后方忽然传来一嗓子:“都闪开,我倒要看看是怎么道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