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幻影双仙 > 正文 第八十三章 遇袭(下)
    羽灵努努嘴缩了头回车中,反正大晚上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见,还不如钻进马车手里捧着单麟麒准备的暖炉窝在锦被中好好的睡上一觉好一些。

    马车行的很慢,为了在这崎岖山路上行的更加的平稳,单麟麒遣了原本赶马车的侍卫,自己坐在马车上为羽灵架车。行至十四里坡,林中树上栖息群鸟不知为何而纷纷惊起,龙文文磊是行车队最前,察觉异样举手示意,车队是停了下来。两边侍卫举了手中灯笼,下马四下巡视了一番。

    龙文文磊骑在马上,勒着马缰低语林中可是藏着人?

    两边侍卫飞身上树,虽是暗夜眼睛所看有限却凭借着自身的武学能感知到是否在这林中是埋伏着除了他们以外的其他人。环视一周不敢怠慢,除了惊起已经散去的鸟雀之外,林子是寂静无声。两人又是飞身从树上下来,提着灯笼重新上马大人,什么也没有!估计是咱们的马蹄声惊起了树上的鸟群!

    确定前面是没有人么?!咱们身后的车里有小姐,还是要小心为好!龙文文磊不放心,虽说是深夜,他们一整队人都骑着马,马蹄声在这静的出奇的林子里是容易惊起鸟兽,但是也不能就排除了有什么林匪恶徒,龙文文磊可没有忘了刚出轩辕都城之时,路边那身首异处的尸体。

    大人放心!侍卫答得肯定,是很坚信自己的能力。

    龙文文磊点头,拉了马缰回身到马车前对着马车上的单麟麒说大人放心,林中无人!

    单麟麒抬眼看了一眼龙文文磊,又是转身将车帘子掀了个缝隙向马车中看去,这时候的羽灵已经合着被子睡熟了。单麟麒将车帘子放下,对着龙文文磊摆摆手继续前行,不过要放慢些,行的过快怕是要吵醒了小姐!

    是!龙文文磊轻踢马肚来到最前头,一挥手车队又是重新开始向前行。

    洪恒一鬼隐在暗处是一邪笑,愚蠢之人,妄薄自大,盲目信任自己的能力却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样浅白的道理!那惊起群鸟散去,是因为神鹰盘旋于林上所致。上古灵兽,北极柜荒神鹰,展翅六丈八尺,为洪恒九凤之后。这神鹰平日里高飞云霄之上,今日不知为何总是盘旋于那日完颜睿所护女子所乘马车之上,这才招惹了这群鸟的四散。

    洪恒一鬼也没细想其中因由,双手展开,是在招揽暗黑之气,并是对着前面那慢悠悠的马车轻声细语你也别怪我,怪只怪自己阻了他的历练!如果现在的强者也如古上的神为男女共体,那我也不必多此一举!洪恒一鬼闭上双眼,暗黑之气积累的不像那日在山洞对着诺桑所用集合了风雨土三位元素,今时只是用了风而已。

    龙文文磊的马,侍卫的马以至单麟麒赶着的马车不知道为何都齐齐的停了下来。马儿站在原地踢腿,任凭怎么赶也是不再向前迈一步。单麟麒蹙了眉,警觉的将手搭在腰间的璃魄金镶剑上。微风渐渐变大,马儿开始不安的嘶鸣,可是蹄子还是一动不动,连刚刚的踢腿都没有了,像是被钉子钉在了地上一样。与此同时,侍卫手中各自提着的灯笼也全部熄灭。霎时间一片黑暗,在这飘雪的没有月的夜里,这突来的疾风和所有的感知都让人觉得奇怪!龙纹文磊翻身下马,前面的侍卫也跟着一并翻身下马,齐齐的围在了马车旁边。龙文文磊剑眉微皱,手中的剑被她的手掌抓的吱吱的响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之间会有如此之大的风?!

    看样子不像是天象!你们都警觉一些!单麟麒好听的男低音也夹杂着疑惑,起了身掀了车帘子躬身钻进了车里。

    羽灵本就是睡眠不好,在宫中时有些许声响就会惊醒就更别说现在睡在马车之中,加之这样大的风声呼啸的像是身边周遭有怪物。羽灵睁开双眼马车内挂着的木竹子雕的灯盏发着微弱的光,身前一个伟岸的背影挡在车帘子处,完全清醒发现坐在身前的那人是麟麒。羽灵双臂拄着身子起身,伸手用两个指头扯了单麟麒的袖子怎么了?马车怎么停住了?!听这声音,貌似是风雪大了!

    恩,是天气突然有变!单麟麒回答的简单。

    奇怪羽灵趴了身子掀开车帘子往外看,虽然轩辕常年飘雪,是有够寒冷才叫做北国冰都,但是这样说不上来的狂风配上这已经是停下来的白雪着实让人觉得不一般。

    洪恒一鬼也不露面,只是解决一个凡界女子,他不用费任何心力。一合双手,暗黑的力量直奔着羽灵所乘坐的马车而去。那大风又徒然加大,刮得龙文文磊等人睁不开眼睛。当那隐在黑夜中的污浊之气冲撞到羽灵的马车的时候,却意外的被一道五彩的光给挡了回来。龙文文磊等人虽然双手护着头,闭着眼睛却也是感觉到了这一闪而过的光亮。马车内,羽灵只觉得手腕一灼烧般疼痛,然后那腕上带着的血红镯子突然大放异光将整个马车照的通亮。羽灵和单麟麒皆看着那只血红的镯子嘴巴张成了圆形,一双眼睛放出的光彩是震惊!

    那日在过路的黑店这镯子将梦雪夕弹开的时候羽灵还自我否定,觉得是自己一时眼花,错看了。可是现在来看,这花盼儿给的镯子真真是个新奇的,或许是有些许灵异的,不清楚到底有什么用途的物件儿了!

    这镯子怎么单麟麒大手握了羽灵的手,是用以往跟在轩辕樊龙身边时候那肃穆的表情,一双凌厉的眼睛打量着羽灵手腕上的镯子。

    这光闪烁的奇怪,倒是和外面的飓风有些什么牵扯!羽灵说话起身是要掀车窗帘子,却是被单麟麒给挡住了你挡着我做什么,你没听见这风渐渐的慢些了么!

    我听到了,这才要拦着你!也不知道这风到底是因为了什么,况且你戴着这镯子又大放异彩的,我本是觉得天象使然,现在倒是觉得是有人兴风作浪了!

    什么兴风作浪,你当是天外飞仙还能驾驭风雨雷电不成!你总是呆在父皇身侧,倒也这般的惊弓之鸟了!羽灵嗔怪,推了单麟麒还是掀开了马车的窗户帘子。

    天色仍旧昏暗,伸手不见五指。天上云层厚重,如是白日之时,还是能用肉眼看到这般平日中不常见的天象。云层压着,滚滚如绒菇,却被黑压压的天色给埋住了,这肉眼看不见是多少有些可惜。

    洪恒一鬼使气被强光挡了回来,那光芒虽然是稍纵即逝。洪恒一鬼也是看的真切,那光晕五彩透着聚仙的仙气,清的透是将他积攒的那股子小小的浊气一下子就击散了。洪恒一鬼有些吃惊,他倒是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凡界女子会有仙法护身,眉毛一挑是显了身。既是有这等纯然仙气护体,他倒是一下子好奇起来。在洪恒一鬼的眼中除了地炎魔尊,其他不管是仙,是人,是妖魔,是鬼怪那都是蝼蚁。

    洪恒一鬼双臂胸前交叉,慢慢拉开,是一道紫光。紫光中直射出一柄锐利长剑,五尺二寸,剑身光点戳戳,点点相连是如天目变换。为星宿,为五行八卦,又为太极阴阳,苍茫浩瀚。魔妖皇剑——东皇太一剑,万妖之皇东皇太一以混沌之门中通灵玉石,龙铁加七滴心血以心之慷慨,心之隐忍,心之潇洒,心之无垠注入迟耀山猝炼万年,自身纯练为剑灵后方才出世。剑身无血槽却嗜血,握于魔尊之手纵使天地也可尽数毁去!然此时魔尊不在妖魔之都,这东皇太一剑也就暂时交由洪恒一鬼。紫光之中那魔剑一出,天上一道惊雷劈下,斩断了车队前的大树,那大树竟是燃烧起来。风之加大,那火势连片,虽是有刚降白雪也难挡这突来天火。

    这天如炸雷一般,惊了所有人。羽灵被这一下子吓的钻进了单麟麒的怀里,这气象当真是奇怪。任谁不知道北国冰天雪地,哪来的天雷啊!初离宫时在那翠庭坡上,那两声闷雷是与今日如出一辙。羽灵不自觉的拉了拉盖在身上的锦被,突然觉得冷的紧。父皇常说,自己与皇兄皆是伴着天之异象降生于世。所以父皇告诫自己与皇兄从降生之时起便是另类与常人的,如若身上发生任何怪异之事也莫要担惊受怕,轩辕一族为神族后裔自有神之庇佑!羽灵转头去看单麟麒,稍微挑了好看的眉毛问莫不是真的有什么仙人?刚那声音可是雷?

    单麟麒没有回羽灵的话却是点了点头,然后扯了嗓子对着马车外喊牵马,走!

    大人,走不了了,路前面是燃了的树!龙纹文磊心里焦急,刚那一声闷雷后他便和侍卫们开始拉马,可这几匹马就像是蹄子被钉在了地上一样,任谁拉就是不动一步!</div>