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最强事务所 > 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波澜啊,一波又一波
    地上被王刚控制住的翁图强听见王刚和王玫的交谈来了精神。

    “王刚,你放了我,我可以帮你正名,绝对会让你比以前更好,只要你听我的话,我保准让你以后平步青云,一帆风顺。”

    王玫这时候也有点动心道:“哥,你都被抵制了,要不咱们就听他的吧,不然这局面不好挽回。”

    黄德海这时候也跑到了王刚身边,他小声地建议道:“刚哥,反正我和玫玫也没受什么损失,要不咱们就这样算了吧,反正以后我绝对不在相信什么大师了。

    算了?

    放过他?

    让我妥协?

    放过翁图强这想法很诱人,对王刚也好,对翁图强也好,看起来都是一个不错的办法,也是眼前最合适的办法。

    可是道理不是这样算的。

    王刚是个事务所的小老板没错。

    业界的人士认同也好不认同也好,反正王刚自视很高。

    别的事情王刚不在乎,可是跟邪门外道的骗子同流合污,那王刚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所以王刚既然把这事情挑开了,他就没打算在有挽回的余地。

    这是王刚的准则,也是王刚一直以来的信念。

    妖人怎么样?邪门歪道又怎么样,以前王刚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时候都不会低头,更何况现在。

    王刚摇了摇头,伸手抓起了翁图强咬着牙道:“姓翁的,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出你的骗局,对大家道歉,不然今天那我绝对不放过你。”

    “王刚,你是不是傻子,拆穿我有什么好处,只要你放过我,我给你的地位你根本想象不到,以后吃香的喝辣的,你到底想怎么样?”

    翁图强都快疯了,都到了这个时候了,王刚还不开窍,这是揭穿自己一个人的事情么,他完全可以想到,自己跟王刚的较量在外界已经发酵到了什么程度。

    自己的江湖地位可不低,信众无数,跟自己结缘的明星名人更是数不清,甚至自己恰当的时机里,都可以决定一些明星的未来。

    再加上‘大师’圈子是个团结的圈子,跟别的行业不一样,牵一发而动全身,这根本就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这王刚是真傻还是假傻,看不出现在的事态么,不知道所有‘大师’联合起来抵制到底是什么概念么?

    要知道就算没有别的‘大师’帮忙,就翁图强自己,只要出了这个门,等事情稍微平定以后,翁图强有的是办法报复王刚,封杀王刚,让王刚的小事务所倒闭只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

    “给你一分钟。”王刚冷着脸倒计时。

    “王刚,你真的敢?”

    “还有五十秒。”

    “有话可以商量,这样,我给王玫道歉,我知道错了。”

    “四十秒”

    “我给你钱,你想要多少,开个数,绝对让你满意。”

    “二十秒。”

    “小黄,看在我往日跟你家的交情,你倒是说句话啊!”

    “刚哥,你……”

    “时间到,翁图强,这是你自找的。”王刚没有给黄德海说话的机会,现在事情已经脱离原本的轨道了,越是这样的时刻,王刚越激动,他就喜欢刺激,就喜欢跟‘权威’对着干。

    王刚伸手拽着翁图强的领子,把翁图强抓了起来。

    黄百万看见这一幕眼珠子都瞪圆了:“王刚,你想干什么,快放翁大师。”

    邓婕也满脸的戾气“小王,先把大师放下,好好的。”

    “王刚,你快点住手,用毒酒暗算大师,你还敢动手,你完了。”

    “王刚,只要你敢动翁大师,我让你在山城寸步难行。”

    很多人斥责王刚,可不是么,翁大师的身份可不只是一个大师,人脉,实力,谋略,在某些方面翁大师的面子甚至比一些官员还要管用,白道黑道都给面子,一些商业上的事情拜托翁大师甚至比找有关部门都管用。

    维护翁大师,在很多人眼中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也是最正确的选择。

    王刚轻蔑的笑了笑。

    他没搭理任何人,伸手拽住翁大师的衣服,双手使劲“刺啦”一声,翁图强万年不换的一件练功服就被王刚撕开了。

    “哐当,啪嚓”

    众目睽睽之下,所有人都眼睁睁的看着,只见翁图强里面还穿着一件紧身的背心,在各个关节的地方,都有不少的小道具。

    随着衣服的撕开,地上先是掉落了一个空酒瓶,紧接着又掉出了一个小笼子,里面可不就是翁大师刚才从山神土地那里召唤的蛇么。

    “这是……?”

    “大师。”

    “天呢。”

    “怎么?”

    不用王刚说什么了,地上的几个物件就能看出来很多东西,什么召唤鬼神啊,什么山神土地啊,这不就是几个道具的事情么。

    黄百万个邓婕脸色发青。

    很多对翁大师原本深信不疑的信众也脸上很难看。

    多年来自己相信的东西忽然间被戳穿,大家心里都感觉很窝火,也很愤怒。

    就在大家以为所有事情都完结的时候,翁图强开始发作了。

    翁图强可是骗术界的大师,一身本事都在一张嘴上,死人都能说活得主,那哪能认栽啊。

    只见翁图强趁着王刚松懈的机会,三两步跑出王刚的控制范围,找了个人多的地方立刻盘膝而坐,嘴里念念有词“俺麻米尼轰,太上令,去鬼神,阴曹令,消恶鬼,赦。”

    “噗,噗,噗。”

    连续三大口,翁图强当着所有人的面吐了三大口老血。

    那姿势专业的,那喷血喷的,叫一个贴切,那叫一个实力派好演员。

    翁图强嘴角含血,一脸悲愤的道:“孽障,今日你用诡计害我,损我道行,诬我清白,此仇此恨大过天,来日本尊疗伤康复,定要与你这孽障决一死战。”

    翁图强加重语气悲愤的对大家喊道:“大家勿要被这妖人所惑,刚才动手之时,此子歹毒的对我做了手脚,本尊误饮毒酒,遭人暗算,才失手受擒,这些东西都是此子刚才趁乱塞与本尊怀中,此子之歹毒,实属世间罕见。”

    “啊,原来是这样。”

    “翁大师,我来保护你。”

    “王刚你怎么这样歹毒。”

    “大师,您还好吧。”

    很多信众纷纷上前献殷勤。

    连带着网上正在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们这时候都憋不住了,谁也顾不上忌讳什么玄门了,谁也顾不上什么慎言了。

    “卧槽,老骗子这时候还能装呢!”

    “丫挺的老棒槌,哥们我也就是不在现场,在现场我直接大嘴巴抽他。”

    “什么玄门啊,什么大师啊,没看见道具都让战神找出来了,还掰扯呢!”

    “我尼玛也服气了,我老总就在现场呢,就是那个蓝格子西装的,我去,还诋毁人家王刚呢,哥们明天就辞职去,有这样的老总,估计公司也没未来了。”

    “你们这群没有信仰的憨货,大师是你们能评论的,小心招来灾祸。”

    “大师说是栽赃的,那就是栽赃的,你们不懂不要胡乱说,慎言。”

    这时候,网上忽然冒出了不少的‘名人’。

    比如说久不现身的大作家薛谦就在微博上发表了评论。

    “山城出了个恶人,连玄学大师都敢陷害,他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我不用解释什么,日久见人心。”

    韩国音乐家金泰绪就在微博上公开喊话“小人就是小人,到哪里都是阴谋与算计,惊闻山城出现妖邪,心塞,心塞,本来写好的曲子都被搅合没了灵感,小人是长久不了的。”

    山城大名人,书法协会的会长秦风也冒了出来。

    他在微博上直言“一切的等待都是值得的,现在应该有人站出来了。”

    这几个人不大不小也都是名人,别管以前干过什么腌臜事情,还是有很多粉丝的。

    包括王刚的粉丝们都对这几位不陌生。

    能陌生么,王刚以前跟这几位红过脸,嗯,用红脸还不太贴切,应该说是直接下过狠手才对。

    可不是么,一个个都让王刚收拾的没脸见人,伤筋动骨。

    他们一说话,本身就很热闹的事件瞬间被打了鸡血。

    无数吃瓜群众都涌到了大山城论坛的直播上。

    “我擦,王刚这孙子还活着呢,他怎么不去死。”

    “这回竟然惹呼翁大师,不想活了吧。”

    “啥,我们家翁大师是骗子,我砍死你信不信。”

    “支持欧巴,抵制王刚,抗议王刚,相信大师。”

    在一边看手机的王玫,脸都发白了,他最怕的就是因为自己连累到王刚,自己的爱情之路不好走,从一开始王玫就知道,可她真的没有想过会变成现在这种情况。

    黄德海也一脸的愤怒,谁是谁非,现在基本上是一目了然,翁图强道具都给拆穿了,还在死撑,难道大家都瞎了么?

    只有王刚很淡定,他斜着眼瞄着王玫手里的手机。

    基本上网上发表的评论都让王刚看见了。

    王刚大踏步的往翁图强的方向走了几步。

    很多信众想上来阻拦。

    可心中一想到王刚他刚才砸人的风姿就停下了脚步,也有不少护着翁图强的信众默默的后退。王刚进一步,他们退一步。

    没走几步就把翁图强露了出来。

    “你,你想怎么样,难道还想动手。“翁图强忍着恐惧硬撑了一句。

    呵呵。

    王刚没言语,他直接露出了个嘲讽的冷笑。

    不过王刚手上没闲着,他看似巧合的在翁图强眼前挥舞了几下手指头。

    没说话,也没动手,做完这一切,王刚原路返回,随手找了一个椅子就做了上去,不单是这样,这厮还摸过来一个沙糖桔剥开吃了起来。

    大家都很莫名其妙,大家都猜不到王刚到底想干嘛。

    动手?不像。

    动嘴?嗯,他在吃沙糖桔,秋天的沙糖桔确实甜,我呸,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吃桔子呢。

    网友们也一头雾水。

    这不像王刚的作风啊,这货一向是横冲直撞,砸人打人的,今儿这是……?

    就在这样诡异的气氛中。

    一个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对不起大家,我是个骗子。”

    嗯?

    啊?

    啥?

    我去?

    你他娘的说啥?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还在死撑的翁图强,翁大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