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幻影双仙 > 正文 第六十章 狼和羊(下)
    你们还不放开我?真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羽灵使劲儿挣扎想要挣开钳制。

    公子,趁着我们没有动手伤害你之前,请你回到屋子里面去!义正言辞,毫无情面。

    回到屋子里面去?我回到屋子里面去了谁去保护你们的家人?!竟然让我回到屋子里面去!

    你在胡言乱语什么!什么家人,我们都是无家之人!还请公子赶快进到房间里面去!别逼我们动手两人手中的剑‘嚯’的交叉着阻挡在羽灵的面前,并且又是齐齐向前一步将羽灵逼的后退了一步。

    怎么着,你们还要对着我拔刀不成?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那!别忘了我今天早上说的话,我是知鬼者,不光能见虚灵,还能和他们对话!羽灵伸手抓住架在她面前那两柄交叉着的剑你们以为我愿意出这个房间啊,有好吃的又有好睡的我都乐不思蜀了,你们以为我愿意出来啊,啊!不知死活,你们将那恶鬼放了出去还不让我出去收他,我倒是要看一看你们的妻儿要怎么办!羽灵说完话,双手松开握着的剑,转身就是屋子里走,慢慢的步子,一步,两步

    身后的侍从看守,抓着手中的剑都有些颤抖。各个心怀鬼胎不敢相望,他们每一个人都认为他们瞒着的事情是无人知晓的,可是如今被这个半夜里面奉命抓来的陌生公子说出来,难免心里面有些慌乱。想要上前问个究竟,却又怕另外的同僚察觉异样所以都只是站在门口看着羽灵的背影强忍着。

    羽灵慢慢走至桌前,掀了素袍子坐下。伸手拿起桌子上的茶壶和茶杯,很悠闲的给自己倒了杯茶。茶香扑鼻,羽灵轻嘬一口,温度刚刚好。这督查府很是讲究,连烹茶的燃座用的都是上好的烧瓷。羽灵斜了眼睛瞟了瞟门口,呵,这样就对了,就这样都守在我门口,看着我淡定的背影,尽情焦心吧!

    门口的侍从看守并没有立刻将房间门关好,而是都愁眉深思的样子望着房内喝茶悠闲的素衣公子。妻儿?鬼怪?这个陌生公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羽灵喝完一盏茶,又喝了一盏茶,然后回身翘起二郎腿一摇一摇的看着门口那几个侍从已经是急到肉体在门口守着,而灵魂已经疾奔回家的状况了。羽灵点点头差不多了,你们都回回神啊!怎么说你们大家也都是共事四年的同僚,这一起出任务这么久想必也都是有感情的!所谓瞒上不瞒下,各位娶妻生子成家的事情,可不一定就是天知地知你们自己知。那神明也知,鬼怪也知,而如今我也知。我只道,恶鬼凶煞非常,喜吸阴血。男人是阳,女者为阴,恰巧这屋中厉鬼还是你们私自收粮税之时所害之人幻化,积怨极深。今日一朝逃出必定要害你们家人,你们关着本公子,本公子就算是有心相救,也是无能为力。你们各自还是尽早的通知家人,误必可要过的小心谨慎!

    你到底是谁?怎知道这些事情?门口几人脸色苍白,羽灵一语道破苦苦隐藏的秘密,实在是让他们惊慌。

    我不是说了么,我是知鬼者!正所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就算有些事情你们瞒的了人,可是你们却瞒不了鬼神!瞒不了我!羽灵一边嘴角稍抬,扯出一记邪笑。完颜睿可别怪她借题发挥,也别怪她满嘴胡邹,这可都是情势所迫,身不由己啊。

    门口几人听了羽灵这话,互相看了看,彼此之间眼神一致。做了这么多年兄弟,举手投足间便知其意,所以在震惊的同时也担心起来。

    羽灵见门口的几个人开始交流起眼神来,就知道这出戏是开锣了。抿着嘴歪头说进来说话吧,你们虽然不能放我出去,但是我也一样有办法将那恶鬼召唤回来!

    我们凭什么信你?

    凭什么?羽灵起身,理了理稍微褶皱了的袍子不凭什么,你们若是不信我,那就这样等着好了,看看各位的家室会不会遭遇什么不测!羽灵说话底气十足,门外的几个人心下思量,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况且这公子对他们像是了如指掌,如果不是真的能有天眼见鬼他也不会知晓这些事情。几个人互相看了看,微点了头,刚在门口执剑对着羽灵的两个人同脚踏进房间然后关上了房门。

    公子说,该如何做才能将那恶鬼召回?

    羽灵笑了笑我交代的事情,你们一个两个可是做不来的!要不你们屋里两个加上门外那四个一起商量一下,就将我放了,我出去亲自抓,怎么样?

    不可!公子只能呆在这房间中,一步也不能离开!果断否决。

    羽灵撇撇嘴,早就想到了会是这种回答,但是为了更显真实,羽灵也是不得不多此一问那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要麻烦你们去引那恶鬼回来了!

    引恶鬼回来?怎么引?

    羽灵一只手抚着下巴与督查府临近,外东南西北各十户给我家家门口挂上一对角铃铛,并准备艾草,将红绳四根捆绑在艾草之上然后插在门口。要记得每户门口只能插两株艾草,多了少了可都没有效果!

    督查府不准备么?

    这铃铛和艾草是给那恶鬼引路所用,你要在督查府挂上这些,那鬼是要引去哪里?!不过羽灵仔细想了想,这引灵虽然是以前在敬德书斋中一本残书里所记载的民间土招,可是羽灵在宫中亲自试过以后还是很有成效颇为灵验的。如若她真的用这驱鬼艾草将数十户的污秽之物全都逼到这督查府来,那岂不是多此一举,她如今是要引人又不是真的要引鬼。羽灵要的是万全之策,可不是无端麻烦。可是除了艾草什么东西能挡煞驱邪呢?羽灵认真的回想突然想起那本残破书卷上貌似写着个八面铜镜,挂至门上可照妖显形,羽灵手指了指只等着她说话的两个人在这督查府东南西北四门上给我找八个棱角的铜镜挂上!

    就这些么?

    虽然只是这些,但也不是好准备的。我所交代的这些事情,要求你们一定要在今日酉时之前做好,不然太阳落山,一入夜,我可就不敢保证你们家人的安全了!记住了么?!

    好,我们兄弟自当将这些准备妥当!二人转身要出房门却是停住,回身齐齐给羽灵鞠躬公子,此事还希望公子不要告诉其他人,我们也是为了养家糊口才会将此事瞒着!

    放心!我就算是知道也不会随便去乱说,大嘴巴的人死后是要下拔舌地狱的!你们就赶紧去将我安排给你们的事情做仔细了,将那恶鬼召唤回来,我也算是给自己积功德了!快去,快去!羽灵摆手,整个一副捉鬼大师的样子。

    二人点头,出了房间后,只留下两个侍从看守剩下的都去办羽灵所交代的事情了。

    羽灵趴着门缝偷看,见人走的差不多了,这才放松的呼出一口气。别看她刚才瞎掰的时候表情淡然,实则却是紧张的。这演戏又是要尽量的真实,又是要进入特定角色还真不是个简单的事情。回想起来当初那个完颜睿的替身假公子和铁骑将军那古贺所扮的小三子,羽灵是真心觉得佩服!羽灵双臂张开,伸展了一下身子,然后摇头晃脑的走到大床,合着衣服往上一躺。现在羽灵能做的就是等待,信号已经叫人放出去了,就等着清秋来寻她了!

    戌时,夜幕降临,星月全无,天空是一块无边际的漆黑的大布。宁越带着木清秋和梦雪夕拖着奔波了一天的疲惫身子往督查府走,一路上是寂静毫无交谈。街道还有少许行人和收拾摊子的小贩,木清秋垂头丧气今日巡遍了山城也不见分毫长公主的线索实在是让他心急如焚。

    让你别摘,那是防鬼的不能摘!

    这东西插在门上挡了我们的财气,你看咱们离隔壁就一道墙隔着,他们家插着,就是我们家插着了,没事的!不打紧!

    都说了让你别去摘!赶紧跟我进去!

    远远的听是争吵的声音,宁越等人走到近处,却已经不见了人。一股凉风吹过刮响了房门口挂着的铃铛。‘叮铃,叮铃’清脆悦耳。木清秋停下脚步抬头去看,是一对铜质铃铛,铃铛旁边插着困着四条红绳的两株艾草。

    清秋,你怎么了?梦雪夕见木清秋突然不走了,只是抬头去看那住户门上的铃铛和艾草,疑惑的问。

    木清秋摇了摇头,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想法瞬间被否定没什么,只是这铃铛被风带过,发出的声音很好听!

    ‘叮铃,叮铃,叮铃’杂乱的铃音跟着凉风一起舞蹈,听这声音,哪里只是此时眼睛所看到的这一对铃铛所能发出来的声音。

    梦雪夕踮脚向前看了看,那昏暗的街道两旁的住家门上好像也有着什么。仔细去看不禁更为疑惑清秋你看,这前面的人家门口好像也挂了铃铛和艾草!这是做什么?宁越,你知道么?

    不知道,我今早去你家中之时好像还没有这些!宁越也觉得奇怪。

    木清秋没有说话,只是加快了脚步顺着挂着铃铛的住家一路走下去。四根红绳捆艾草,这是长公主丧妹那年在宫中所摆的土阵。那时候长公主年少,从敬德书斋中一本残旧书卷上面看到此阵可以逼鬼怪显身,因为思念妹妹,所以长公主才会照着残书上所记,在宫中摆阵。但是长公主又怕除了妹妹还有其它鬼怪出现,所以就在这艾草边加上了妹妹一只挂在身上的一对铃铛。所以就算是有人知道用这艾草驱邪,也不会特意加上两只铜铃铛。</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