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幻影双仙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阿福受伤
    花盼儿知道以自己的仙法道行根本不能拿诺桑怎么样,五上彩仙是天帝的女儿,生来就是仙骨袭身,不像她这样是影修而来,所以就算是她香堇有千年修为也及不上五上彩仙半分。

    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现在对我的阻挠!花盼儿话从牙缝挤出,然后拂袖离开了三厢。

    花盼儿走后,诺桑重新坐下。这一次是给花盼儿看看她的决心,她就是要告诉花盼儿,她不会因为她们以往的情分而对她礼让半分。

    花盼儿回到房中,见绿儿正在为躺在床上的阿福输仙气,纤细玉手握成了拳。轻脚走至床边,拿了自己的斯帕柔柔的仔细的给绿儿擦拭额头上的汗珠。绿儿和阿福本是同气连枝,灵气是最为相通。如果想让阿福尽快清醒过来,办法也就是绿儿为阿福不断的输仙气了。花盼儿不言不语,就站在一旁轻柔的给绿儿擦汗。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约莫半柱香后,阿福慢慢转醒。先是手指微动,再是眼皮稍抬。花盼儿伸手灌了仙气将绿儿的双掌从阿福的身上移开,七色彩气将阿福笼罩其中。绿儿倚倒床边闭了双眼稍作调息,待到睁开双眼时,阿福已经是完全清醒了过来。

    阿福,你没事吧?感觉怎么样?花盼儿收了掌,低下身子关心的问。

    阿福没事,让小姐担心了!阿福笑道,现在他通体舒畅,没有觉得胸口憋闷了。

    绿儿听了阿福的话后攥起小拳头狠砸阿福大腿让你没用!吓死我了!

    阿福故作吃痛,挤眉弄眼看,从床上坐起,伸手去拉床尾处站着的绿儿是我没用我没用,你别生气

    谁理你啊!丢姐姐的脸,下次再受伤回来,准保谁也不医你!绿儿打掉阿福的手,生气的鼓着腮帮子。

    小姐,阿福让你失望了,阿福没用,还得靠小姐疗伤!阿福眼神黯淡,他出百花谷本是来帮花盼儿,没想却是给她裹乱。

    没事!今日别说是你伤在她手中,就算是我中她一掌也不见得能好得到哪里去!花盼儿伸手拍了拍阿福的肩膀你如今没事就好,记住,以后做事一定要小心!她现在是铁下心来与我为敌,今日只是警告。倘若下次,我们谁都没那么幸运了!

    姐姐,她当真这么厉害?你不是说五上彩仙性子是优柔寡断,就因为处事不够决绝才对我们没什么阻碍的么?为何她现在既是出手伤了阿福,还给我们发出了警告?

    是啊小姐,阿福也是不懂!

    花盼儿叹气你们不懂,我又何尝明白!也许是那魔界千年将她改变,这样果断的五上彩仙我今日也是头一回见!那眼神真跟她爹一个模样!

    龙生龙,凤生凤。绿儿早说她必定和天帝一样狡猾,一样无情!就算她知道姐姐下界所谓何事,也是不会心存半点怜悯之情!

    不,虽说她像天帝,但是她不会如天帝一样冷酷。她有情有义,只是怕我坠入万劫不复,受永恒苦楚罢了!可是她又怎知我已经深陷其中,千年困顿!花盼儿看了坐在床上恢复了精神的阿福和站在床尾的绿儿阿福受伤也是点醒了我,我将你们带出百花谷时就没有瞒着你们,我执着什么,要什么你们二人也是清楚明白。命不由我,我却要逆天改之。天谴,天道,我又是遮眼不看。这就像是一场赌博,我赢,便是我幸。我输,真是我命。可是你们不同,你们是有选择的权利。

    选择什么?姐姐这话像是不要我们了绿儿大惊,赶忙双手去拉花盼儿的胳膊。

    花盼儿笑看绿儿像是在看自己的孩子,那双眼中全是呵护的爱如果你们即刻回百花谷去潜心修炼,不日也会飞升成为上仙。到那时没有哪个地仙敢欺负你们,你们想扎根在哪里,想撒子在哪里就在哪里。可是你们要是跟着我,前面也许是万丈山崖,深不见底的深渊绝壁,苦楚是小,最怕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灰飞烟灭!

    我不怕,我绿儿是因姐姐百年照料才得以影修成精,姐姐就是绿儿的亲人,姐姐心里想的就是绿儿心里想的。万丈山崖怎样,深渊绝壁又怎样,就算是粉身碎骨,灰飞烟灭我绿儿为了姐姐也甘愿!没有姐姐的百花谷谁要回去,绿儿就在这里陪着姐姐,哪里也不去!绿儿将双手收的紧紧的,就怕一松手,姐姐就不见了。

    是啊,要不是多亏小姐百年的眷顾,哪里有今日的我们!阿福都活了百年了,就算现在就落入泥中,阿福也没什么遗憾!小姐赶我们,我们也是不会离开的!阿福坚定的眼神和绿儿紧握的双手暖了花盼儿的心。都说福祸相惜,苦乐共存,现在看来也不是都无道理。

    俊逸进城后便是牵着铃铛,一路上忧心忡忡。待走到了飘渺阁时,单麟麒已经是等在了散堂中。单麟麒起身出门去迎俊逸公子,我到这里就听说您有急事借了马出去了,是什么事?

    俊逸看了麟麒,叹了口气。如果他说羽灵又跑了,这家伙会不会直接跳脚?要知道,单麟麒怒起来可是连他这个做皇子的都要怕上三分我借了马去找玥儿!俊逸还是实话实说。

    借了马,干什么?找谁?单麟麒声音顿时抬高了八度,什么君臣礼节都是全然不顾了,双手揪了俊逸的领口你说,玥儿怎么了?

    趁我办事情的时候带着清秋跑了!俊逸也没去打掉单麟麒抓着他的双手,就任凭他这样对自己不敬。

    你,你不是说会看着她直到我来的么?!怎么又让她,还什么?带着清秋,跑了?!木清秋这个臭小子,找到他我定要拆了他的骨头!单麟麒咬了咬牙根,再抬眼看了看俊逸和自己此时正抓着他领口子的手,清咳了咳嗓子,将双手慢慢收了回来刚失礼了,请公子见谅!

    是见谅不是治罪?哇,有时候我真觉得你是我主子!俊逸斜了眼单麟麒,这小子不愧是从小跟在父皇身边的,就连对于玥儿的事情,也与父皇的态度一个样子。

    麟麒不敢!单麟麒俯身低头。

    跟我你还有不敢?你是个什么性子,别人不知道,我还是了解的!玥儿没离开多久,我向北追没发现,估摸着是走了东南西这三个方向的其它路线了。我有事是一定要去北面,你就选了东南西三面的一面去找。玥儿偷拿了我身上的银两,就算她不认得路,有了钱自然请个向导自然就不是什么难事了!所以现在要找她有点困难,毕竟轩辕之大。麟麒,你马上通知龙纹傲风将军,让他带人仔仔细细的找,如果你去东,就让他拆了成两队找剩下的两个方向!

    是,麟麒知道,现在我就去通知龙纹将军!麟麒抱了拳准备离开。俊逸从怀中掏出两个棉花球递给单麟麒,单麟麒看着俊逸手中的棉花球叹气苦笑了一下,伸手接过揣入袖中。两个人彼此心照不宣,俊逸深知麟麒回去面对被他晃了一下的龙纹傲风会被碎碎念成什么样子。

    羽灵身子半倚着木清秋,头昂着也是靠在木清秋的肩膀上。马车不缓不急的走着,羽灵双脚搭在马车外,一蹬一蹬的。

    清秋啊,你说这外面和家里有什么不一样呢?怎么空气就这么好,你闻闻这风的味道多好闻啊!

    是么?!木清秋手中握着马缰,鼻子用力吸了吸空气没有啊,有什么味道?!

    没有么?这不就是自由的味道啊!真笨!羽灵手指抬着戳了戳木清秋的脑袋。

    公子你现在是自由了,你没想过大公子现在是不是急疯了?!

    哼,大哥以为我不知道,他呀就是在等麟麒来带我回去呢,我要是今天不跑,估计现在都被抓回去了!我才不管!我有事情要办,我可不能被抓回去!

    公子有什么事情要办?还有,前面是岔路,我们走哪条?木清秋勒马停住马车,两条大岔路摆在羽灵眼前。

    羽灵看着岔路,想了想清秋啊,你知不知道东边有一处这样的地方。它要比都城暖和,恩,一年都不会下一场雪。有山有水,草色连天,恩,好像还有飞流瀑布

    公子,你说的不是咱们轩辕北国吧!?木清秋打断羽灵没有说完的话。

    啧,你就是不知道就对了呗!没事,公子我有办法!羽灵说着话,坐正了身子。从怀中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块锦帕,慢慢打开,那里面包着一根银白色的胡须。

    这是什么?头发?木清秋凑到跟前看。

    笨,这是胡须!羽灵挑眉。

    胡须?谁的胡须?木清秋疑惑。

    你管是谁的!能给咱们指路就行!羽灵将胡须捏在手中,一跳跳下马车。

    公子,你小心!木清秋没来得及去拽羽灵,羽灵已经是站稳在地上了。木清秋摇头,有哪个都城的公主会是这个样子的,下马都不用马凳。

    羽灵回身对着木清秋笑笑没事,没事!

    远处的完颜睿看着羽灵瘦小的身影和那满脸阳光的表情,冷哼一声。是装傻还是真无知,连暗处躲着人都不知道,他倒是要看看一会他们二人要怎么对付此时正躲在暗处树后的那些山贼蛮夫。</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