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幻影双仙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北国万象
    咚咚咚花盼儿在羽灵房间门口敲门,身旁跟着端着金盆的阿福。

    木清秋抬起门栓将房间门打开,见门外是花盼儿,条件反射性的侧了身子让路。花盼儿提了裙摆笑,眼睛往房间内看了看咦?这不是王大公子么?什么时候来的飘渺阁,阿福怎么都没告诉我!阿福,晚上是不是又睡死了?!

    嘿嘿,昨晚就眯了一小会儿!阿福门外端着金盆红着脸小声道。

    我昨夜看他睡的熟,也就没好叫他俊逸昨夜是翻墙进来的,阿福没看到也属正常。可俊逸不能说,要知道放着正门不走偏要翻墙这难免遭人怀疑。俊逸话锋一转老板娘还是一如既往的周到啊!俊逸笑看花盼儿,不得不承认这盼儿姑娘对羽灵还真是格外的上心呢。

    周到就好,我呀就怕做的不周到!不过你们三个大男人,不会昨晚挤在一个房间里吧?!花盼儿手指点了点俊逸,木清秋和羽灵三个人。

    哦,昨晚太晚,累了就靠在椅子上睡着了木清秋伸手就要去接阿福手中的金盆,阿福摇了摇头,然后进屋将金盘端到了金盆架子上。

    那你们三个就都在这儿净面吧,阿福你再去取两盆来!

    是,小姐!阿福这就去!两位公子稍等!阿福躬身退出房间。

    花盼儿小步子走到羽灵床前,蹲下身子将羽灵床前的鞋子摆好。俊逸和木清秋对于花盼儿的举动皆是一脸惊讶,倒是羽灵没怎么在意,伸脚踩在鞋上,花盼儿轻柔的伺候着羽灵将鞋子穿好。鞋子穿好后,花盼儿抬头看着羽灵,羽灵也看着花盼儿,两个人齐齐的笑开,漂亮的晃了俊逸和木清秋两个人的眼。可是笑着笑着花盼儿就笑不出来了,她注意到了羽灵现在洁白又光滑的额头。那上面没有儿时跌倒划伤的伤疤,没有她亲手刺上的粉色雪莲,什么也没有。花盼儿低下了头,眼神由于过于惊讶而显得有些惊慌失措。是谁?是谁解了她的封印?到底是谁?!

    姐姐怎么了?不会是月儿脚臭将姐姐熏到了吧!?羽灵看花盼儿突然之间不敢与她直视,开口打趣。

    花盼儿虽是心中憋着怒火,可还是整理好情绪,抬头掩了面,娇羞的像个待嫁的姑娘月儿弟弟真是说笑,姐姐只是刚想到要是能一辈子这样伺候公子穿衣净面就好了!

    呵呵,我哪有那个福气!姐姐可别拿弟弟打趣!羽灵将花盼儿扶起。花盼儿指了金盆架上的金盆三位公子赶紧收拾吧,我去厨房准备早点去!三位公子收拾好了就到三厢用饭!

    花盼儿礼貌的低头行了礼,出门前眼神扫了眼俊逸。还是原本的那身绒衣,还是原本的那块头巾,一副憔悴的面容,估计从出宫到现在还没睡好一天的觉,没洗过一次澡。花盼儿估摸着时间,俊逸手臂上的伤口应该是痊愈了。花盼儿站在门口回身对着屋内的俊逸说要不要让阿福给王公子准备沐浴的东西和新的戎装?公子,貌似风尘仆仆像是历经沧桑呢!

    俊逸低头看了看自己,噗嗤一下笑了出来那就麻烦盼儿姑娘了!

    好,我让阿福准备好放在王公子房中,公子沐浴完再到三厢去用饭花盼儿说完话转身离开。

    木清秋想要追着花盼儿出去却是被俊逸拽住往哪走,老板娘不管是你师父的女儿还是什么,你可都不能认啊!

    想什么呢你,我是要去厨房看看,长公主吃的还不得我准备啊!奇怪,竟多想!木清秋白了一眼俊逸,用力拽出自己的胳膊,对着羽灵眨了眨眼清梨丝瓜粥配水晶饺,怎么样?

    正合我意!羽灵今日非常开心,她额上的雪莲虽然很是美丽却也是个异数。以前她太小,什么也不能做,如若是现在这般年岁受了伤,就算是有伤疤留下她也不会刺朵花来遮盖。现在好了,什么都没有了,她不再是个异数了,她与别人,任何人都是一样的。

    花盼儿坐在房间的梳妆台前,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发呆。伸手将额头上缠着的缎子解下,看着自己光洁的额头。这里曾经也有一朵粉色雪莲,那粉色雪莲陪伴了她十几年,如今得以消失,是因为佩戴了腰间这托塔罗汉的菩提珠子粉末。花盼儿长吸口气,一十九年人间过,自己一手计划的,盘算的竟然被他人一夜间破解。花盼儿再长吸口气,当初在暗处让羽灵受伤是为了封住她体内的灵仙之气。羽灵本是神界上上之仙,就算是落的凡人,也一样掩盖不住灵骨与于总不同。花盼儿以轩辕厨娘的身份入宫就是为了在最恰当的时间做最好的掩盖。羽灵在随着年龄的增长,眸子和头发的颜色变得越来越不同,那是灵仙之气在随着身体成长。花盼儿以羽灵的鲜红的鲜血为盟,以五上彩仙赠她的聚仙器为誓,刺一朵粉色雪莲作为封印的按钮,只要雪莲在仙法就不会苏醒。但是现在,雪莲被抹去了,也就是说有人解了羽灵的封印。而羽灵现在已经长大,那封印着的灵仙之气又是被封印的久了,所以会快速的变大。等到最后羽灵仙法集于一身,自化仙骨就会脱凡胎重回天宫。花盼儿眉头紧锁,她等千年,等的就是羽灵的降世为人。她不会,也不允许羽灵脱凡胎再蹬仙界。花盼儿舌头上卷,从嘴里吐出那颗金色丹药。再等等,就再等一等,等一切都回到原点,等诺桑变回原本的诺桑,就等到那时候。只有到了那个时候,所有人才不会再受天帝的摆布!

    花盼儿将丹药藏回口中,手掌一翻,一颗五彩水晶半尺来高,光影琉璃的悬浮在花盼儿的掌心。彩光影影绰绰,花盼儿嗟叹还真是恢复不少呢,看样子你的主人命真是不怎么好啊!在九年前花盼儿想着用聚仙器将羽灵和俊逸的灵仙之气一同封印的,哪知轩辕樊龙大发雷霆竟然将俊逸罚到雪峰去面壁,这让她很是无奈。天大地大,只有轩辕雪峰那是花盼儿的禁地,是绝对不能踏足的地方。九年后再相见,花盼儿见俊逸一个大块方巾包头,就知道那一头紫发是世间仅有,平凡中的不平凡,注定了要遮掩。花盼儿让阿福搞了个金银双凤悬天,想就此引了俊逸前往,好看准时机给俊逸放点血。可没想会遇上挞野玉面郎儿,一刀下去省了花盼儿好些力气。花盼儿以俊逸的鲜血,加上聚仙器中所剩的仙气,封印了俊逸此时正直疯狂生发的灵仙法力。所以那天俊逸才会忽然昏厥,电闪雷鸣,天暗如黑布。这天的异动,是因为花盼儿的人为。花盼儿手掌再一翻转,聚仙器便是消失不见。本来这聚仙器封印了两个人的灵气已经变得很弱了,却不想羽灵的封印被解,如今反倒是重回光彩了。

    浴桶备好,俊逸宽衣解袍准备沐浴。房中阿福烧了三方炭火,此时屋内已是热气腾腾。俊逸伸脚踏进浴桶,坐入热水之中。阿福在浴水中撒了梅花花瓣和特制香精,俊逸泡在桶中,热水没过结实胸口,闭眼只觉得通体舒适。水汽蒸发,屋子里变得弥漫模糊。蚩都皇子,皇陵太祖公,还有昨夜梦中那不似虚幻的北之地无际花海。这三者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又或者是不是存在某种必然?俊逸蹙眉,双手捧起热水往脸上泼了泼,这才发现自己包着的头巾一直没有解下来。俊逸自顾自的笑了出来,包着一块头巾还真是省了不少精力,最起码不用每天束发。俊逸将头巾解下,黑色般的长发散乱开来。俊逸再次双手捧了水这次是泼在头上,水顺着头发而下,贴在勃颈上。俊逸身子慢慢滑低将头浸入水中,温热灌顶,俊逸拨弄开花瓣,丝丝黑发漂浮在水上。俊逸猛然从水中坐起,伸手捋了自己的头发放到眼前。是黑色,每一根都是黑色!怎么会?怎么会是这样!他本一头的紫色头发如今每一根都变成了墨一般的黑色?!俊逸从浴桶中站了起来,顺手拿了衣架上的新戎装套在身上。然后快步走到梳妆台前,拿起装台上的铜镜仔细的照了照。入眼的黑色,是了,紫色真的变成了黑色。俊逸抓起头发狠狠拽了拽,痛!不是他眼睛花了,不是他在做梦,他终于不再是个另类而是同所有人一样了!俊逸很兴奋,他甚至都没有想一想这一切的改变是因为什么。

    俊逸一件一件的将衣服穿好,找了跟发绳胡乱的将还在滴水的黑发束起,然后开门急急的奔着三厢而去。回廊下楼梯处与着深红紫袍绣金边领口的完颜睿打了个照面。俊逸嘴角扯出个礼貌的笑容,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而完颜睿则是面无表情看着俊逸和他擦身而过。完颜睿手中折扇敲击着楼梯木雕空扶手,上一个阶梯,敲一记扶手。妹妹,哥哥?王月儿,王九日?仙子</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