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幻影双仙 > 正文 第十八章 太祖地宫(中)
    端正跪在蒲垫上的单麟麒和木清秋在这皇陵地宫的正殿中整整跪了一日。在这一日里,两个人都是闭着双眼,摒弃了杂念。不得不说,这里虽是陵殿却也是个修心的好地方,在这里是可以什么都不去想的吧。

    哒哒哒哒地宫回廊里传来了人的脚步声。单麟麒和木清秋齐齐睁开双眼,这声音是人很急促的行走而踩在水上的声音。地宫中的机关没有开启,也就是说来人只会是俊逸太子和羽灵长公主。两个人这样想着,俊逸抱着羽灵的身影便映入了单麟麒和木清秋的眼睛里。

    正殿被五颗夜明珠照的明亮,俊逸看着怀中一直闭着眼睛的羽灵,轻声说我们到了!

    羽灵睁开眼睛,满眼光亮,虽还是密闭的空间但是却是好受许多。羽灵手拍了拍俊逸的肩膀,示意俊逸放她下来。俊逸将羽灵放下,羽灵这才仔细环顾这太祖正殿。可是眼光在打到以跪姿转头看着他们的单麟麒和木清秋身上时,羽灵惊了一跳。羽灵手指着还跪在棺木前的单麟麒和木清秋问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俊逸咬了咬牙,单麟麒在这里绝对不是偶然,看来父皇是知道羽灵被他带着出宫了。

    啊,长公主,我们是总算找到您了!您说您怎么这样淘气,没事干嘛跟着太子殿下出宫呢!真是害得我们好找啊,您知不知道宫里找您都鸡飞狗跳了,都皇和都皇后急的都快生出病来了木清秋看到羽灵的这一刻,可是将心放下了,然后就开始口若悬河,喋喋不休起来。就在木清秋说话的间隙,单麟麒已经是起身向着俊逸和羽灵走了过去。单麟麒手握成拳头,走至俊逸面前扬手就是一拳。这一拳力道大的吓人,将没有防备的俊逸打的歪倒在地上。

    你

    麟麒

    羽灵和木清秋对单麟麒的举动满脸惊讶。羽灵身上没有什么力气,当然是迈不动步子去扶倒在地上的哥哥。而木清秋则是因为跪的太久了,刚站起身来就又栽回到蒲垫上。

    单麟麒没有因为俊逸倒在地上就算了,而是低下身去又狠狠的追加了两拳,俊逸被单麟麒打的嘴角流出鲜红的血。

    木清秋手掌撑地慌乱的从地上爬起来,这单麟麒还真是乱来,不会把太子殿下的牙打掉了吧。单麟麒再次抬拳时,被跑过来的木清秋及时的拉住了你发什么疯,敢对太子殿下动手!

    清秋,没事!倒在地上的俊逸用袖子擦了擦嘴角上的血麟麒一定是心里急死了,如果换成我也会先打一顿来解气!

    木清秋将单麟麒拉离俊逸身边,然后赶紧俯身将地上的俊逸扶了起来太子,您没事吧!要不要紧?木清秋伸手轻碰了碰俊逸的嘴角,单麟麒这小子下手真是够狠的,刚才打的现在立马就变的青紫了!木清秋瞪了一旁的单麟麒你下手也太重了!

    哥哥,你没事吧!羽灵站在原地很担心的问俊逸。

    俊逸被木清秋扶着,舌尖顶了顶嘴角对着羽灵笑放心,哥哥没事,只是被打了几下而已俊逸嘴上说没事,羽灵却是气的够呛,斜了眼睛直直的看着单麟麒。

    单麟麒没有躲开羽灵的目光,甩了甩刚刚打俊逸的那只手,冷冷的开口道你不用这样看着我。这都是都皇下的密旨,让我找到太子时先给他几拳。让他敢如此大胆拐带公主出宫,如若公主有个什么闪失,看太子要怎么向故去的太祖公交代!

    父皇,很生气是么?羽灵听单麟麒如此说,刚刚的气焰一下子被熄灭了。

    单麟麒没有说话,只是转了目光看着俊逸不再看羽灵。倒是扶着俊逸的木清秋接了话长公主是不知道,为了找你都皇都把整个皇宫彻底翻了一遍。各宫的小厮,丫鬟,侍卫脑袋都是挂在了裤腰带上,都皇说要是找不到长公主都要他们提头来见呢!还有啊

    够了,清秋!单麟麒打断木清秋还没说完的话。他看到了,在清秋说到各宫小斯,丫鬟,侍卫提头来见的时候,羽灵露出的那难过的表情。

    俊逸看着单麟麒说擅自带着玥儿出宫,父皇那里我会好好交代的!俊逸说完话,侧头又看了看木清秋。‘提头来见’是么,父皇竟然又说出了这样的话!为什么?到底是为了什么只要是有关羽灵的事情父皇都会这样劳师动众,这样复杂化,这样失去耐心失去判断能力?

    你是该好好向都皇交代清楚,为什么总是要至长公主于危险之中!单麟麒出口的每句话都显得咄咄逼人。羽灵咬着下嘴唇,一只手抚着自己剧烈狂跳的胸口,慢慢的挪步到单麟麒的身边,另一只手轻轻抓了单麟麒的手臂低着头说都是我的错,是我缠着哥哥带我出来的。宫里的那些丫鬟,小斯,侍卫都还好么?父皇没有将他们怎么样吧?

    单麟麒侧头看了看低着头的羽灵,又看了看羽灵抓着他手臂的手,皱起了眉头在这里不舒服了是么?手抖成这样!走吧,我先带你出去,出去后我们再说!单麟麒回身扶住羽灵,就要将她带出去。羽灵摇了头你现在就告诉我,他们怎么样了?父皇真的将他们治罪了么?又因为我?

    单麟麒轻叹了口气都皇知道你被太子带出宫,所以宫中的那些人都不会有事。你放心,不会再有任何人因为你而受苦!所以,以后不要说又因为你这样的句子,知道么!单麟麒虽然语气还是冷冷淡淡的,但是在字里行间也是能听出来对羽灵的关爱和呵护的。

    羽灵听了单麟麒的话后,低着的头抬了起来,眼睛对上单麟麒的眼睛,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单麟麒见羽灵乖巧的点头,反手楼住羽灵的肩膀走吧,我带你出去!

    等等,我来地宫是为了祭拜太祖公!这些年来我一次都没有来过这里,以前都是太祖公守护在我身边,可是我,我却是没能尽到孝道!羽灵回头望着身后的八口金镶石棺眼里噙满了泪水。

    单麟麒轻叹了口气,两手打横将羽灵抱起,然后慢慢走到八口金镶石棺正中间的位置,将羽灵放下正中间是太祖公的石柩,旁边的分别是历代都皇的石柩。因为太祖公曾经得到过天帝的点化,所以石柩才会摆放在最中间!

    羽灵看着面前的石柩,心脏狠狠的收缩,只是这一下子就痛的羽灵抓着胸口跌坐在蒲垫上。

    玥儿

    长公主俊逸和木清秋看到羽灵痛苦的样子都很担心,在这样的密闭空间呆久了,羽灵的身体会吃不消的。

    哪里痛?心痛还是哪里?单麟麒着急的蹲在羽灵的身边询问。

    羽灵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说实话这个密闭的地宫让她喘不过气来。羽灵一只手死死的抓着胸前的衣服,另一只手抓着单麟麒的手臂,凭借着单麟麒这个支点,慢慢的在蒲垫上跪好。然后松开抓着单麟麒的手,端正的对着太祖公的石柩磕了三个头。羽灵眼中泪水如断线珠子,与太祖公往日点滴就如昨日发生,还历历在目。羽灵哽咽太祖公,玥儿,玥儿来看您了!玥儿不孝,现在才来看您,玥儿不孝!羽灵此时浑身都在颤抖,浑身都在痛。

    俊逸本是想给太祖公和列位祖先跪拜磕头的,可是羽灵现在的这个样子实在让他无暇其他。俊逸双手抓着羽灵的肩膀太祖公不会怪你,他那么疼你,知道一切都不是出自你的本意,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孩子。他会理解你,他会体谅你,你放心!

    是啊,太祖公最疼长公主了,一定不会责怪长公主的!长公主我们还是快些出去吧,您,您脸色很不好呢!木清秋看着羽灵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十分的担心。

    单麟麒皱眉是啊,既然已经跪拜了太祖公,我们也该早些回宫,都皇还在焦急的等着你呢!

    我跟你们回宫,但是回宫前,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羽灵泪眼婆娑的看着眼前太祖公的石柩。

    长公主您说,不管是什么事情,麟麒和我只要能办到一定为您办到!木清秋跪在一边说。

    是啊,你想做什么哥哥也会帮你的!

    我想看看太祖公,你们可以帮我将石棺打开么?羽灵眼中的眼泪已经模糊了她的视线,四年前她没能见太祖公最后一面,这是她的遗憾。现在她来了,就跪在太祖公的石棺面前,如果不能再看一眼太祖公,她将会遗憾一生。

    什么?长公主您要开棺?您,您不是和我们开玩笑吧!这玩笑也,也太子殿下,您说说她,她,她竟然想要开太祖公的金镶石棺木清秋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玥儿,开棺是对太祖公的不敬!我们不要去扰太祖公的清静!俊逸紧了紧抓着羽灵双肩的双手。

    我只是想再看一眼太祖公,他走的时候没有见到我,一定是会记挂我的就像我记挂着他一样!羽灵话语中满是坚定。

    好,我帮你!我们开石棺!单麟麒用手指轻轻抚去羽灵脸上的泪水。也许羽灵说的对,太祖公也是记挂着她的,他在世时捧在手心里呵护备至的宝贝。</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